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新疆历史>> 丝路文化  

“千古之一人”:玄奘大师

2018年03月27日 18:19:25 来源: 中国民族报/2018-03-27/ 第08版面/宗教周刊·文化

今年是玄奘大师示寂1354年,3月21日(农历二月初五)是他的示寂日,佛教界举行了纪念活动:玄奘大师曾经住持并在其译经的西安大慈恩寺举行了庄严的纪念法会,表达了对这位中国佛教史上重要人物的缅怀和景仰;安奉有玄奘大师舍利的成都文殊院,举行了瞻仰法会。此前,西安归元玄奘文化促进会成立。文艺界也在筹备另一部讲述玄奘西行的电影,近日,影片《西域记·玄奘》正在进行开拍前的准备。

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玄奘”这个名字非常陌生,人们熟悉的是《西游记》中的那个“唐僧”。《西游记》是中国文学史上的经典,经典的力量勿庸置疑。但自明代吴承恩创作《西游记》以来,一个阴柔懦弱的唐僧形象已经深深地铭刻在中国人的心里。在人们津津乐道于孙悟空的时候,唐僧的原型——玄奘大师却被扭曲、被误读。几个世纪的时间里,真实的玄奘大师越走越远,逐渐离开了中国人的视线,只剩下一个轮廓模糊的背影。

梁启超誉玄奘大师为“千古之一人”,鲁迅先生曾高度赞扬玄奘大师 “舍身求法”的精神,尊其是“中国的脊梁”。那么,玄奘大师为什么要西行取经,过程中遭遇了怎样的磨难,他求得了哪些佛教经论,回国后又作出了哪些贡献。我们可以从史料当中进行一些了解,还原历史上真实的玄奘大师。

幼年出家,究心佛教

玄奘俗姓陈,出生于公元602年,从小受儒家文化的熏陶,后来因家庭变故在洛阳踏入佛门,从此便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公元612年,隋朝选拔僧人,玄奘以非同一般的聪慧打动了主考官而被破格剃度,成为一名僧人。由于玄奘记忆力超群,对佛经的见解独到,他的才华很快传遍洛阳。公元618年,玄奘到达长安,并从长安出发开始了7年的游学生涯,遍访高僧,勤奋修学各种佛教典籍。当时,佛教传入中国已经有600多年的时间,但传入的佛经并不齐全,翻译过程中难免有所曲解,对佛法的误读也是司空见惯。佛的本性是什么?佛法的真谛是什么?凡人最终能否成佛?当时的典籍中没有答案,高僧的解释也没法让玄奘信服。带着这些源于灵魂深处的迷茫,玄奘在公元625年结束了游学生涯回到长安。

在长安,玄奘遇到了一位名叫波颇的印度高僧,得知在遥远的印度有一个名叫那烂陀寺的地方,寺里有一位叫戒贤的佛学大师,或许能够解答他内心的疑惑。从波颇身上,玄奘感受到了印度佛学的智慧,佛学发源地的魅力。为了解答心中的疑惑,寻求真正的佛法,玄奘立誓要西行求法。

玄奘召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僧人,上书朝廷请求西行,不料遭到朝廷的拒绝。原因在于,当时游牧的突厥人常常南下进攻大唐,威胁长安的安全,唐太宗为了准备与突厥人的战争实行禁关政策。公元627年秋,长安发生自然灾害,朝廷允许百姓外出求生,玄奘便趁此机会离开长安,开始西行之旅。

求法路上,九死一生

《西游记》里的唐僧西天取经经历九九八十一难,可谓九死一生。《西游记》的原型是玄奘西行求法的故事,不同的是,唐僧西天取经主要靠他的弟子尤其是孙悟空的保护,而历史上的玄奘则完全靠他自己不折不挠的努力。西行求法的道路上,玄奘克服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在凉州,玄奘遭到了告发和追捕。在玉门关,玄奘被凉州官府发出的通缉令所通缉。摆脱了官府的通缉后又遇到了偷渡的石磐陀,差点遭到石磐陀的谋害。然而,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

西行路上必须要经过莫贺延碛大沙漠,这个沙漠方圆八百里,无数人被吞噬。浩瀚无边的沙漠里,根本分不清方向,只能靠前人留下的白骨辨别,太阳炙烤下,白天寸步难行,只能选择在夜间赶路。在沙漠中不小心打翻了水袋,让玄奘陷入极度绝望的境地,面临生与死的考验。孤独的身影,无边无际的沙漠,四天五夜滴水未进,我们无法想象玄奘是凭着怎样的信念继续前进。或许在他看来,誓言不可违,宁可西行而死,不可东归而生。凭着置生死于度外的执着,他终于走出沙漠,到达高昌。

高昌是西域的一个大国,民众信仰佛教,得知玄奘到来,高昌王如获至宝,给他至高无上的待遇,请他留在高昌。玄奘则说:“葱岭可以移动,弟子的心意也绝不会改变。我西行只为求法,不可半途而废,请国王谅解。”高昌王挽留不成便威胁玄奘。玄奘只好绝食对抗。在绝食的第4天,高昌王无奈之下只好答应玄奘西行之求,并提供人力、物力和财力帮助他西行,玄奘则承诺印度求法归来后在高昌讲经3年。离开高昌,玄奘翻越葱岭雪山,再穿越帕米尔高原,凭着坚定的信念,为了心中永不磨灭的梦想,克服重重困难,终于到达印度。

