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设频道
 
社科院
最新动态 | 理论前沿 | 经济与社会 | 民族与宗教 | 中亚研究 | 新疆历史 | 社科评论 | 专家著述 |
   
我院主页 | 马列所 | 邓研中心 | 经济所 | 民族所 | 历史所 | 宗教所 | 中亚所 | 法学所 | 农发所 | 文学所 | 语言所 | 社会学所
  当前位置:  建国60周年专题>> 社会建设

新疆少数民族的历史性巨变

http://www.xjass.com  2009年12月17日 16:38:08  稿源: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作者: 吴福环

今年是我们伟大的祖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60周年。“一唱雄鸡天下白,万方乐奏有于阗。”新中国成立60年来,新疆少数民族同全国人民一样,在经济、政治、文化各领域的方方面面,都发生了历史性的巨大变化。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中国西北边疆,面积166万多平方公里,占全国领土面积的六分之一,是中国幅员最广大的省区。新疆自古以来就是多民族生活居住的地区,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际,新疆有433.34万人口,共有13个民族(也即许多论著所说的13个世居民族),这就是:维吾尔族、汉族、哈萨克族、回族、蒙古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锡伯族、满族、乌孜别克族、塔塔尔族、俄罗斯族、达斡尔族,当时汉族以外的各少数民族共有404.2万人。经过解放后60年的发展,到2008年底,新疆总人口达2130.8万,有着55个民族的成员,其中少数民族人口1294.5万,占总人口的60.8%。(数据引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疆的发展与进步》白皮书,2009年9月,见《新疆日报》2009年9月22日)

解放以前,新疆经济文化十分落后,少数民族的生活十分艰难困苦,文化教育医疗卫生极为差下。20世纪上半叶有不少外国旅行家、探险家、外交官、传教士来到新疆旅行、考察,其中一些人撰写有日记或考察报告。他们的著作在欧美各国出版印行,对国际社会了解新疆、关注新疆起了一定作用。近些年,旅华外国人写的在新疆探险考察的图书陆续被译成中文出版,受到国内读者的青睐。一些外国考察家在他们的著作中有对当时新疆少数民族生活状况的写真记述和描写。现摘录若干段落,以向读者展现旧中国新疆少数民族的生活情景。

1906年至1908年,身为沙皇俄国军官的芬兰人马达汉受俄国军方派遣到新疆考察,《马达汉西域考察日记1906—1908》记述:“维吾尔人的生活方式极其简单。……他们的住房是用晒干的土坯垒起来的,很松脆;屋顶和地面都是泥土的,只是在表面抹了一层掺了稻草的粘土。一场暴雨或者一场轻微的地震足以把这种不牢固的房子完全冲垮。”“室内的布置更是简陋不过了,地上铺一两块破毡布就是全家共用的床铺。墙底下简单地挖个坑就是灶,在它的上方留个口就当作通风的烟囱。在一个四方的木架下面放着一个金属器皿,里面有几块火红的木炭。这是全家在冬天寒冷的夜晚取暖用的。全家人围绕炭盆躺着睡,合盖一条棉被。在房门上方的屋顶上开了一个小孔,从这个小孔透进来一丝亮光,炭火发出的烟雾也从同一个小孔排放出去。”(马达汉著,王家骥译《马达汉西域考察日记1906—1908年》第39—40页,中国民族摄影出版社,2004年出版)“农耕器具十分原始。单铧木犁,犁头只包了薄薄的一层铁,用这种木犁耕地,只能翻起最表层的一点土。”(同上,第81页)“这里每亩播种2斤半种子,平均收成是每亩60斤粮食,最好年景也就是100斤。”(同上,第49页)“真奇怪,维吾尔人怎么长得那么能耐寒。就好象夏天的炎热给了他们足够的体温去抵御各种严寒。他们的衣服更不必说了,穿在身上仍坦胸露颈,毫无遮盖。你还可以看到,在透心刺骨的严寒中,光着身子的孩子们在街上和胡同里到处乱跑。……穷苦人,尤其是乞丐,穿得极少,往往是半裸体的。”(同上,第98—99页)几乎所有的外国考察家在著作中都记载,当时新疆少数民族中的乞丐和病人很多。“传染病有牛痘和斑疹伤寒,特别是出天花十分普遍。然而当地居民很少去看病。这里普遍有一种困扰居民的现象,还谈不上疾病,那就是甲状腺瘤。这里的甲状腺长得出奇的大和怪。这种病很可能源于饮水,人们没有办法对付这种‘瑕疵’。叶尔羌人开玩笑地说,真正的叶尔羌人,脖子上必须有一个瘤。”(同上,第50页)“眼前的一切,只能证明极端贫穷。”(同上,第67页)“文化和精神生活水平十分低下。学校里不教别的,只教《可兰经》里的一些章节和圣诗。较高级别的教育机构,所谓‘马德勒斯madresse’里的课程比低级学校没有太大区别,只在于多读些《可兰经》,还就是加一点地理知识。最高的学识就是会背诵《可兰经》。”(同上,第40页)“维吾尔族妇女的地位相对较低。她们的活动只限于在家做家务。……妇女的文化水平比男人更低。”(同上,第41页)

