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民族与宗教>> 民族知识  

苏里唐麻扎 宝贵的古维吾尔伊斯兰文化遗产

http://www.xjass.com  2011年05月23日 17:12:42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苏里唐麻扎位于自治州首府阿图什市

区西南二公里左右的麦西提村,全称为“苏里唐·萨图克·波格拉汗麻扎”,是公元老派十世纪到十三世纪初我国新疆南部及中亚一带的一个突厥伊斯兰王朝——“桃花石喀拉汗王朝’’的古墓群。

墓葬的主人苏里唐·萨图克·波格拉汗,为喀拉汗王朝的第三代汗王,也是该王朝中第一个接受伊斯兰教的汗王。他死于公元955年(回历344年)。他死后,他的继承人木萨·阿不达勒·克里木在苏里唐·萨图克接受伊斯兰教的地方阿图什,为其父亲修建了这座陵墓。

这座陵园始建于公元955年,距今已有一千余年的历史。陵墓前面的清真寺,就是苏里唐·萨图克接受伊斯兰教的地方,是苏里唐·萨图克的叔父奥古尔恰克所建,比这座陵墓还要早五十多年。这两所建筑物是至今发现在新疆最古老的伊斯兰建筑,它比闻名新疆的喀什艾提尕清真寺要早880多年,比喀什的阿帕霍加墓(香妃墓)也要早680多年。它已经以其悠久的历史、重要的研究价值而载入《中回名胜词典》,成为我国名胜古迹之一。

苏里唐·萨图克·波格拉汗,是喀拉汗王朝始祖毗伽阙哈狄尔汗的孙子,是第二代大汗巴泽尔的儿子、副汗奥古尔恰克的侄子。

喀拉汗王朝是在公元840年由一部分操突厥语的民族——葛逻禄、样磨、处月、回鹘、黠戛斯等共建的王国。其中主要统治集团为样磨和处月两大部,而这两大部实际上方宝剑又都是葛逻禄的一部。如果按照我们今天的民族成份来划分,应该说是由维吾尔、柯尔克孜族共建的王国,因为葛逻禄、处月、样磨、回鹘各部形成了今天的维吾尔族,黠戛斯形成了今天的柯尔克孜族。虽然我们从迄今发现的历史资料中尚未发现喀拉汗王朝的主要成员中是否有黠戛斯,但我们从大量历史资料证明,当时黠戛斯实际统治着乌恰、阿合奇、乌什及喀什以北的大部分地区。

喀拉汗王朝的第一代汗王毗伽阙哈狄尔汗(贤哲可汗)初建的王朝,汗国的王宫设在楚河上游的巴拉沙衮(今托克马克)。领地从中亚塔拉斯直到新疆南部的喀什噶尔一带。

毗伽阙哈狄尔汗死后,由其二子继位,长支巴拉沙衮的大可汗为巴泽尔,幼支怛逻斯(今塔拉斯)副可汗为奥古尔恰克汗。

公元893年,波斯萨曼尼王朝伊斯迈尔·本·阿赫马德率兵侵入怛逻斯,并俘走了奥古尔恰克的“可敦”(王妃)及一万多名士兵,奥古尔恰克因首都失陷而迁都喀什噶尔。

不久,萨曼尼王朝内部发生了内讧,国王伊斯迈尔的兄弟纳斯尔·本·曼苏尔不满其兄的统治,发动政变未遂,逃往喀什噶尔奥古尔恰克处避难。奥古尔恰克庇护了纳斯尔·本·曼苏尔,在王宫北部的阿图什为其安排了理想的住处。因纳斯尔·本·曼苏尔是伊斯兰教的穆斯林(教徒),为了他的方便,奥古尔恰克在阿图什建了一所清真寺,供纳斯尔以及从布哈拉、撒马尔罕等地来往的商队中的穆斯林做礼拜。这个清真寺就是苏里唐麻扎前的古老的清真寺。

奥古尔恰克的侄子萨图克,与纳斯尔年龄不差上下,当时与纳斯尔同住在阿图什,两人很快就成了莫逆之交。纳斯尔经常向萨图克及其他青年朋友们讲述伊斯兰教的教义、教旨和教规,传播伊斯兰教。纳斯尔告诉萨图克:“接受伊斯兰教可以使自己在现世和未来世界内得救。

