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民族与宗教>> 宗教理论与研究  

略述《大品般若经》的神通思想

2018年03月20日 02:29:56 来源: 中国宗教学术网

    前 言

    “神通”在今天的佛教中倍受争议,有人认为神通是好事,也有人认为神通不是好事;有人主张在修行中要使用神通,也有人反对使用神通;有人无神通而装神弄鬼,也有人真具神通而大智若愚。“神通”把一些学佛人弄得耳晕目眩不知所措,也致不少人上当受骗后悔不迭。

    “神通”到底是怎么回事?佛陀是怎么解说的?大乘佛法对它是一种什么态度?行菩萨道的修学者在日常的行持中,究竟该如何对待它?回归佛陀的教法从源头上来认识,一切都将迎刃而解。

    一、关于神通

    神通(梵abhijnā),指由修禅定与智慧而获得的超自然、无碍自在、神变不可思议妙用,又称神通力、神力等,后也指神奇的本领。佛陀成就无上正等正觉之后,拥有无穷无尽的各种神通。

    一般情况下,神通指神足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尽通等“六通”。除此之外,还有善知他心智神通、无碍天眼智神通、知过去际劫宿住智神通、知尽未来际劫智神通、无碍清净天耳智神通、住无体性无动作往一切佛刹智神通、善分别一切言辞智神通、无数色身智神通、一切法智神通、入一切法灭尽三昧智神通等“十通”,报得、修得、变化等“三通”,道通、神通、依通、报通、妖通等“五通”,这几种不同的种类。

    关于得神通的方法,外道、二乘、菩萨等各有不同,外道依据世间有漏禅定而起神通;二乘是依背舍、胜处、一切处,修十四变化而得神通;行六度的菩萨则因禅定得五神通,坐于道场时能得六通的神通,而鬼、畜、诸天等则有与生俱来的一些小神通力。《大乘义章》卷二十列举出了“生四禅天后自然得到的报通,仙人依药力自由飞空的业通(由业所得的通力),婆罗门由持咒变化形态所得的咒通,依修禅定而得通力的修通”等四种得到神通的方法。

    佛、菩萨通达世出世法,智慧广大,圆融无碍,所以常常能以超人间的不可思议神通力,于外在变现各种形状与动作,以为化度众生的方便,这种现象称为“神变”。狭义的神变一般指以身体来表现的神通;而广义上则包括身、语、意在内的各种神通变化。相对于神足通的神变,另外还有震动乃至放大光明等十八种,称为“十八神变”。

    神通、神变的各种示现在经论中有很多的记载,包罗万象。有一般修学佛道众生的神通变化。如《妙法莲华经》卷七载:有一个叫妙庄严的国王信受邪道,夫人为了让他对佛法生起敬仰,让两个儿子示现神通变化,于是他的两个儿子就现出奇特的神变。他们升入虚空,现种种变化;出水出火,上天入地;忽大忽小,飘然不定。王子的神变十分有效果,后来国王果然因此而对佛教生起了信仰,前去听经闻法。

    有世尊为了巧度众生而示现的神通变化。《杂阿含经》卷四载:拘萨罗国有一个耕地的婆罗门,对佛陀深怀疑惑,认为出家修行是不劳而获的一种表现,世尊为了令他转迷为悟,除为他说真正的耕法之外,还以食为契机示现神变。他让婆罗门把饭食投于水中,“时婆罗门即持此食,著无虫水中,水即烟起涌沸,啾啾作声,如热丸投于冷水,啾啾作声”。婆罗门看见了饭食的瑞应,于是信心转增,要求在佛陀的正法中出家追寻解脱法门。

    在《大品般若》中,为了让众生生起对般若的敬信,世尊也示现出了奇妙的各种神通,为讲大法作铺垫:

    是时世尊,从三昧安详而起,以天眼观视世界,举身微笑,从足下千辐相轮中放六百万亿光明,足十指两踝两[跳-兆+尃]两膝两髀腰脊腹胁背脐心胸德字,肩臂手十指、项口四十齿、两鼻孔、两眼两耳、白毫相肉髻,各各放六百万亿光明。

    从是诸光出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国土。从三千大千国土,遍照东方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若有众生遇斯光者,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光明出过东方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南西北方四维上下亦复如是。