英国驻喀什噶尔总领事马嘎特尼(汉文名马继业)的夫人凯瑟琳·马嘎特尼在《外交官夫人的回忆》一书中,记述了清末至民国初年喀什的社会状况和民情风貌。她写道:“喀什噶尔回城的街道狭窄,肮脏不堪,地面坑坑洼洼,而且由于每天毛驴驮的水桶和运水车把水洒落在地面上,使其泥泞难行。……就在城门内,以及通向主要巴扎的街头,挤满了乞丐,他们中的许多人形容凄惨,让人看了很不舒服,原因是某些可怕的疾病或是使他们失去了四肢,或是使他们面容被毁,或是使他们变了形。”(凯瑟琳·马嘎特尼著,王卫平译《外交官夫人的回忆》,第53页,新疆人民出版社1997年出版)

瑞典学者贡纳尔·雅林于1929—1930年远行万里到喀什噶尔考察研习维吾尔语,1978年已是国际知名外交家的雅林应邀参访新疆喀什,他是改革开放之初最早到达新疆访问旅行的外国人。雅林在《重还喀什噶尔》一书中记载:“在1929年来到喀什噶尔,就如同从现代回到中世纪,就像回到为拍摄电影《一千零一夜》所设置的场景中。这里既没有汽车,也没有摩托车,甚至连自行车都没有见过。没有电灯照亮哪些巴扎附近黑暗、狭窄的通道。喀什噶尔没有报纸,更没有印刷书籍——文书抄写人双腿盘坐,用整洁的阿拉伯字母抄写手稿。到处都是运水的人,背上背着盛在绵羊或山羊皮做的容器中的水,非常沉重。”(贡纳尔·雅林著,崔延虎等译《重返喀什噶尔》第58页,新疆人民出版社1992年第2版)生活在帕米尔高原上的柯尔克孜族牧民生活更加艰难,雅林记述道:“居住在高山上的柯尔克孜人仍然使用着年代久远的敲石取火的方法。他们经常把火绒放在一个装饰漂亮的皮囊中,火绒下端用钢片制成,用来打火。”(同上,第63—64页)

当时作为新疆省省会的迪化(今乌鲁木齐市),其市政建设、城区卫生等都很落后。有人回忆道:“民初的迪化根本没有清洁组织,夏秋之交瓜皮果屑随意在路上抛弃,城外售羊肉的屠户沿大街两旁设有羊肉架,羊只在架前被宰,剥皮后即悬在架上出售。当时交通工具,主要是以马或骡拉的两轮大车,因此马粪骡粪堆积如山,气候较暖,苍蝇孽生。至冬天,住户垃圾,尤其是冬季的煤炭,任意堆积在街头巷尾。今日的雪今日压,明日的雪明日再压,层层冻结欲扫不能,越积越厚,住户随时把脏水向大门外泼,把垃圾向大门外扔。于是一到春暖解冻,第一个现象是泥泞载途,深可没膝,街道变为泥海,所谓淹得死骆驼,真实不虚。第二个现象是臭气熏天,如入鲍鱼之肆。第三个现象是细菌活跃,极易感染疾病。”(《新疆文史资料选辑》第三辑,第178-179页,新疆人民出版社,1979年出版。)

20世纪的头50年,新疆社会虽然也有一些变化、进步,但十分微小、十分缓慢,而且集中在乌鲁木齐等几个主要城市,广大农村牧区、广大的少数民族劳动人民群众,其生产生活、衣食住行、教育卫生等等,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以上所引外国学者的记述和时人回忆,反映了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新疆少数民族的生活状况。

