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民族与宗教>> 民族知识  

毛泽东致达赖喇嘛信函解读

http://www.xjass.com  2011年07月18日 16:11:28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在1951年至1957年里,毛泽东多次致信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在此选录6篇加以解读,以俾于了解新中国成立初期党中央和毛泽东所确立的治藏方针政策,同时也有助于了解当时西藏地方的社会、政治状况和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态度,从而更加深刻地认识现流亡国外大搞“藏独”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的真实面目。

1951年5月24日的信

1951年5月23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签订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简称“十七条协议”,以下称《协议》)。之后,在中南海丰泽园,毛泽东接见中央赴藏代表张经武,分析了西藏形势,并把写给达赖喇嘛的一封信交给他,嘱咐他赴藏的首要任务是“一定要说服达赖喇嘛返回拉萨”。7月16日,张经武会见达赖喇嘛,转交了毛泽东的亲笔信与《协议》抄本。毛泽东在信中写道:

达赖喇嘛先生:

感谢你经阿沛·阿旺晋美先生带给我的信和礼物。

西藏地方政府在你亲政之后,开始改变以往的态度,响应中央人民政府和平解放西藏的号召,派遣以阿沛·阿旺晋美先生为首的全权代表来到北京举行谈判。你的这项举措是完全正确的。

现在,中央人民政府全权代表和西藏地方政府全权代表,在友好基础之上,经过多次商谈,已签订了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这个协议符合于西藏民族和西藏人民的利益,同时也符合于全中国各民族人民的利益。从此,西藏地方政府和西藏人民在伟大祖国大家庭中,在中央人民政府统一领导下,得以永远摆脱帝国主义的羁绊和异民族的压迫,站起来,为西藏人民自己的事业而努力。我希望你和你领导的西藏地方政府认真地实行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尽力协助人民解放军和平开进西藏地区。我特派张经武代表同你的代表们一道前来你处,以资联络。如你有需要他协助的地方,可随时与他接洽。附来礼物,至希收纳!

中央人民政府主席 毛泽东

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四日

毛泽东致信达赖喇嘛的背景是,在中央人民政府派军解放大西南时,以达扎摄政为首的西藏地方当局顽固拒绝和平解放西藏,在藏东昌都一线武力拒统。昌都解放后,西藏地方当局惊恐万分,内部矛盾迅速白热化。1950年12月19日,提前亲政的达赖喇嘛及部分官员到亚东观望形势。当时,美、英、印各国并不公开支持达赖喇嘛到国外,达赖喇嘛一行进退维谷。1951年1月,达赖喇嘛同意派代表到北京和谈。西藏地方当局派人到印度新德里请袁仲贤大使转交达赖喇嘛致毛泽东的信,信中说:“在我尚未成年之时,发生了汉藏冲突的事情,甚感痛心。如今西藏僧俗人民同声呈请我亲政,实难推卸责任,不得已于藏历十月八日亲政。盼望毛主席关怀,施恩于我本人和全体西藏人民。”

1951年2月27日,达赖喇嘛致函中央,表示派阿沛·阿旺晋美为首席代表,凯墨·索安旺堆、土丹旦达、土登列门、桑颇·登增顿珠为代表,到北京谈判。签订《协议》之后的5月24日,在中南海怀仁堂,毛泽东接见谈判代表,接受了达赖喇嘛的信件和礼品。所以,毛泽东的这封信也是对达赖喇嘛信函的回复。

1951年8月17日,达赖喇嘛回到拉萨。阿沛在9月12日返回拉萨,向达赖喇嘛报告了在京的谈判经过。9月24日,西藏地方当局召开官员会议,经过两天的激烈辩论,大多数人对《协议》原则接受。10月24日,达赖喇嘛致电毛泽东:“西藏地方政府及藏族僧俗人员一致拥护,并在毛主席及中央人民政府领导下,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巩固国防,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保卫祖国领土主权的统一。”26日,毛泽东复电达赖喇嘛:“我感谢你对实行和平解放西藏协议的努力,并致衷心的祝贺。” 西藏地方政府随即执行协议,协助人民解放军和平进藏。1951年7月,18军从甘孜、昌都出发,于10月26日顺利进入拉萨。此后,陆续进驻江孜、日喀则、亚东等边防要地。1951年12月,西藏工委成立。1952年2月,中国人民解放军西藏军区成立。在党中央的直接领导下,中共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担负了在西藏开展工作的重任。  

