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民族与宗教>> 民族知识  

中共“一大”唯一少数民族代表 邓恩铭

http://www.xjass.com  2011年07月06日 18:15:02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核心提示

在荔波县城向阳路,有棵老榕树,如今约有两百岁了,苍劲繁茂。当地人都说它是荔波的一个地标。

一百多年前,一名活泼少年,围着树根与同伴嬉戏游玩,渐渐成长。在一个晨雾弥漫的黎明,榕树轻摇树枝,默送这名略显青涩的少年提着简单行李,离开家乡。未曾想,这一幕终成永别……

离乡少年名叫邓恩铭,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中学生代表,也是那艘红船上13个代表中唯一的少数民族代表,他的一生只经历了30个年头。作为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他的事迹成为中国人永远不能忘却的记忆。

如今,那棵老榕树依旧葱绿,守护着这位先烈的故居……

邓恩铭的13封家书

邓恩铭曾就读荔波今天的恩铭小学。

如今,孩子们进入恩铭小学第一天,按惯例都要宣誓:“我将正式成为恩铭小学的学生,并将以此作为终生的荣耀。”稚嫩的声音,响彻天空,将我们的思绪带回那个用理想冲破黑暗的岁月,回忆邓恩铭光辉的一生。

邓碧林是邓恩铭的侄儿,现任荔波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派出所指导员。从16岁离家至30岁就义,邓恩铭并没有给家乡留下多少记忆,邓碧林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大伯的模样,但我们知道,他是为理想而牺牲的,大伯是我们一家世代的榜样。” 邓碧林至今珍藏着大伯生前写给家人的几封书信。

最近30年来,人们通过各种渠道找到了他13封书信,并刊印成集。当我们阅读这些久远的信扎时,一名共产党员的凛凛大义与涓涓柔情,通过隽永的字体,迎面而来……

1925年,荔波遭受旱灾米价飞涨,他的六弟写信给他,希望他能给家里寄点钱,帮助家人渡过难关,然而他在回信中说:“我从济南回到青州,就知道家乡米贵……但是弟弟们啊,你们要原谅我……在外漂泊,只能谋个人温饱,无力顾家,这实在是不得已的事情,不是我心无家庭。”歉疚之情,溢于言表。

为了理想,邓恩铭无畏清贫,有一次,他的姑父要回贵州老家,为了不让家人知道他的窘境,他写信告诉恳求姑父为其保密:“在东困苦命运使然,幸勿为家人道,恐明合家增忧也。山东情形及家叔经过情形,望姑丈择佳者而道之……”

邓恩铭也是一个细心的人,内心时刻思念着故乡与亲人:“植树节快到了,朱大人家后头我们家的祖坟边,一定要多栽柏枝树,中间杂一两株樟树,景致更加好看,千万不要再误了……母亲的身体总要好好保养,多吃有营养的东西,千万不可乱吃药……”温馨琐碎的叮咛,叠映出一个铁血男儿的绕指柔情。

1931年3月,自知余日不多的邓恩铭,给荔波的母亲写下最后一封家书,并附诗抒发自己对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卅一年华转瞬间,壮志未酬奈何天,不惜惟我身先死,后继频频慰九泉。”一位时刻准备为共产主义牺牲的英雄,在狱中发出了最后的呐喊,寄以后人无穷的精神力量。埋骨何必桑梓地,人间到处是青山。如今,荔波县为了纪念这位革命先烈,以他的名字命名了广场、道路、学校,并塑立了铜像。在寸土寸金的闹市区“大榕树”,保留了他的故居。故居内,依稀还能闻到他的父辈行医时熬制的药香。屋檐下的风铃随风叮铛作响,呼唤着这位大山的子孙,为中国革命献身的烈士。

纪念馆内的水族图腾

在浙江嘉兴市,南湖革命历史纪念馆新馆即将开馆,这个建筑面积达2万平方米的恢宏建筑内,收藏着一块水族的长约两米的床幔,白色的布面上刺绣着水族的图腾蝴蝶图形、寿形等图案。馆长李允告诉我们,这是他从荔波征集到的文物,也是纪念馆中唯一的少数民族饰品。“邓恩铭是中共一大代表中,唯一来自祖国西部的烈士,这个床幔反映了邓恩铭烈士的不同之处,所以即使是新馆初建,物品重新陈列,我们依然将它保留下来。”

李允馆长说,他曾经为征集邓恩铭的革命历史遗物,跑遍了荔波等地,根据他的研究,他认为,邓恩铭从小面对劳苦大众,深刻了解社会不公。因此,来到山东接触到进步思想后,立即投身革命,义无反顾。李允说,近代史上,什么会议最为重要?毫无疑问,就是1921年在南湖烟雨中的那次秘密会议,正是这次会议改变了中国的命运。

实际上,床幔的蝴蝶图案代表的是贵州荔波、三都等水族同胞聚居区内耳熟能详的神话故事,是反映一只蝴蝶救助一对母女的故事。虽然各个地区版本不同,但大都反映了水族同胞勇于担当责任以及感恩的民族精神。

“他出生的那年,清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虽然荔波地处贵州最南端,但是云桂交界的区位,让这个小城也对当时的黑暗社会充满了危机感和敏感性。”根据《荔波县志》记载,从1855年至1951年荔波解放期间,荔波县由水族人民带领的大规模反抗起义达20余次。荔波县政协文史委主任何羡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虽然邓恩铭共产主义思想形成于山东,但是却与他的故乡,与他溶于他骨血的民族特质不无关系。

那一年,邓恩铭16岁,他离开了荔波,开始了自己的寻访自由和真理的旅行,荔波、三洞、延牌、经两广、香港、山东……这一路弯弯曲曲地留下了一位水族少年憧憬未来的足迹。

去荔波采访的路线,正是当年邓恩铭走出的贵州路线,两位省外媒体同行指着一幢幢新建的希望小学对我说,“我们发现当地最好的房子就是学校”;如今的荔波被喻为“地球腰带上的绿宝石”,还被成功申报为世界自然遗产地;人民生活水平一步步得到提高……为了得到今天的面貌,曾经作出努力甚至付出生命代价的英灵,如泉下有知,定能安息……

稿源: 贵阳晚报 作者: 佚名 责编: 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