新中国成立6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疆大地同全国一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新疆各族人民也同全国人民一样初步实现了“小康”。60年来,新疆少数民族发生了两大历史巨变,一是推翻反动的旧政权,建立新中国,各族人民摆脱了封建剥削压迫,翻身做了主人,1955年成立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还先后成立了哈萨克、蒙古、柯尔克孜、回共五个自治州和哈萨克、蒙古、回、锡伯、塔吉克共六个自治县;贫苦农牧民获得了土地、水源、草场,逐步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他们中的一些先进分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新疆各级政权机关的中坚和骨干。二是经过改革开放,逐步汇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大潮,摆脱了贫困落后,基本实现了社会主义的“小康”;普及了九年义务教育,跨越式地发展了高等教育和中等专业教育;文化事业和医疗卫生事业得到快速进步,人们的文化素质和健康水平大大提高;许多少数民族的“能人”和青年学子,走出绿洲草原,走出家乡,进入大中城市,乃至走向全国。

2008年新疆生产总值达4203亿元人民币,比1952年增长了86.4倍;地方财政收入361.06亿元人民币,是1955年的208.71倍。2008年新疆农民人均纯收入达3503元人民币,比1978年增长28倍;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1432元人民币,比1978年增长35倍。农村居民1978年恩格尔系数(食品消费比重)为60.8%,2008年为42.5%;城镇居民1980年恩格尔系数为57.3%,2008年为37.3%。农村人均住房面积1883年为10.20平方米,增长到2008年的22.79平方米;城镇人均住房面积1983年为11.90平方米,增长到2008年的27.30平方米。新中国成立前,新疆只有1所大学、9所中学、1355所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只有19.8%,全疆文盲率高达90%以上。2008年新疆共有小学4159所,在校学生201.2万人,小学学龄儿童入学率达99.6%以上;中等学校1973所,在校学生172.2万人;普通高等学校32所,在校学生24.1万人,在校研究生1.03万人。从上个世纪的50年代开始,国家在高校招生时就对少数民族考生实行照顾和优惠政策。新疆高考使用维吾尔、汉、哈萨克、蒙古等多种文字试卷。多年来,国家拨出专款,用于编印维吾尔、哈萨克、蒙古、锡伯、柯尔克孜等5种少数民族文字教材,满足了少数民族学校主课教材的需要。解放前,新疆人口死亡率达20.82%0,婴儿死亡率高达420%0至600%0,人口平均预期寿命不到30岁。2008年人口死亡率为4.88%0,婴儿死亡率为29.76%0,人口平均预期寿命提高到72岁。(以上数据引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疆的发展与进步》白皮书,2009年9月,见《新疆日报》2009年9月22日)

以下是本人在阅读近期的《新疆日报》(汉文版)时顺手记下的若干报道,现摘录于下,以飨读者。

《新疆日报》2009年6月3日第2版《少数民族干部成为新疆发展建设主力军》一文介绍:“目前,新疆共有少数民族干部36万人,占全区干部的51%。”“新疆现有地厅级少数民族干部417人,县地级少数民族干部3693人,分别占同级干部总数的37.3%和30.14%。”“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组织部介绍,新疆坚持优先选送少数民族干部到各级党校、行政学院和干部培训机构强化培训,每年由自治区党委组织部直接调训的领导干部和年轻干部达8000人,其中少数民族干部占40%”。“近年来,新疆在中央党校、清华大学、北京交通大学、西北民族大学、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开办了以少数民族干部为主的新疆干部培训班,已培训少数民族干部1700多名。同时,还选派了245名优秀少数民族干部到中央、国家机关和经济相对发达地区挂职锻炼。”

同一天同一版的《新疆日报》刊登了《新疆有836万人住上“抗震房”》的消息。报道说:“住进抗震安居房的喀什地区泽普县农民卡德尔·玉素甫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他利用政府补贴和自己的积蓄,新盖起了总面积达180平方米的抗震房。卡德尔·玉素甫说:‘以前住在泥巴盖的小平房里,条件差得很,地震时我生怕把房子震倒。现在住上了抗震房,我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从2004年起,新疆开始全面实施城乡抗震安居工程,对地震多发、易发地区的民房进行改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抗震安居工程办公室介绍,截止2008年底,新疆抗震安居工程累计投入建设资金412亿元。”“目前,新疆已新建和改造抗震安居房189万户,有836万人住上了抗震房。”按:泽普县位于南疆塔里木盆地南缘,面积826.9平方公里,属喀什地区,2008年末总人口19.27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15.82万人,主要是维吾尔族。(数据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提供,下同。)