1953年3月8日和10日的两封信

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成立后,西藏局势基本稳定下来,达赖喇嘛向党中央表示决心做好各方面的工作。1953年3月8日,毛泽东致信达赖喇嘛:

亲爱的达赖喇嘛先生:

饶西·彭措扎喜带来的你于一九五二年八月十九日写给我的信及你的像片均已收到。你对祖国和中央人民政府所表示的亲爱,你为西藏僧俗人民谋求幸福生活、做好各方面工作的决心,使我感到很大的欣慰。在为祖国和西藏民族利益奋斗的道路上,你达赖喇嘛先生和班禅额尔德尼先生和西藏僧俗人民永远会得到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的帮助。

自然,在建设祖国和为西藏民族谋福利的道路上,我们是会遇到一些困难的;帝国主义和反动破坏分子也会千方百计地阻挠我们,成为我们前进的障碍。因此,必须提高警惕,加强国防,巩固汉藏民族之间和西藏内部的团结,严防帝国主义间谍特务和其他反动破坏分子的阴谋活动,并克服我们建设祖国和为西藏民族谋福利的道路上的障碍。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西藏僧俗人民的幸福前途。你和西藏人民如果在这一方面遇到困难,中央人民政府会帮助你获得妥善的解决。

西藏的宗教和在国内其他地方的宗教一样,是已经受到尊重和保护,并且还将继续受到尊重和保护。只要人民还相信宗教,宗教就不应当也不可能人为地去加以取消或破坏。

张经武同志不只是中央人民政府的代表,而且是中国共产党的代表,他为西藏僧俗人民谋福利的决心和你是一致的。你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和他商议,他会尽力地帮助你。希望你多找机会和他面谈,如有需要直接告诉我的事情,亦可由他转达。

附送最近像片一张,以志纪念。

顺祝健康!

毛泽东

三月八日

饶西·彭措扎喜是达赖喇嘛的姐夫,来京参观时呈交了信件,毛泽东很高兴。

1953年3月10日,毛泽东再次致信达赖喇嘛:

达赖喇嘛先生:

感谢你一九五二年八月十六日及九月三日(藏历水龙年七月十四日)的信和礼物。

西藏地方政府及人民,在你领导之下,协助人民解放军的入藏部队,加强团结,并争取协议的逐步实现,使我感到很大的欣慰。  

你所派的致敬团和参观团代表都肯努力工作和学习,你的办事处已正式成立,办事处的人员也努力工作。  

中央对西藏的政策除已明确地写在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中者外,我在接见致敬团和参观团的代表时曾又简要地告诉过他们。这些简要的话,柳霞·土登塔巴已经在他对西藏的广播中谈到,想你已经知道了。  

建设新西藏所需要的帮助,凡属能够办到的,中央当尽可能地办到,但因交通阻隔,有些事情一时无法办到,只好等待以后再办。西藏致敬团和参观团的代表们在这里所提出的要求,中央人民政府就是本着以上这种精神处理的。兹不赘述。以后你和班禅额尔德尼需要中央帮助之处,均可告诉张代表或请张代表用电报转告我。  

祝你领导西藏地方政府和人民逐步地建设,使西藏日渐繁荣,西藏僧俗人民的生活日加改善,藏族的前途日加光明,祖国的边防日加巩固。

并祝健康!

