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中亚研究>> 地缘经济  

北约与俄罗斯:“强弩之末”的战略竞争态势

2018年06月01日 10:09:51 来源: 新华网

美国新任国务卿迈克·蓬佩奥一上任便马不停蹄飞赴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外长会议。

不过,作为“特朗普路线”的拥趸,蓬佩奥北约首秀新意有限。除了重申北约重要性,继续抨击俄罗斯,再次催促北约盟友完成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2%的标准之外,并未就北约改革和跨大西洋关系的发展提供“新药方”。美欧在一系列问题上的显着分歧将使北约未来发展面临更多不确定性。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对于北约与俄罗斯间的战略竞争,有专家认为,表面看似剑拔弩张,但双方实际上都是强弩之末,潜在的引爆点和危机点并不多。

北约“雷声大雨点小”

据悉,北约下一阶段对俄战略规划和部署的首要内容,是针对此前北约在克里米亚危机中威慑力不足、反应迟钝的软肋,研究如何在短促危机中迅速增援东欧国家。而北约外长会上提出的对俄“威慑加对话”双轨战略的具体措施,则多数是此前已拟定好的。一些所谓的新政策也是着眼北约常规防御力量的缺陷,进行架构性的修补。

2016年以来,北约已分别在波罗的海三国、波兰、罗马尼亚、匈牙利、斯洛伐克等8个前线国家部署了多国联合部队,为建立从波罗的海至黑海的“绊索”搭建了基本架构。为了协调多国作战中的后勤行动,本次外长会议后,北约将在德国南部的乌尔姆建立联合支援与保障司令部。乌尔姆本身已是负责规划和执行联合国、北约和欧盟的全球危机管理行动的多国司令部的驻地。欧洲国家间也开展了诸如欧洲后勤节点网络、跨境军事机动性、作战能源补给等一系列多国研发项目,旨在提高北约在危机条件下的应急反应和快速部署能力。

此外,增强大西洋海上部署,改革北约海上指挥机构,也是下一阶段北约改革的重要方向。近年来,俄罗斯潜艇在北大西洋海底数据电缆附近的活动趋于活跃,侦测到的潜艇活动频率达到“冷战后最高水平”。北约因此担心俄罗斯可能在危机期间切断或窃听欧洲和北美之间的关键数据基础设施。

5月5日,美国国防部宣布,将按照2月份北约国防部长会议达成的计划纲要,在弗吉尼亚州诺福克重建北约大西洋司令部和美国海军第二舰队司令部,以加强美国和北约在大西洋的海上存在,确保欧洲与北美之间的海上交通线和海底电缆的安全。

在克里米亚危机之前,美国海军在大西洋方向的任务主要是支持美国南方司令部的人道主义援助、禁毒和救灾任务。五角大楼发言人强调,大国竞争的回归和俄罗斯的复兴,要求北约必须重新关注大西洋,通过强化海上部署来进一步威慑俄罗斯,并加强增援欧洲的能力。第二舰队司令部将在7月1日正式运行,负责管理美国海军在东海岸和北大西洋地区的舰、机、部队训练和海上作战。

不过,北约的上述两项政策,都是雷声大雨点小。无论是成立新的指挥机构,还是增派少量的多国联合部队,都难以改变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各国无兵可派,“无米下锅”的困境。正如今年4月兰德公司报告《欧洲常规力量失衡评估》所指出的,与俄军西部军区相比,北约在东欧前沿的常规兵力规模仍处于显着劣势,战备水平和训练也都有不足。上述两项措施的意义,恐怕也只能是在北约内部危机四伏的背景下,起到一些增强内部团结的作用而已。

美欧裂痕增添北约变数

蓬佩奥的布鲁塞尔之行非但没有给北约带来“新药方”,反而因其在伊朗核协议上的强硬立场,使美欧关系面临伊拉克战争以来最严重的分裂危机。

5月6日,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由于美欧在钢铝贸易、伊朗核协议和北约国防预算标准等问题上分歧严重,跨大西洋关系的走向令人担忧。他认为,特朗普政府已经“不再将欧洲视作同一共同体中的协作伙伴”,他还警告,西方不应一味孤立俄罗斯,而是必须寻求新的对话机会。

