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民族与宗教>> 民族知识  

新疆历史:细君公主和解忧公主西嫁乌孙

http://www.xjass.com  2011年07月06日 18:21:22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细君公主雕像

今日伊犁河

  细君公主和解忧公主是西汉中期远嫁到西域游牧大国乌孙的两位和亲公主。这两位公主在西域生活多年,扩大了汉朝的影响,密切了汉朝和西域各民族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为开拓丝路、缔造多民族的祖国做出过功载史籍名垂千秋的积极贡献。

  细君公主和解忧公主是西汉中期远嫁到西域游牧大国乌孙的两位和亲公主。这两位公主在西域生活多年,扩大了汉朝的影响,密切了汉朝和西域各民族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为开拓丝路、缔造多民族的祖国做出过功载史籍名垂千秋的积极贡献。

  汉武帝元丰六年,当时居住在新疆伊犁河流域一带的乌孙王昆莫为了结好汉朝,以良马千匹为聘,迎娶西汉江都王建之女细君,昆莫封细君公主为右夫人。细君远嫁乌孙,标志着西汉政府与乌孙正式建立了结盟关系。就在这时匈奴国也送了一个美丽的少女给乌孙王昆莫,为左夫人,企图瓦解汉、乌联盟。细君公主为完成使命作出了种种努力,使乌孙在汉匈之争中由最初的屈从于匈奴到“持两端”,更为以后汉朝彻底击败匈奴奠定了基础。这刘细君本是沛县人,出嫁时年轻美貌,但是乌孙王昆莫已是垂暮之年,加上语言不通,细君并未体验到婚姻的幸福,只要在年末才能见到昆莫一次。细君公主思念家乡时,心中常常泛起无限悲愁,弹着琵琶唱自己写的《悲秋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旗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思土兮心内伤,愿为黄鹤兮归故乡。

  《悲秋歌》传至长安后,在文人中引起震动,汉武帝阅后为之动容,心生恻隐之情。从此以后,武帝经常派遣使节带着锦绣帷帐、美味佳肴前往乌孙慰问细君。武帝并带信勉励细君,安心边塞,不辱使命。她还接受命运和老乌孙王的安排,遵从乌孙国俗,改嫁给乌孙的王位继承人--昆莫的长孙岑陬。细君改嫁岑陬生下一女后不久就因病去世。细君是汉朝和亲乌孙的第一位公主,她为汉乌友好做出了贡献,为解忧到乌孙铺平了道路。

  细君公主去世后,武帝为维系汉乌之间友谊,完成联西域、断匈奴右臂的计划,封解忧为公主。解忧,彭城人(今江苏省徐州市),第三代楚王刘戊的孙女。解忧下嫁岑陬,使汉和乌孙继续继续保持友好关系。解忧嫁给岑陬没有生育,而匈奴公主却为岑陬生下了一个男孩名叫泥靡。岑陬死后,由于匈奴公主所生之子尚年幼,于是岑陬的一个族兄弟翁归靡继承王位。由于翁归靡生来肥胖,所以人称“肥王”。按照乌孙的婚俗,肥王又继娶解忧公主和匈奴公主为妻。解忧公主与肥王的感情很好,非常合得来,他们生有三男两女,这些子女在乌孙、龟兹、莎车,都处于显要地位。肥王的许多重大决策都得到过解忧的有力佐助。由于解忧的缘故,汉王朝与乌孙国的关系更加密切,两国友好关系达到高潮,双方信使往还,不绝于途。汉使到大宛、月氏等地,均从乌孙通过,相继不绝,大大发展了汉朝与整个西域在文化、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交流与合作。解忧公主成为汉、乌友好关系的重要象征。

