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中亚研究>> 地缘经济  

哈萨克斯坦面粉行业陷入低谷

2015年06月09日 08:45:58 来源: 亚欧网

亚欧网讯 译者:汪玺锋 不久前哈萨克斯坦面粉行业还在世界面粉出口市场上独领风骚,年粮食加工量达550万吨,而现在却是另外一幅景象。实际上,现在国家没有对面粉出口给予明显的财政鼓励。面粉产业为国家贡献了税收,付出了生产费用,为面粉厂工人支付了工资,其制成品比粮食更为贵重,并为国家创造了大量的外汇收入。

哈萨克斯坦面粉的最大买家是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这三个国家正在努力发展国内粮食加工行业:他们准备采购高品质的哈萨克斯坦粮食,但与此同时却想在本国的面粉厂加工,发展本国的面粉产业。早在2011年,哈萨克斯坦面粉最主要的买家乌兹别克斯坦就开始对进口面粉征收15%的消费税,导致哈萨克斯坦对乌兹别克斯坦面粉出口减少。事实上,乌兹别克斯坦当局为了迎合哈萨克斯坦面粉出口商,又将消费税率降为11%。但是这个降幅仍然于事无补。2014年统计的乌兹别克斯坦进口面粉数据显示,降低消费税没有收到明显的效果:2014年乌兹别克斯坦从哈萨克斯坦进口面粉106.689万吨,2013年从哈萨克斯坦进口109.63万吨,两个数字相差并不明显。

塔吉克斯坦对该国进口面粉设定的增值税率为18%,而对进口粮食的增值税率为10%。之后,吉尔吉斯斯坦也受到了影响,决定对每公斤进口面粉征收3索姆的保护性关税。阿富汗也以他们为榜样,对进口面粉征收其报关价格16%的费用。

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的保护性关税发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即,近期中亚国家需要的不再是哈萨克斯坦生产的面粉,而是哈萨克斯坦的小麦。在这种情况下,反其道而行之也不错:比如,对出口小麦征收出口关税,这样也会鼓励哈萨克斯坦国内面粉工业的发展。

哈萨克斯坦粮食加工企业联盟主席叶甫根尼-甘(Евгенй Ган)认为,没有政府国家机关的支持,仅以市场机制来解决当前的问题会变得越来越困难,需要制定综合措施来清除这些障碍。他认为,“有一段时间,面粉贸易曾经实力雄厚,抢占国外市场,行业的出口潜力大幅提高,哈萨克斯坦站到了面粉出口的领先地位。当时几乎没有得到国家的支持。但现在,进口哈萨克斯坦面粉的国家在面粉贸易中采取了‘不友好’的措施,形势已经今非昔比。哈萨克斯坦面粉行业靠自己的力量无法同这些国家的政府达成协议。这是国家的任务。国家应该对那些限制进口哈萨克斯坦面粉的做法制定反制措施”。哈萨克斯坦粮食加工企业联盟主席叶甫根尼?甘就哈萨克斯坦粮食加工存在的问题和发展前景接受了媒体采访。

无利可图的生意

-叶甫根尼-阿尔别尔托维奇,哈萨克斯坦面粉行业的现状是什么?

-哈萨克斯坦的面粉工业是一个产业在有利条件下快速发展的范例。当然,它也是一个行业快速毁灭的活生生的例子。哈萨克斯坦独立以来,面粉行业无可争议地成为农工综合体加工领域的领头羊。但是今天,当哈萨克斯坦面粉的主要进口国在面粉贸易中采取保护性措施时,形势发生了变化。大量的面粉企业被卖掉,部分企业关闭停产,造成企业削减工作岗位或企业工人长期放假。所有这些说明,这个行业已经根本不赚钱了。

-为什么进口哈萨克斯坦面粉的主要国家都开始征收保护性关税?

-当初我们向中亚市场同时供应粮食和面粉,我们的传统伙伴意识到,最好是买粮食自己加工,这样能带动本国面粉产业的发展。我们不止一次说过,粮食和面粉同时出口会导致我国面粉工业的破产。但谁也不相信我们的话。农业部在任何情况下都认为,过上一段时间等各国把面粉厂都建好了,就会购买我国粮食,而哈萨克斯坦面粉厂只面对国内市场就行了。

我同意这些观点,但是要有一个前提:不需要我们做什么就能保持已经达到的面粉出口水平。但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我们要极力维护我国在国外市场的得益,继续推动我们的产品,我相信,我们今天看到的会是另一种情形。当然,尽管没有像以前出口的面粉那么多,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总会有一些国家需要我们的面粉。应该承认,今天的哈萨克斯坦面粉已经成为一个品牌,一个久负盛名、世界知名、争相购买的好品牌。

公正地说,农业部也承认面粉行业存在的各种问题,并建议我们共同思考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未处在国家优先发展地位的行业

-农业部去年曾经说过,哈萨克斯坦政府将就取消限制进口哈萨克斯坦面粉的措施在双边会晤的框架内举行谈判,其中包括高层和最高层谈判。哈萨克斯坦采取什么反制措施了吗?