以法德英为代表的欧洲国家在伊朗问题上有重大经济和战略利益,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访美期间,都已明确向特朗普表达了希望保留伊朗核协议的立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也致电特朗普,表达英国对伊朗核协议的支持。但由于在蒂勒森(美国前国务卿)、麦克马斯特(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等人离任后,他们的继任者都堪称在伊朗核问题上的铁杆强硬派,因此特朗普仍于5月8日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朗核协议,这无疑将严重冲击跨大西洋关系。

美国在欧洲国家国防预算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以及怀疑欧洲国家间务实防务合作的偏狭态度,也都加深了欧洲国家对美国的怀疑态度。虽然特朗普催促欧洲国家提升国防预算的呼吁不无道理,但在欧洲目前的经济和社会环境下,能达标的国家寥寥无几。根据德国国防部的数据,德国国防预算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2019年将达到1.3%,然后逐年下降,到2022年降至1.23%。与美国要求欧洲国家将国防预算占GDP比例提升至2%的要求背道而驰。而法国政府虽然已计划从今年起逐步增加国防预算,但达到2%的目标,至少要到2025年。

为了平衡特朗普政府带来的冲击,法德两国积极在北约以外寻求替代性方案,加快建设欧盟自主防务,在不依赖美国的情况下自主应对某些安全挑战。此举得到了同样无力匹配2%标准的大多数欧洲国家的支持。欧盟防务合作的深化,必然将在一定程度上分散欧洲国家对北约的投入,进一步削弱北约的内部凝聚力。

更重要的是,在对待俄罗斯的态度上,欧洲国家间也在产生微妙的分化。直面压力的东欧国家,追随美国更为积极,而对欧盟则表现出更多的离心倾向。波罗的海三国、波兰和罗马尼亚是除美国外仅有的国防预算占GDP比例达到2%标准的北约国家。法、德则希望与俄加强对话和务实合作。而匈牙利等中欧小国,则代表了欧洲国家中最期望对俄妥协的声音。有分析人士指出,在看似铁板一块的意识形态之下,不同的地缘政治利益迟早会让北约成员发生分化。

北约与俄关系新常态

2018年以来,相互驱逐外交官、美英法空袭叙利亚等事件一度使北约与俄关系几乎到了冲突边缘,但实际上,今天的北约与俄罗斯之间,难以调和的分歧多,但真正能引发冲突的爆点并不多。

乌克兰问题已成为俄、乌、美、欧四方的“鸡肋”。四方都不愿意让步,但任何一方都无力完全主导局面。乌克兰在美欧政策议程上优先级不高,美欧投入较为有限,也没有动力推动和谈解决。同时,乌克兰与俄罗斯分歧巨大,很难通过和谈达成妥协。北约虽然与乌克兰建立了制度化的防务合作机制,北约官方网站3月份也将乌克兰列入了北约“申请国”名单,但囿于对俄关系等多种因素,北约对吸纳乌克兰一事目前仍无定论,乌克兰加入北约恐怕还需经过漫长过程。另一方面,俄、乌某种程度上都在利用危机助长国内民族主义情绪,巩固政府支持率。乌克兰一些政治人物甚至将东部内战作为全面融入欧洲和西方的机遇。因此,有分析人士认为俄、乌、美、欧四方都希望保持现状,各取所需。

乌克兰问题的冻结状态,一方面意味着北约在欧洲东部的扩张已几乎到达其边界,另一方面也在一定程度上暗示了俄罗斯的国力边界。下一阶段,摸清对方底牌的北约和俄罗斯很可能会将竞争转入到经济和意识形态领域。俄罗斯今年罕见地削减了国防预算,普京在新任期内可能将更多资金转移到国内教育、科技研发和基础设施上来,改善俄罗斯的经济和人力资源状况。尝到新媒体舆论战甜头的俄罗斯,可能会将更多精力和资源用于对欧洲特别是中欧国家的舆论引导上。而北约在清理内耗的同时,也或将加紧对俄罗斯和独联体青年一代的宣传战。

当然,双方的战略竞争新常态中也蕴含着某些新变数,这从普京在今年国情咨文中高调展示的新型战略武器中便可窥知一二。其中,尤其以“无限射程”的核动力巡航导弹最受欧洲国家关注。如果这种陆基巡航导弹真正投入使用,无疑将对北约产生巨大的威慑力。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康杰)

作者: 责编: 张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