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中亚研究>> 地缘经济  

吉尔吉斯斯坦将重建“李白城”

2015年05月18日 08:30:38 来源: 亚欧网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已提出,四川将怎样全面与之对接?“一带一路”上的这些国家,又将带给四川什么样的机遇?“一带一路·四川机遇”大型系列报道,记者赴26国(地区),探索时代的机遇。

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1878 年建市,人口100万左右。

比什凯克坐落在吉尔吉斯山麓下的楚河河谷,是古代重镇和中亚名城。楚河河谷作为天山古道的一部分,是连接中亚草原与中国西北沙漠的捷径,被称为“古代丝绸之路”。

比什凯克 1926 年前称皮什彼克,1926年后改称伏龙芝,以纪念苏联着名军事将领米哈依尔-瓦西里耶维奇-伏龙芝。他是吉尔吉斯人的骄傲。至今比什凯克火车站前依然耸立着伏龙芝骑着高头战马、全身戎装的威武铜像。1991年2月7日,吉尔吉斯斯坦议会通过决议,将伏龙芝正式更名为比什凯克。

比什凯克市区街道整齐宽阔,美丽的阿拉尔却河和阿拉密琴河流经市区。

唐代大诗人成中吉纽带 碎叶城想和四川共建“李白城”上书文化部“要建就建李白城”

提到吉尔吉斯斯坦,对于中国人来说,第一个想到的可能就是碎叶城。关于发展碎叶城旅游的问题,吉尔吉斯斯坦总统事务管理局投资顾问、华人华侨联合会会长白玺说,曾两次给吉尔吉斯文化部写信。

“第一次写信是2006年,第二封信是2009年。第二封信寄出后吉国文化部副部长接见我了。”白玺说,信的内容就是要把“李白”开发出来。在他的设想中,要把碎叶城遗址作为李白的故居推介出去,给李白立一个碑。“这位副部长想得比我更长远,当时他说,如果要建就建李白城。”白玺说,吉方打算在碎叶城搞一个项目,把遗址包括在内,一比一复制旧城。

白玺说,当时他和这位副部长长谈了两次,并敲定了一些细节,准备找设计公司制作沙盘了,但此事进行到关键时刻,因吉尔吉斯斯坦政局变化搁置至今。

重启李白城 希望四川能加入进来

在吉尔吉斯斯坦最高学府人文大学采访时,该校东方系系主任马是拉波夫表示,连接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的传统纽带有两条:一是古丝绸之路,另一个就是唐代大诗人李白。如今,吉尔吉斯很多大学都开设了汉语课,书店中也可以见到中俄吉三种文字的《李白》诗集。吉前总统阿卡耶夫在纪念李白诞辰1300周年活动上曾说:“古老的丝绸之路将吉中两国和两国人民紧紧联系在一起,唐代大诗人李白出生在碎叶城,这给两国传统联系和友谊赋予了新的内涵。

碎叶城距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60公里,曾是唐朝在西域设的重镇,是中国历代王朝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一座边陲城市,也是丝路上的重要城镇,与龟兹、疏勒、于阗并称为唐代“安西四镇”。

“如今这里已成为中国游客赴吉的必游之地,我也准备重启李白城这个项目,最起码要先在这里立一块碑,介绍碎叶城和李白。”白玺说,“我希望四川也能加入进来,因为你们是和李白关系最密切的地方,作为李白和碎叶城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文化符号,四川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吉方向川商发邀请 投资五大领域有搞头

作为在吉尔吉斯斯坦的资深华商,白玺从两年前就开始担任该国议长的顾问,几个月前,他又担任了总统事务局的投资顾问。

白玺说,为了促进中国商品走进中亚,他还在比什凯克建了一座中亚采购中心。“中亚很需要中国的商品。如今丝绸之路经济带就像一个财富走廊,我们都想得到入场券,但机会只会留给有准备的人。”白玺向川商推介了五大投资领域——

1、市政工程

白玺说,吉尔吉斯斯坦的市政工程已极度老化,亟待更新。“首先是电梯,这里绝大多数建筑,包括一些政府办公楼都还在用前苏联时期的电梯,根据评估,大约还有3年时间,这些电梯就会瘫痪。”白玺说。

第二个,垃圾处理,在吉尔吉斯斯坦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

“这里的垃圾分类、处理工作都非常粗放,垃圾以焚烧为主,由于来不及处理,有的已存放了40年。”白玺说,中方的技术完全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并产生可观效益。

