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民族与宗教>> 民族知识  

桑皮纸:唤醒千年记忆

http://www.xjass.com  2011年05月05日 15:40:41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将桑皮砸成“泥饼”。

检查一下晒好了没有。

新鲜出炉的桑皮纸。

桑皮纸呈黄色,有细微的杂质,但韧性很好,质地柔软,无毒而且吸水性强。如果墨汁好,写的字千年也不褪色。在新疆大地,桑皮纸有着悠久的历史。吐鲁番阿斯塔纳墓地出土的北魏时期的李柏文书上,那潇洒而不失魏碑风格的书文正是用桑皮纸才得以如此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

墨玉寻访

83岁的托乎地巴海·吐尔地在墨玉县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之所以名气大,是因为他拥有一门几乎濒临失传的传统手工技艺:桑皮纸制作工艺。和这个墨玉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老人见面之前,我只听好友,新疆著名民俗摄影家韩连赟说起过桑皮纸,现在刚好有机会到墨玉县,自然不能错过。

我们在一个烈日炎炎的日子走进安静的墨玉小城,陪同我们的是县文体局的艾合买江·马合木提局长和文化馆的艾热买提·艾合买江馆长。作为同行,麻烦他们当导游、翻译已经是很寻常的事情了,好在他们有个共同的特点——热心。听说我们要找托乎地巴海·吐尔地老人,他们非常高兴。

制作桑皮纸的古老工艺,传人在墨玉,名气在全国。对于从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文化工作者来说,推广和保护它是义不容辞的事情。

老人生活在普恰克乡布达尔村,看上去精神矍铄,不像已经80多岁,倒像是60多岁。和田地区是全国有名的长寿地区,据说是因为这里污染少,空气好、水质净,而且当地人喜欢吃干果,比如杏干、无花果、巴旦木等。托乎地巴海·吐尔地老人只是其中的一个代表。

听说我们的来意,老人很高兴,当即答应为我们演示桑皮纸的制作工艺。来之前,我曾查看了有关桑皮纸制作的文献材料。这是从事田野调查工作养成的一个习惯,对于可以对证的古代和现代的传统手工技艺,我们希望找到两者薪火相传、血脉相联的佐证。好在关于桑皮纸的记录早已有之,新疆在这方面的记载始于清代,没有内地如山东、安徽等地那么早。这个古老工艺居然在新疆的乡村一角还保留着原始的记忆,殊为难得。

据我国著名考古学家黄文弼和日本西域学家羽溪了谛考证,首位远嫁于阗的汉家公主是东汉末年刘氏王室之女。公主出嫁时将蚕茧藏在自己的帽子里,过边关时守边军卒不敢搜查,公主便将蚕茧带到了于阗,第二年于阗国便广植桑树,养蚕抽丝织绸。

对此最早的记录还是唐玄奘的《大唐西域记》。这种亲身记录是一种信史,至今依然可视为对西域乃至印度历史最为可靠的记载。但可以肯定的是,桑树早就是西域的古老树种,只是有桑无蚕,没有蚕丝业而未被记载而已。

1908年,斯坦因在和田城北100多公里的麻扎塔格山一座唐代寺院中发现一个纸做的账本,上面记载着在当地买纸的情况,说明在唐代和田一带已经有了造纸业。

公元十一世纪以后,塔里木盆地诸多人种的混血也使得包括和田在内的南部西域地区初步完成了文化统一。这个时期正对应着宋代西辽统治时期,和田以桑树皮为原料制作纸已经很有名,成为当地维吾尔族的一项重要家庭手工艺,在新疆颇负盛名。

四步造纸

托乎地巴海·吐尔地老人通过艾热买提馆长介绍说:“桑皮纸用桑树皮为原料,是由于桑枝内皮有粘性,纤维光滑细腻,容易加工。要经过剥削、浸泡、锅煮、捶捣、发酵、过滤、入模、晾晒、粗磨等制作程序才能成为桑皮纸。”

