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民族与宗教>> 民族知识  

青海湖西访古城 走进“吐谷浑王城”

http://www.xjass.com  2011年09月28日 16:03:08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在青海湖西的布哈河谷草原上,有一座沉睡的北朝古城,其规模与秦代阿房宫主体建筑相当。这很可能是吐谷浑某一个尚不为人知的王城,对它展开科学发掘和持续研究,有望推进青海历史上一系列学术问题的解决。

  

夏日的青海湖,波光粼粼,一泓澄碧。环湖草原上,牧草茵茵,牛羊成群。

在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任晓燕安排下,该所考古队员蔡林海、王忠信陪同本报记者一起前往探访青海湖边的一系列古城,重点是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天峻县境内的加木格尔滩古城,该城位于青海湖西岸布哈河谷。

 

规模惊人 鲜为人知的古城

记者一行从西宁出发,沿青海湖北岸车行200公里,到达刚察县的吉尔孟乡。在这里,青海湖水系中最大的河流布哈河自西向东注入青海湖。“布哈”是蒙古语,藏语为“务哈”,汉语意思是“野公牛”。布哈河流入青海湖处形成的冲积三角洲,是环湖地区最美丽富饶的草原之一,著名的鸟岛就在附近。

继续逆布哈河西行,只见北边大通山山势舒缓,南边的青海南山较为峻拔,山顶仍有积雪。两山之间的河谷平坦宽敞,自然条件优越,是水草丰茂的好地方。继续行驶100多公里后,来到了天峻县城。稍作休息,继续西行,在临近快尔玛乡时,一个规模惊人的古城出现在布哈河南岸的加木格尔滩台地上。

古城选址气势不凡:北对布哈河、南倚天峻山。据说天峻山是环湖地区藏族人心中著名的神山之一,站在城中南望天峻山,山形嵯峨耸峙,有的像锯齿一样,令人心惊胆颤,山体上则罅隙纵横,怪石崚嶒,层层叠叠。

曾来古城覆勘过两次的王忠信告诉大家,“天峻”在藏语里意为“阶梯状的山”,而“快尔玛”是藏语,意思是“红色城堡”。“这些地名很有意思”,第一次来天峻县调查,蔡林海陷入了沉思。

加木格尔滩城是1996年由青海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队员吴平等发现的。当时,吴平在接到藏族牧民吉和太等提供线索后前往踏勘,进行了小规模试掘,证实这是一个具有重要科研价值的古城。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此后没能进一步发掘研究,一搁就是15年。

面积与阿房宫相当规格达王城级别

加木格尔滩城占地面积惊人,规模之大超出记者想象。“该城为长方形,据当时测绘,它的长度约750米,宽约600米,总面积近450万平方米,”吴平告诉记者,“与一些著名的古代都城相比,它的规模与秦阿房宫的主体差不多,大致等于半个唐代大明宫。”海晏县西海郡故城位于青海湖东北岸,是西汉末年王莽秉权时所建,该城东西长650米、南北长600米。加木格尔滩城比西海郡故城还要大,很可能是环青海湖地区最大的一座古城。“在青海省境内是首次发现这么大的中古时期古城。”吴平说。

天峻县海拔约3500米,即使在七八月,夜晚温度也只有零上四五摄氏度。高原天气复杂多变,刚才还阳光明媚,转瞬间就下起了雨,随风飘洒的雨点滴流进脖子里,寒冷彻骨。记者和考古队员冒雨继续向靠近天峻山麓的城南走去。

加木格尔滩古城规模大,从大量的建筑遗址和采集到的文物判断,其规格也很高。1996年勘查时在西面发现的一段高1.8米的城墙,经过15年风吹雨淋,难以辨识。虽然城墙已倾颓,所存无多,但走在城中,建筑遗迹、瓦当残片随处可见。蔡林海步测了一个建筑,“大约有400平方米,这很可观。”蔡林海说。

吴平当年试掘时曾发现三个小区域,各有围墙,占地面积小的约6000平方米,大的近10000平方米。区域内各有一些建筑遗址,在草原上形成一个个土包。有的土包基址中,许多长条形的鹅卵石还按原状竖直排列,围成一圈,显示了古城居民打地基的方法。

“试掘曾采集到‘长乐万亿’瓦当和精美的铺地方砖,规模非常大,初步判断是南北朝时期规格很高的一座古城。”吴平说。当时青海是吐谷浑控制时期。中古时期,鲜卑的一支从辽东迁徙万里而来,在青海建立了长达300多年的吐谷浑政权。吐谷浑在中西交通史上具有重要地位,是青海地方史中最重要、最复杂的一个时期,但吐谷浑研究的进展一直困难重重。考古队员认为,综合考虑加木格尔滩城的占地规模和出土文物规格,这很可能是吐谷浑尚不为人知的某个王城,至少是四大戍之一,其学术研究价值之大不言而喻。

环湖古城学术研究意义重大

王忠信告诉记者,该所1981年5月(当时叫青海省文物考古队)组织的“青海湖环湖考古调查小组”发现了8处古代文化遗址、8处古城堡。此后虽有零星新发现,但一直没有再进行系统的环湖考古调查。加木格尔滩城就是后来于1996年发现的。

在前往天峻的途中,考古队员为我们指示了若干古城:西海郡故城、尕海古城、北向阳古城、铁卜恰古城等。我们在位于青海湖西岸的铁卜恰古城稍作停留,该城只有一个东门,面向青海湖,到湖边有7.5公里,距布哈河入湖处不远。该城选址很好,长宽仅200米左右,是一个小城。20世纪40年代学者靳玄生、60年代中国科学院历史地理学家黄盛璋等考证认为,这是吐谷浑后期的王城伏俟城。但此城空间狭窄,规格与吐谷浑王城很不相称,是否为伏俟城尚需讨论。也可能是因为吐谷浑作为游牧民族,逐水而居,“虽有城廓而不居”。

“加木格尔滩城比铁卜恰城更具作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王都的条件。”吴平认为。查阅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81年环湖考古调查的简报,记者注意到,无论是古遗址还是古城,都是北岸多于南岸。也许是因为南岸空间较逼仄,北岸较为舒展。而且青海湖水系的大河也都在北岸,有充足的淡水水源。

早前安志敏等学者曾指出,环青海湖、柴达木盆地南北沿线的古城在中西交通史研究上有重要意义。随着考古工作继续深入,应该还能在青海境内发现更多汉代以来的古城,在此基础上进行系统研究,有望增加对青海在中西交通史上作用的认识。

从这个意义上讲,有关部门应大力支持青海考古学界,以便尽快开展工作,摸清加木格尔滩古城的面貌,推进对青海历史上一系列学术问题的认识。

稿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 曾江 责编: 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