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新疆历史>> 丝路文化  

独闯西域的“八戒”僧人

2017年09月02日 11:37:55 来源: 洛阳日报/2017-08-11/ 第010版面/人文河洛

核心提示

佛教东传之后,在中华大兴。然而,传来的佛典或内容不全,或翻译失真,或要经未传,或佛理不明。因此,我国历史上有不少人,怀着大无畏追求真理的精神,毅然踏上险途,渡流沙,翻雪山,至西域,赴印度求取佛法,引进佛典,这就是古代东西方文化交流史上著名的西行求法。而揭开西行求法第一幕的历史性人物则是一位名叫朱士行的洛阳僧人。

1 汉族受戒第一人

其实,早在三国时期,就有来自西域的沙门昙柯迦罗、昙谛等人先后到魏国都城洛阳从事译经活动。公元250年,昙柯迦罗于洛阳白马寺译出《摩诃僧祇律》戒本一卷,邀请当地梵僧前来传戒,并在白马寺设法坛行皈戒。朱士行第一个受戒,法号八戒,成为中国历史上首位汉族僧人,由此可见他献身佛法的勇气。这也是中华大地有戒律并受戒的开始。

朱士行生活在分裂的三国时代,但是西域交通早在西汉时期就已开通,并且在此地设置行政机构,行使有效的行政管辖权。东汉末年,中原与西域的交通一度不畅。到三国时期,由于曹操祖孙三代的经营,曹魏与西域之间的交通得以恢复,从敦煌到西域的道路由原来的两条增加到三条。南道主要为鄯善、于阗,中道有焉耆、龟兹、疏勒,北道有车师后部等。这为朱士行西域取经提供了便利条件。

2 独闯西域求真经

朱士行出家受戒后,在京城洛阳讲解小品般若佛经,因为当初翻译的人把领会不透的内容删略了很多,使得词意既不明确又不连贯。朱士行听说西域有完备的大品经后,感叹道:“此经大乘之要,而译理不尽!”于是“誓志捐身,远求大本”,即西行求取梵文原典,以便能彻底理解领悟般若深义,即使献身也在所不惜。

公元260年,朱士行从雍州出发,经兰州、武威、张掖、敦煌,西出玉门,到达流沙。流沙是位于今天玉门关至罗布泊境内的八百里沙漠,可谓古代僧人西行求法的第一道鬼门关。古书记载流沙:“长八百里,古曰沙河,目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在既不熟悉地形又没有向导的情况下,朱士行孤身经过流沙地带,其危险可想而知,没有强大的信念支撑,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翻越流沙后,朱士行经过古鄯善地区,到达后来丝绸之路的南道重镇于阗(今新疆和田一带)。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至此,经过一万一千七百多里的艰难跋涉,朱士行终于在于阗找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品般若经》。从此他安住于阗,开始潜心抄写佛经,一抄就是二十余年,终于把90章共计60余万字的《大品般若经》抄写完成。

3 别故土他乡圆寂

在于阗,大小乘佛教并存,小乘势力远胜于大乘。小乘僧人听说朱士行抄写《大品般若经》要带回汉都洛阳,唯恐大乘佛典外传后会影响本派声誉和小乘佛法的流传,就上书国王要求禁止《大品般若经》外传。国王听信小乘僧人的话,下诏禁止任何僧人携经出境。听闻这一消息,朱士行十分气愤。他面见国王,请求以焚经的方式判定《大品般若经》是不是佛教要典。国王表示同意。

焚经这天,王宫大殿前堆起木柴,周围人头攒动。朱士行恭恭敬敬地捧着《大品般若经》,纹丝不动。点火之后,朱士行站在台阶上郑重发誓:“若大法应该流传汉地,入火而不燃;如经书被焚,那是天意如此啊!”说完,即把经文投入熊熊烈火之中。说来也怪,那入火的佛经竟丝毫无损,燃烧的火焰却霎时熄灭。观看焚经的人无不称奇,国王也连声赞叹,当即取消禁令,准许朱士行将经文带回洛阳。这虽是传说,却足见朱士行取经的虔诚和真心。

然而,当时的朱士行已年近八旬,已无力携带沉重的佛经返回洛阳,只得将此重任交给了自己的弟子弗如檀等人,他则继续留在于阗研读佛经,直到圆寂,朱士行再也没有回到洛阳。

弗如檀等人历经艰险,终于在公元282年将此经送回洛阳。直至公元291年,有僧人将该经译成汉本,取名《放光般若经》,经遂风行洛阳,对当时般若学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作者: 责编: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