毛泽东

一九五三年三月十日

柳霞·土登塔巴当时是扎萨大喇嘛,担任西藏和平解放后第一个赴内地的致敬团的团长。该团一行12人于1952年8月12日从拉萨出发,经印度、香港前往北京。

毛泽东在10月8日接见了他们,谈话要点是:共产党对宗教采取保护政策,尊重其信仰,今天对宗教采取保护政策,将来也仍然采取保护政策;西藏地区现在谈不上分地,将来分不分,由你们自己决定,并且由你们自己去分,我们不代你们分;成立军政委员会和改编藏军是协议上规定了的,因为你们害怕,我通知在西藏工作的同志,要他们慢点执行。协议是要执行的,但你们害怕,只好慢点执行,今年害怕,就待明年执行,如果明年还害怕,就等后年执行;共产党实行民族平等,不要压迫剥削你们,而是要帮助你们,帮助你们发展人口、发展经济和文化。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就是要执行帮助你们的政策;以后西藏僧俗各界如果能够有更多的人到内地各处参观,便可以加强我们中国各民族之间的团结友爱的关系。毛泽东简明扼要地阐述了中央对西藏的政策。柳霞·土登塔巴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西藏地方政府和全体藏族同胞的广播中引述了谈话要点。

为什么毛泽东在3日内连续给达赖喇嘛写了两封信呢?主要是和平解放西藏一年多来,西藏工作在实践中遇到了一些问题。

首先,在某些外国势力的怂恿和支持下,西藏上层分裂分子反对《协议》,制造了分裂活动。1950年12月,以西藏代理摄政鲁康娃、罗桑扎西为首的分裂分子,纠集一些商人、无业者组织了“人民会议”。1952年3月11日起,他们派人在拉萨示威,要求撤走人民解放军,并递交“请愿书”给达赖喇嘛。

这是解放军进入拉萨后与分裂分子头一场大的政治较量。毛泽东高度重视,确定了团结争取以达赖喇嘛为首的“中间”上层分子、孤立少数分裂分子、打击为首的叛乱分子的方针。在中央的指示下,张经武多次致信达赖喇嘛,要求达赖喇嘛立即取缔伪“人民会议”,维持社会秩序,惩罚骨干分子。4月27日,达赖喇嘛撤销了鲁康娃、罗桑扎西的代理摄政职务。5月1日,西藏军区和噶厦发布文告,宣布“人民会议”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

其次,和平解放西藏前后,某些外国势力和西藏分裂分子造谣污蔑我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导致许多上层人士和普通僧民对《协议》和中国共产党存有严重的疑惧。毛泽东在信中明确表态不会打击或取消藏传佛教,会尊重和保护西藏人民的宗教信仰。

再次,西藏工委和党内一些同志对西藏的民族宗教特殊性认识不足,对执行党的方针政策存有不同意见,一些党员干部主张发动僧俗民众孤立少数上层当权分子。对此,毛泽东指示:“在团结达赖和班禅,即力谋和平统一西藏内部时,一方面固然要估计到班禅方面在一定范围和一定程度上的进步性,并善于推动和运用这种进步性,但同时必须认识和估计到达赖的地位和影响,不仅在西藏地区而且在整个西藏民族中都比班禅为高的事实。因此在争取和平解放西藏、和平统一西藏及和平解放西藏后,我们在西藏地区的各种工作的政策,都不能不以争取达赖集团为首要任务。凡有利于这个任务实现的事情即应坚决地去做(这里包括团结和斗争两个方面,但斗争是为了团结,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例如对‘人民会议’的斗争)。凡不利于这个任务实现的,即不应当做,或暂时不做(例如军政委员会和改编藏军就是暂时不做的例子)……因此,对于以争取达赖集团为首要任务的方针,不可有所动摇。”

1952年5月19日,毛泽东又指示:“我们的方针,不应该是组织下层去孤立上层当权分子,而应该是从上层着手,稳住和争取上层,达到顺利地逐步地巩固地团结群众的目的。” 8月16日,毛泽东复电西藏工委关于今后西藏地区一个时期的工作计划,指出:“你们今后一个较长时期的工作,应以上层统一战线,首先是争取和团结达赖和班禅及其上层集团的大多数,以及争取时间解决生产自给和交通运输问题为主要任务。其他的工作均应服从这一任务。”

