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最新动态>> 新闻聚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53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实录(在京举行)

2021年08月31日 03:17:35 来源: 天山网-新疆日报原创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53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实录(在京举行)

 

(2021年8月30日)

 

 

8月3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京召开第53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图为发布会现场。记者李瑞摄

  


  徐贵相:各位媒体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我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

 

  首先,我介绍一下新疆方面参加今天发布会的人员,他们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先生、新疆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院历史问题专家马合木提·阿布都外力先生、新疆大学人权问题专家热米娜·肖凯提女士,他们两位是我们知名的维吾尔族专家学者。

 

  

8月3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介绍有关情况。记者李瑞摄

 

  面对新疆各族群众过去遭受的灾难,面对新疆打击恐怖主义的正义之举,西方一些国家不但不予理解和支持,反而千方百计指控责难。特别是英国一些政客近来消极动作不断,频频发起挑衅。2020年7月19日美国之音报道,英国外交大臣拉布诬称中国新疆实行“强制绝育”等侵犯少数民族人权的行为。9月25日路透社报道,英国负责人权和联合国事务的英联邦和海外领地事务国务大臣塔里克·艾哈买德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发言说,“新疆未经审判就拘留了多达180万人。”今年4月22日,英国议会下院通过动议,认为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正在遭受“反人类罪”和“种族灭绝”。7月,英国议会下院外委会发布题为《不再重演-英国应对在新疆及其他地区暴行的责任》涉疆报告,大肆编造和散布涉疆谣言。英国在涉疆问题上消极动作不断,到底意欲何为?

 

  必须指出,英国对新疆的指控违背事实、荒谬至极,完全是出于政治操弄的鬼把戏,新疆稳定发展的事实早就打了他们的脸。当“三股势力”祸乱新疆的时候,英国等西方反华势力却弹冠相庆、暗中得意,因为“三股势力”在新疆所做的恶,就是他们最大的盼。现在,新疆社会大局和谐稳定,人民生活安定祥和,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土壤已经被有力铲除,暴恐活动多发频发的局面一去不复返了!这种情况下,英国的一些政客们感到无计可施、无力可用、无牌可打,便丧失理智、丧心病狂地编造谎言,把最恶毒的帽子扣到新疆,简直是荒谬绝伦、无耻至极!

 

  令英国那些政客们失望的是,他们散布的谣言抹黑不了新疆美好的形象,他们实施的制裁阻挡不住新疆前进的脚步,他们玩弄的伎俩蒙骗不了世人的眼睛,他们的苦心经营完全是逆历史潮流而动,注定是徒劳无功的。看看新疆稳定发展的大好形势,大家就明白了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相。他们说新疆“镇压少数民族”,而实际上,新疆遏制住了过去一个时期暴恐活动多发频发的势头,已连续四年多没有发生暴恐案事件,社会大局稳如泰山;他们说新疆“设立了集中营,关押了100多万人”,而实际上,教培中心结业学员大都实现了稳定就业,过上了幸福生活;他们说新疆“迫害少数民族”,而实际上,新疆各族群众生活持续改善,形成了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的良好局面;他们说新疆“民汉对立”,而实际上,新疆各族群众广泛交往、全面交流、深度交融,民族关系和谐融洽,各族群众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他们说新疆“侵犯宗教信仰自由”,而实际上,新疆宗教领域和睦和顺,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充分保障,各种宗教都健康有序传承;他们说新疆“消灭少数民族文化”,而实际上,新疆各民族文化在中华文化怀抱中繁荣发展,绽放出新的时代光彩;他们说新疆存在“强迫劳动”,而实际上,新疆各族群众家家有门路、人人有事干、月月有收入,都在靠辛勤劳动创造美好未来;他们说新疆“侵犯了人权”,而实际上,新疆依法保障各族群众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项基本权利,人权保障水平不断提升;他们说新疆实施“种族灭绝”,而实际上,新疆人口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少数民族人口十年来保持了稳定增长的态势。请问英国的那些政客,你们来过新疆吗?你们了解新疆的实际情况吗?你们的底气从何而来?

