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理论前沿>> 中特理论  

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与中华传统文化之间的八个逻辑进路

2018年09月29日 02:35:47 来源: 《学习论坛》2017年第2期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围绕改革发展稳定、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等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2014年10月23日,“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首次被写入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公报,至此,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逐渐成为专属名词。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不仅是系统完整的科学理论体系,而且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成果,更是指导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鲜活马克思主义。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具有十分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底蕴,而这源于他一直以来表现出的对中华传统文化的认同之意、欣赏之情、推崇之愿。他曾指出,“中国的今天是从中国的昨天和前天发展而来的”[1],“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中的优秀成分,对中华文明形成并延续发展几千年而从未中断,对形成和维护中国团结统一的政治局面,对形成和巩固中国多民族和合一体的大家庭,对形成和丰富中华民族精神,对激励中华儿女维护民族独立、反抗外来侵略,对推动中国社会发展进步、促进中国社会利益和社会关系平衡,都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2]。在他的观念中,中华传统文化不仅有益于国家富强和民族发展,而且助力于社会进步和个人成长。他多次提及并论述中华传统文化,这一概念与“中华文化”“中华文明”“文化传统”等在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中是通用的。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深深根植于中华传统文化沃土的风格主要是通过以下八个逻辑进路展现的,这八条逻辑“引线”铸就了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创新式传承。

    一、在文化传统的“独特”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色”之间

    文化具有多元化与多样性的特征,中华传统文化也不例外。虽然中华传统文化内容繁多,但在历史进程中凝结下来的优秀文化传统,绝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而变成落后的东西,其精华的一面历久弥新,已成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主体。习近平总书记认为,流传至今的经典典籍中蕴含大量的中华传统文化精华,“比如,中华文化强调‘民惟邦本’、‘天人合一’、‘和而不同’,强调‘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强调‘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主张以德治国、以文化人;强调‘君子喻于义’、‘君子坦荡荡’、‘君子义以为质’;强调‘言必信,行必果’、‘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强调‘德不孤,必有邻’、‘仁者爱人’、‘与人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出入相友,守望相助’、‘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扶贫济困’、‘不患寡而患不均’,等等”[3]。这些中华传统文化精华传承至今,已经被深深地打上了“独特”的烙印,恰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有其独特的价值体系。”[4]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产物,其特色既源于马克思主义赋予的独特的跨越“卡夫丁峡谷”之路,也源于以中国实际为基础的传承与创新之路。立足于后者,独特的文化传统是中国实际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关键内容,在决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色”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关于这一点,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场合论述过。例如,2013年3月,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他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之不易,“它是在改革开放30多年的伟大实践中走出来的,是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多年的持续探索中走出来的,是在对近代以来170多年中华民族发展历程的深刻总结中走出来的,是在对中华民族5000多年悠久文明的传承中走出来的,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和广泛的现实基础”[5]。2014年4月,他在布鲁日欧洲学院演讲时指出,“独特的文化传统,独特的历史命运,独特的国情,注定了中国必然走适合自己特点的发展道路。我们走出了这样一条道路,并且取得了成功”[6]。2014年9月,他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发表讲话指出,“每个国家的政治制度都是独特的,都是由这个国家的人民决定的,都是在这个国家历史传承、文化传统、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上长期发展、渐进改进、内生性演化的结果”[7]。2014年10月,他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解决中国的问题只能在中国大地上探寻适合自己的道路和办法。数千年来,中华民族走着一条不同于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明发展道路。我们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是偶然的,是我国历史传承和文化传统决定的”[8]。可见,除了经济水平、生产方式等,习近平十分重视文化传统在中国实际中的分量和价值。在他看来,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蕴含着将马克思主义与文化传统相结合。文化传统的“独特”内化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特色”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为其基本的精神层面范畴。不仅如此,他还将文化传统定义为根基层面的存在,因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色”也成为内生性特征的体现。“我们决不可抛弃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恰恰相反,我们要很好传承和弘扬,因为这是我们民族的‘根’和‘魂’,丢了这个‘根’和‘魂’,就没有根基了”[9]。“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植根的文化沃土”[10]。舍弃自身的文化传统无疑是自绝生路,抛弃民族复兴的根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色”与文化传统的“独特”并不排斥,而是互为表里,缺一不可。