    尔时世尊举身毛孔,皆亦微笑而放诸光,遍照三千大千国土,复至十方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若有众生遇斯光者,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世尊放以常光明,遍照三千大千国土,亦至东方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乃至十方亦复如是。若有众生遇斯光者,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尔时世尊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国土,熙怡微笑,从其舌根放无量千万亿光,是一一光化成千叶金色宝花,是诸花上皆有化佛,结跏趺坐说六波罗蜜,众生闻者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至十方如恒河沙等诸佛国土皆亦如是。

    尔时世尊故在师子座,入师子游戏三昧,以神通力感动三千大千国土。六种震动��东踊西没、西踊东没、南踊北没、北踊南没、边踊中没、中踊边没,地皆柔软,令众生和悦。是三千大千国土中,地狱、饿鬼、畜生及八难处,实时解脱得生天上。从四天王天处乃至他化自在天处,是诸天人自识宿命,皆大欢喜,来诣佛所,头面礼佛足,却住一面。如是十方如恒河沙等国土地,皆六种震动。一切地狱、饿鬼、畜生及八难处,实时解脱,得生天上,齐第六天。

    尔时三千大千国土众生,盲者得视,聋者得听,哑者能言,狂者得正,乱者得定,裸者得衣,饥渴者得饱满,病者得愈,形残者得具足。一切众生皆得等心,相视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如姊、如妹,亦如亲族及善知识。是时众生等行十善业道,净修梵行,无诸瑕秽,恬然快乐。臂如比丘入第三禅,皆得好慧,持戒自守,不娆众生。……尔时……三千大千国土及十方众生各各自念,佛独为我说法,不为余人。

    经文中:世尊从透彻世间的天眼观察,发觉众生的因缘成熟。于是全身放出无量无数的大光明,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现出广长舌相遍覆世界,舌中出现无数宝花,花中又有无数化佛,都在宣讲妙法;在师子座入师子游戏三昧,大地各种震动纷起,六道众生礼佛;示现常住法身,光明尊贵,威德巍巍。这些瑞应令无数众生认为佛陀就是在为他们讲说佛法,生起无比的敬信之心,佛陀由此而开讲“般若”妙法。

    从这里看,就佛教的角度而言,神通是在佛法修学过程中产生的一种特殊现象。佛陀没有否认神通的存在,他也经常以神通为方便法门来善巧度化众生。

    二、《大品般若经》及其主要思想

    《大品般若经》,全名为《摩诃般若波罗蜜经》(梵Pan-cavimsati-sāhasrikā-pra-jn-āpāramitā),三十卷,它的梵文据《大智度论》卷一百说有二万二千颂之多。

    此经的翻译共有五个本子:(1)、公元179年(汉·光和二年)由竺佛朔和支娄迦谶译为十卷的《道行般若》;(2)、三国时颖川朱士行以《道行》义不具足,于公元260年西行到于阗国,得到《般若经》的梵书正本九十章,于282年遣弟子弗如檀(法饶)送到洛阳,后来遇竺叔兰和无罗叉,在291年共译为《放光般若经》三十卷。(3)、在这以前,竺法护曾在286年译出《光赞般若波罗蜜经》三十卷,这两部般若内容与《大品般若》大同小异;(4)、姚秦时代,鸠摩罗什大弘龙树的中观学说,在姚秦弘始五至六年(403-404)译出了《大品般若经》,这是几个版本中最好的一部;(5)、公元662年,唐朝的玄奘重译为《大般若经》第二会七十八卷,此译影响没有罗什的那么巨大。五个本子中,比较通行的是罗什法师所翻译的第(4)种。它是在翻译《大智度论》的同时而译出,当时两相勘正,十分认真,所以传译极为完美,它在中国佛学史上影响巨大。

    《大品般若》全经的内容可以分为五部分:自〈序品〉以下至第五品为舍利弗般若,佛陀让舍利弗谈菩萨智慧,谈菩萨二谛;第六品至第二十六品为须菩提般若,佛与须菩提谈菩萨三解脱门,谈摩诃衍摩诃萨;第二十七品至第四十四品为信解般若,佛与帝释谈般若福德,令初发心者能生信解,又为弥勒说菩萨行,令已成熟者入甚深般若;第四十五品至第六十六品为实相般若,说魔幻魔事和阿鞞跋致(不退转)相,令久修人功深不退;第六十七品至经末为方便般若,详说菩萨境行果,以方便为指归。