孜孜不倦,扬名印度

玄奘西行印度求法的目的地是那烂陀寺。公元631年秋,经过4年的跋涉,玄奘终于来到那烂陀寺,那烂陀寺举行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迎接玄奘。那烂陀寺是当时印度最高的佛教学术中心,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所综合性学府,戒贤法师是寺里地位最高的僧人,已近暮年。玄奘举行了隆重的拜师仪式,拜戒贤为师,学习唯识学。

那烂陀寺有僧徒几千人,每天开设上百个讲坛,僧徒们恪守戒律,兢兢业业,大都才华出众,其中声名传扬外国者就有几百人。在这里,玄奘如饥似渴地学习佛法,很快他的学术成就已经非常人能及,成为高僧。公元632年,戒贤法师为玄奘专门开讲《瑜伽师地论》,这次讲经不仅在那烂陀寺,在整个印度都是轰动一时的大事,前后用了15个月的时间才讲完。玄奘在那烂陀寺待了5年时间,孜孜不倦,不敢浪费一丝光阴,不仅学习了《瑜伽师地论》,还学习了《显扬论》《大毗婆沙论》《俱舍论》、《中论》《百论》等,学业也日益精进,成为整个那烂陀寺佛学水平最高的僧人之一。之后3年,玄奘开始了在印度的游学,游历各地佛教胜迹,寻访高僧明师,收集整理梵文佛典。公元640年,玄奘再次回到那烂陀寺,奉戒贤之命讲授《摄大乘论》《唯识抉择论》。恰逢师子光讲《中论》《百论》,反对法相唯识之说,于是玄奘著《会宗论》三千颂来调和大乘中观、瑜伽两派的学说。之后又著《制恶见论》《三身论》。公元641年,戒日王以玄奘为论主,在曲女城召开佛学辩论大会,玄奘讲论,任人问难,但无一人能予诘难。这场辩论使玄奘一时名振印度,被尊为“大乘天”。此时的玄奘,已经完成了他在印度求法的使命,接下来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返回大唐,将他在印度的所得带回大唐。

回国译经,终成圆满

玄奘在印度整整停留了14个年头,他从一个“留学生”成为首屈一指的佛学大师。公元641年,玄奘离开印度踏上归程。本来玄奘可以选择海路回国,避免舟车劳顿,但最终还是选择陆路返回,是为了兑现他和高昌王的约定。不过当玄奘到达高昌时,高昌已经被唐朝打败,昔日之约也成为往事。就这样,玄奘在离开大唐十七年后再一次踏上丝绸之路,从丝绸之路的南线返回。公元644年,玄奘到达于阗国,他给唐太宗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信,请求返回大唐。不久,特使来宣旨,唐太宗不但没有问罪于他,还为他安排好归国的行程。公元645年,玄奘回到长安。

从公元627年出发西行到公元645年返回长安,前后18年时间,行程5万里,游历110多个国家,带回657部佛经,150粒佛舍利,7尊珍贵的佛像。玄奘带给大唐的是是一笔难以估量的精神财富。回国后,唐太宗两次劝他入朝辅政,均遭到拒绝。在玄奘心里,他最应该做的、也是最想做的就是将带回来的佛经尽快翻译出来。

公元645年开始,玄奘在唐太宗的支持下开始了佛经的翻译工作。他在大慈恩寺、弘福寺和玉华宫开设译场,三更睡五更起,争分夺秒,呕心沥血。前后译经达19年,总共翻译佛经47部、1335卷,占唐朝译经总数的一半以上,相当于中国历史上另外三大翻译家译经总数的一倍多,全面超越了前人。公元648年,玄奘译完《瑜伽师地论》呈给唐太宗,请他作序。太宗亲自撰写《大唐三藏圣教序》,盛赞玄奘为“法门之领袖”,评价极高。玄奘译经数量大,质量高,在中国译经史上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

玄奘是古代世界两大文明之间最成功的使者,在中印文化交流史上,玄奘书写了极其璀璨夺目的一页。《大唐西域记》为玄奘口述,辩机笔受编集而成,记述了玄奘亲身经历的百余个国家的情况,记载了唐朝西北边境至印度的山川地貌、风土人情、物产等,为后人研究西域和印度的历史提供了珍贵文献。后人要想了解古印度和7世纪以前的印度,主要依靠《大唐西域记》。可以说,如果没有《大唐西域记》,印度人几乎无法重建自己的古代历史。今天,玄奘的古诗被写进了印度学生的教材。读过书的印度人,很少有人不知道玄奘。英国历史学家史密斯曾这样评价玄奘:“无论怎么样夸大玄奘的重要性都不为过。中世纪印度的历史漆黑一片,他是惟一的亮光。”在中外文明交流史上,玄奘是一座难以逾越的丰碑。

鲁迅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辉,这就是中国的脊梁。”玄奘就是其中“舍身求法”的人,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杰出的优秀人物。

作者: 彭瑞花 责编: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