 

  事实上,真正配得起“种族灭绝”“侵犯人权”“强迫劳动”等“称号”的,恰恰是英国自己。翻开英国的历史,反观英国的现实,看一看“圈地运动”带来的“羊吃人”的惨剧,听一听被贩卖黑奴们血与泪的控诉,想一想英国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制造的灾难,所有有正义感的人们都会感到震惊、感到震怒。英国在人类历史上犯下累累罪行,这样的国家竟然还充当什么“人权教师爷”,真是荒谬至极。

 

  今天的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就是要揭开英国在人权方面腐朽的历史、黑暗的现实,看一看“人权教师爷”面纱的背后,上演着一出什么样的闹剧,掩盖着一副什么样的嘴脸,包藏着一颗什么样的祸心。

 

  徐贵相:英国一些反华势力诬称新疆实施“种族灭绝”罪,但英国在殖民扩张的过程中,对殖民地原住民进行了残酷屠杀,导致一些民族消亡。下面,请新疆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院历史问题专家马合木提·阿布都外力先生谈谈看法。

 

 

8月30日,马合木提·阿布都外力发言。记者李瑞摄

 

  马合木提·阿布都外力:英国将所谓“种族灭绝”的帽子扣到新疆头上,指控新疆实施“种族灭绝”。但事实上,英国在数百年殖民历史中,在世界上许多地方都犯下了屠杀罪行,所制造的种族灭绝灾难不胜枚举。

 

  被斩尽杀绝的澳洲塔斯马尼亚人。1803年,英国殖民者在踏上澳洲土地时发现了土著人塔斯马尼亚人。殖民者不把他们当作人看待,侵夺他们的猎场,断绝他们的食物来源,袭击妇女,杀戮男人。塔斯马尼亚人试图反抗,但敌不过殖民者在武器及人力上的优势。1835年,塔斯马尼亚人仅有的200名幸存者被移送到了弗林德斯岛生活。但是疾病和无法习惯的生活环境,迅速杀死了这些人。到1869年,最后一名纯种血统的塔斯马尼亚男人死去。1876年,最后一位塔斯马尼亚妇女惨遭虐杀,这场种族灭绝运动终于画上了句号。现存者皆为混血后裔。德国作家乔治·格兰曾描述了塔斯马尼亚人的消亡:“殖民者像猎杀野兽一样定期猎杀塔斯马尼亚人。塔斯马尼亚人的灭亡不是在文明降临之前,而是在残忍野蛮的白人到来之后。”

 

  被血腥掠夺的新西兰毛利人。为了攫取新西兰岛屿的土地,英国在威逼利诱之下,于1840年与土著毛利人签署了《怀唐伊条约》,通过该条约英国巧取豪夺了大片属于毛利人的土地。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毛利人进行了长达30年反抗英国殖民者的“毛利战争”。在双方交战过程中,无数毛利人部落被摧毁,数以千万的毛利人战士战死。存活下来的毛利人转而进入深山丛林之中,以游击战的方式与英国人战斗。1867年起,英国殖民当局在新西兰通过《原住民学校教育法案》,强制毛利人子弟入学“切换语言”。到了19世纪70年代初,在英国人的残酷镇压下,毛利人发动的反抗战争最终失败,而毛利人的人口数量也因为战争而急剧减少了一半以上。在压倒性的“英语世界”中,毛利人逐渐丧失了本土语言文化。

 

  被残酷迫害的肯尼亚“茅茅”党人。英国政府曾曝光大英帝国时期的绝密文件,其中就包括英国外交部隐瞒了50年的镇压肯尼亚反殖民组织的幕后细节。据记载,1952年10月,多达15万“茅茅”党人被殖民当局逮捕。独立后,肯尼亚全国人权委员会认定,殖民当局镇压“茅茅”党人起义期间至少有1.2万人死亡,另有近8万人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经受了毒打、阉割、性虐等非人折磨,很多囚犯因此死亡。但英国政府却以国家安全为由,掩盖了这些虐待情节。5名曾惨遭迫害的肯尼亚人,曾于2011年1月向英国政府提起诉讼,要求英国政府道歉并赔偿,至今无果。

 

  被无情杀戮的北美印第安人。17世纪初,英国殖民者刚来到北美大陆时,没有粮食充饥,几乎陷入绝境。当地印第安人起先对他们并不怀有恶意,而是以礼相待,用玉米接济他们,并教会他们种植这种谷物。但是,英国殖民者刚一站稳脚跟,即凶相毕露,用武力强占印第安人的猎场和耕地,枪杀印第安人。英国殖民者凡杀死一个“敌对”的印第安人,就把其头盖皮整个剥下来,送交殖民当局,领取现金奖赏。赏金以所杀死的印第安人的性别、年龄的不同而分成若干等级。英国对印第安人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