    二、在“大同世界”与中国梦之间

    在古代社会,“大同世界”的理想是古代圣贤对美好社会的完美设计,实现“大同世界”一直是大多数人的梦想。虽然随着朝代的更迭,“大同世界”被融入更多的内容,但其核心仍以人们熟知的《礼记·礼运》中的描述为基础: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这段关于“大同世界”的描述深入人心,激励着古代社会的人民群众与统治阶级进行斗争。无论是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或清朝末期的太平天国运动,还是近代以来面对国破家亡的境况,孙中山提出的“民生主义”大同理想,都表达了人民群众对“大同世界”中的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习近平总书记不仅从历史纵线条出发对“大同世界”和中国梦的时代源起做了不同说明,而且从物质条件和精神条件两个方面对“大同世界”和中国梦做了同一规定。在参观复兴之路时,他第一次提出中国梦:“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就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11]2014年3月,他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演讲时指出,“实现中国梦,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均衡发展、相互促进的结果。没有文明的继承和发展,没有文化的弘扬和繁荣,就没有中国梦的实现。中华民族的先人们早就向往人们的物质生活充实无忧、道德境界充分升华的大同世界”[12]。一方面,他将中国梦视为近代以来的历史产物,而将“大同世界”视为年代更悠久的历史产物,从而对中国梦继承“大同世界”的时间线索作出交代;另一方面,他把物质丰盈和精神发展作为二者不可或缺的条件,规定了二者的同一目标和内涵。

    中国梦作为将时代主题与中华传统文化相结合的复兴梦,不仅是对“大同世界”的继承,而且是去掉“大同世界”的糟粕后的完美升华。习近平总书记认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实现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既深深体现了今天中国人的理想,也深深反映了中国人自古以来不懈追求进步的光荣传统。”[13]从国家、民族、人民“三位一体”的利益出发勾勒中国梦既是中国梦当代性的要求,也是中国梦扬弃“大同世界”的体现。从本质上说,中国梦与“大同世界”有着根本区别。“大同世界”作为上层建筑范畴,诞生于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封闭、落后的古代社会,具有明显的历史局限性和虚幻性,这种虚幻且主观的条件注定了“大同世界”终究只是乌托邦式的美好幻想,带有明显的农耕文明的印记。中国梦诞生于社会主义社会,是最先进生产方式下的以全体人民利益为目标的梦想,具有强烈的历史进步性和现实操作性。中国梦在各个方面都高于和优于“大同世界”。无论是“大同世界”还是中国梦,都是中国人民努力奋斗的精神力量,“大同世界”并没有消失,它在现代中国蜕变为中华民族共同的中国梦,并激励着中国人民为早日实现美好生活不断奋斗。

    三、在“维新”与全面深化改革之间

    传统并不意味着因循守旧。自古以来中华民族便是极富“维新”精神的民族。“我们的先人们早就提出:‘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14]。习近平连用三句古语表明中华民族求新求变的“维新”精神源远流长。自古以来,我们的祖先就强调“维新”在推动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性,统治阶级希望通过变法实现富国强兵的例子不胜枚举,如著名的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戊戌变法等。这些例子中有成功的,有失败的,但无一例外都体现了不拘泥于现状的“维新”精神。从古至今,求新求变的“维新”精神从未消失,也一次次使国家获得新生。