    《大品般若》的解释,以龙树菩萨的《大智度论》为最早。藏译的论释收入藏经中的有圣者解脱军及大德解脱军两种《二万五千颂般若经论现观庄严释》,师子贤七十四卷的《二万五千颂般若合论》和牙军的《十万颂二万五千颂一万八千颂般若广释》等著作。汉地则有隋代吉藏法师的《大品般若经游意》一卷、《大品般若经义疏》十卷及新罗元晓的《大慧度经宗要》一卷等。

    《大品般若》的主要思想不外乎两点:一是甚深的般若义理,二是广大的菩提心行。所谓甚深般若义理,就是在一切法毕竟空中建立起来的空有不二的妙理;所谓广大菩提心行,就是济度宇宙一切众生的无限广大的悲心宏愿。前者是智慧发展到极至的大智,后者是情感发展到极至的大悲。“此大悲大智如车之二轮,缺一不可,偏废任一即乖违大乘佛法之宗旨……二者看似矛盾实则相辅相成”。

    如《大品经·问相品》中说:

    诸天子,空相是深般若波罗蜜相,无相、无作、无起、无生、无灭、无垢、无净,无所有法无相,无所依止虚空相,是深般若波罗蜜相。诸天子,如是等相,是深般若波罗蜜相。

    究竟空性是一切法的本来面貌,也就是诸法的实际相状。《大品》一经所谈的都是“般若”法,所以佛陀说“般若波罗蜜”是无相、无作乃至无所有法。《大品经·实际品》中载:

    不著故心不散,能生智慧;以是智慧,断一切结使烦恼,入无余涅槃。是世俗法,非第一实义。何以故?空中无有灭,亦无使灭者;诸法毕竟空,即是涅槃。

    引文意思说涅槃是诸法的毕竟空。涅槃是佛陀教法的最高至境,是佛弟子们的最终之所归依处,它也是空性,那还有什么不是空性所摄呢!《大品经·深奥品》中载:

    须菩提白佛言:“希有世尊,诸法实相不可说,而佛以方便力故说。世尊,如我解佛所说义,一切法亦不可说”。佛言:“如是如是。须菩提,一切法不可说。一切法不可说相即是空,是空不可说”。

    引文是佛陀对须菩提感悟的印证。须菩提言一切法本不可说,是佛以方便施设而假名言说。佛陀表示确实一切法不可言说,而这不可言说的法就是究竟空性。

    般若是甚深的空性,空性是一切法的本来相貌,空性不可言说;那么也就是说,般若本不可言说。不可说的般若妙理就是《大品》的思想之一。虽然般若的实相是不可言说的,但为了众生能够悟入实相,得到般若妙理,佛陀还是方便施以言说。《大品·问相品》中说:

    般若波罗蜜为大事故起,为不可思议事故起,为不可称事故起,为无量事故起,为无等等事故起。须菩提,云何是般若波罗蜜为大事故起?须菩提,诸佛大事者,所谓救一切众生,不舍一切众生。

    引文中说世尊宣讲般若波罗蜜是为了一种大事而以起,是为了不可思议的事情而生起。这不可思议的大事就是无分别、不舍弃的救度一切众生。佛陀为什么要这样呢?

    菩萨摩诃萨行六波罗蜜时作是念:是世间心皆颠倒,我若不行方便力,不能度脱众生生死。我当为众生故,行檀那波罗蜜、尸罗波罗蜜、羼提波罗蜜、毗梨耶波罗蜜、禅那波罗蜜、般若波罗蜜,是菩萨为众生故,舍内外物。

    引文中说菩萨摩诃萨为了众生而行般若波罗蜜,因为若不遵行方便道力,就不能够度脱生死,得到智慧。这方便道力,实际就是悲济群生的广大菩提心行。

    诸法实相的般若法是离言绝相、不可言说的,而方便道行又是不离世间的。那么,这两者是矛盾的吗?