 

  被肆意屠杀的印度人。英国从17世纪就通过东印度公司控制印度,直到1947年印度才获得独立。英国在殖民印度期间,不仅以种种强盗手段掠夺印度的财富,吸吮印度人民的血汗,而且还残酷屠杀印度人。1919年2月6日,英印立法会议通过罗拉特法案。该法案规定警察可任意逮捕官方所怀疑的分子,不经公开审讯,可以长期监禁,遭到印度人民的反对。1919年4月13日,驻印英军向近万名手无寸铁的印度示威群众开枪,酿成“阿姆利则大屠杀”惨案。英国殖民时期资料显示379人被杀,1200人受伤。大屠杀不但没有慑服群众运动,反而激起印度人民更加激烈的反抗。印度人对“阿姆利则大屠杀”的伤痛难以释怀,而英国一直“深表遗憾”,却从未向印度正式道歉。

 

  英国在历史上对中国人民犯下的罪行,同样不能忘记。1840年英国发动了侵略中国的鸦片战争,1842年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鸦片战争后,中国逐步成为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包括英国在内的西方列强凭借坚船利炮,对中国进行军事侵略、政治控制、经济掠夺、文化渗透,给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使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受到严重破坏。回顾历史,我们更加深刻地感到,像英国这样的国家有什么资格大谈人权,更有什么资格对中国新疆指手画脚。

 

  徐贵相:下面,请大家观看一段视频。

 

  徐贵相:英国一些反华势力诬称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并鼓动对新疆有关企业实施无理制裁,但英国的劳工很多都经历了悲惨遭遇,是真正的“强迫劳动”国家。

 

  首先,我们看一段有关英国历史的纪录片片段。

 

  英国强迫劳动问题由来已久。16世纪以后的300多年里,英国大规模贩卖非洲黑奴,并强迫他们劳动,这是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耻辱的罪恶活动,被马克思称为“贩卖人类血肉”的肮脏勾当。1605年,英国在加勒比海建立第一个殖民地巴巴多斯,迫切需要大量劳动力,黑奴贸易和强迫劳动在此背景下迅速发展起来。据统计,从1700年到19世纪20年代,英国的奴隶贩子一共从非洲贩卖了300多万名黑奴,在当时欧洲对外殖民国家中名列第一。这些黑奴绝大多数被押运到英属殖民地,在当地种植园、工厂里被迫从事重活、苦活。种植园环境恶劣,疟疾、黄热病、蚊虫叮咬使很多人丧命。庄园主对黑奴非常苛刻,除了吃饭、睡觉和上厕所,剩余时间都在进行采摘棉花、采收蔗糖等高强度的劳作。黑奴们吃得也很差,营养水平极低,仅能维持基本的体力,却日复一日地大量透支。据统计,这一时期的黑奴平均寿命只有29岁左右。

 

  16世纪末17世纪初,在“羊吃人”的圈地运动中,无数农民无家可归、四处流浪。当时执政的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于1601年颁布《救贫法》,建立“救贫院”,对有劳动能力者,给予亚麻、羊毛、生丝等原料,强制他们在“救贫院”中工作。这项法令明确规定:在“救贫院”中工作的劳动者,获得的报酬不得高于“救贫院”外的普通劳动者。这些新建的“救贫院”被厚厚的高墙包围,院内是长方形的广场,广场中央是交叉的四栋作为居所的三层楼房。这四栋楼房刚好把院子分割成四个互相隔断的区域,建筑格局与真正的监狱相去不远。在这些“救贫院”中,每天都发生着扭曲人性、败坏道德的行径。其中最著名的丑闻是发生于1845年的“安多弗”事件。安多弗镇“救贫院”院长麦克道格强令院中贫民完成极大的工作量,完不成者就会被扣除本就不多的食物或是被鞭打,他还以未完成工作量为由性侵女贫民。贫民因此饥肠辘辘,啃食骨头上的腐肉成为常见现象,甚至人们还为争夺这些腐肉大打出手。声名狼藉的“救贫院”让许多穷人宁可选择饿死,也不愿在“救贫院”被压迫干活。虽然“救贫院”的听起来像是慈善机构,但根本不是穷人可以得到救助、得到施舍的地方。大家都看过狄更斯的名著《雾都孤儿》,书中的主角奥利弗就是在“救贫院”长大,经历了食不果腹、被奴役压榨、被强迫劳动等种种磨难。

