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中亚研究>> 地缘经济  

外国投资者在中亚国家投资风险加大

2015年03月04日 09:26:35 来源: 亚欧贸易网

亚欧贸易网www.yaou.cn讯,译者:刘景信。“Minchenko Consulting”咨询公司的研究表明,在中亚所有的国家中,外国投资者所面临的风险都在加大,其原因包括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制裁战和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活跃。

“Minchenko Consulting”公司在2014年《外国投资者在中亚国家面临的政治风险评估》报告中指出,对外国投资最为有利的中亚国家是哈萨克斯坦,其后依次是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2013年“Minchenko Consulting”公司做出的排序也是如此,但2014年外国投资者面临的风险在加大。报告说,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制裁战间接涉及到了中亚地区,原料商品价格开始下跌,恐怖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扩张也是一种危险。

报告认为,中亚的重大风险还包括制度的专制性的政策的不透明。这些制度不但容易产生严重腐败而且“头号人物”还容易受到国外利益角逐者和国内特定集团或家族的影响。为了统治集团内部特定党派的利益,“游戏规则”常常发生变化。这些风险在哈萨克斯坦出现的机会最低,但对于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来说,这些风险是典型性的。专家们认为,与不透明的专制制度相比,制度环境的不稳定对外国投资来说甚至是更大的阻碍。

“Minchenko Consulting”的报告称,与中亚其它国家相比,哈萨克斯坦已经在国内各个集团之间建立起了稳定的平衡。始终在努苏尔丹·纳扎尔巴耶夫领导之下的哈萨克斯坦成功地在政治现代化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并且成功地摆脱了传统的部族(如土库曼斯坦)或地区制衡(如乌兹别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结构。以改善投资环境为由改组政府以及卡里姆·马西莫夫于2014年春重返总理岗位一方面表明马西莫夫的地位得到加强,为可能的“过渡期(春季哈萨克斯坦将提前举行总统选举)”做准备;另一方面,这表明纳扎尔巴耶夫的干部储备并不充裕。

报告认为,土库曼斯坦相对于国内政治危机来说相当稳定。土库曼斯坦的政权完全掌握在相对年轻的总统古尔班古雷·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手中。土库曼斯坦政权的稳固得益于国内拥有来自于油气资源出口的巨额收入,不存在有利于伊斯兰教扩张的文化环境,几乎完全消灭或驱逐了老一代的政治精英,革除了土库曼巴希(首任总统尼亚佐夫)时期最令人生厌的极端专制和个人崇拜现象,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大力提携自己的部族(来自阿哈尔的帖金人)将其作为支持政治制度的基础。

将于今年3月举行总统选举的乌兹别克斯坦形势更加不稳定。乌兹别克斯坦国内统治精英内部的政治危机正在持续,这与一直掌权的77岁的总统伊斯拉姆·卡里莫夫不可避免地要交出权利的预期有关。卡里莫夫的健康状况非常令人担忧。一年前,总统的女儿古丽娜拉·卡里莫娃与乌兹别克斯坦国家安全部门的负责人鲁斯塔姆·英纳亚托夫的公开冲突益发激烈。俄罗斯欧洲水泥公司在乌兹别克斯坦出现的问题被一些专家解读为继续对总统女儿实施攻击的一部分。

塔吉克斯坦的控制和管理权集中在艾莫马利·拉赫蒙总统及其亲属和所信任的人手中,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的威胁以及居民和统治精英对 1990年代前期发生的内战再一次重演的担心使统治制度保持着稳定。吉尔吉斯斯坦是中亚唯一一个议会制国家。“Minchenko Consulting”的报告认为,吉尔吉斯斯坦正处于“失败国家”的边缘,由于2005年和2010年发生的两次革命,它的国家体制受到了动摇。

西方对俄罗斯实施的制裁同时对中亚各个国家构成了间接打击。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评估,制裁的连带效应使中亚国家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降低了1-1.5%,从7%下降到了5.5%。中亚国家面对的另外一个不利因素是劳务移民从俄罗斯返回国内,这有可能削弱政治的稳定,因为这些人在国内无法找到工作,有可能被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和其它极端组织所招募。受俄罗斯经济衰落影响最大的当属塔吉克斯坦,在俄罗斯的劳务移民汇回国内的汇款在其国内生产总值中占比高达50%(这一比例居世界第一位)。

报告认为,最有能力应对外部风险的是哈萨克斯坦,它的法宝是推行了高效的多元外交政策。哈萨克斯坦当局正在寻找大国(俄罗斯、欧盟、美国、中国)利益之间的交叉点但并不利用他们之间的冲突用来获取自己的利益。

与阿富汗相邻使乌兹别克斯坦存在着很大的内部风险加大的可能性。塔吉克斯坦同样也是如此。2014年,吉尔吉斯斯坦接近于加入欧亚经济同盟,部分缓和了自己的外部风险。

乌克兰危机发生之前,哈萨克斯坦的经济仅次于俄罗斯和乌克兰,在中亚是绝对的领袖。哈萨克斯坦危机评估小组组长多瑟姆·萨特帕耶夫对俄罗斯专家的意见表示赞同。他认为,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哈萨克斯坦的地位依然稳固。2014年哈萨克斯坦对有关投资的法律进行了重大调整并计划成立专门的投资法庭。在哈萨克斯坦,在保障外国商人的财产权方面仍然存在着问题,但一些大公司有机会受到保护,而在中亚其它国家外国商人几乎没有这种权利,而且最近20年来哈萨克斯坦一直在有针对性地实行吸引外国投资的政策,最初是面向矿山开采领域,现在是面向创新领域。土库曼斯坦不想取悦于任何人,乌兹别克斯坦是行政命令经济,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一直以来吸引力都稍弱。

“Minchenko Consulting”公司总裁叶夫根尼·明钦科预测,由于外部因素的影响,投资环境将会恶化。明钦科将伊斯兰极端主义视作第一位的威胁,第二位的是俄罗斯与西方的冲突。欧亚一体化所建立的机制可能有助于把损失降至最低。

俄罗斯战略研究所的专家阿日达尔·库尔托夫对此并不认同,他认为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和其它极端组织的威胁被夸大了。库尔托夫指出,在与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相邻的阿富汗境内有多达2万的武装分子,但他们之间并没有合作。他们装备的是步兵武器,因而很难想像他们如何与正规军队相抗衡。而且,长期以来威胁都发源于盘踞在阿富汗境内的“塔利班”组织,但这一威胁并未对外国投资水平造成显着影响。库尔托夫认为,主要威胁是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所造成的油价的下跌。

(本消息来自中亚新闻网站2015年2月25日讯。)

作者: 刘景信 责编: 张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