    历史地看,全面深化改革虽然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提出的,但追根溯源它既是邓小平改革开放战略的深化和发展,也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维新”精神传承的结果。20世纪70年代末,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使中国发展走出制度困局,实现了经济腾飞。如今,改革不但没有结束,而且要在深度和广度上进行拓展。“中国已经进入改革的深水区,需要解决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这个时候需要‘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勇气,不断把改革推向前进”[15]。习近平总书记以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创新之举说明,“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16],“全面”和“深化”作为改革的最新宏观方向都是应对“进行时”的结果,是“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再出发”。正如他本人所描述的,“世界上一些有识之士认为,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中蕴藏着解决当代人类面临的难题的重要启示,比如……关于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革故鼎新、与时俱进的思想”[17],“……要‘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前行,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我们强调,改革开放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18]。当然,我们党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虽注重改革,但绝不会忘记以往的经验和教训:“我们党在领导革命、建设、改革的进程中,一贯重视学习和总结历史,一贯重视借鉴和运用历史经验。历史虽然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但总会以这样那样的方式出现在当今人们的生活之中。”[19]因此,我们的改革不是推倒一切的“重新来过”,而是在关照历史的基础上的“渐次进步”。

    四、在“道法自然”与“绿色发展”之间

    中国古代各家各派对人与自然的关系都有着精辟的论述,其中最为主要的就是“道法自然”的自然本体思想。在《道德经》中,老子用“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表达了朴素的哲学思想。简单讲,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人受制于地,地受制于天,天受制于规则,规则作用并受制于其本身。“道”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就是规则。在老子的世界观中,天地万物是完整的整体,人是组成这个整体的一部分。天地万物的发展有其自身的规律,不以人的意愿为转移,人类不可以逆规律而行,否则就要遭受规律的惩罚。在对待自然与人之间的关系上,儒家与道家的观点具有一致性。儒家同样认为,要对自然界采取友善的态度,以求得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早在春秋时期,各个国家便以法律手段保护生态资源,规定在特定时期内不可捕鱼伐树,以给自然休养生息的时间。

    改革开放初期我国因过于注重经济增长而忽视了其他方面的发展,导致环境污染、生态恶化等“绿色问题”不断,造成人与自然关系的紧张。习近平总书记意识到这一形势的严峻性,指出,即使在物质极为丰富的今天,中国乃至世界的发展也面临许多问题,人与自然间愈加紧张的关系就是其中之一。他还作出人与自然关系“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20]的重要论断。针对这一问题,他认为,要积极吸收古人的智慧。“道法自然”的思想受到其认同和推崇。他指出:“老子、孔子、墨子等思想家上究天文、下穷地理,广泛探讨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关系的真谛,提出了博大精深的思想体系。他们提出的很多理念,如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者爱人、与人为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自强不息等,至今仍然深深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21]他尊重“道法自然”的思想,针对中国的发展现状,提出了“绿色发展”。“绿色发展注重的是解决人与自然和谐问题”[22]。“人类可以利用自然、改造自然,但归根结底是自然的一部分,必须呵护自然,不能凌驾于自然之上”[23]。他充分认识到,导致人与自然对立冲突的本质是自然资源的有限性与人类欲望的无限性的矛盾,如果这种矛盾不加以解决,人与自然就难以和谐相处,生态文明建设也将归于失败。金山银山与绿水青山并不是矛盾的,二者是可以共存的,并且只有实现二者的和谐共存,中国才能实现“绿色发展”。因此,“中国将按照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理念,贯彻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更加自觉地推动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把生态文明建设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24]。可以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主张‘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这是形成绿色发展文化的重要根基”[25],“绿色发展”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倡导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道法自然”的精髓。