 

  19世纪初期,英国率先完成了工业革命,采矿、冶铁、制造业等相关行业迅速发展。但随之而来的是这些领域劳动力的严重短缺,艰苦的工作环境和微薄的工资使得工人们不愿从事这些行业。在这种背景下,英国政府对劳动市场进行了强制立法,于1823年推出《主仆法》。该法允许雇主与工人签订一个类似于“卖身为奴”的强制合约,但同时扩大了雇主对员工违约进行刑事诉讼的权力和可适用的行业范围。比如,该法允许雇主起诉员工违约,而法院会判令高达三个月苦役监牢。

 

  历史是现实的根源,历史上强迫劳动的“基因”,毫不意外地遗传到了21世纪的英国。2015年,英国《卫报》报道称,有超过3000名的儿童奴隶在英国地下大麻种植产业被强迫劳动,这些童工被铁链绑在一起,只喂他们残汤剩饭和狗粮。根据英国内政部2017年发布《英国现代奴隶制类型》报告,“现代奴隶制”涵盖了人口贩运、性奴隶、强迫劳动等剥削行为。而致力于英国弱势群体权益问题的英国智库“社会正义中心”表示,目前英国至少有10万名“现代奴役制”的潜在受害者,真实数字只高不低。2019年,英国《太阳报》报道称,目前全英国一共有13.6万名家庭奴隶,这些人都是被人贩子拐卖到英国后被迫从事一些重体力活,薪酬少得可怜,还经常被拖欠,而英国政府对此不闻不问。2019年,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8名犯罪嫌疑人以丰厚报酬与免费住房为诱饵,从波兰诱骗超过400名流浪汉、前囚犯和酗酒者至英国从事高强度劳动。受害者被送至英国后,被迫从事苦力劳动却几乎没有报酬,他们挤在狭小、肮脏的住所中,生活暗无天日。一位受害者表示,自己在三个多星期里被迫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但总共只拿到了10英镑(约合人民币89元)的报酬。英国皇家检察署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是“英国规模最大的现代奴隶制案件”,在过去几年中,受害者可能多达400人。2020年,路透社报道称,全英国共有10613名“现代奴隶制”受害者向内政部寻求帮助,许多受害者来自立陶宛、波兰和罗马尼亚等欧盟国家,可能在农场、工厂、建筑工地、性交易中受到剥削。由此看,强迫劳动的这顶帽子,英国还是自己戴上比较好。

 

   徐贵相:英国一些反华势力诬称新疆“迫害穆斯林”,但英国对穆斯林的歧视现象普遍存在,对穆斯林不宽容问题突出。下面,请新疆大学人权问题专家热米娜·肖凯提女士谈谈看法。

 

8月30日,热米娜·肖凯提发言。记者李瑞摄

 

  热米娜·肖凯提:在英国,随着穆斯林人口结构上的年轻化和英国白人的老龄化,穆斯林人口呈现持续加速上升的趋势,英国“伊斯兰恐惧症”也相应地愈演愈烈,反穆斯林情绪日益高涨,穆斯林遭受歧视已司空见惯,他们的基本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文化权利、社会权利难以得到保障。

 

  英国穆斯林遭受极大仇恨。不少英国政要本身是穆斯林后裔,却不断发表反伊斯兰、仇穆言论,公开质疑英国穆斯林对英国社会的忠诚度与热爱度,甚至直言伊斯兰就是个大麻烦。穆斯林尽管在英国人口中所占比重并不高,但他们仍然成为了最容易被引起仇恨的人群。比如,专门关注穆斯林受攻击事件的Tell Mama UK组织统计说,2014年1月,该组织只记录了112起辱骂穆斯林的事件,但到8月时激增到219起。比如,英国的埃塞克斯郡瑟罗克地区大约有15.8万人口,其中穆斯林占比只有2%左右,但2015年4月至2017年9月,瑟罗克地区仇恨犯罪事件中针对穆斯林的比例最高,达到62.5%。《卫报》报道显示,英国2017年针对穆斯林的仇恨增加了26%,专家将原因归结为右翼势力的增长和恐怖袭击事件的激发。2021年5月25日,前平等和人权事务专员斯瓦兰·辛格撰写了一份独立报告称,根据保守党自身对于反穆斯林言行有关的投诉和不当行为的发现程度来判断,反穆斯林情绪仍然是党内的一个问题。据德通社报道,英国伊斯兰教协会表示,英国举行公投后,已经发生好几起种族歧视事件,包括有人在波兰中心墙壁上涂鸦,在伯明翰清真寺外面示威,对穆斯林高喊“滚回家”。