2009年6月5日《新疆日报》第1版刊登的新华时评《民生得到保障社会方能和谐》一文说:“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地震局的统计显示,从2004年到2008年,新疆经历了33次5级以上的强震,所有在此期间修建的抗震安居房无一受损。”

《新疆日报》2009年6月18日第3版《吉木萨尔千余户农牧民下山定居》一文报道:6月16日,本报通讯员张海旺在吉木萨尔县老台乡阿克拖别村采访时碰到了牧民初合拉,“初合拉是2005年从山上搬下来定居的。问起他现在的生活,初合拉高兴地告诉笔者,当年下来定居政府为我们补助了1.5万元修建了房子、沼气池、青贮池,每户还分了10亩饲草料地,门前道路都修好了,水、电都通了,比起在山上,条件好得太多了。像初合拉一样,全县已有1100户4950名牧民完成下山定居,定居率达60%以上。”按:吉木萨尔县位于北疆准噶尔盆地东部,面积8144.59平方公里,属昌吉回族自治州,2008年末总人口13.67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4.18万人,主要是回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

《新疆日报》2009年6月4日第10版《沼气照亮我区新农村建设》一文介绍:“不见炊烟起,但闻饭菜香。5月中旬,记者走进库车县阿格乡栏杆村卡德尔家时,只听‘啪’地一声,沼气灶上立刻跳出蓝色的火苗。卡德尔告诉记者:‘用沼气做饭、洗澡、照明真方便,家里干净了,院子不臭了,肥料少用了。’”“自治区农业厅厅长艾则孜·克尤木说……从2003年开始,自治区农业厅在全疆65个农村沼气国债项目县市实施‘一池三改’工程项目,帮助农户改圈、改厨、改厕,建立农村沼气技术服务站,利用沼液、沼渣发展设施农业和林果业。”“目前,全区农村沼气建设已覆盖83个县市,争取中央投资7.3亿元,自治区三级财政配套资金1亿多元,项目涉及500个乡镇近200多万农牧民。……截止4月底,全区已建成沼气项目用户23.25万户。”“到2015年,力争新建农村户用沼气93万户,农村沼气普及率达到50%以上。”按:库车县位于南疆塔里木盆地北缘、天山南麓,面积14602.95平方公里,属阿克苏地区,2008年末总人口45.84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40.23万人,主要是维吾尔族。

《新疆日报》2009年6月8日第1版《我区243万贫困人口实现脱贫》一文写道:“记者刘枫7日从自治区扶贫办获悉:7年来,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和帮助下,经过全区各族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我区243万农牧区贫困人口实现了脱贫。”“按照《中国农村扶贫开发纲要》,我区在洛浦县恰尔巴格乡巴米村率先展开‘县为单位、资源整合、整村推进、连片开发’试点工作。拿出扶贫资金950万元,整合交通、水利、林业等各方面资金7120万元,集中时间、集中财力,使项目区发生了巨大变化,各族人民群众得到了实惠。”“我区以抗震安居工程为抓手,以防灾避灾为目的,整合各方资源,5年来有189万户、836万人住进抗震安居住房,其中贫困户74.2万户,农牧民的居住条件大大改善。”“2008年,在全国扶贫开发重点县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增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情况下,我区30个重点县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增幅达17%,高于全国平均水平7个百分点。”“据悉,自2001年以来,自治区贫困人口的比重从3.12%下降到2.11%;贫困人口在全国的排序中有所下降,农牧民人均纯收入有所提升。”按:洛浦县位于南疆塔里木盆地南缘,面积14286.97平方公里,属和田地区,2008年末总人口22.56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22.12万人,主要是维吾尔族。

《新疆日报》2009年5月27日第10版《让更多农牧民从旅游业中受惠》一文介绍:“布尔津县窝依莫克乡哈太村24岁的哈萨克族牧民叶尔兰·别克牵着自家的3匹马在喀纳斯景区为游客提供骑马游览服务,仅此一项年收入8000多元。同村还有50多名牧民像他一样,在政府的组织下,通过在景区为游客提供骑马游览服务,甩掉了贫困帽子”。“在布尔津县的牧民人均纯收入中,来自旅游业的收入占到三分之一;福海县2008年旅游收入3700多万元,其中60%进了农牧民的腰包。在阿勒泰地委、行署的努力下,‘富民’正成为旅游开发的新追求,越来越多的农牧民从旅游开发的旁观者转变成了参与者和受益者。”按:布尔津县位于北疆阿尔泰山南麓,面积10357.35平方公里,属阿勒泰地区,2008年末总人口6.97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4.84万人,主要是哈萨克族。

