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中亚研究>> 地缘经济  

缺乏竞争力 吉尔吉斯斯坦最大市场或将关闭

2015年07月13日 09:04:38 来源: 亚欧网

亚欧网讯 译者:清风 哈萨克斯坦《先行者报》7月2日报道,吉尔吉斯斯坦最大市场在欧亚经济联盟中没有竞争力。

整个6月份“多尔多依”市场的生意人都在报怨,贸易额在空前下降。他们敲响警钟并认为,如果商品需求情况一如既往,市场将可能关闭。“多尔多依”市场位于吉尔吉斯斯坦境内,是中亚最大的市场之一。

“多尔多依”市场工会主席达米拉-多奥洛托利耶娃6月8日曾指出,在刚刚过去的一个月中市场贸易额下降了80%。

市场生意人称,为了进货,他们卖房卖车,但却陷入困境,吉尔吉斯斯坦与哈萨克斯坦之间的海关站仍没有撤除,他们的商品还是卖不出去。还有一个问题让形势更加复杂,这与吉尔吉斯斯坦在边境收取生态税有关。生意人都认为,很快将取消海关站,如果他们进货,就要在取消关税之后,他们的商品无法与取消关税后的商品相竞争。

中国因素

需要指出的是,今年5月8日吉尔吉斯斯坦加入了欧亚经济联盟。5月20日,议会批准了关于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的条约。吉尔吉斯斯坦与欧亚经济联盟间的海关站本应在5月8日前关闭,而这并没有发生。

吉“Smart business solutions Central Asia”公司副经理马拉特-穆苏拉利耶夫指出,在“多尔多依”市场经营中国等产地生活日用品的生意人中,仅有约15-20%改行成为生产者,主要是改为缝纫车间,也有的变为定货人。

“多尔多依”市场中的大部分生意人仍在从事以中国商品为主的进口和倒卖生意。从吉加入欧亚经济联盟起,吉国家关税局就开始采用欧亚经济联盟通过的标准和税率,吉进口的一系列商品价格上涨,但涨幅不是很大。部分生意人囤积商品期望在取消关税后再倒卖出去。

而“塔阿坦”、“卡拉苏”等市场以及“多尔多依”市场的其他生意人则完全相反,他们停止进口,开始对吉加入欧亚经济联盟后的价格走势进行观望。

马拉特-穆苏拉利耶夫表示,“我个人认为这些倒爷并不可怜。建立关税同盟,随后又建立欧亚经济联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扶持吉国内的商品生产者。而对于进口者和倒卖者,没有一个正常的国家会予以扶持,除非他们进口的是国家没有的重要的战略性商品,或者是燃滑油料,其他生活必需品和原料等。吉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开始按欧亚经济联盟的规则和关税实施,而在吉哈边境仍保留着的海关站切断了商品倒卖,正是上述原因导致了交易额下降和“多尔多依”市场的衰败。这样做是对的。尽管表面上哈吉边境的海关站保留下来是因为其他并非不重要的原因:吉尔吉斯斯坦应该通过商品认证实验室关于符合欧亚经济联盟标准的委托审计;吉尔吉斯斯坦应该通过欧亚经济联盟审计机构动植物检疫监管体系的委托审计。吉国内不久前开始征收生态税,我很难证明它的正确性。应该搞清楚,国内有谁在支持它,征收上来的钱要用到何处。到时候就清楚受益者是谁了。因此,应该详细说明征税额度,这一额度的正确性,以及它是怎么算出来的。这一数额应该不会太大。理论上说,生态税的征收不仅要看汽车的大小,还要看发动机的环保标准,是欧2、欧3,还是欧4。”

吉尔吉斯斯坦基础设施项目鉴定师库巴特-拉希莫夫指出,该市场上的本国就业人口不超过2%。然而它是中亚地区最大的市场之一,实际上也是进出口业务的一个交通物流中心,是众多小型缝纫车间的驻扎地。用他的话说,由于以下两个原因,批发零售市场的地位提升了,提升到了政府层面:一方面,“多尔多依”市场长时间发挥了吉再出口发展模式促进剂的功能,周转的资本非常可观,超出了国家预算的许多倍;从另一方面讲,院外活动集团成员反过来又对市场实际参与者和集装箱所有者给予了支持。

