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民族与宗教>> 民族知识  

孟加拉民族与孟加拉国

http://www.xjass.com  2011年05月25日 19:25:02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1940年,巴基斯坦“国父”真纳集前人之大成,系统论述了印巴分治的理由,主张前英属印度一旦独立,就应按宗教信仰划一分为二,一个是信仰印度教的印度,另一个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巴基斯坦。这个思想当年经表决,列入英属印度穆斯林联盟的纲领,最终被英国人和国际社会普遍接受。然而一旦实施,才发现分离手术之庞大、之复杂、之残酷,远远超出了人们的预料。

英国人统治印度之前的最后一个大帝国,是信奉伊斯兰教的莫卧尔帝国。这个穆斯林帝国独出心裁,对印度教徒实行了宗教宽容政策,使两种信仰的人民世代和睦相处,水乳交融,地理上也就难分彼此。与中国不同,无论莫卧尔帝国,还是英属印度,都没有形成过多数民族,因而也没有一种语言,能够为多数人共同使用。印度的国语——印地语,使用者不足全国人口的1/3。巴基斯坦人的国语——乌尔都语,西巴人能掌握东巴人却不行,那里讲孟加拉语。因而整个南亚次大陆最方便的交流工具,竟然是殖民主义者带来的英语。

孟加拉语产生过世界级的文学大师泰戈尔。泰戈尔是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其诗句至今长盛不衰。使用孟加拉语的孟加拉人,是一个完整的民族,包括今天印度西孟加位邦的1亿人口,和孟加拉国的1.4亿人口,共2.4亿人。倘若不按宗教信仰划分,而按民族立国,统一的“大孟加位国”,当为仅次于中国、印度、美国的世界人口第四大国,比现在位列第四的印度尼西亚,还要多近5000万。

孟加拉族虽有2.4亿之众,占地面积却小得可怜,就是印度西孟加拉邦的8.9万平方公里,加上孟加拉国的14.7万平方公里,总共才23.6万平方公里,不如中国的广西,人口却是广西的5倍。

与孟加拉国同属热带的柬埔寨,面积18万平方公里,却只有1366万人口,两国人口密度相差12.5倍!假如再同美国相比,就更有戏剧性了:孟加拉国人口接近半个美国,面积却只同纽约州差不多。这个国家人口位居世界第7,面积却位居世界第94。

无论是印度的西孟加拉邦,还是孟加拉国,城市化程度都不高。西孟加拉邦城市人口占30%,孟加拉国城市人口占27%,所以整个孟加拉民族,仍然是一个农业民族。

城市化程度如此之低,城市人口却高度集中在两大都市。西孟加拉邦的“城里人”,最大限度地集中在印度第三大都市加尔各达——1102万;孟加拉国的“城里人”,最大限度地集中在首都达卡——363万。印度西孟加位邦的工业化城市化程度,略高于孟加位国。

一直到1931年之前,加尔各答都是整个英属印度的首府,是英国人在印度最早的殖民地。赫赫有名的帝国商业公司,也就是侵略中国、发动鸦片战争的罪魁祸首——东印度公司总部就设于此。英国人17世纪到来之前,孟加拉最大的城市是穆尔希巴德,加尔各答只是它身边的一个小村庄,莫卧尔帝国批准英国在这里建立商贸基地,才成为贸易中心,然后逐渐成为城市、大都市。一直到20世纪,其全国最大商业中心的地位,才逐渐被孟买取代。早在1870年,加尔各答、德里、孟买、马德拉斯这四大都市,就已经连接了铁路。以后铁路网越建越密。而在当时,中国的铁路建设尚未开始。加尔各答养育了伟大的泰戈尔,成为全孟加拉族人民的骄傲,也疲印度人民对近现代世界文化的最大贡献。

达卡作为城市的资格,本来比加尔各答老得多。早在公元7世纪就建城,莫卧尔帝国时代达卡就曾是整个孟加拉省的省会,尽管穆尔希巴德比它更大,地位不却如达卡高。18世纪的达卡虽然也被英国人控制,却远远不如加尔各答受重视。如今贵为一国之都,也只能“关起门来甩大刀”,无论是商业、制造业还是信息产业,都远远不能同加尔各答相比。

莫卧尔帝国衰落以来,东孟加拉老是倒霉。英属印度时代失落,算是殖民主义者不好。独立后付出惨痛代价,终于和印度教徒分了家,结果又受西巴基斯坦的气。西巴人不会算大账,光会打小算盘、占小便宜,结果穆斯林兄弟分家,又是一场血腥厮杀。如今独立建国已40年,与西孟加拉邦之间,差距非但没有缩小,反而越拉越大。人家印度都当上“金砖国家”了,孟加拉国却还在48个最不发达国家之列苦熬。不过话又说回来,印度经济总量大,摊到人头上也不多,2010年人均GDP才1265美元,比巴基斯坦也就多215美元,但是比孟加拉国就多得太多了,孟加拉国人均GDP才638美元!

孟加位平原水流充沛、土壤肥沃,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平原之一。青藏高原流出了湍急的雅鲁藏布江,一进入印度就改名叫布拉马普特拉河,再流入孟加位国又改名叫贾木纳河,与之交汇的另一条大河叫做梅克纳河,同样来自青藏高原。而一条更加伟大河流,也是印度文明的母亲河——恒河,依旧来自青藏高原,三条大河交汇在一起,经恒河口流入孟加拉湾。其余小江、小河及运河,更是纵横交错,美不胜收。而印度的西孟加拉邦,同样是沃野万里,恒河的三大支流纷纷流过。整个孟加拉平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鱼米之乡。

一个同胞共乳的完整民族,仅仅由于宗教信仰不同,就分裂成为两个不同的国家,1947年分家时还暴力频发、血流成河,结下深仇大恨。而在莫卧尔帝国时代,它反倒能成为一个完整的省。仅宗教宽容这一点,阿克巴大帝就超越了20-21世纪无数的政治风云人物。今天西孟加拉邦的印度人,只要能超越宗教信仰,就会把孟加拉国人视为自己的亲人,甚至比国内大多数同胞还要亲。泰戈尔死得早,他做梦也不会想到他家乡的大部分,当真会因为宗教信仰而变成一个外国。孟加拉国人肯定不想加入印度,而西孟加拉邦人作为优势一方,也显然看不起孟加拉国。

除了宗教偏见,另一个苦恼之源来自人口爆炸。无论是伊斯兰教还是印度教,都没有节制生育的信条。面对人口膨胀的重重灾难,两国政治家同样无所作为,年复一年,眼巴巴地看着人们辛辛苦苦创造出来的财富,被无数张新生娃的小嘴吃掉。无论在印度还是在孟加拉国,英式民主都已经深入人心,投票率都相当高,谁也不能开历史的倒车。然而恰恰是这个人见人爱的政治制度,使国家根本没有能力推行计划生育。无数的有识之士来而复去、忙碌一生,满腔热忱地宣传,耐心地等待人民觉悟,以期形成表决多数,却终于无一例外地归于幻灭。60多年过去了,人口增长了2倍多,国家依旧积贫积弱。

稿源: 人民网 作者: 廖逊 责编: 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