    五、在“德主刑辅”与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之间

    以法治国是古代法家的重要思想。法家认为,要以法律作为治理国家、规范社会的标准,使民众人人守法,依靠严刑峻法使民众不敢越雷池一步。法家的思想家积极参与政治生活,推动国家改革,对结束春秋战国时期国家林立、战争频发的局面贡献巨大。但是法家依靠法律的冷酷、强行镇压一切反对派的负面做法也给自身树立了劲敌,积极进行国家变革的商鞅、韩非子等人也都只落得身首异处的下场。自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法家思想逐渐被儒家思想所取代,退出政治舞台的核心地位,儒家以德治国的思想成为主流。封建统治者虽然以儒家思想为主要治国理念,但仍注重法律的震慑与惩罚作用,法律仍是统治者维护国家统治的重要武器,法律的规范作用在封建统治中仍占据重要位置。故而,以德为主、以法为辅成为封建王朝所推崇的做法。以德治国与以法治国都只是统治阶级维护自身统治的手段,统治者靠“德”统治精神层面,靠“法”控制外部行动。德治与法治,一里一外,成为古代实现国家长治久安的妙法。历史证明,这种“德主刑辅”的方法在封建时代为社会的平稳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古代主张民惟邦本、政得其民,礼法合治、德主刑辅……等等,这些都能给人们以重要启示。”[26]可见,“礼法合治、德主刑辅”的思想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高度重视,为其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的思想奠定了理论基础。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依法治国,认为“依法治国是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必然要求”[27],但他深刻认识到法家与儒家思想各自的进步之处,因而在注重依法治国的同时“……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强调法治和德治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这既是历史经验的总结,也是对治国理政规律的深刻把握”[28]。虽然都强调法治和德治,但古代“德主刑辅”中德治和法治有主次之分,二者是主从关系。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治理体系中,德治与法治之间不分主次,二者相辅相成、相互依存、缺一不可。“法安天下,德润人心。法律有效实施有赖于道德支持,道德践行也离不开法律约束。法治和德治不可分离、不可偏废,国家治理需要法律和道德协同发力”[29]。“法律是准绳,任何时候都必须遵循;道德是基石,任何时候都不可忽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要把依法治国基本方略、依法执政基本方式落实好,把法治中国建设好,必须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使法治和德治在国家治理中相互补充、相互促进、相得益彰”[30]。当然,习近平总书记在借鉴古代“德主刑辅”思想时没有忽略其作为统治人民的手段的工具性,并在此基础上颠覆式地将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视为保障人民利益的强有力武器。从古代“德主刑辅”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治理体系中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不仅是法治和德治在功能上的完善,而且是二者在本质上的进步。

    六、在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与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之间

    中华传统文化孕育了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这使中华民族有别于其他国家和民族,具有强烈的民族印记。“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是一句来自《周易》的卦辞:乾卦讲“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坤卦讲“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我们的先人看到天体永不停歇地运动,认为人也应该像这些天体一样,坚持自我进步,力求不受外界的影响,还认为坚持并不是偏执,人在交往中应厚实和顺、可载万物。自强不息作为一种奋斗精神是在中华民族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沉淀下来的,确切地说是在“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绵延发展、饱受挫折又不断浴火重生”[31]的过程中形成的,因而具有强烈的为国、爱国、护国情怀,这一情怀正是在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与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之间体现历史与现实共鸣的核心纽结。尤其是近代以来,面对国破家亡的困境,中国人民从未放弃希望,无数仁人志士努力寻求救国之策。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最终支撑中国人民完成了自我救赎,建立了新中国。习近平总书记不止一次地强调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对于中华民族的重要性。“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从积贫积弱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发展繁荣,靠的就是一代又一代人的顽强拼搏,靠的就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32]。

    习近平总书记认为,“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33],对中国的历史如此,对中国的当下亦如此。“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思想,支撑着中华民族生生不息、薪火相传,今天依然是我们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强大精神力量”[34]。他在充分肯定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在中华民族历史中的作用这一基础上将这一精神力量创新为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并使其与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一道成为中国精神的内涵:“实现中国梦必须弘扬中国精神。这就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35]他认为:“……中国精神必须在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前提下,积极深入中华民族历久弥新的精神世界,把长期以来我们民族形成的积极向上向善的思想文化充分继承和弘扬起来,使之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服务,为建设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服务,为党和国家事业发展服务。”[36]既然中国精神蕴含着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那么中国精神要“积极深入中华民族历久弥新的精神世界”内含着民族精神要“积极深入中华民族历久弥新的精神世界”。他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暨2013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上提到“古人所说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政治抱负,‘位卑未敢忘忧国’、‘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报国情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浩然正气,‘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献身精神等”[37],并认为,古人所提倡的政治抱负、报国情怀、浩然正气、献身精神等皆是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都体现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我们应该继承和发扬。

