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中亚研究>> 地缘经济  

2016年俄罗斯经济发展特点

2017年01月23日 10:38:05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网

自2014年以来,乌克兰危机、俄罗斯收回克里米亚引发西方国家一系列经济制裁,更严重的是遭遇国际大宗商品特别是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暴跌,俄罗斯经济陷入深刻危机,2015年出现严重的衰退,甚至有俄罗斯经济面临崩溃之说。那么经历了两年危机的“洗礼”,2016年的俄罗斯经济是个什么样的情形,未来其经济前景又如何呢?

2016年俄罗斯经济衰退态势依旧

对2016年俄罗斯经济发展进行动态跟踪,可以归纳为下面三个特点。

1.延续下跌趋势,但速度趋缓。在危机之前的2013年俄罗斯经济已出现增长衰减态势,GDP年增长只有1.3%。2014年,在油价下跌和西方制裁的双重打击下,经济增速下降到0.6%。2015年,形势进一步恶化,全年经济衰退达3.7%,GDP总额按年均汇率1美元兑61卢布折合只有1.31万亿美元。进入2016年,在年初的动荡之后逐渐趋稳,一季度GDP同比下降1.2%,二季度下降0.6%,前10个月整体下降0.7%。相比2015年,下降明显趋缓。不过支持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投资、消费和净出口,尽管跌幅缩减,但仍呈较严重的衰退状态。2015年固定资本投资下降8.4%。2016年第一季度下降4.8%,第二季度下降3.9%,第三季度微弱增长0.3%,前三个季度总降幅2.3%。前10个月零售贸易下降5.3%(2015年同期下降9.2%),出口同比降了22%左右。居民实际可支配收入继续呈较大降幅——5.3%。

2.经济适应性增强,出现企稳迹象。从经济的基本面看,尽管衰退还在继续,但已显现出企稳态势。面对危机,俄政府执行了维持卢布汇率自由浮动、保国际储备的政策。截至2016年12月9日俄国际储备余额3870亿美元,卢布汇率经年初的剧烈波动之后保持了稳中有升的态势,2016年12月20日美元卢布汇率61.79。前10个月通货膨胀回落到4.5%。联邦预算赤字较上年有所扩大但在可控范围,国家外债处于安全水平。前10个月,农业延续了2015年的涨势,实现了2.9%的增长;工业在2015年同期3.3%降幅的基础上,增长了3.0%。前三个季度企业部门盈利同比增加了20.6%。

3.进口替代政策取得一定成效。在西方进行经济制裁限制重要技术和设备对俄出口的背景下,俄政府在农业、机械制造和信息技术等行业实施了重要产品和技术的进口替代政策。规定实施进口替代的产品清单,采用贴息贷款、研发补贴、发展机构贷款、贷款国家担保和专门投资合同等政策工具,特别注重利用政府采购引导对本国产业的扶持。目前俄罗斯农产品出口已经超过武器出口,前10个月肉类等重要食品工业部门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机械设备产品增长也达到3.3%。进口替代取得的成果,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市场的缺口。从2016年俄罗斯的经济表现看,应该说危机的最困难时期已经过去了。这首先得益于俄政府的一系列反危机措施,避免了金融银行、重要部门的系统性风险;其次,经济对低油价和西方制裁已经有了一定适应性;再次,国际油价已开始回升,稳定在40美元以上;最后,在俄罗斯的外交努力下,其在国际关系中的紧张状态有所缓解。从社会角度,尽管要承受危机导致的实际收入下降和物价上涨的双重困难,但是多数民众以为罪在西方,对普京依然大力支持。2016年9月国家杜马选举中统一俄罗斯党大获全胜,奠定了普京继续执政的稳定的政治基础,也将支撑经济渡过困难。

经济增长缺乏动力

从危机以来以至2016年发展的特点看,走出低谷、开始缓慢复苏是俄罗斯经济未来几年发展的基本态势。俄政府以及多家国际组织的预期也佐证了这一判断。2016年4月21日俄政府会议发布对本国经济的预测报告,称如果油价维持在40美元,则2016年俄GDP降幅有望减少到0.2%(目前来看,降幅会高于这个预期),而2017年以后将出现低度的增长,2017年0.8%,2018年1.8%,2019年2.2%。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惠誉评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机构对俄经济趋势的评估也大体相近,都是认为从2017年俄经济将转为正增长,只是对增幅的预估有所不同。

