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新疆历史>> 文物考古  

关于丝绸之路钱币研究的几点思考

2015年04月09日 15:03:37 来源: 金融时报

什么是“丝绸之路钱币”?“丝绸之路钱币”这一称呼是否科学?其具体内涵又包括哪些钱币?这在钱币学界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学术观点:一种是质疑“丝绸之路钱币”这一称呼的科学性,否认其存在;另一种则随意套用“丝绸之路钱币”这一名称,以至谈论内容和丝绸之路毫无关系时也随意滥用,有泛“丝绸之路钱币”的倾向。日前,针对丝绸之路钱币研究的问题,记者专访了中国钱币学会副秘书长王永生。

记者:何谓“丝绸之路”?您如何看待“没有一个丝绸之路国,怎么会有丝绸之路货币”这一观点?

王永生:概括地讲,丝绸之路是古代联系、沟通东西方之间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领域交流的通道和桥梁。要实现这个通道和桥梁的作用,丝绸之路首先应该是一条贸易之路。正因为东西方之间以及沿线各绿洲点(贸易中转站)对彼此商品贸易差价巨额利润的追逐,才确保了这条贸易之路的贯通和顺畅,并使之能够不断地发展延续下去。

既然丝绸之路是一条贸易之路,就必然存在商品交换,有商品交换,自然就有钱币流通。因此,“丝绸之路钱币”的提法是成立的,内涵也是明确的。换言之,凡是在丝绸之路贸易中充当了交换媒介的钱币应当就是丝绸之路钱币。

其次,丝绸之路还应该是一条古代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之路。丝绸之路具有的这一传播文化的功能,决定了在丝绸之路贸易中充当交换媒介的钱币,即丝绸之路钱币具有其特殊性。它更多的是从对外贸易、文化交流的角度考察货币,与一般谈论的某某国家铸造了某某货币的论述是不一样的。也正因为有人忽视了丝绸之路在沟通东西方贸易和文化传播上的重要作用,才会提出“没有一个丝绸之路国,怎么会有丝绸之路货币?”这样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记者:“丝绸之路钱币”包括哪些内容?

王永生:在分析丝绸之路钱币包含内容之前,需要就东西方两大钱币文化体系略作介绍。一般认为世界古代钱币文化可大致划分为两大体系:一个是以古代希腊—罗马为代表的西方钱币文化体系;另一个是以古代中国为代表的东方钱币文化体系。古代东西方两大钱币文化体系因为植根于不同的文明,产生于不同地区,而各有特色。

根据丝绸之路钱币特点以及古代东西方两大钱币文化体系,丝绸之路钱币在内容上应包括四个方面:

第一,中原王朝在内地铸造,但因参与了丝绸之路贸易,在丝绸之路沿线(包括境外)出土发现的钱币。比如,新疆和田麦力克阿瓦提汉代遗址出土的45公斤汉五铢钱,墨玉县阿克萨莱乡出土的8.5公斤宋代钱币,途经罗布泊的古代商道上,散落着的970多枚开元通宝、乾元重宝等唐代钱币。还有在中亚、非洲以及南海、菲律宾等东南亚地区出土发现的开元通宝、永乐通宝等钱币都属此类。

第二,境外国家和地区铸造的钱币,伴随丝绸之路贸易而流入我国境内后遗留下来的外国钱币。比如:新疆吐鲁番地区以及甘肃、青海、宁夏、陕西、河南、山西等地出土发现的贵霜钱币、波斯萨珊朝银币、东罗马金币、阿拉伯金银币等,其中尤以1959年新疆乌恰县境内深山中修路时,在石缝中发现的947枚波斯萨珊朝银币最具典型意义。

第三,丝绸之路沿线如新疆、中亚等地铸造的明显带有东西方两大钱币文化体系相互交融特点的钱币。比如:古于阗国铸造的汉佉二体钱,古龟兹国铸造的汉龟二体钱(俗称龟兹五铢钱),突骑施钱及回鹘钱,粟特青铜钱,高昌吉利钱及日月光金钱,喀喇汗朝钱、察合台钱、准噶尔普尔钱。以上6种类型钱币,都典型地具有东西方两大钱币文化相互交融的特点,是伴随丝绸之路贸易往来,东西方文化特别是钱币文化的相互交流、融合而产生的。这部分应该是丝绸之路钱币的核心内容与主题部分。

第四,在丝绸之路贸易中,曾充当过交换媒介或价值尺度的实物货币。比如:丝绸、棉布、茶叶、食盐等实物,在一定时期和特定范围内,曾充当过交换媒介或价值尺度,在丝绸之路贸易中扮演过货币职能,也应属于丝绸之路钱币,但这部分不是丝绸之路钱币的重点。

记者:开展“丝绸之路钱币”研究有何意义?

王永生:开展“丝绸之路钱币”研究,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和现实意义:

其一,可以补充文献资料的不足和缺失。中亚地区多为游牧民族,往来迁徙频繁,又没有记载历史的传统,其历史发展线索多间断地保留在其他民族文献中,而这部分记载难免因转译原因经常导致对音差错,给研究工作带来诸多不便。这就需要借助钱币提供的信息,弥补文献资料记载的不足和缺失。如贵霜帝国、哈喇汗王朝等最基本的王族世系就是靠钱币学提供的线索建立起来的,否则,其王族世系将无从排定,也就更谈不上深入研究了。

其二,可以形象见证东西方文化的交流和融合。伴随古代沟通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丝绸之路贸易的广泛开展,文化的交流与融合也全方位进行。这种融合、发展在钱币文化中得到了形象而具体的体现。比如,通过对丝绸之路沿线出土钱币地点的研究,可清晰勾画出历史上丝绸之路线路的变迁和伴随中外贸易进行的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轨迹;通过对高昌吉利钱币文字的考释,可揭示隋唐之际高昌地区来自中原地区农耕的汉文化与西域地区游牧的突厥文化相互融合的特点。

其三、可以直观揭示出新疆与祖国内地的关系。丝绸之路钱币作为人类文明的重要内容,不仅是商品交换的媒介,更是文化的载体、历史的见证以及不同历史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和科学技术发展的缩影,能够非常客观地揭示出新疆与祖国内地的关系:新疆地区铸造的钱币上分别使用有汉文、佉卢文、龟兹文、粟特文、回鹘文、突厥文、回鹘式蒙古文等多种民族文字,充分证明了历史上新疆地区是多民族共同生活繁衍的历史事实;新疆地区最早的自铸钱币汉佉二体钱的记值单位,使用中原地区传统的货币重量单位“铢”,龟兹五铢钱、高昌吉利钱、日月光金钱、回鹘钱、突骑施钱、大历元宝、建中通宝等,都是采用源自中原地区的浇铸技术,铸造圆形方孔钱,充分证明了早在两千多年前新疆地区与内地因商贸关系而连为一体,新疆地区的钱币文化也是我国历史悠久的中华钱币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代中原王朝所铸造发行的钱币,在新疆各地几乎都有考古发现,而且是数量巨大、种类繁多,这些出土钱币更以铁的事实真实地反映了历史上新疆地方与祖国历代中央政权在政治、经济、文化上的密切联系。

作者: 孟黎 责编: 景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