《新疆日报》2009年6月7日第2版《让“遥远的地方”不再遥远》一文报道:近十年间,“我国对新疆的公路投资达到700亿元。目前,新疆公路通车里程达到14.7万公里,其中高速和一级公路通车里程突破2000公里。”“目前,新疆在建铁路达10多条,并有多条即将开建。”有“40家中外航空公司在新疆运营着114条国内外航线,一条‘空中丝绸之路’正在新疆悄然形成。”“新疆境内现有14个机场,是国内机场最多的省区。”“新疆与8个国家接壤,现有直达国际道路汽车客货运输线路105条,是我国对外开放一类口岸最多、开通国际运输线路最多、最长的省区。”到“2010年,新疆运营机场总数将达到17个”。“而从今年起未来5年内,我国将投资1200亿元改善新疆区域公路交通及连接欧亚的西部开放大通道,从而使这条新‘丝绸之路’升级提速。”

《新疆日报》2009年4月26日第1版《努尔·白克力看望北京新疆班学生》一文报道:“25日上午,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来到北京市顺义区杨镇一中,在区委书记张延昆、代区长刘剑的陪同下,看望和勉励新疆班的各族学生:‘最大的感恩就是珍惜机会,勤奋学习,立志成长,报效祖国。’杨镇一中自2005年承办新疆内地高中班,是目前全国内地新疆班规模、人数最大最多的学校,共有在校新疆学生771人,其中60%是来自边远农牧区的民考民学生。”“来自和田的高三学生苏丽娅已是中共预备党员,小姑娘的微笑阳光灿烂,面庞透出自信和从容:四年前我们还是一群没有走出过家门的小孩,现在各个变成了彬彬有礼的绅士、优雅端庄的女孩,在这里我们进一步明白了什么是国家、什么是勤奋、什么是刻苦,我们学会了感恩、理解和宽容,四年的生活将成为我们成长路途中最美好的回忆。”努尔·白克力主席说:“2001年党中央国务院做出了开办新疆内高班的英明决策,当时是12个城市年招生1000人。如今已有25个城市45个学校,每年超过5000人的招生规模,这是造福千秋万代的伟业,将影响一代又一代的人。”

《新疆日报》2009年4月27日第5版刊登了《自治区将增加1.6万名小学“双语”教师》的消息:“记者在23日召开的自治区少数民族学前‘双语’幼儿园建设及小学‘双语’教师衔接工作座谈会上获悉:为缓解‘双语’教师短缺矛盾,今年,自治区将实施小学‘双语’教师补充计划,计划6年增加1.6万名小学‘双语’教师编制,力求从根本上解决小学‘双语’教师短缺问题。”按:“双语”即各少数民族母语与汉语。

《新疆日报》2009年6月19日第2版刊登《塔吉克族学童彻底告别“马背小学”》一文报道:“本世纪初还是新疆唯一一个连初等教育都没有普及的县——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目前建成了南疆最大的城乡寄宿制学校。即使住在最偏远的深山峡谷中的塔吉克族孩子,也能在这所现代化学校里实现‘应学尽学’。”从2004年开始,在国家和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对原本分散在各乡村的62个教学点实行撤点并校、集中办学。2008年底,投资 6000多万元的城乡寄宿制学校在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县城落成,现有学生近3000人。目前,各乡小学四至六年级和初中全部集中到县城办学。”“来自达布达尔乡热斯卡姆村的六年级学生吾拉木,他的家乡距县城近1000公里,离边境县仅几十公里。吾拉木说,过去他在家乡的教学点上学,每天要骑骆驼,一天来回花2个小时,遇上恶劣天气,因为山路难走,不得不旷课。”“执教20多年的热斯卡姆村民办教师帕尔瓦尼·力提甫说,过去的‘马背小学’,树阴下是教室,石头当凳子,沙地当黑板,一根木棍就是粉笔。”“目前,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小学的入学率达到98%以上,初中入学率达到95%以上。”县长地力毛拉提·依布拉音说:“塔吉克族终于告别了教育落后的历史,实现了世代想所未敢想、做所未能做到的事。”按: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位于南疆西南部的帕米尔高原上,面积50544.44平方公里,属喀什地区,2008年末总人口3.53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3.31万人,主要是塔吉克族。