    七、在“和”文化与和平思想之间

    中国传统文化中有着丰富的“和”文化,儒家、墨家、道家等流派都十分推崇“和”。儒家的核心思想之一便是“和”,“礼之用,和为贵”是孔子的中心论点。汉代时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董仲舒继承儒家的“和”思想,并融合其他流派的思想,认为“和者,天地之正也,阴阳之平也,其气最良,物之所生也。诚择其和者,以为大得天下之奉也”[38]。“和”思想由此逐渐成为封建时代的主流思想,成为人们处世的最普遍原则。古代“和”文化大多是诸子百家从朴素辩证法出发对自然界存在的理解以及由此推演至对人类社会存在的概括。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在国内外场合强调中国的“和”文化,并从中国外交的和平思想出发对“和”文化进行新的解读。他指出:“中国‘和’文化源远流长,蕴涵着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协和万邦的国际观、和而不同的社会观、人心和善的道德观。在5000多年的文明发展中,中华民族一直追求和传承着和平、和睦、和谐的坚定理念。以和为贵,与人为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理念在中国代代相传,深深植根于中国人的精神中,深深体现在中国人的行为上。”[39]他对“和”文化衍生和平外交思想的事实高度认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之所以在亚洲诞生,是因为它传承了亚洲人民崇尚和平的思想传统。中华民族历来崇尚‘和为贵’、‘和而不同’、‘协和万邦’、‘兼爱非攻’等理念。”[40]“中华民族历来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爱好和平在儒家思想中也有很深的渊源。中国人自古就推崇‘协和万邦’、‘亲仁善邻,国之宝也’、‘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远亲不如近邻’、‘亲望亲好,邻望邻好’、‘国虽大,好战必亡’等和平思想。爱好和平的思想深深嵌入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今天依然是中国处理国际关系的基本理念。”[41]继承了传统“和”文化的现代中国奉行和平外交思想,从不认同“国强必霸”的观点,不会选择霸权主义,更不会去侵犯他国。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和“一带一路”建设中,都可以找到“和”文化的影子。当然,无论是“和”文化,还是和平思想,都不是盲目地追求“和”。要以和为贵,但不能牺牲和而不同,包容不同、允许差异的特征在“和”文化中得以保留。与此相对应,和平思想并不是反对一切战争,它不反对为保护自身合法权益而进行的战争,正如习近平所强调的,我们追求和平崛起,但要坚持选择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的独立性、自主性,不能在国家问题上一味隐忍退让,绝不能放弃我们的正当权益,绝不能牺牲国家的核心利益。历史表明,习近平总书记的和平外交思想在一定程度上是传统“和”文化的延伸,是对传统“和”文化的创新式传承。

    八、在“民本”与“以人民为中心”之间

    “民本”源自《尚书》里的“民惟邦本,本固邦宁”这句话。商周时期,周公旦提出了“敬天保民”的政策。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处在由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转型的时期,此时的中国地广人稀,儒家、法家等流派对人民的重要性有着集中论述,如孔子关于水与舟的论述,孟子民贵君轻的思想,管子以人为本、本治则国固的观点等。明朝黄宗羲的“天下为主,君为客”可以说是“民本”思想的集大成者。“民本”思想虽然是统治者维护统治、驾驭人民的权术,但也体现了一种治国安邦的理念,是古代政治思想的精华。“民本”思想认为,国家发展的主体是人民,只有得到人民拥护的君主才能保持统治稳固,才能实现国家长治久安。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据统计,“人民”二字是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以人民为中心”是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精神的价值归旨。“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基础是人民拥护,必须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42];“作为国家领导人,人民把我放在这样的工作岗位上,我就要始终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的位置,牢记责任重于泰山,时刻把人民群众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兢兢业业,夙夜在公,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43]。他“以人民为中心”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中华传统文化中的“民本”思想。他指出,“在中国,民本和法制思想自古有之,几千年前就有‘民惟邦本,本固邦宁’的说法”[44]。他多次引用“民惟邦本,本固邦宁”这句格言,明确指出:“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就要扎扎实实体现在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各环节。”[45]无论是将人民视为根本,还是将人民视为中心,二者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在于不断实现和保障人民的物质文化需求。从这一点出发,在“民本”与“以人民为中心”之间,毋庸置疑,习近平总书记找到了历史与现实的共鸣之处。只不过,“民本”思想无法脱离君民关系的影响和制约,君民关系是“民本”思想产生的动因,也是目的,“民本”思想在本质上是为统治阶级的统治服务的。由于先有君民关系的需求,后有“民本”出现,因而在现实实践中君民关系决定了满足人民的物质文化需求的程度。与“民本”不同,最先进生产方式下诞生的“以人民为中心”本身就是目的,因而在满足人民物质文化需求上是没有保留、只有推进的。在这一点上,“以人民为中心”在扬弃“民本”的基础上具有最进步的一面。

