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民族与宗教>> 宗教理论与研究  

祖灵信仰:诺苏社会的文化符号

2017年09月06日 03:56:38 来源: 中国民族报

凉山彝族,自称诺苏。父系家支,是诺苏传统社会的根基与核心。它在世俗层面,是对家支组织的强烈依靠与归属;在宗教上,是对祖灵的信仰与敬畏以及回归祖界的强烈愿望,这构成了诺苏原生性宗教信仰系统,成为彝族传统文化中最具稳定性和共同性的部分。彝族群体即使如今四散各地,对祖灵仍有相同的认知、相似的情感心态和趋于一致的行为方式。

诺苏的原生性宗教的教义、神话、叙事等,融入了诺苏的社会制度和习俗、生活中,并内化为一种特定的宗教思维模式,回应并解决着诺苏彝族人生命、生活中遭遇的疾病、死亡、幸福与不幸等终极和非终极的问题。

始祖——诺苏共同体的起源意识。祖灵,是为祖先之灵,它是血缘始祖“阿普笃慕”的人格性形象,它是第一个创生的人的原型,最接近神圣的源泉,具有无限和永恒的神性,是诺苏人信仰和崇拜的对象。

祖神——诺苏宗教神灵体系的结构核心。诺苏有一个完整而庞杂的神灵世界体系“木尔木色”,意为天神地祇,是昊天神祇和大地神祇的统称,包括天父地母日月星辰、动植物和山川河流等各种自然神、人神和动植物神灵。天神开天辟地、创造人类,日月星辰天父地母等守护宇宙天地的运转,具有无所不能的神通。毕摩护法神震慑鬼怪、增强法力。家神则护佑家宅的安泰……诺苏生活的世界由神灵主宰。

祖灵-鬼灵——诺苏人关于幸与不幸的解释机制。在诺苏的信仰体系中,“鬼”是一种破坏人-祖关系、人-魂关系的邪恶力量,而“祖”则是一种庇护、保佑人的重要力量。如《指路经·美姑篇》讲:“祖先先逝世,留下根和苗……后世子孙们,求你来庇护。有先辈庇护,后世得福禄,后世更兴旺。”近亲之灵归祖后庇佑家人,而集齐三代之灵通过特定的仪式以后进入族灵的集合成为祖先神,从而庇佑整个家支乃至整个族群。人死后,如不回归“祖界”则落入“鬼界”而成为鬼灵。由祖灵-鬼灵、祖界-鬼界的二元对立模式所架构的诺苏信仰体系,成为了诺苏群体幸与不幸的解释机制。总之,在这样的对立与互动过程中,建构起了对“祖”的归属与认同,围绕这一信靠核心能够更加紧密地凝聚诺苏群体。

凉山彝族人有句老话,“无鬼无债即平安”。在诺苏人看来,灾难、病痛和不幸,是鬼作祟所致,需要请毕摩施行驱鬼咒鬼仪式,或者请苏尼跳神驱鬼。毕摩经籍中所记载的鬼名和鬼类多达200余种,几乎每一种病痛都有一种鬼与之对应。

祖界——关于诺苏共同体的归属地。祖界,是祖先灵魂的汇聚之地,是灵魂归属的最高境界,也是彝族人向往的人生终点。诺苏人将祖界称为“恩木普古”,意为祖先居住的地方。如《玛牧特依》所述:祖先根基在此建,子孙繁衍在此兴。“均是笃慕裔,人人归那里”,祖界成为彝族人人生的归属和依托。人死归祖,与祖先之灵相聚,对于迁徙频繁的彝族人来说,就有着落叶归根的重要意义。这不仅凝聚着诺苏群体,还将四散各地的彝族“六祖”后裔紧密联结在一起,凝聚在祖宗圣地这一共同的精神空间中。

灵魂回归祖界的路途不是一帆风顺的。归祖之路道远而凶险,高山河流、神魔鬼怪,充满了艰辛坎坷。于是,需要借助毕摩之力“斗妖魔、跨河流、除尘念”,即通过送祖归灵仪式以确保灵魂顺利回归祖界。

送祖归灵“尼木撮毕”,在诺苏的宗教活动中被归为“路上方”的一类。“路上方”相较于“路下方”,在仪式规模、仪式要求、仪式时间、仪式程式繁复上都大大超过后者。彝人有句谚语:汉人有钱修房屋、彝人有钱送祖灵。“尼木撮毕”是诺苏地区至今最隆重、最受重视的仪式活动。

作者: 张可佳 责编: 梁旭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