正是在这种特殊的历史环境下,毛泽东连续致信达赖喇嘛及时阐明中央的政策,消解达赖喇嘛的疑虑,争取团结其拥护中央决策,也通过他争取团结西藏上层僧俗人士,结成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

1955年11月24日的一封信

上述两封信使达赖喇嘛进一步了解了党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的方针政策,感受到了毛泽东的关怀。在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正确指导下,西藏工委认真执行党的政策,团结争取以达赖喇嘛为首的西藏上层分子,传达中央的关怀和爱护。从1952年到1954年,西藏工委组织了西藏地区官员、宗教人士、青年、妇女等各界代表组成致敬团、观礼团、参观团、佛教代表团等,到北京参观访问,了解内地的建设情况。西藏工作开展得卓有成效,消解了部分上层人士和僧俗民众的疑虑,汉藏民族团结进一步加强,西藏工作呈现朝气蓬勃的团结局面。在这种形势感召下,年轻的达赖喇嘛表现出了一定的爱国思想,表示拥护祖国统一、执行《协议》、努力建设好西藏。

1954年4月,达赖喇嘛排除了分裂分子的阻扰,决定赴京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1954年9月11日,毛泽东在中南海接见达赖喇嘛与班禅额尔德尼,达赖喇嘛敬献了哈达和礼物。1954年9月16日下午,达赖喇嘛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发言:“我们有坚强的信心,遵守宪法,执行‘十七条协议’,逐步把西藏建设成为一个政教昌盛繁荣幸福的地方。”9月23日,达赖喇嘛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

10月10日,毛泽东在中南海再次接见了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听取了他们对西藏工作的意见并作出重要指示:在西藏不成立军政委员会,要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

1954年12月21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召开,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当选为主席团成员。22日下午,达赖喇嘛在会上发言:“我们终于在1951年获得和平解放,摆脱了帝国主义的羁绊,回到了祖国大家庭,并由于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和进藏工作人员正确地执行了民族政策,使得西藏人民日益深刻感受到祖国大家庭的温暖和看到他们未来的光明前途,因而西藏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日益增长起来,衷心拥护祖国的统一。”

1955年1月3日,达赖喇嘛一行赴华东、东北参观,目睹了各族人民大团结、热火朝天建设新家园的景象,深受鼓舞。1955年2月23日,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返抵北京,与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欢度藏历木羊年新年。

达赖喇嘛在愉快友爱的气氛中结束了在京的参观访问。安抵拉萨后,达赖喇嘛于7月6日给毛泽东写信,大意是自北京出发,到西北、西南各地参观了建设情况,在当地工作人员的陪同下,一路平安抵达拉萨,特地向毛泽东汇报,并亲自撰写赞文,称“祖国伟大领袖中央人民政府毛主席”, 颂扬毛泽东是“照耀一切的太阳”、“保护吾人如慈母”。此时的达赖喇嘛心潮澎湃,真情流露,真心拥护祖国统一、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1955年11月24日毛泽东复信达赖喇嘛:

亲爱的达赖喇嘛:

一九五五年七月六日给我的信收到了,很高兴。我时常想念你,想念你在北京的时候我们相处的那种愉快的情形。何时再能和你见面呢?大概要再等三年,等到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会的时候,那时你也许会来这里吧。你回去以后的许多活动,我觉得都很好。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不久可以成立,各族人民都会很高兴。西藏是在前进。当然不要性急,每年有一些进步就好了。希望你好好保养身体。我们这里的情况还好。也做了一些错事,正在批评改正。中国是个大国,但是现在还是不富不强,希望经过各族人民的共同努力,在几个五年计划之后,变为一个又富又强的国家。西藏是很有前途的地方,希望你们好好做去。很高兴地看到你在信里附寄的西藏鲜花,我在这里也附寄一朵给你。希望经常看到你的信,随便写几句,不拘形式,就是好的。余事请问张国华同志。我已嘱咐张国华同志,叫他好好向你请教。

祝你健康愉快!