但是这里存在几个问题。第一,增长还是缺乏动力。俄经济呈现了在低度衰退状态下一定的稳定性,而且有向好的迹象。但是拉动经济最重要的三个杠杆投资、消费、净出口依然处于较深度的衰退中,而且未来经济不确定性因素依然产生较大影响。

第二,俄罗斯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会进一步下降。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以购买力平价计算,1990年俄罗斯占世界GDP的5%,1998年占2.7%,2007年占3.8%,2014年占3.3%。2014、2015年俄经济增长率远低于世界同期增长率,分别为0.6%与2.6%、-3.7%与3%。而且各方对未来几年俄经济增速的预期都明显低于世界经济的平均增速。这意味着俄罗斯在世界经济中所占份额会继续下降,其与经济龙头国家的差距会继续扩大。

第三,结构问题依然是难题。结构问题有几个表现:一是我们经常说的能源依赖。国家财政收入一半依靠能源出口。前几年仅石油和天然气两项在出口商品中比例就达到70%,最近一两年这一比例有所下降是因为两种商品国际市场价格的暴跌,出口的实物量并没有减少。二是加工工业对GDP贡献率的下降。从20世纪90年代初占35%左右下降到2002年的15%,2013年的14.8%。体现一个国家工业发展水平的机械制造产品的进口占到进口总额的一半,严重对外依赖。三是基础设施不发达。交通运输和通讯行业对GDP的贡献率从2003年的10.7%下降到2013年的8.5%。四是科研机构和高科技产业发展不足。俄罗斯参与国际高科技产品市场的比例只有0.35%—1%,这只及美国的1/130,而且低于亚洲发展中国家的水平。高科技产品出口占工业出口只有2.3%,相当于美国的32.9%、中国的32.8%。

第四,支撑一个经济体起飞和持续增长的关键要素稀缺。从长期看,一个经济体发展需要的要素有很多,但是要想实现经济起飞得有几个关键的要素:资本、市场和劳动力资源。在今天的俄罗斯这些都是稀缺资源。因为对经济的不确定性预期,俄吸收到的外资也不多。到2016年7月,中国累计获得外国直接投资1.7万亿美元,俄罗斯到2013年底获得的外国投资总计1701亿美元,其中直接投资只有261亿美元。有限的投资还主要用于金融保险(40%)、能源行业(28%)和建筑行业(18%)、贸易(13%),其他只占2%。俄罗斯等于是主动让出了国内市场。可以说,俄罗斯目前还处在危机中,但走出危机的道路已经企稳,甚至可望未来几年实现低速增长。但是我们从前面对制约俄罗斯经济发展的一些问题的分析中可见,从中长期的前景看,俄罗斯要实现强国目标仍任重道远。

打破能源困境成关键

应该说,俄罗斯的资源潜力依然可观,但是躺在资源上显然不行。一是资源不是无限的;二是资源不能保证俄罗斯成为强大国家;三是俄罗斯近年的经济发展路径已经证明,依靠资源的增长模式已经不可持续。那么,我们能对俄罗斯的经济战略做哪些期待呢?

第一,在政治稳定、政权稳固的背景下以国家力量推动结构调整和创新战略的实施,加强基础设施建设。长期以来大量“石油美元”的流入培养了俄政府、企业和居民的惰性,导致对能源依赖模式的一种制度性依赖:能源和原材料部门的超额利润吸引了国内外大量追逐利润的资本流向该部门,客观上造成其他经济部门投资严重不足;能源、原材料行业巨头是经济的基本主体,它们既是国家收入的主要来源,又是投资分配、外汇调节和财政政策的主导,应该说正是它们的利益主导甚至操控着国家经济政策的走向,使市场缺乏有效的竞争,经济运行环境更加恶劣,中小企业生存和发展的空间更加狭小。因此,只有以国家力量才能推动结构调整和创新战略的实施,只靠市场做不到。

第二,保持和利用资源优势,对石油、天然气等资源发展深加工产业。目前俄罗斯正在推行的进口替代政策有不少涉及这些方面,与自身资源优势有关的进口替代行业取得了较快增长。在这些方面挖掘潜力前景广阔。

第三,充分参与亚投行和丝路基金的投资计划,切实推动“一带一路”与欧亚经济联盟的有效对接,这可能成为普京在2012年选前檄文《俄罗斯与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所说让俄罗斯经济的风帆乘上中国风的机遇和现实途径。

俄罗斯应该利用资源潜力又要破除资源诅咒,培育和提升优势产业,开拓市场,参与世界产业分工和竞争。总之,只有彻底实现结构性的变革,才能为经济开辟持续稳定增长的道路。

作者: 责编: 张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