-当然,农业部在这方面做了哪些工作,相关信息我们并非都能全部掌握。但遗憾的是,近一段时间我们提出的问题没有一个得到解决。例如,去年12月在塔什干举行了政府间谈判,取消乌兹别克斯坦进口面粉贸易限制的问题甚至都没能列入议程。

-国家是如何支持面粉出口的?

-目前发展加工产品出口潜力的问题没有一家职责部门直接负责。令我们更为遗憾的是,面粉出口的问题只有面粉加工商自己关心。没有一个国家机关对行业现状、产量及出口负责,没有一个国家计划制定的系统措施是针对支持和发展面粉行业的。面粉出口量下滑首先与国家没有加工工业及其出口潜力发展战略有关。当然,国家通过了一项加工工业发展纲要,但这个纲要并没有涵盖整个加工行业。它的内容主要是发展所谓的优先行业。而列入优先发展行业的是产品在国内市场紧缺的行业(养禽业、乳制品行业等)。我们并不是说上述行业不需要发展。必须发展每个行业,但有两项任务――满足国内市场和出口市场,第一种情况(国内市场)和第二种情况(出口市场)下的支持措施是完全不同的。

大部分农产品从一开始就是出口型的。甚至在最欠收的年份我们也要保留一些粮食底子,以备我们向国外出售。但现在没有人来负责粮食出口国外市场的问题,更不用说加工产品(面粉)的出口了。我认为,整个问题在于,所有这些还没有上升到战略高度。也就是说农业部应该有一个明确的任务――保障国家粮食安全,这也是它原则上应该做的事情。甚至在“农业经营-2020”纲要中也存在这样的不足。纲要中没有“加工农产品出口发展战略”这一章节。全世界都是“销售”立家,而不是“生产”立家。我们国家在很多方面不是面向消费者,而是面向生产。因此,在我们看来,必须重新审视农业商品生产的重点。要按照销售潜力而非按生产潜力把从生产者到消费者的整个产业链条重新排列一遍。

这不仅是面粉工业的问题。这也是事关推动加工农产品进军国外市场的出口战略问题。既要有推广产品进入国外市场的系统,也要有一个制定保护措施的系统。

说到国家为行业发展所做的工作,总共也只有几项措施:哈萨克斯坦财政部方面,面粉企业享有70%的增值税折扣。哈萨克斯坦农业部方面,对企业进行ISO标准认证的花费会进行一些补偿。

近一段时间又听到了加工业的话题,因为总统多次提到这个问题。总统说,需要扩大加工产品的出口量。在制定加工工业发展纲要、确定优先发展方向的同时,哈萨克斯坦农业部还撤销了加工司。加工司的职能被移交给农作物栽培和畜牧司。那里本来问题就已经够多的了。按我们的想法,通过加工工业发展纲要后,加工司的作用本应当得到双倍提升。我们不止一次建议把这个司改设到食品与加工工业委员会下面。但结果却完全相反。也许在改革之初我们还有些想法,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现在在农业部我们都不知道该找谁来解决这个问题了。

-需要如何做才能改变目前的形势?

-按照我个人的理解,问题不在于面粉行业,而在于必须改革整个农工综合体系统。为此需要采取一系列改革步骤。例如,必须扩大农业部的职能,将其改名为农业与粮食部(或粮食安全部)。当前必须拓展哈萨克斯坦农业部的职能,不要将其任务限定为保障和充实国内市场,还要同等赋予其发掘农产品和加工产品出口潜力的任务。需要重新恢复加工司。不仅要重新恢复这个司,还要进一步加强,在农业部下成立加工工业委员会。委员会的一项任务就是对研究国内外市场、国内外消费市场的远景发展和预测的趋势做大量分析工作。相应的,如果这些问题得到解决,则面粉企业产品出口及其他加工工业面临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如果这些系统问题得不到解决,谈推动面粉出口也就显得毫无意义。

(译自哈萨克斯坦专家网2015年5月26日文章)

作者: 汪玺锋 责编: 张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