再出口的软模式

数以万计的集装箱转化成为长期不动产。多数再出口模式的受益者对自己收入上的减少和营业点价值上的损失都极不情愿。但现实如此,从2011年起关税同盟成员国就开始逐步收紧再出口制度,这对“多尔多依”市场经营情况造成了影响。

更加有远见的企业家逐步撤离了市场,他们将自己的资产或投入到其他行业,或购买了不动产,这很大程度上炒热了2011-2014年吉国内建筑业。大部分生意人通过生产服装转入了再出口的软模式。

院外活动集团成员开始热心地保护起了所谓的“吉尔吉斯斯坦轻工业”,这掩盖了进口布匹、丝线、配料占去成品服装90-95%成本的事实。而这些引进的材料又缺少符合关税同盟标准(首先是技术规格)的证明文件。

库巴特-拉希莫夫指出,“吉政府建立了推动工业领域的促进体系,但无法‘踩到正确的点上”,也无法给企业家准确的定向。当局习惯于等待外国投资,除了银行领域和金融领域外,完全不顾国内投资市场,具有很强的局限性。2014年当局犯的重大错误可能导致企业家毫不犹豫地购买商品和汽车,并寄希望于在吉哈边境放开后将其倒卖出去。很多人也这样做了,目前‘多尔多依’市场和汽车市场的仓库都已爆满。无论是在白色,还是在灰色资本市场到处都在借钱。新一届政府没有号召和刺激工业发展,除了建议本国商人依靠关税同盟国家获利外,也没有找到更加明智的方法。我认为,这是个不可避免的错误,其造成的损失目前难以计算。2015年5月8-9日,确定了加入关税同盟和欧亚经济联盟的具体时限。这显然安抚了商人和银行机构。没有任何人抽出时间系统研究一下,将批准吉加入欧亚经济联盟条约事宜列入欧亚一体化联盟成员国议会工作计划的问题。目前,有2个时间点,或在8月1日,或在10月1日。从另一方面看,在推行所有必要措施方面吉当局也面临着压力,包括动植物检疫监管,以及在吉边境和机场的海关站安装检查系统等。我认为这些应该做在前面,在银行和私营机构做好准备好之前,在国家担保的预算资金划拨出去之前。推迟实际上加入欧亚经济联盟的进程是有道理的,一体化联盟的新成员不可能拥有多少优势。从整体上说,吉应该符合欧亚经济联盟的条件,否则这一自食其果的行为会对其他成员国,首先是哈萨克斯坦造成打击。”

不合理的收费

用马拉特-穆苏拉利耶夫的话说,哈萨克斯坦方面对在吉哈边境收取所谓生态税有所担忧。他认为,哈萨克斯坦的反应是正常的。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税额的多少,这个问题需要研究。

例如,在吉中边境对于货运汽车执行的是许可数量的对等。但这一对等仅仅是在数量上的。对中国货车而言,从伊尔克什坦口岸到奥什要行驶265公里,而对于吉尔吉斯斯坦的货车仅允许行至喀什,距离为215公里。要从吐尔尕特口岸算的话就会失衡得更多:吉方货车仅让通行至托帕,距离为100公里;而中方货车可直通至比什凯克,距离540公里。专家称,“这是什么对等,不平衡,绝对不公平”

马拉特-穆苏拉利耶夫认为,吉尔吉斯斯坦的边检系统效率低下。所有款项由交通通信部收取,且仅能收取现金。吉尔吉斯斯坦应该对本国试验室和兽医监管系统委以重任,以向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证明自己海关检查的效率。只有这样,才能考虑有关撤消吉哈边境海关检查的问题。

库巴特-拉希莫夫指出,推行生态税与吉追加国家预算的形势恶化有关。另外,收取生态税不是很合理,而且数额会相差悬殊,特别是在旅游旺季。

作者: 清风 责编: 张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