 

  我们不禁要问,那些在英国长期生活的穆斯林何以遭到这样的仇恨?英方应该认真正视这些问题、解决这些问题,不要在所谓的新疆“迫害穆斯林”的问题上白费功夫、瞎操心。

 

  徐贵相:英国一些反华势力诬称新疆“压迫少数民族”,但英国白人至上观念盛行,种族主义根深蒂固,少数族裔权利长期得不到合理保障。下面,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先生谈谈看法。

 

 

8月3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发言。记者李瑞摄

 

  伊力江·阿那依提:英国自诩是民主先进国家,强调种族和谐与互相尊重,但事实情况是非裔、亚裔等少数族裔在英受到的种族歧视、暴力或骚扰情况比比皆是,而历史上的殖民主义和奴隶贸易,则是英国种族歧视的根源。

 

  英国国内的种族歧视不仅持续时间久,而且遍及英国社会的各领域、各阶层。英国公共政策研究所最新研究发现,英国有7%的人面临财务困难,而在非白人群体中,这一比例高达12%到18%。然而,今年3月英国发布的一份报告却宣称,没有充足证据表明英国存在系统性、制度性种族歧视,在教育和就业领域种族平等问题上,英国应被视为“白人占多数的国家中的典范”。这一说法引发英国少数族裔强烈抗议和社会各界普遍质疑。联合国人权问题专家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英方报告歪曲和捏造事实,以美化种族等级制度的陈词滥调为“白人至上主义”辩护。

 

  英国社会对非洲裔的歧视无处不在。在英国,非洲人后裔在医疗、教育、就业、住房、执法、刑事司法等领域持续遭受的不公平对待根深蒂固。英国黑人儿童上学的机会远低于白人儿童,黑人被逮捕的可能性则是白人的4倍。另外,根据英国内政部的统计,2017-2018年,黑人在街头遭受盘查和搜身检查的几率是白人的9.5倍;黑人嫌疑人遭遇警方出警处置的几率是白人的4倍。

 

  在疫情冲击下,英国少数族裔不仅生活更加举步维艰,生命权和健康权也面临更大威胁。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刊登的一份报告显示,在此次疫情中,英国少数族裔比白人面临更大的感染和病亡风险。英格兰公共卫生署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英国孟加拉裔群体的新冠病亡率是白人的两倍,而其他亚裔、加勒比裔和非洲裔群体的病亡率也分别较白人高10%至50%。在新冠疫情期间,黑人因违反防疫规定而遭受罚款的几率也是白人的2倍多。

 

  徐贵相:英国一些反华势力诬称新疆“反恐扩大化”,但英国以反恐为名,肆意发动战争侵略主权国家,犯下了累累罪行。下面,请新疆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院历史问题专家马合木提·阿布都外力先生谈谈看法。

 

  马合木提·阿布都外力:恐怖主义是人类社会共同的敌人。近年来,恐怖主义通过暴力、破坏、恐吓等手段,肆意践踏人权、戕害无辜生命、危害公共安全、制造社会恐慌,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与安宁,给人类带来沉重灾难,打击恐怖主义是每个国家都应该承担的责任。

 