    “世尊,世谛、第一义谛有异耶?”“须菩提,世谛、第一义谛无异也。何以故?世谛如,即是第一义谛如。

    引文认为,它们是没有差异的,从诸法“如”的角度来说。也正是由于这样,佛陀告诉弟子们,菩萨摩诃萨应以方便力建立众生于实际:

    佛告须菩提:菩萨为实际故,行般若波罗蜜。须菩提,实际众生际异者,菩萨不行般若波罗蜜。须菩提,实际众生际不异,以是故,菩萨摩诃萨为利益众生,故行般若波罗蜜。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以不坏实际法,立众生于实际中。

    引文中意思是说:正是因为实际与众生际没有差异,所以菩萨在上求佛道的同时,也要下化众生,两者不能偏废任何一者,这就是不坏实际而建立方便。

    由这里来看,在《大品经》中,诸法实相的究竟空性与度化众生的方便是相互并行而不矛盾的。上求佛道,就要下化众生,度化众生是追求佛道的菩提资粮;而下化众生又必须要上求佛道,因为没有智慧就不能通达诸法,也不能有方便的力量。智慧与悲愿是《大品经》的主要宗旨所在,那么《大品经》的神通思想也与此相关。

    三、《大品般若经》的神通思想

    从《大品经》宗旨的角度出发来说,《大品》的神通思想有两个层面的含义:一是菩萨在修学佛道的过程当中,须要具备神通;二是神通性空,不可执为实有。

    顾名思义,所谓神通就是指一些神奇的行为或作为。既然是作为,就必然有它一定的作用和价值,神通在菩萨的解脱道上有些什么样的作用和价值呢?经中说:

    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住神通波罗蜜中,为众生作利益。须菩提,菩萨若远离神通,不能随众生意善说法。以是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应起神通。须菩提,譬如鸟无翅不能高翔,菩萨无神通不能随意教化众生。以是故,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应起诸神通。起诸神通已,若欲饶益众生,随意能益。

    菩萨摩诃萨在修学般若波罗蜜的佛法大道中,住于神通中能作饶益有情的事业,给众生带来大利益。如果没有或不运用神通,可能不太容易善巧为众生讲说妙法,就像鸟儿没有翅膀飞不高一样。所以,菩萨摩诃萨应该在行般若大道之中生起各种神通,这样方能随意的利益众生。

    既然如此,如果行菩萨道的人远离了神通波罗蜜,那么他就不能饶益众生,不能利益众生,自然也不能成就无上正等正觉:

    若菩萨远离神通波罗蜜,不能得饶益众生,亦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菩萨摩诃萨神通波罗蜜,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利益道。何以故?用是天眼自见诸善法,亦教他人令得诸善法。

    之所以远离神通不能得正觉,因为神通波罗蜜是佛法修学过程中的“利益道”,就像拥有天眼神通之后,不但自己能识别善法,也能教导众生识别善法。所以,“利益道”含有利益自他的涵义。能利益自他,就是修行的增上缘。

    自利利他,是菩萨道上的最主要两条修学法门,沿着这两条线朝前走,终有一日可以得成佛道,圆满福慧;成了佛就能净佛国土,净佛国土也就成就了众生的解脱之道:

    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应如是游戏神通,能净佛国土,成就众生。复次须菩提,菩萨摩诃萨不净佛国土,不成就众生,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何以故?因缘不具足故,不能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若能够游戏神通,就能够净佛国土成就众生,否则就会失去修学的增上因缘。从这里来看,神通对于修学佛道的人生来讲,并不是什么坏事,也没有必要回避、反感,相反应该积极的加以利用。但是,怎么应用呢?经中说:

    用是神通波罗蜜,神通所应作者,能作是菩萨,用天眼过于人眼,见十方国土,见已飞到十方饶益众生,或以布施、或以持戒、或以忍辱、或以精进、或以禅定、或以智慧饶益众生,或以三十七助道法、或以诸禅解脱三昧、或以声闻法、或以辟支佛法、或以菩萨法、或以佛法饶益众生。

    为悭者如是说法:诸众生当行布施,贫穷是苦恼法。贫穷之人自不能益,何能益他。以是故?汝等当勤布施,自身得乐,亦能令他得乐,莫以贫穷故,共相食啖,不得离三恶道。

    为破戒者说法:诸众生破戒法大苦恼,破戒之人自不能益,何能益他。破戒法受苦果报,若在地狱、若在饿鬼、若在畜生。汝等堕三恶道中,自不能救,何能救人。以是故?汝等不应堕破戒,心死时有悔。