《新疆日报》2009年6月8日第1版《南疆三地州学前“双语”教育座谈会召开》的报道称:“目前,南疆三地州学前‘双语’班有1462个,在班幼儿113947名。中小学‘双语’班4547个,在班学生171335名。”按:南疆三地州指喀什地区、和田地区、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三地州的少数民族人口都占本地总人口的90%以上。2008年末,喀什地区总人口377.53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350.16万人,主要是维吾尔族;和田地区总人口191.01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184.30万人,主要是维吾尔族;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总人口51.48万人,其中少数民族47.53万人,主要是柯尔克孜族、维吾尔族。

《新疆日报》2009年4月23日第5版《叶城农民看电视不再难》一文报道:“4月22日,叶城县在县广播电视台举行农村通广播电视直播卫星地面接收设备发放仪式。这是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专门解决偏远山村群众看电视难的惠民举措。此次赠送叶城县的直播卫星地面接收设备共计18929套,总价值9000余万元。据悉,这些卫星地面接收设备主要用于解决昆仑山深山区的棋盘乡、宗朗乡、乌夏巴什镇、柯克亚乡、西合休乡等山区的农牧民和沙依巴格乡、洛克乡部分偏远村庄约9万余农牧民看电视难的问题。”叶城县棋盘乡吾让村村民肉孜·阿吾提说:“前两年政府给我们发了电视机,现在又给我们赠送直播卫星地面接收设备,以前在山里只能看到叶城台的节目,现在好了,我们能看到全国各地的28套电视节目了,感谢党和政府对我们的关心。”按:叶城县位于南疆塔里木盆地南缘,喀拉昆仑山北麓,面积29359.29平方公里,属喀什地区,2008年末总人口41.27万人,其中少数民族39.11万人,主要是维吾尔族。

《新疆日报》2009年6月19日第8版《沙雅艺人入选国家非遗传承人》一文报道:“6月16日,沙雅县维吾尔族卡拉库尔胎羔皮帽制作技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之一、年近80岁的老匠人玉山·买买提被列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该县还有吐尼牙孜阿吉·玉苏夫、热合曼塔石(从事传统小刀制作技艺)、牙可甫阿尔米牙(从事传统捕鱼习俗)等3人被列入自治区级非遗项目传承人。”按:沙雅县位于南疆塔里木盆地北部,面积31955.15平方公里,属阿克苏地区,2008年末总人口23.09万人,其中少数民族19.36万人,主要是维吾尔族。

《新疆日报》2009年4月12日第2版《博州力改农牧民就医条件和环境》报道:“博州(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的简称——引者)是较早启动新型农牧区合作医疗试点工作的地区,目前已成为全疆以县市为单位实现全覆盖的地州之一。”“这几年,该州对医疗卫生投入的年增长率都在20%左右,高于同期财政经常性支出的增长幅度。去年,这个州的两县一市投资800多万元,对全州19所乡镇卫生院进行了改扩建,建了132所村卫生室,使乡村卫生院的功能得到扩展,由过去比较单一的就医变为具有预防保健、妇幼保健、防疫、公共卫生、健康教育等多功能的乡村卫生服务体系。还投入240万元,为每个乡镇卫生院更新了设备。过去,消毒锅、血压计、听诊器被群众称为乡村医院‘老三样’,现在已被彩超、X光机、心电图所替代。半自动生化分析仪、血球计数仪、尿十项检测仪已成为乡镇卫生院的标准配置,大大改善了农牧民就医的条件和环境。为提高乡村医务人员的医疗水平,该州采取制度化进修、定期培训、定向委培等措施,培训村医440多人次,提高了村医的技能。州上还利用湖北援疆的机遇,由湖北省利用3年时间,对全州315名乡村医务人员进行2至6个月的培训。”该州农牧民“基本实现了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县的目标。”按: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位于北疆西部,2008年末总人口47.71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15.86万人,主要是蒙古族、维吾尔族。

