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理论前沿>> 和谐社会  

城镇化进程亟须农民工实现城市融入

http://www.xjass.com  2010年04月27日 13:18:10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伴随着这一进程,越来越多农民工从农村涌向城市,目前有2.26亿农村劳动力在城镇就业,他们在对城市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也面临着融入城市、完成市民化的问题。长期以来,由于宏观上社会制度的障碍和微观上劳动关系状况的影响,农民工难以真正融入城市,许多人只能成为城市的过客,而我国的现代化进程必然要求一部分农村劳动力向城镇转移并长期定居下来,以实现城市化。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事业继续向前推进时亟须解决的问题。

    一、目前我国在城镇化进程中的劳动力转移现状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的改革和开放,大量农村劳动力开始向非农产业转移和大规模跨地区流动就业,农民工是我国改革开放和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中涌现的一支新型劳动大军。亿万农民进入城市就业,不仅缓解了农村就业压力,也为城市发展和方便城市居民生活做出了重要贡献。打工经济已成为农民增加现金收入的主要途径,是对改变中西部地区落后状况的有力支持。

    农民工广泛分布在国民经济的各个行业,尤其是在加工制造业、建筑业、采掘业及环卫、家政、餐饮等服务业中已占半数以上。农民工一头连着农村和落后地区,一头连着城市和发达地区,他们为城市创造了财富,为农村增加了收入,为城乡发展注入了活力,是工业带动农业、城市带动农村、发达地区带动落后地区的有效载体。农民工进城务工使城市和农村劳动力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目前在一般城市,农民务工者和其他流动人口占城市户籍人口的比例在20%一30%左右,在发达地区这部分人口可能是城市户籍人口的3—4倍。据统计,农村需要转移的农村富余劳动力总量达1.5亿一2亿人.目前约9000万人实际已在城镇生活。

    《中国农民工调研报告》表明,我国农民工正在发生三大转变:由亦工亦农向全职非农转变,由城乡流动向融人城市转变.由谋求生存向追求平等转变。新一代的农民工进城务工,不仅是为了挣钱,他们更向往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对尊重、平等和社会承认有更多的企盼。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近七成的农民工对城市生活感觉比较适应.半数以上的农民工希望留在城市发展。这意味着他们将在城市繁衍生息,永久定居,并最终融入城市,成为真正的“城里人”。尽快让农民工融入城市,使他们成为城市中的劳动者,成为工人阶级中的一员,是共建和谐、共享和谐的题中应有之义,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必须破解的课题。

    二、城镇化进程中劳动力转移所面临的问题及原因

    判断进城农民工是否成功地融入城市,主要应将其经济收入、住房条件、基本权益的保障状况、对在城里就业和生活的满意程度、与城市居民的关系、对自己现在实际身份的认知等作为评价指标。由于各种原因,目前农民工融人城市总体状况仍不容乐观。

    首先.农民工融入城市面临一定的制度壁垒。农民工融入城市面临的首要制度障碍就是源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户籍管理制度。附着在户籍制度上的社会保障、就业、教育、医疗卫生等一系列基本公共服务尚未突破城乡二元分割的状况,成为制约城市化和农民市民化的最大障碍。从大的方面讲,他们至今尚未能享受政府为城镇居民所提供的就业、教育、社会保障、医疗卫生等公共服务,不仅收入偏低。居住环境差,而且备受城市管理者的排挤和不少居民的歧视,使他们从心理上与城市有距离。另一方面,农民进城就业没有明确的领导机构,缺乏计划指导,使他们缺乏在城市谋生立足的技术本领,加上有关法律法规不健全,公安、卫生、计划生育、劳动等部门又都各管一段,使对农民工的管理和服务处于“谁家都管”又“谁都不管”的状态.从而导致他们没有归属感。近几年来,农民工问题越来越得到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国家也出台了一系列改进农民工就业、生活、教育、社会保障状态的政策。但在很多地方都只是谈一谈,而没有实际进展,不少地区有长远规划却没有近期目标,宣传也不够到位,许多农民工根本不知道与自身利益切身相关的政策措施。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2007年6月对100个劳务输出县的调查,外出就业农民工实现向城镇迁移的历年累计人数,仅仅是目前外出就业人数的1.7%。二元户籍制度使进城农民工与城镇居民相比。承受着就业及相关权利、福利待遇上严重的不平等。仍然是农业户口的农民工在城市处于边缘地位,他们没有在城市迁移定居的权利,只能作为廉价劳动力在城市就业.而不是享有平等权利的公民。

    其次,农民工的文化适应存在一定障碍。农民工进城不仅仅是农村人口在空间上移居城市,也是现代化意义上的“文化移民”。城市户15只是一个外在的身份标签,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社会心理等文化模式的转变是农村人向城市人转变的内在要求。农民工在由农村向城市的移动过程中,虽然发生了社会生活场域的变化,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他们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网络纽带。凭借这一网络.农民工可以较好地“进入”城市,但很难“融入”城市。中国社会科学院日前发布农民工最新生存状况研究报告。报告显示.农民工平均受教育时间为8.7年,初中以下文化程度的比重高达80.5%。农民工文化素质不高,业余文化生活单调。多是上网、逛街、看电视。农民工文化生活匮乏,不仅使他们无法提升自我、融入城市,而且还可能走向反面。因为文化生活匮乏,因为无所事事,他们完全可能选择其他方式消遣,以填充精神的空虚。酗酒、赌博、阅读或观看低俗、暴力、色情内容的书刊影视,个别人还可能走上犯罪的道路,给城市社会治安带来隐患。

    最后.农民工的政治参与程度较低。农民工是中国社会变迁中一个数量庞大且身份特殊的群体,他们的政治参与是和谐社会民主法治进步的体现,也是和谐社会公平正义的内在要求,还是增强社会和谐稳定与活力的途径,但当前农民工的政治参与却呈现出边缘化和非制度化趋势。由于各种因素的制约,农民工成为既没有参加农村政治生活又不能融入城市政治生活的“漂泊的政治人”。农民工大多受自身素质的限制,维权意识低,很多农民工在合法权益受侵犯时,不懂通过合法手段保护自己,更极少通过政治参与以提高其政治地位,进而维护其合法的政治权益。数以亿计的农民工游离于社会的政治表达之外,使他们觉得自己既不是乡里人又不是城里人的边缘人。农民工在城市中的政治参与程度过低,既不利于农民工的政治利益表达和保护,也不利于对农民工的管理。

    三、加快体制和制度创新,促进农民工融入城市进程

    大力推进城镇化必须按照党的十六大报告的要求,消除不利于城镇化发展的体制和政策障碍,当务之急是要在就业、工资、社会保障等方面,消除对农民工的歧视,使农民真正融入城市和社会。为了通过城市化进程不断减少农民数量,就必须从制度创新上做出重要的也是关键性的抉择。制度是人们获取资源、赖以生存和发展的重要外在环境。促进农民工融入城市,建立健全相关的制度是根本保证。以制度为保证,调动政府有关部门、职业培训机构和学校、工会、社区、农民工等多方面的积极性,并落实各自责任,使农民工参加培训和文化生活、其子女平等接受义务教育等文化利益需求得到实现。进城农民工融入城市,既需要良好的外部环境,更需要充分发挥自身的主观能动性。作为一名农民工,更应适应形势发展要求,开拓进取,完善自我,不断提升自身的专业技能和文化素质,真正加入产业工人的队伍。

    (作者单位: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发展管理系)

稿源: 《理论研究》2009·23 作者: 李珂 柳娥 责编: 张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