    若有共相嗔诤者,如是说法:诸众生莫共相嗔,嗔乱人心,不顺善法。汝等今共相嗔乱心,或堕地狱、若饿鬼、畜生中。以是故,汝等不应生一念嗔恚心,何况多。

    为懈怠众生说法令得精进,散乱众生令得禅定,愚痴众生令得智慧亦如是,行淫欲者令观不净,嗔恚令观慈心,愚痴众生令观十二因缘,行非道众生令入正道��所谓声闻道、辟支佛道、佛道,为是众生如是说法。……

    如是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住神通波罗蜜中,为众生作利益。

    引文所举是关于六度的具体操作事项,就是说在神通波罗蜜中如何修学六度,从而自利利他。文中说修学佛道的菩萨,应该以天眼的神通力观察,看到众生不同特征和根性,然后根据不同的根机施以不同的法门:为悭贪吝啬的人说布施的法门,为没有因果意识的人讲持戒的法门,为嗔怨恼恨的人讲忍辱的法门,为懈怠放逸的人讲精进的法门……。其实,以神通为前提自利利他的修学法门,远不止这些。这里仅仅是略举一例而已,由此我们应该明白,神通是修学佛道中的助缘,不能轻视。

    神通是菩萨在佛道修学中的增上因缘,可是再重要它也只是一种方便的方法而已,不是佛法的根本,关于它的实质要明白: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大方便力,得圣无漏智慧,而随所应度众生身而作种种形以度众生。世尊,菩萨摩诃萨住何等白净法,能作如是方便而不受染污?

    佛言:菩萨用般若波罗蜜作如是方便力,于十方如恒河沙等国土中,饶益众生,亦不贪著是身。

    菩萨在度化众生的时候,会有一些化身,这些化身就是神通的示现。示现化身的神通来源于哪里呢?佛陀告诉弟子,来源于般若波罗蜜的方便力。般若的性质是性空,那么也就是说,化身的神通在本质上来讲也是空不可得的: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住一切法空中,能起神通波罗蜜?……

    佛告须菩提: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观是十方如恒河沙等国土皆空,是国土中诸佛性亦空,但假名字故诸佛现身所,假名字亦空,若十方国土及诸佛性不空者,空为有偏。以空不偏故,一切法、一切法相空。以是故,一切法、一切法相空,是故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用方便力生神通波罗蜜。

    须菩提问菩萨的神通从哪里来,世尊告诉他从观察空性法中来。如果能观察一切都是假名所致,一切法性、相都空不可得,那么就可以从这里生起方便的神通波罗蜜。

    神通的实相原本是空不可得的,那么虽然在修学的过程中可以方便的予以应用,但切不能执为实有,或恋栈不舍:

    菩萨摩诃萨欲行般若波罗蜜。诸神通中不应住。何以故。诸神通诸神通相空。神通空不名神通。离空亦无神通。神通即是空。空即是神通。

    “住”就是指执著,停驻。这里佛陀明确地告诉我们,对于神通,要通达它的性质,不可以执著和停驻。

    就《大品经》的神通思想而言,佛陀认为神通是菩萨在菩提道上的“助道法”,是自利利他的“增上因缘”。若没有神通不能度众生,不度众生不能净佛国土,不净佛国土不能证菩提,不证菩提不能脱生死;相反,若有神通的帮助,可以更好的自我修学,并度化众生。但是,若从本质上来讲,神通是建立在空性基础上的方便法门,不可执为实有和停驻其中。

    结 语

    从本文的内容来看,大乘佛法并不反对学佛者拥有和使用神通,不过须要注意的是,神通是建立在具足般若波罗蜜的基础之上,从根本上来讲也是性空不实的。神通只是一种修学和度生的方便,不能执为实法,也不能驻住其中不思上进,更不能没有神通假冒神通自欺欺人。正是因为如此,虽说佛陀承认神通的存在,但在戒律之中却明确规定弟子们轻易不要显现神通,轻易不要使用神通。到这里,对于“神通”大家应该有个基本的认识了吧!

作者: 向学法师 责编: 夏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