《新疆日报》2009年6月22日第6版《阿合奇新农合参合率99%》一文报道:“从去年开始,该县新农合财政补助全面提高,中央财政补助由原来的每人每年20元提高到44元,自治区财政补助由原来的每人每年20元提高到46元。财政补贴标准经过此次提高后,该县新农合补贴标准由原来的每人每年70元提高到110元,为新农合全面推进提供了可靠的资金来源。”“6月17日,家住阿合奇县哈拉布拉克乡牧民斯迪克·吐尔逊深有感触地说:‘自从县里启动新型农牧区合作医疗工程以来,为我们农牧民看病提供了很多方便,尤其是对乡村条件差、家庭困难的农牧民在资金方面提供了基本保障。’”“如今,像斯迪克·吐尔逊一样通过参加新农合,并从中受益的农牧民在阿合奇县还有2.6万余人,参合率为99%。”按:阿合奇县位于南疆西部、帕米尔高原上,面积12737.09平方公里,属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2008年末总人口4.05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3.65万人,主要是柯尔克孜族。

《新疆日报》2009年5月6日第5版《叶城贫困户免费吃碘盐》一文报道:“近日,家住叶城县棋盘乡恰热克来村的农民吐地·托合提从乡领导手中接过扶贫加碘盐时非常高兴。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该县共为20个乡镇23.9万贫困农牧民免费发放加碘盐718吨,农牧民食用加碘盐率达90%以上。”

《新疆日报》2009年5月1日第3版《疏附县劳务输出花正艳》一文摘要:“本报乌鲁木齐4月30日讯,记者鲁焰报道:疏附县350名务工人员浩浩荡荡从家乡出发,赶赴遥远的广东韶关旭日国际集团务工,4月19日,这批务工人员顺利抵达乌铁局乌鲁木齐站。这是今年疏附县政府组织向内地输送的第6批农民工。”“4月29日下午5时左右,在乌铁局乌鲁木齐站,记者见到了来自疏附县乌帕尔乡的努斯曼姑·伊明,她刚下长途汽车,正和伙伴们等待转乘晚上11时的火车。19岁的努斯曼姑·伊明已经是第三次外出务工,2007年她去天津务工,就将8000元钱寄回了家,而她一家五口人一年的种地纯收入才2000多元;2008年,她又加入了广东务工人员的队伍中,半年就挣了4000元钱。用这些钱,她家盖起了漂亮的抗震安居房。这次她打算去广东干2年,还带动了20多个人和她一起出来务工。”“30岁的孜比布拉·托乎提今年带着妻子一起出来务工,他告诉记者:‘一个人出去挣钱少,我们两口子这次打算挣2万元回来。’”“积极外出务工的农民在疏附县越来越多。今年疏附县由政府组织的劳务输出就有4100余人。这次务工人员带队干部阿里木江·阿不都热苏里对记者说,现在有70%的农民是主动报名外出务工的。”“截止第一季度,疏附县劳务输出人数达18539人,其中疆内11789人,疆外6750人,培训农民工3000人,已全部实现就业。”“这个县充分发挥设立在内地劳务工作站的作用,积极与内地各大企业加强联系,筛选出规模大、信誉好、待遇高的企业作为劳动力输出对象,确保输得出,稳得住,不回流。由于这个县劳务输出品牌越做越响,国内一些大企业甚至表示,疏附县务工人员来多少就接纳多少。”按:疏附县位于南疆塔里木盆地南缘,面积3323.12平方公里,属喀什地区,2008年末总人口31.70万人,其中少数民族人口31.09 万人,主要是维吾尔族。