  乌孙与汉政府的日益亲密,对于匈奴一直以来对西域的控制是一个沉重打击,这自然引起匈奴奴隶主贵族的恐慌和仇视,他们认为只有除掉乌孙公主才能离间乌孙与汉目前的这种友好关系。公元前71年,为维持其西域的统治,匈奴并发骑兵占领车师,与车师联兵,大举西伐乌孙,威胁乌孙交出解优公主和汉廷断绝一切关系。解忧公主与肥王立即上书昭帝,报告匈奴在西域的军事动向,并请求汉朝派兵,共击匈奴。汉朝得悉这一报告后,正欲“养士马,议欲击匈奴”,昭帝驾崩。宣帝继位后,解忧公主又与肥王上书宣帝,报告西域的局势与匈奴的动向,一再以“哀救公主”为号召,并提出汉乌联军,东西合击的计划。汉宣帝果断地于公元前72年“大发十五万骑,五将军道并出”。肥王亲自率领俞侯以下五万余骑兵,从西面进攻匈奴。汉、乌孙二十多万联军密切配合,大获全胜。匈奴人迅速败下阵来,死亡四万人,损失牛马羊及骆驼七十余万头,从此一蹶不振,汉代北方边疆得到了一个较长时期的平静。汉武帝长期经营的“联姻乌孙以制匈奴”、“断奴右臂”的战略至此才得以付诸实现。这是自从汉武帝反击匈奴以来六十多年间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其影响十分深远。这次战争的胜利,鼓舞了西域人民的斗志,他们更积极支持反对匈奴奴隶主的斗争。在汉与西域各族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把匈奴奴隶主势力逐出西域。这次战争之后十年,当匈奴在西域的最后一个据点车师被拔掉后,匈奴势力退出了西域,整个西域地区便控制在西汉统治之下。于是,汉朝便在西域的中心地点-乌垒城设立西域都护府,标志汉对西域正式全面实施主权。至此,西域便从匈奴奴隶主奴役下解脱出来。解忧公主多次派遣冯燎出访西域各国,冯嫽是随陪同解忧公主和亲的侍女,她“能史书,习事”,是一位知书达礼,兼有特殊语言才能的女子,解忧待她如姐妹。西域三十六国都十分敬重乌孙国,西域大国莎车国和龟兹国争相和解忧公主攀亲,其他小国家就更不用说,可见解忧公主在西域各国的威望。这一切所得都与解忧公主在乌孙及西域的活动密不可分。

  肥王临终前立他与解忧所生长子贵靡为王位继承人,并上书汉宣帝要求派公主与贵靡和亲。宣帝应允,派解忧侄女相夫出塞前往乌孙,将其许配给贵靡。然肥王却在这时突然死去,乌孙贵族拥立匈奴公主与岑陬之子泥靡为王。汉宣帝召回已行至敦煌的相夫。泥靡继承王位后,按照风俗娶了解忧为妻。泥靡为人粗狂,行为暴虐,人称“狂王”。继位后更是倒行逆施,“不与主和”,又“暴恶失众”,成为乌孙的祸患。在这种情况下,解忧与汉使密谋在酒席间刺杀狂王,狂王负伤逃走,但随后又被肥王与匈奴公主的儿子乌就屠所杀。一时,乌孙陷入混乱之中,自此由盛转衰。这时汉政府一面派一万五千人入乌孙进行军事干预,一方便派冯燎在乌孙进行翰旋调停。冯燎到了乌孙国后嫁给位高权重的右将军为妻,她的丈夫乌孙右大将与乌就屠关系很好,利用这一层关系,冯燎成功地说服了乌就屠。最终,乌就屠答应放弃王位,接受汉政府的安排当小国王,统治四万户,贵靡当大国王,统治六万户。此后,解忧公主的子孙大多活跃于乌孙政治舞台。

  公元前51年(甘露三年),解忧公主的长子与幼子相继病死。此时解忧公主在乌孙的时间长达五十年,在远隔千里的异域经历了四朝三嫁,受尽委屈,如今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她上书宣帝,表示“年老思故乡,愿得骸骨归汉地”。她的上书情词哀切,汉宣帝阅后非常感动,于是派人把她接回来。解忧公主携带三个孙儿、孙女,回到了汉长安。物是人非,感慨不已,汉宣帝赐给她田宅奴婢,奉献之仪如公主,以酬劳她为国牺牲的坚苦卓绝精神。解忧公主是一位值得歌颂的历史人物,为多民族国家的统一作出了重要贡献,是我国各族人民大团结友谊史上的一颗璀璨明珠,更是徐州人民的骄傲。今天,徐州人到伊犁仍会得到了各族人民的热情欢迎,当地人民群众把徐州人称为“公主故乡来的亲人”,这种称呼中的确蕴含了一种绵延两千多年的血缘亲情。

稿源: 伊犁政府网 作者: 佚名 责编: 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