    九、小结

    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所蕴含的中华传统文化因子不胜枚举,本文所涉及的仅是沧海一粟。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中华文化源远流长,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提供了丰厚滋养。中华传统美德是中华文化精髓,蕴含着丰富的思想道德资源。不忘本来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46]。要继承,就要明白: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前提下正确对待中华传统文化,既要反对文化虚无主义,又要防止文化复古主义。中国共产党既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实践者,也是坚定的中华传统文化继承者。中华传统文化在经过历史的论证和洗礼后立足于当代人的现实需求,被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所吸收和运用,为其铺设了一层极富魅力和创新性的文化底蕴。原文参考文献: [1][8][10][19][26][36]牢记历史经验历史教训历史警示 为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提供有益借鉴[N].人民日报,2014-10-14.  [2][17][41]习近平.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暨国际儒学联合会第五届会员大会开幕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4-09-25.  [3][4]习近平.青年要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4-05-05.  [5][35]习近平.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3-03-18.  [6][15][16][18][21]习近平.在布鲁日欧洲学院的演讲[N].人民日报,2014-04-02.  [7]习近平.在庆祝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成立6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4-09-06.  [9]丁国强.“根”与“魂”的力量——《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的启示[N].中国纪检监察报,2014-10-10.  [11]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继续朝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目标奋勇前进[N].人民日报,2012-11-30.  [12][13]习近平.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的演讲[N].人民日报,2014-03-28.  [14]习近平.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七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会上的讲话[N].光明日报,2014-06-10.  [20]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基本国策 努力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N].人民日报,2013-05-25.  [22]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第二次全体会议上的讲话(节选)》[N].人民日报,2016-01-01.  [23]习近平.携手构建合作共赢新伙伴 同心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在第七十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时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5-09-29.  [24]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3年年会开幕[N].光明日报,2013-07-21.  [25]王晓东.加快推动绿色发展变革[N].人民日报,2016-05-23.  [27]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习近平关于全面依法治国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5:4.  [28][29][30]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N].人民日报,2016-12-11.  [31]高擎民族精神火炬吹响时代前进号角筑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时代文艺高峰[N].人民日报,2016-12-01.  [32]习近平.在同各界优秀青年代表座谈时的讲话[N].光明日报,2013-05-05.  [33][34]深入开展学习宣传道德模范活动 为实现中国梦凝聚有力道德支撑[N].人民日报,2013-09-27.  [37]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建校80周年庆祝大会暨2013年春季学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3-03-03.  [38]董仲舒.春秋繁露[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69.  [39]习近平.在中国国际友好大会暨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60周年纪念活动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4-05-16.  [40]习近平.弘扬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建设合作共赢美好世界——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发表6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N].人民日报,2014-06-29.  [42]坚持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正确方向 促进亚太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发展[N].人民日报,2015-09-23.  [43]习近平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N].人民日报,2014-02-09.  [44]习近平在英国议会发表讲话[N].人民日报,2015-10-21.  [45]习近平.中国发展新起点 全球增长新蓝图——在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N].人民日报,2016-09-04.

链接地址)

作者: 刘从德#孟冰寒 责编: 范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