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中亚研究>> 地缘经济  

哈萨克斯坦农业用地私有化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2015年05月18日 08:17:23 来源: 亚欧贸易网

亚欧贸易网讯 译者:清风 哈萨克斯坦《实业周报》5月11日报道,农业用地私有化可能不合时宜。

近日哈萨克斯坦总统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突然发表讲话,提议对农业用地实施私有化。

纳扎尔巴耶夫在政府工作会议上指出,“我们需要开始对农业用地实施私有化。这个问题非常紧迫、非常重要。这是哈萨克斯坦的土地,只有那些会工作,有专长,有经验,有资金和技术,以及能够用农业用地创造收益的人才能够获得土地。”

在商业至上的今天,发展和扩大不再重要。农业领域的私有化尽管是基于国家利益的考量,但现在就实施可能适得其反。

用总统的话说,他对农业用地得不到合理使用而忧心。总统指出,“不久前的土地清查结果显示,我们有900万公顷土地未经使用,就在那荒着。全世界都在寻觅,要怎么生产粮食,而我们却让900万公顷土地闲置不用。”

纳扎尔巴耶夫描述道,“我们有两种所有制形式:租赁制和实际上的私有制。大量土地所有者将土地租出去,没有人去看看,他的土地在怎么使用着,还有没有肥力,产量大不大。人是浑浑噩噩的,想怎么用就怎么用去吧。就这样,我们让哈所有有肥力的土地不能使用,榨取了所有能够榨取的,再没有别的了。”

哈总统对自己的想法解释称,不管是自然人或是法人,作为经营主体,获得私有化土地后,如果不能按它的用途使用土地,就将失去拥有这块土地的权利。也就是说,要使土地的所有者是实实在在的,能够促进土地的有效使用。

哈总统作为国家元首绝对有权利建议土地私有化。这一权利体现了总统对土地问题的关心,这是显而易见的,然而这样的私有化与长期租赁会有什么区别尚不清楚。

去年,纳扎尔巴耶夫不只一次地清清楚楚地阐明了对私有制的立场。他在国家投资者理事会会议上指出,“最终,哈萨克斯坦会像市场经济中那样明确地宣称,私有制是不可动摇的。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终止私有制。”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有关农业用地实现私有化的机制问题。纳扎尔巴耶夫指出,“这种私有化应该是完全透明的,要让能够在土地上实实在在工作的人成为所有者。每平方米土地都应该合理使用,应该符合市场条件。国家会对此进行持续监控。”

然而,现在哈萨克斯坦国内还没有进行过真正透明的、真正有利于普通工作人员或是小的私有者和企业家的私有化。

去年9月,由于当局拒绝公布新的私有者信息,就连议会也对这一轮国家资产私有化的不透明表示不满。“光明道路”党在其议会咨询中指出,“私有化议题已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第二轮私有化的透明性引发了担忧。我们必须清查90年代第一轮私有化实践中的错误。那些错误导致一些售出的工程,如幼儿园大楼,让国家动用预算资金回购了回来。确保广泛的社会参与,而不是只限定在掌握内情的人员圈子里,对于私有化进程,首先是国家商业项目的私有化进程至关重要。

国家法律机构人士认为,隐瞒前国家资产新所有者的名字,损害着对私有化观念的信任。而官员对此的解释完全站不住脚。其在咨询中强调,“……现行法律中商业秘密指的是商业活动的信息。国家针对的不是从事商业活动的主体。如果国家资产的私有化结果有损于哈萨克斯坦全体公民的利益,就不可能列入商业秘密。”

政府正在通过落实2014-2016年私有化计划解决使农业土地走向非国家化的问题。如果说大楼、医院或车间这些有形的客体可通过某种方式推算出实际价值,那么对于广大无垠的田野和牧场来说,社会上甚至连它们大致的价值都无法推算出来,更别说最终的私有化价格。

此外,最有兴趣获得私有化土地的农村人口,获取信息的水平,要比希望参与这一私有化的城市商人要低数倍。

关于地点、时间、条件、批次等信息的获取问题,在整个进程中是一个关键。这一问题有时甚至比土地价格本身还要重要。

至于哈萨克斯坦网络服务提供商和移动运营商,就连在阿拉木图都无法保证稳定可靠的信号服务,大城市之外就更不用说了。

还有最重要的。农业用地的私有化进程需要有人参与。由于内外原因,哈正处于经济衰退期,这意味着可参与其中的人员数量要不可避免地减少。

哈萨克斯坦的小农场主,从播种到收割,都不得不依靠“施舍”(以优惠价格获得油料),在农村他们没有能力获得银行贷款。当前,由于金融领域问题,即使是获取非长期贷款都不容易。俄罗斯产品流入和卢布贬值动摇了市场价格。在这种情况下,要农民筹钱买地,哪怕是最小额度的,也是不可思议的。

这种现行的农业政策将导致由小集团代表主宰的超级地产和农业垄断的出现。

这与国家经济的利益相符合吗?这样能增加农业领域从业人口数量吗?这会有助于中产阶级的形成吗?阿斯塔纳必须尽快答复这些问题,以避免土地私有化消息引发国内农民的怀疑情绪,避免有犯罪倾向的极端宣传流入那些有流氓集团一席之地的城市。

这些天,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正好也提出了农业用地的私有化问题。卢卡申科指出,“我们还是不要着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问题会得到解决。重要的是,现在人们不要害怕去租用土地,要确信,它谁也夺不走。如果我们的法律在这方面还不健全,我们就补充进去。重要的是私有制权利不可动摇。”

作者: 清风 责编: 张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