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中亚研究>> 地缘经济  

土库曼欲抛开俄罗斯独立向欧洲出口天然气

2015年04月08日 09:03:07 来源: 亚欧贸易网

亚欧贸易网www.yaou.cn讯,译者:刘景信。有关土库曼斯坦打算独立向欧洲市场出口天然气的说法已经流传十几年了。俄罗斯的态度对土库曼斯坦政府的决心有着非常大的影响。俄罗斯有着“连窝端”地收购土库曼斯坦所有的天然气用来转卖的习惯。但这一次土库曼斯坦似乎打算将信誓旦旦的承诺变为现实。受世界银行的委托,RSK Environment Ltd公司就修建跨里海天然气管道问题进行了环境调查,其结论是肯定的:天然气管道的修建不会对世界最大湖泊的生态系统造成损害。对新管道感兴趣的阿塞拜疆也支持铺设这条管道。

土库曼斯坦石油天然气工业和矿产资源部声称,土库曼斯坦希望每年向欧洲市场出口100-3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阿什哈巴德方面证实,有关实施这一项目的谈判不仅正在与欧盟和欧洲委员会而且还与具体的国家和公司在各个层级上积极进行。

在最初阶段,计划用里海土库曼斯坦区块的气田向跨里海天然气管道供气,里海的土库曼斯坦区块已探明的天然气储量使每年向西方输送160亿立方米天然气成为可能。然后,计划将土库曼斯坦东部地区的天然气资源接入这条管道。年输气能力为300亿立方米的“东-西”天然气管道今年正好也计划投入使用。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土库曼斯坦是天然气储量世界第四的国家。土库曼斯坦的南约洛坦天然气田是仅次于伊朗-卡塔尔帕尔斯气田的世界第二大天然气田也得到了正式认可。核查人员对南约洛坦气田的储量进行了重新评估,将其提高到了21万亿立方米。这比俄罗斯探明的天然气储量多了40%。

长期以来,土库曼斯坦一直希望修建“纳布科”天然气管道,通过这条管道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就能够穿越阿塞拜疆和土耳其输往欧洲,但2013年这一项目被取消。原因之一是里海的地位未界定,同时有5个国家主张对里海的权利:除了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外还有伊朗(伊朗也大量采购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用来转卖,进口量为70亿立方米)、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

近期,“ТАПИ(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项目受到了热议。这条管道的总长度为1735公里,其中在土库曼斯坦境内200公里,在阿富汗境内735公里,在巴基斯坦境内800公里。按照计划,天然气管道的终点设在巴基斯坦与印度交界处人口稠密的居民点法齐尔卡。预计到2018年通过这条管道每天将输送9000万立方米的天然气,其中3800万立方米将送往印度。

“ТАПИ”项目的批评者指出,天然气管道的部分线路将经过阿富汗最危险的省份,如赫拉特省和坎大哈省。但这条天然气管道在华盛顿“新丝绸之路”战略框架下获得了美国的强力支持。印度“Gas Authority of India”公司也将为保障管道的安全负责。尽管如此,在天然气管道的整个建设和运营过程中安全问题仍然是主要的风险因素。

中国仍然是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出口的另一个优先方向。新天然气管道第一区段于2009年在萨曼杰佩气田开工,跨国天然气管道就从这里发端。根据产品划分协议,位于阿姆河右岸的上述气田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开采,该公司还负责新天然气管道的铺设工作。全长1830公里、年输气能力为2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管道的第三条支线于2014年5月投入使用。通过这条管道,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将各向中国输气100亿立方米(将来中国准备每年从土库曼斯坦进口约6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哈萨克斯坦向中国输气50亿立方米。

俄罗斯对所有这些举措都心有不满,但却不能清楚地表达出来。对于跨里海天然气管道,俄罗斯和伊朗都认为在里海海底铺设管道应该征得里海沿岸所有国家的同意,而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则更愿意组织“密友聚会”。2012年,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助手尤里·乌沙科夫在阐述普京的立场和欧盟对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所发起的倡议的态度时指出,由于欧盟坚决努力推进跨里海天然气管道项目,普京详细解释了围绕里海问题的司法形势。只有在里海五国协调一致的情况下,任何有关里海问题的决定才能被接受。否则,决定就是非法的。欧盟不能不考虑到这一因素。

当然,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的司法地位是脆弱的,但俄罗斯对他们施加影响的杠杆也不多。俄罗斯与阿塞拜疆和哈萨克斯坦签署了里海大陆架划分协议,这使得里海北部的油气田开始被开采。阿塞拜疆与土库曼斯坦也可以这样做,虽然他们之间就“奥斯曼(契拉克)”、“哈扎尔(阿泽里)”和“阿尔腾-阿锡尔(沙尔格)”油田的归属问题存在着摩擦。

在去年9月的里海峰会上有关各方就这一问题仍未达成一致。“有关建设里海管道系统的问题,有关各方还没有形成统一意见”,乌沙科夫说。但土库曼斯坦的倡议表明,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的态度对土库曼斯坦并不是决定性的。

(本消息来自中亚新闻网站2015年3月5日讯。)

作者: 刘景信 责编: 张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