毛泽东

一九五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1956年8月18日、1957年8月18日的两封信

1954年11月,中央有关部门的负责同志和在西藏工作的同志,遵照党中央、毛泽东指示精神,就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各项事宜,分别同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及其随行官员进行协商,交换意见。大家一致表示要公平合理地解决问题,按照中央指示办,正式成立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筹备小组。

经过一年多的筹备,1956年4月22日,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举行成立大会。党中央派出以陈毅副总理为团长,由各民族、各民主党派、各人民代表团体组成的中央代表团赴西藏祝贺并慰问演出,受到了西藏地方政府和当地群众的隆重欢迎。

4月22日下午,达赖喇嘛宣布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成立大会开幕,并致开幕词:“我们衷心拥护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的实行民族区域自治、民族平等、团结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

当时全国已经掀起社会主义改造高潮,在大的政治形势影响下,也促发了西藏工委党员干部的乐观情绪,加快进行建团、建党、民主改革的实践,大批汉族干部调进西藏。这引起了西藏上层集团的疑惧和不满,昌都地区分裂分子以此为借口趁机发动武装叛乱。在新的形势下,达赖喇嘛的信心动摇了,他给毛泽东写信谈了自己的想法。1956年8月18日,毛泽东复信给达赖喇嘛:

亲爱的达赖喇嘛:

给我的两封信都收到了,很高兴。

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已经成立,得到各族人民的拥护,大家满意。

西藏社会改革问题,听说已经谈开了,很好。现在还不是实行改革的时候,大家谈一谈,先作充分的精神上的准备,等到大家想通了,各方面都安排好了,然后再做,可以少出乱子,最好是不出乱子。四川方面出了一些乱子,主要是亲帝国主义分子和国民党残余分子在那里煽动,我们的工作也有缺点。我希望西藏方面尽量避免出乱子。

陈毅副总理回来,转达了你的意见。我们大家对你很了解,相信你能把西藏的工作做好。我总是担心,汉人在那里和你们合作得不好,得不到藏人的信任。请你负起责来,对于犯了错误的汉人,给他们以严格的教育,把他们当作你自己的干部看待。  

望你保重身体。

有事随时给我写信。

这封信你能看懂否?草字尚多,一时改不过来,但比上次少了一点。

遇到困难,务宜忍耐。困难总可以慢慢克服的。

希望同你见面。

祝你健康!  

毛泽东

一九五六年八月十八日

这封信是针对西藏地方存在的主要问题和达赖喇嘛主要思想活动写的。西藏民主改革进程的加快,对达赖集团是一个很大的冲击,这不能不影响达赖喇嘛的心理和观点,开始对我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产生疑惧。毛泽东对此深有洞察,他指示西藏工委的同志:“西藏实行改革的条件还没有成熟,因此实行民主改革,肯定不会是第一个五年计划期内的事,也可能不是第二个五年计划期内的事,甚至还可能推迟到第三个五年计划期内去。”

恰在此时,印度邀请达赖喇嘛、班禅额尔德尼参加释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纪念活动。经中央批准,达赖喇嘛一行在1956年11月22日赴印度。达赖喇嘛在印度期间,正在印度访问的周恩来在新德里连续3次同他谈话,转达毛泽东的指示,大意是:现在肯定先不谈改革,在大家(指贵族、上层官员)都没有安置好前不改革。可以肯定在第二个五年计划以内根本不谈改革,6年之后,如可以改的话,仍然由达赖喇嘛根据那时的情况和条件决定。若是分裂分子搞“西藏独立”,就是叛国的行为,人民解放军就一定要将叛乱镇压下去。毛泽东希望达赖喇嘛早日回去。

