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专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我和我的祖国  

【我和我的祖国】一首歌里的深情

2019年09月17日 10:51:23 来源: 新疆日报网

    我在喀什生活60余年了,在漫长的记忆中,终生难忘的朋友是原农垦局下属的农场职工刘三宝,认识他的人都敬称他“老军垦”。在我与他的长期交往中,只听“老军垦”唱过《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也是他今生唯一唱过的一首歌。这首歌伴随着他走进了新中国,走向了新时代,开始了新生活,过上了好日子……

    “老军垦”这辈子大字儿不认几个,可以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老粗”。为了生活,他在22岁那年从甘肃永登县农村步行到兰州,最后在兰州找到了解放军某部队要求参军。入伍后,他就随部队挺进新疆,过了星星峡就开始长途跋涉,徒步来到了喀什,驻扎在一片苍茫的戈壁滩上。

    上世纪50年代,“老军垦”所在部队整体转业地方,屯垦戍边,兴办农场,发扬南泥湾精神,为新疆各族人民造福。“老军垦”知道他所在的部队前身是王震司令员所带领的三五九旅,进驻新疆喀什后转业地方,仍隶属王震直接领导的农垦系统,“老军垦”心里很踏实,全身心地投入农场劳动,靠着一双勤劳的手,开荒造田,播种收割,种树修路,兴修水利,烧砖盖房。啥活儿他都干过,并把活儿干得让当地的各族群众都十分佩服,军垦战士称赞,领导满意,他因此当上了班长。

    “老军垦”平常只认准一个字“干”,磨破嘴皮子,不如做出好样子。他在班里常将劳动与打仗相比,打仗要流血牺牲,咱不怕,劳动用汗水创造财富,值!的确,和平年代让人羡慕的就是拥有一身好力气。因此,“老军垦”干起体力活儿就像一头牛,身上好像总有使不完的劲。凭着对工作的这股子干劲,“老军垦”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而且年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记得有一年,场里让先进生产者上台领奖,最后还要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这下子可把“老军垦”急坏了,因为“老军垦”祖籍甘肃,虽然入伍后到新疆已经生活了好些年,可是浓重的甘肃口音还是改不过来。为此,“老军垦”就让原来部队的文化教员教他说普通话,每天晚上一字一句地用普通话练习唱这首歌。看着他那副认真的样子,当时与他初交不久的我,不能完全理解“老军垦”对于演唱这样一首歌怎么就那么认真、那么执着。在我看来,无非就是上台唱一首歌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时不大能理解的那些疑问,在我目睹了“老军垦”对工作的那份付出后,才深深体会到他对党的一份深情。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季,我来到农场看望他。这时他已成家,一家三口,妻子是农工,儿子还小。一向勤快能干的“老军垦”在自家屋里砌了一个挺好的火墙,从戈壁深处打来柴火,尽管屋外飘着鹅毛大雪,屋里却是暖和的。“老军垦”平时总会早早地起来点火生炉子。那天我住在他家的里屋,天麻麻亮,“老军垦”还没起床,只听他小声地跟妻子说:“家有客人,让炉火烧旺些,别让客人冻着。还有,我的棉袄湿透了,你帮我烤一烤。”妻子问:“这大冷天的,棉袄怎么还能湿呢?”他悄悄地回应说:“昨天挖排碱沟,长百米,深几米,又是急活儿,等着开闸放水,必须抢出来,累得出了满身的汗。”妻子听后心疼地说:“你这傻瓜蛋,就有股傻力气,干起活儿来什么也不顾了……”我无意中听到“老军垦”和妻子的这段对话,心中涌起一种感动。那年年终,“老军垦”在喀什参加了劳模表彰大会后,他乐呵呵地捧着“劳动模范”的奖状跟我见了面,我清楚地记得“老军垦”捧着那张奖状给我看时的那种激动——因为高兴,脸颊有些红润。我们都知道,这张奖状对于“老军垦”来说是何等珍贵的一份殊荣啊!难怪“老军垦”兴高采烈地在我面前又唱起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老军垦”退休后,在场里也积极参加党小组组织的各项活动,党费交得更是及时。1999年6月,“老军垦”得了脑血栓住进了医院。我简直不敢想象,一向要强能干的“老军垦”当时生病的样子。心里一时难过极了,暗下决心,一定要帮他联系好医院把病治好。

    一天,场里的领导来医院慰问他,告诉他好好养病,病好了,回场里老年活动中心进行康复锻炼,咱们党员还要在一起开会学习呢。出乎大家的意料,“老军垦”好像听明白了领导讲的话,频频点头。由于病痛的折磨,“老军垦”已不能像过去那样笑了,只是握着领导的手一个劲儿流泪。看见“老军垦”病成这样,领导也很难过。告辞时,“老军垦”好像有话要跟领导说似的,嘴唇动了几下,却未说出一个字来。

    两个半月后,“老军垦”病愈出院了。我打车去接“老军垦”回家。当车途经领导家门口的时候,“老军垦”让把车停下来。我以为“老军垦”住院两个半月了,惦记着曾来医院看望他的领导,要去拜见领导,就搀着“老军垦”进了领导的家门。谁知进屋后,“老军垦”竟把一直攥在手里的一张10元钱交给了领导。领导怔住了,连忙说:“刘三宝同志呀,这党费不着急交,这大冷天的,你刚出院……”看到眼前的情景,我这才恍然大悟,“老军垦”把10元钱攥在手里原来是为了交党费。

    从领导家出来,我又搀着“老军垦”上了车,朝他家的方向驶去。坐在车上的我没有任何言语,只是默默地回想着刚才的那一幕……面对这位一向少言寡语、朴实无华的“老军垦”,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了,这么多年来,“老军垦”对待工作从来没有高谈阔论、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默默无言、脚踏实地、任劳任怨的付出。“老军垦”对党的热爱,早已融入平凡的工作和生活之中,对党的那份忠贞,早已化作无悔的奉献……(连接地址

作者: 责编: 于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