另外还有路政工程。即使作为首都的比什凯克,市中心仍有大量街道没有光亮,路上几乎没有监控设施。白玺说,这些民生工程,也是吉尔吉斯斯坦政府想尽快解决的。

2、资源领域

白玺说,吉尔吉斯的矿山有色金属储量丰富,有实力的企业可以尝试进入。

此前在2011年,白玺曾成功帮助紫金矿业拿下了左岸金矿,这是该国第三大矿。同时,白玺自己在吉尔吉斯也拥有一座煤矿,产煤主要销售给中亚的发电厂。

3、酒店领域

在比什凯克采访期间,记者发现各国旅游、经商、考察的人员来往十分密切,但要在当地住上一家稍好的酒店,却常常一床难求。

“比什凯克缺乏真正意义上的五星级酒店,而哈萨克斯坦的阿斯塔纳已经在建7星级酒店了。”白玺说,“高端酒店业会是未来这里的一个热门领域。”

采访中,白玺还透露,比什凯克的国宾馆将重建,整个资金规模达5亿元人民币。

“这座国宾馆设施已严重老化,按照规划,重建酒店占地4公顷,并要配建8层总统楼。”白玺说,这个项目预计很快会进入招标阶段。

4、农业

白玺说,吉尔吉斯斯坦相比中亚其他国家自然环境要好一些,地多人少,雨量较为充沛,从事农业生产有比较好的条件。

“吉尔吉斯斯坦500多万人口,有100万在国外,比什凯克和奥什两个大城市聚集了将近200万,其余200万分布在全国其他区域。”白玺说,来这里发展农业,会有很多机会。

5、旅游业

华西都市报记者在去比什凯克的飞机上,巧遇一个中国台湾旅游团。

据旅游团导游介绍,全团一共17人,是台湾赴吉旅游“第一团”,旅游时间5天,全程入住当地最好酒店,每人费用约2万元人民币。

白玺说,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中亚的旅游市场会逐步放开,他自己旗下也有一家旅行社和一家外国人服务中心。

白玺还透露,在吉尔吉斯最富盛名的旅游胜地伊塞克湖,当地准备扩建机场,他正准备拿下这个项目,“中亚旅游市场,由于当地接待能力有限,属于先到先得。”人物故事

公务员下海赴吉经商 打拼23年成总统投资顾问

白玺,在吉尔吉斯斯坦经商23年的华人,如今已是当地最资深的华商之一。除了是白马国际商贸集团董事长外,他还是吉尔吉斯华人华侨联合会会长、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同时还是吉尔吉斯斯坦总统事务管理局的投资顾问以及议长顾问。

在采访过程中,白玺以吉尔吉斯斯坦总统事务管理局投资顾问的身份向川商发出邀请,希望川商赴吉考察投资。

由于良好的商业信誉,白玺还和总统一家结成了私人友谊,并成为总统夫人的中国问题顾问。

第一桶金 赚几万美元,救活哈国钢厂

白玺在吉尔吉斯已经做了23年生意,这让他能从不同角度更全面地观察这个国家。

经过市场考察,白玺发现哈萨克斯坦卡拉干达钢铁厂生产的钢材质量好,价格便宜,当时在其国内又属于产能过剩,于是他辗转联系上这家钢厂,和国内一家贸易公司合作,把卡拉干达钢铁厂生产的钢材销往中国。

卡拉干达钢铁厂在前苏联时期即是第三大炼钢厂,苏联解体后工厂一度濒临倒闭,而如今已是中亚五国中最大的钢铁公司,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厂址联合炼钢厂之一,产品行销世界。白玺说:“到现在他们都非常感谢我。”

钢材生意白玺只做了一次,但做国际货运却成为他保留至今的主营业务之一。

“到市场上卖鞋、卖裤子、卖衣服这样的生意我一天都没做过,我做的都是大贸易。”白玺说,通过在吉尔吉斯斯坦做生意,他还找到了人生伴侣。

接手国家工程 饭店店庆,总统夫人专程道贺

目前,白玺的白马国际商贸集团已涉足旅游、饭店、农业、养殖业、银行等多个行业。同时白玺在吉尔吉斯还拥有一座煤矿、一座中亚采购中心、三个养殖湖泊,以及一座在建的商业综合体。

不过,白玺最引以为傲的,是他接手的吉尔吉斯斯坦的国家项目。

“去年北京餐厅20年店庆,总统夫人也来了,她说在比什凯克第一次看到有开了20年的餐厅没换过主人的,这创造了一个纪录。”白玺说,这20年里,他把一个服务员培养成了总经理。

白玺和总统一家有不错的私人友谊,他也成为总统夫人的中国问题顾问,是总统夫人去中国的生活咨询专家。在记者到访比什凯克的前一周,是总统儿子的婚礼,白玺也受邀参加。

白玺说,吉尔吉斯的机遇确实很多,“但最主要是要扎根在这里,要讲究诚信,真正把这里当做一个长久事业来经营,而不是当成一个赚快钱的地方,那样不会长久的。”

作者: 责编: 张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