《新疆日报》2009年5月20日第12版《走进富裕文明的达西村》一文介绍:“为加快新农村建设,2006年5月,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党委、政府决定设立达西、塔什萨什、南山和巴音布鲁克四个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实验区,其中达西实驱区就是以达西村为中心和龙头,将与达西相邻的3个村连成一片,共同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国家农业部也将达西村确定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示范村。”“走在达西村平整洁净的马路上,路边新装的路灯在夏日的阳光下熠熠闪亮,路旁的小村在微风下轻轻摇曳,沿途农家大院的院墙变成了宣传文化墙……陪同我们采访的村干部吾斯曼自豪地说:‘达西’维吾尔语意为‘盐碱地’,因盐碱严重而得名。以前达西村有个顺口溜:达西土地盐碱白花花,庄稼欠收日子怕,大人们没有一顿肚子饱,‘巴郎子’露着光屁股,苦日子啥时到尽头。可你们看看现在的达西村,去年我们村集体经济收入105万元,集体资产达到1850万元,人均纯收入9998元,这日子过得多好啊。”“距村委会不远处就是去年达西村新建的别墅区,有20多座错落有致的小别墅,每座面积200余平方米,已有不少村民喜迁新居。在达西村,只要村民自己愿意,经济条件也允许,就可以在村委会划定的地方盖小别墅,而且村上还补助几千元呢。”“2005年村集体出资2万元成立了达西村农广校,对农民进行科技文化知识培训,这些年已有184户农民获得技术员职称证书,带动了农村经济的发展。2008年,全村有果园4260亩,林果业人均收入达到1654元。同时还大力发展畜牧业,育肥收入达到155万元,人均1250元。从事二、三产业的农户发展到228户690人,涉及17个行业,二、三产业人均收入达2790元。村里投资扩建了面粉加工厂、农贸市场和温室大棚,村集体收入逐年增加。”“在56岁的老党员肉孜·芒力克家里,颇具维吾尔族风情的‘农家乐’吸引了我们。只见葡萄架下摆起了一长溜儿桌椅,两旁的梨树枝叶茂盛,好一派田园风光。老人见到我们马上迎了出来,看上去精神矍铄。他骄傲地说:‘我家的农家乐生意很好,从去年5月开业到现在,接待了内地、疆内的客人有一万人次,纯收入16万元。家里还有两辆车和拖拉机,给儿子在城里买了楼房,我还有480亩地要操心,这都得益于党的好政策啊。”“5月16日,记者走进(尉犁县)达西村,只见村委会院子里醒目地立着两块碑石,上面分别刻着胡锦涛总书记2005年5月4日和2008年6月9日两次给达西村的复信。村党支部书记沙吾尔·芒力克说:我们把总书记的复信刻在这里,时刻鼓舞我们按照总书记的要求,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按:尉犁县位于南疆塔里木盆地北部,面积59234.48平方公里,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2008年末总人口11.73万人,其中少数民族3.41万人,主要是维吾尔族。

《新疆日报》2009年9月24日第一版刊登记者韩沁言写的乌鲁木齐《扬鞭策马新跨越》一文报道:“五十多年前,乌鲁木齐城市人口不过10万,建成区面积不足10平方公里,只有两条简易沥青路面,全市仅有3辆公共汽车、1条线路,3座木桥跨越乌鲁木齐河东西两岸。今天的乌鲁木齐常住人口已达236.05万,总人口约320万。”“乌鲁木齐建成区面积早已超过了300平方公里,城市道路长度达到1546公里。居民人均住房面积也由1978年的3.3平方米提高到了去年的22.74平方米。”2008年,乌鲁木齐GDP达到1020亿元,地方财政收入达131.12亿元。如今的乌鲁木齐,已是一个高楼林立、交通发达、商业繁荣、美丽清洁的大城市了,她的现代化水平不低于中国内地的许多省会城市。

以上所摘录的十余则消息和报道,是天山南北少数民族现今生产生活状况的缩影。这些都无比雄辩地说明了解放6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新疆少数民族发生的历史巨变。这一切发展变化,这一切进步,都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的光辉照耀下取得的,都是在中央政府关怀支持和全国兄弟省市的支援下取得的。我们可以明确地说: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疆的解放和今天的繁荣昌盛,就没有新疆各族人民的幸福生活。与此同时,我们也清醒地看到,新疆仍然是一个经济社会发展比较滞后的地区,与祖国东部发达省区相比,新疆还有较大的差距。新疆各族人民目前的“小康”还是初级的、低水平的小康。新疆还有着数十万的贫困人口,并且还有许多农牧民的年人均纯收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改变这种状态,尽快赶上内地发达省区,是我们艰巨而光荣的使命。

经过60年的发展,新疆已经奠定了比较雄厚的物质基础,已经探索出了一条适合新疆区情发展的道路。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发生了由境内外“三股势力”策划组织煽动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给人民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也给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严重的不利影响。但是,“7.5事件”改变不了新疆发展向好的总趋势。新疆的大开发大发展前途广阔、前景美好,同时又困难有加,任重道远。我们相信,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旗帜的指引下,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和有力支持下,在全国人民和兄弟省区的大力援助下,新疆各族人民团结奋斗,科学发展,一定会取得一个又一个新胜利,用勤劳的双手创造更加富裕幸福文明和谐的生活。

  责编: 张萍
网友评论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本网观点)
昵称 匿名发表
内容 查看评论
Copyright © xja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社会科学院 版权所有 未经新疆社科院书面特别授权 请勿转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新ICP备07000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