老人先将桑树枝放在水中浸泡,等泡软了,仔细剥去最外面的深色表皮,取出里层白色的树皮,然后放入大铁锅中,加满水煮沸,边煮边搅。

古老的方式吸引了我们,我们瞪大了眼睛看着老人的一举一动。估计桑树皮已经煮得绵软了,老人又加入了一把胡杨土碱(起中和作用)。这是第一步。

第二步是捞出煮熟的桑皮放在一块长方形的薄石板上。老人跪在石板前,在自己的双腿上盖一块布,然后举起“托乎马克”(一种柄短而头大的木制榔头)砸桑皮。边砸边翻,直至将桑皮砸成泥饼后放进“马塔勒”(半埋在地下的木桶)。

第三步,老人拿起一根头上有个小十字的 “皮口克”(木棒)伸进木桶里搅拌。过一会,桑皮浆被搅匀了,其中的渣滓也被专用筛子过滤后,再用一个大木瓢伸进木桶里舀出一大勺“买牙”(纸浆),然后将一种用来拦住纸浆的沙网状、大小约40-50厘米的“可来浦”木制模具放在一个小水坑里。

接下来就是最后一步了。老人把纸浆倒在模具里,并用木棒不停搅动,使纸浆均匀地铺在模具上。纸浆铺均匀后,小心翼翼地把模具平端着拿出水坑,放到阳光充足的地方。等纸浆晒干,撕下来的就是一张地道的桑皮纸了。

难舍古韵

等忙完这一切,老人已经是满头大汗了,我们赶紧让他坐下休息。看到他脸上满足的神色,我不禁问:“每天能出多少纸?”老人摸了一下长长的白胡子,摇摇头说:“麻烦的呢!5公斤桑树枝才能剥出1公斤皮,1公斤桑树皮可做20张桑皮纸。”

一刀纸是100张,要用25公斤桑树枝,5公斤桑树皮。一天能做出20张,5天刚好完成一刀。

摸着做好的桑皮纸,我不禁想到《回疆志》的记载。据1772 年《回疆志》记载:回纸有黑白二种,以桑皮、棉絮合作而成。1856年《新疆图志》中记载:咸丰中,和田始蒸桑皮造纸,韧厚而少光洁,乌鲁木齐、吐鲁番略变其法,杂用棉絮或楮皮、麦秆糅合为之。从这个记载可以看出,清朝末年,和田桑皮纸传入了乌鲁木齐、吐鲁番。工艺流程也发生了明显变化,开始用棉絮、麦秆做原料了。这些纸基本上都成为清代新疆衙门里的公文用纸,但由于纸质较粗糙,使用前需要用和田玉将纸打磨平整。

用这些传统工艺制造出的桑皮纸呈黄色,纤维很细,有细微的杂质,但十分结实,韧性很好,质地柔软,拉力强,不断裂,无毒而且吸水性强。在上面写字不晕染,如果墨汁好,千年不褪色。在新疆,可以保存得更久。吐鲁番阿斯塔纳墓地出土的北魏时期的李柏文书,那潇洒而不失魏碑风格的书文不就是用桑皮纸才得以如此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吗?这也再次证实,新疆和祖国内地息息相关。

1950年,维吾尔族桑皮纸开始退出印刷和书写用纸的行列,真正意义上的桑皮纸不再在市场上流通,但民间仍然固守着这份情怀,一些人家还在使用桑皮纸。到20世纪80年代后,现代工业用纸完全取代了桑皮纸。只有在普恰克乡布达尔村这样古老的村落、托乎地巴海这样古老的艺人面前,桑皮纸还在继续它的生命。

用柔软的毛笔“行走”在桑皮纸上,我感到和天、地、自然界忽然连接,彼此气息相通。

 

稿源: 天山网 作者: 黄适远 责编: 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