  但长期以来,英国以反恐为名肆无忌惮地发动战争,给很多国家和人民带来了灾难。大量证据显示,英军2003年曾在伊拉克南部城市巴士拉抓捕数千名伊拉克平民,并对其中一些人施以酷刑,造成多名无辜平民死亡。英国特种部队还在阿富汗多次以反恐为名夜袭村庄、屠杀村民,以此冒充“反恐战绩”。相关战争罪行指控多达3400多起,其中大部分未得到调查。2014年,英国军方曾试图对600多起英军士兵在阿富汗战场涉嫌违纪违法的案件展开调查,但英国媒体后来报道说,随着调查深入,越来越多性质恶劣的案件浮出水面,军方高层担心真相曝光后“危及国家安全和公众信任”,决定大幅缩小调查规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为了在法律层面上给予英军更多保护,英国议会竟然于2020年11月通过一项所谓“海外行动法案”,规定英国军人在执勤时可免受犯罪指控。该法案还要求英国政府考虑抛开《欧洲人权公约》,以确保英军在被控参与任何非法行为时不受该公约管辖。《今日俄罗斯》报道时说:“不需要任何法律知识就能理解这给了英国军队多大的自由”。

 

  虽然阿富汗、伊拉克等国平民遭受到英国所谓“反恐行动”带来的苦难,但肇事者却受到政府包庇,依旧逍遥法外。英国奉行的这种践踏人权、蔑视法律“双标”行为,受到英国国内外的强烈质疑和谴责,也让世人进一步看清了它的伪善面目。

 

  徐贵相:英国一些反华势力诬称新疆侵犯妇女人权,但英国妇女、儿童、老人受暴力歧视问题触目惊心,遭受到非人待遇。下面,请新疆大学人权问题专家热米娜·肖凯提女士谈谈看法。

 

  热米娜·肖凯提:妇女、儿童、老人的权利历来都是国际社会关注的重点,也应该是一个负责任国家重点保障的对象。但是在英国妇女、儿童、老人的尊严受到严重侵害。

 

  英国妇女的权利被严重侵犯。英国妇女在众多场合遭受严重歧视,有的女性曾经因为性别而被侮辱、被袭击。伦敦大学的研究团队收集了近3000名英国女性的数据,指出平均每5名女性就会有1位曾经历过性别歧视,她们普遍感到环境不安,被迫避开某些地方。许多女性在工作中遭受性别歧视,同样的工作性质,女性的薪资比男性少38%,同工不同酬问题突出。英国许多的孕妇因职场歧视被迫离职,英国商业、创新和技能部以及平等与人权委员会发布的调查报告证明了这一点。报告显示,在接受调查的孕妇中,有11%的人称自己在职场因受到歧视而被迫离职或者被雇主解雇。2016年孕妇被迫离职的人数达到5.4万,和2005年的3万人相比几乎翻了一番。

 

  大量未成年人遭受饥饿。据2020年12月9日《英国镜报》消息称,3月—9月,约16%的英国家庭处于缺粮状态,这些家庭中的儿童一直处于吃不饱饭或一天都没饭吃的困境。据英国社会市场基金会(SMF)报告称,由于当年的经济动荡,约190万的英国儿童陷入了食物短缺的危机中。其中,最严重的地区为伦敦、德文郡与兰开夏郡。该报告还显示,当年的英国粮食银行利用率从往年的8%上升至11%,但学校免费发放校餐的比例却从22%降至20%。而且,英国政府并未发布饥饿儿童的具体数据。2020年12月16日英国《卫报》报道称,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由于经济不景气、失业率激增,挣扎于维持生计和食物的英国家庭不断增加。2020年5月一项调查发现,英国有240万儿童生活在没有食品保障的家庭中。截至2020年10月,又有超过90万儿童登记申请免费学校餐。

 

  相当一部分老年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和全国社会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英国有70多万老人在家中或在私人疗养院里遭到虐待。这项调查历时近两年,由英国慈善机构和卫生部提供资金支持。这是英国首次对在家中受虐老人的情况进行调查。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报道说,即将公布的一份相关报告将披露大量忽视、辱骂老人以及伤害老人自尊的行为。英国老年关心协会披露,虐待老人的形式包括威吓、不予照顾、护工偷窃和操纵老人更改遗嘱等。患痴呆和中风的老人尤其容易遭到虐待。据《太阳报》2019年9月29日报道,英国一名护理人员强行抓起一名101岁老人的脚踝,将其从床上拖起来,导致其双腿摔断,引发并发症导致老人不幸死亡。最骇人听闻的是,新冠疫情下英国的“群体免疫”政策成为压死老年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在英国,养老院大概有11000多家,全英国有43万老人都住在养老院里。由于缺乏医疗资源,防护措施不到位,本就是高危人群的老年人感染情况严重。英媒报道称,英国多地养老院及诊所向患者发放“放弃急救同意书”,以此要求患者承诺,若感染新冠病毒,病情恶化时不会叫救护车,收到同意书的患者均为年迈且体弱者。一名收到同意书的老人称,同意书就像给自己判了死刑。据2020年4月的数据来看,单单两家最大的养老院就已经有521位老人死于新冠病毒,其全国数据可想而知!之后,养老院的监管机构一直没有披露各家养老院的新冠死亡病例数量,理由是保护其商业利益。英国政府面对疫情采取的不作为态度,事实上是将老年人置于无人问津的境地。这是何等蔑视人权、泯灭人性的行为。