萨图克此时年仅二十岁,为人聪明伶俐,办事刚毅果断,早有夺取其叔父王位以摆脱王朝内外交困的窘境、重振汗国的雄心。萨图克幼年随叔父在塔拉斯时,就了解到中亚不少汗国以伊斯兰教治国的情况。在纳斯尔的反复说教下,他首先皈依了伊斯兰教。

萨图克接受伊斯兰教后,就在汗国秘密发展教徒,扩大势力,做推翻其叔父的准备。当其叔父奥古尔恰克发觉时,已经无可挽回局面了,萨图克已经发展了大批教徒,得到了大多数国民的拥护。叔侄两人水火不容,很快就发生了战争。年轻的萨图克在纳斯尔的帮助下,依*穆斯林的力量,战胜了他的叔父,登上了哈拉汗王朝副可汗的王位,结束了奥古尔恰克的统治。这大约是公元915年的事。

萨图克登上王位以后,宣布他的教名为阿不达勒·克里木,王号为苏里唐·萨图克·波格拉汗,并宣布以教治国,定伊斯兰教为国教。同时采取传教与武力并举的手段,由阿图什向周围扩张。

萨图克打败其叔父奥古尔恰克以后,夺取的只是汗国的副汗,而此时他的父亲大汗巴泽尔就成了他的劲敌,成为他攻击的主要对象。

公元942年,萨图克指挥教民发动了攻击大汗巴泽尔居住的巴拉沙衮之战。

大汗巴泽尔,沿袭祖制继承汗位后,同他的弟弟一样,因循守旧,依*正统的势力,维持着汗国的统治。他虽然看到自己的儿子依*伊斯兰教的力量夺得了副汗的王位,看到了教民的力量,但他还是不愿意放弃固有的对佛教的信仰,因而,父子二人只有刀兵相见。

这次战争使双方伤亡惨重,但谁也未能消灭谁,萨图克攻城不下,只好再回到喀什噶尔。萨图克死于公元955年(回历 344年),在位四十年。死后由他的儿子巴依塔什(突厥名字)继承王位,其教名为木萨·本·阿不达勒·克里木。木萨·本·阿不达勒·克里木为其父王修建陵墓,并举行盛大葬礼,送葬的穆斯林多达37 000余人。

初建的苏里唐麻扎,是一座雄伟壮观的建筑物,苏里唐·萨图克的陵室高达二十余米,陵园占地面积也相当大。由于洪水和地震,陵园受到严重破坏,虽经过两次修葺,但保存下来的陵园规模比原来小,建筑工艺也远不如原陵室精美。现在的陵室、陵园是1956年重建的。陵墓为马鞍形伊斯兰式土墓,墓上盖有陵室。陵室为方亭形建筑物,顶上高耸着一弯细月,是伊斯兰教建筑的独特标志。整个陵园为庭院式建筑,由墓葬群、陵室、礼拜寺和庭院组成。庭院内有高人云天的白杨,随风轻拂的细柳,金果满枝的沙枣和绿叶婆娑的桑树,盛开的夹竹桃点缀其间,绿树红花,交相辉映,装点着这座古老的陵园。

陵墓前的清真寺,是奥古尔恰克为纳斯尔王子修建的,也是萨图克皈依伊斯兰教和发动教民向奥古尔恰克王宫进攻的地方,礼拜寺几经倒塌和修葺,仍保留了当年的特色。礼拜寺为一平项式建筑,由一排排整齐的雕花木柱,支撑着白色的密肋木顶棚,虽无漆梁画栋,飞檐交错,迥廊曲径,但那白色的八棱木柱上,精雕细刻的维吾尔民族图案和平屋檐上那米黄色的砖面上镌刻着一排排对称的花纹图案以及雪白的砖墩,却给人以庄严、肃穆、壮丽、朴实的感觉。宽敞的长方形大厅,洁净明亮,光线充足,低矮的砖墩木栏围墙,文静大方,礴墩上的图案清晰、美观、协调,引人人胜。这座新疆最古老的清真寺,千年不衰,每逢伊斯兰宗教节日,前来礼拜的穆斯林络绎不绝。

陵墓和清真寺以矮墙相隔,清真寺为前院,陵园为后院。陵院内最大的一座有陵室的墓葬即为苏里唐·萨图克·波格拉汗陵。在萨图克陵墓的东北角,有一个略小的有陵室的陵墓为苏里唐·萨图克的好友——传教士、波斯萨曼尼王朝的纳斯尔·本·曼苏尔的陵墓。萨图克墓的东边,并排排列着其子孙的坟墓,他们主要是:

木萨·本·阿不达勒·克里木:喀拉汗王朝的第四代汗王,萨图克的长子,即阿尔斯兰汗。是他继承了父亲的遗愿,在苏非派教士卡里马提的支持与帮助下,灭掉了长支大汗,自称喀拉汗(即伟大的汗),结束了其爷爷巴泽尔大汗的统治,这一军事行动,使二十万帐突厥人皈依伊斯兰教,这大约是公元 960年的事。木萨·本的统治,使喀拉汗王朝进一步伊斯兰化。木萨·本卒年不详,据说是在一次进攻东部佛教中心于阗的战斗中战死的,故有“殉教者”之称。也有人说他的陵墓在通往于阗的路旁。其实是身处异处,首级葬于战死的沙场(今阿克陶),身体葬于阿图什之皇家陵园。他的副汗为弟弟苏来曼。

阿不勒哈三·阿里·本,木萨:喀拉汗王朝的第五代大汗。他和他的父亲一样,在进攻于阗的战斗中,战死于英吉沙的东南,大约为公元998年。他的副汗为堂弟哈龙·本·苏来曼,病死于从布哈拉回喀什噶尔的途中。

穆赫默德·本·阿里:喀拉汗王朝的第六代大汗即托干汗。他于公元998年继承汗位,逝于公元1017年。

尤素甫·哈狄尔汗:喀拉汗王朝的第十代大汗,死于公元 1032年。

这个墓葬群中,除了上述六人的陵墓外,还有喀拉汗王朝的其他大汗的陵墓。

喀拉汗王朝传到第十代尤素甫·哈狄尔汗后,汗国开始分裂为东西两部。东部喀拉汗王朝领地包括七河地区、喀什噶尔、于阗及费尔干的东部。大可汗仍居巴拉沙衮,副可汗居喀什噶尔。西部喀拉汗王朝领地为河中地区及费尔干西部。大可汗居撒马尔罕,副可汗驻布哈拉。东部可汗传位11人,西部可汗传位20人。东部喀拉汗王朝于公元1210年为辽所灭,西部喀拉汗王朝于公元1212年为元所灭。

喀拉汗王朝从公元840年立国,到公元1212年灭亡,历时370多年,传位(含东西两部)41人。这41人中的主要成员 (苏里唐·萨图克以及东部汗国的主要大汗)皆长眠于苏里唐麻扎这个汗国的皇家陵园之中。今日,当人们慕名而来,步人这个陵园,就不能不对陵园的主人苏里唐·萨图克以及他的继承人的功过予以评述:

波格拉汗和他的继承人虽然经营的是割据政权,但他们始终不忘自己是中华民族的一部分这个本,在他们的汗号前加上“桃花石”一名,用以表明自己是中国的汗,所辖领地是中国的一部分。其汗国的名字“喀拉汗”也包含有中国北方的汗国之意。

波格拉汗以及他的继承人在灭绝异教的刀光剑影中,虽然野蛮地毁灭了由他们的先人创造的回鹘文化的佛教文化,但也开始了新疆回鹘文化史上的新时期——维吾尔文化的伊斯兰时期。在这一时期,产生了闻名于世的维吾尔学者穆赫默德·喀什噶里的《突厥语大词典》以及着名诗人尤素甫·哈斯哈吉甫的长诗《福乐智慧》等不朽文学作品,从而宣告了伊斯兰突厥文学亦即维吾尔文学的诞生。而当时的阿图什正是喀拉汗王朝时期维吾尔伊斯兰文学的着作中心,是维吾尔伊斯兰文化的摇篮。

尽管波格拉汗及其继承者“毫不留情毁庙宇,偶像头顶尽遗矢”,摧毁了喀什、阿图什、和田一带的佛教、景教建筑,使得“伽蓝百所,僧徒万人”的喀什、阿图什,寺庙佛塔,荡然无存,佛教建筑绝迹。但他们却留下了丰富的伊斯兰建筑。这座苏里唐麻扎和清真寺,就是宝贵的古维吾尔伊斯兰文化遗产,对于我们研究古维吾尔伊斯兰建筑、雕刻、图案等艺术,都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稿源: 帕米尔之窗 作者: 伊敏 责编: 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