此时,昌都地区的叛乱有蔓延的趋势。中央指示西藏工委做好应对拉萨等地可能发生暴乱的准备,同时暂停民主改革的实践。

1957年4月1日,达赖喇嘛自印度返抵拉萨。5月14日,中央批示《西藏工委关于今后西藏工作的决定》,指出:西藏的民主改革是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的重要内容之一,是迟早一定要进行的。中央在重新考虑了西藏地区的历史和现实的情况以后,决定从今年起至少6年以内,甚至在更长的时间内,在西藏不进行民主改革,6年过后是否进行改革,到那时候依据实际情况再作决定。今后至少6年内,在西藏地区的工作有可为和不可为两个方面,可为的是“要继续进行和开展上层统一战线工作,并以达赖集团为主要对象”。四不为是“停止和结束民主改革的准备工作、不干涉西藏的内部事务、不在社会上发展党员、不办不是西藏上层和下层迫切要求和同意的建设事宜”。强调指出西藏工作统一由中央直接领导,中央和国务院各部门不得直接向西藏指示工作。

在中央对达赖集团作出重大让步的同时,分裂分子却毫不悔改,叛乱活动越来越猖獗。

此时政治立场动摇、犹疑不定的达赖喇嘛让进京的阿沛携带一封信给毛泽东。1957年8月18日,毛泽东致信达赖喇嘛:

亲爱的达赖喇嘛:

你托阿沛·阿旺晋美带给我的信收到了。我很高兴。阿沛我也见到了,并且由周总理和他谈了话。

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在你领导下工作是做得好的,有成绩的。去年对实行民主改革提得早了,工作机构也太大了,这是缺点。现在决定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内不改革,并且把过大的机构作了精简,这就改正了缺点。

工作中发生缺点总是难以完全避免的。对缺点,我们的态度应该是正确分析,积极改正,记取经验,继续前进。我们改掉了缺点以后,工作就会做得更好一些。

你在访问印度期间,拒绝了那些逃亡国外的反动分子出的坏主意,是做得很对的。他们大概还要找机会进行反动活动,要教育僧俗官员对他们保持警惕。

西藏地方政府和堪厅间的关系问题,希望都能从团结愿望出发,双方好好协商加以解决。

很惦念你,希望你多注意健康,并多来信。

祝你愉快!

毛泽东

一九五七年八月十八日

这是目前见到的毛泽东写给达赖喇嘛的最后一封亲笔信。

1959年3月10日,西藏分裂分子发动全面武装叛乱,挟持达赖喇嘛出逃印度,达赖喇嘛从此走上了叛国之路。

从上述6封信看,有几个共同的特点:一是毛泽东尊礼和关怀达赖喇嘛,礼称“达赖喇嘛先生”或“亲爱的达赖喇嘛”,对达赖喇嘛是有信必复、有礼品必回赠,信中既有殷切关怀和爱护,又有良好的祝愿和期望,流露出真挚的感情。二是毛泽东尊重达赖喇嘛在西藏地方的固有地位和权力,信中多次可见“西藏地方政府在你领导下”,“多批评犯了错误的汉族干部”等等,这是中央民族宗教政策的生动实践。三是毛泽东在政治上团结争取达赖喇嘛,将达赖喇嘛与分裂分子区别开来,对达赖喇嘛的工作成绩和积极进步都是肯定的和赞扬的,针对分裂分子的叛乱活动,在信中没有批评西藏地方政府,为团结达赖体现了很大的诚意和忍耐。四是毛泽东在信中简略地阐明了中央对西藏的政策,也承认了西藏工作中存在的一些不适当做法,体现了伟大领袖襟怀坦荡的政治魅力。

毛泽东致达赖喇嘛的信是党中央对西藏政策的一个光辉映照。从1951年5月到1959年3月,毛泽东多次指示西藏工委要高度重视民族宗教的特殊情况,坚决维护执行《协议》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首要任务是开展对达赖喇嘛集团的统战工作。

另外,从这些信中也可以了解到《协议》签订后的近8年里,达赖喇嘛确有爱国表现和较大的进步。但是,他本质上是以维护自己政教地位和农奴制度为最高利益的,在分裂势力的包围中,患得患失,摇摆不定,不愿意接受民主改革,不愿意农奴解放,不愿意走下神坛,最终背叛了祖国和广大藏族人民,也背叛了和平解放时期自己的政治承诺,成为西藏分裂势力的总代表。

稿源: 中国民族报 作者: 张双智 张羽新 责编: 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