 

  徐贵相:英国广播公司(BBC)作为政府财政资助的公营媒体,号称秉持新闻专业主义,但在新疆问题上,制造了大量假新闻,混淆视听,攻击中国的治疆政策。

 

  下面,请大家先看一段视频。

 

  BBC作为英国最重要的新闻媒体机构,多次制播带有强烈意识形态偏见的假新闻,在涉疆问题上大肆造谣、撒谎、放毒、攻击,严重背离新闻媒体理应秉持的客观、平衡、公正的立场,遭到了新疆各族群众的坚决反对。

 

  比如,英国BBC披露女性教培结业学员图尔苏奈·齐亚乌顿的所谓“经历”,并刊发报道称新疆“拘留营中女性遭受系统性强奸、性虐待和酷刑”,这完全不符合实际。事实上,教培中心严格贯彻落实我国宪法和法律规定,充分保障参与培训学员的基本权利不受侵犯,根本不存在“实施性侵和酷刑”问题。BBC提到的图尔苏奈·齐亚乌顿,真实姓名为图尔逊娜依·孜尧登,为骗取难民身份,她甘作反华势力的“棋子”和“演员”,多次无耻编造自己在教培中心的所谓“遭遇”,但这些谎言一次次被事实打脸。这次,她又编造自己曾在教培中心“遭受酷刑和强奸”,更是一派胡言。

 

  比如,BBC《新闻之夜》栏目采访维吾尔族女子早木热·达吾提,后者声称曾被关押在所谓“再教育营”、被“强制绝育”。事实上,早木热·达吾提从来没有在教培中心学习过,她的五哥阿不都黑力·达吾提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已经澄清过。2013年3月,早木热·达吾提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妇产医院生第三个孩子时,自己在《分娩志愿同意书》上签字,表示同意剖宫产、要结扎,随后在医院做了剖宫产、结扎手术,根本没有被绝育,更没有被摘除子宫。

 

  比如,BBC发布视频宣称新疆石榴籽服饰有限公司存在所谓“强制劳动”,中国政府“阻碍拍摄”,大肆渲染自己“不断被大批不明身份的人驾驶的车辆尾随”。后经《环球时报》实地探访调查核实,该视频中没有一处符合事实。石榴籽服饰有限公司工人均是自愿应聘到公司,与企业签订了劳动合同,他们的劳动报酬权、休息休假权等各项权利均依法得到保护;反而是BBC故意“碰瓷”,制造中国政府“干扰”记者拍摄的假象。

 

  比如,BBC不经调查核实,跟风引用伪学者郑国恩所谓涉疆“研究报告”,制播假新闻,对治疆政策说三道四,已成为郑国恩涉疆谎言谬论的传播平台。事实上,郑国恩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华分子、学术骗子,他所谓的“研究报告”充斥着谎言谬论和荒唐逻辑,没有任何参考价值。

 

  上述情况仅仅是BBC虚假新闻报道的冰山一角。BBC的卑劣行径不仅被中国人民所厌恶,也为英国民众和媒体所不耻。英国学者大卫·赛奇威克出版的新书《假新闻工厂——来自BBC的故事》认为,现在的BBC实际上是一个顽固的政治竞选团体,明显违背了皇家特许证对它保持公正和政治中立的要求。英国媒体《每日快报》也曾发表文章《BBC的失败》,提到对英国民调发现,几乎一半的人都认为BBC近年来在新闻报道方面有失公正。

 

  在此,我们希望BBC和有关媒体,坚持客观公正的立场,而不是带着政治偏见、戴着有色眼镜去报道涉疆问题,否则那样的报道有什么价值呢?

 

(链接地址)

作者: 责编: 热西达·马木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