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理论前沿>> 和谐社会  

索马里海盗难以制止的原因和解决思路

http://www.xjass.com  2010年04月27日 13:04:04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索马里海盗频繁袭击周边海域包括中国商船在内的过往船只,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普遍关注。为此,2008年联合国安理会先后通过四项打击索马里海盗的决议。一些国家相继派出军舰前往亚丁湾及其附近海域布防。中国军舰也对本国商船实施护航。然而,索马里海盗并未因此而偃旗息鼓,相反,依然频频采取袭击行动。索马里海盗活动为何依然猖獗?采取何种措施才能有效加以遏制?笔者试就此两个问题作如下探讨。

    一、索马里海盗难以制止的原因分析

    (一)国际打击不力使海盗有机可乘。

    首先是海盗出没的海域范围太大,各国派出的军舰数量远远不足以实施有效监控。索马里位于“非洲之角”——索马里半岛,北部据守亚丁湾,东部濒临印度洋.有关人士估计,仅亚丁湾一带至少需要60艘军舰,至于印度洋就得达到300艘舰艇,而现在各国军舰加起来才20多艘。其次是目前各国家派出的军舰没有形成一个指挥中心负责统一调度,基本上是各自为战,相互缺少配合行动,这就使得海盗有机可乘。其次,索马里海盗也在调整战略战术,寻找新的作案地点,以躲避前来的各国军舰,如去年底中国“天裕8号”、沙特阿拉伯的“天狼星”号和不久前的中国“德新海号”都是在远离亚丁湾一两千公里的印度洋面遭到劫持的。

    (二)海盗行动的高额利润诱使海盗铤而走险。

    索马里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由于连年内乱,加上自然灾害的影响。经济极为困难。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索马里沿海地区有些人开始从事海盗活动,最初是为了防止他国船只在本国海域进行捕捞和倾倒废弃物,但他们很快发现海盗生意有利可图,几条小船可以搞定巨大的货轮,随之便可从船主或当事国获得巨额赎金,一夜暴富。这样,海盗活动开始在索马里沿海兴起,并逐渐在某些地区形成海盗经济的“产业链”。正是由于海盗活动的低投入、高产出,诱使海盗组织及其成员敢于一次次铤而走险,即使在联合国已通过打击海盗决议之后照样“顶风作案”。

    (三)国内政局失控是导致海盗活动不断蔓延的最根本原因。

    索马里海盗这一“国际问题”与其国内政治有密切联系。自1991年初西亚德政权被推翻后,索马里一直处于军阀割据、政局不稳状态,直到现在索马里政府依然不能对全国实施有效管理。由于索政府难以恢复国内正常秩序,也就不能遏制海盗集团愈演愈烈的劫船行动,这是导致索马里变为“海盗的天堂”的最根本原因。同时索马里海盗在陆地建有自己稳固的大本营,不仅可以用来长时间停靠劫船和扣押人质,更重要的是他们作案后可以迅速从海上撤离,既躲避外国军舰的追剿,又可进行补给和休整,养精蓄锐,而仅拥有力量薄弱的海岸警卫队的索马里政府其对此却束手无策。

    (四)海盗与商船之间处于一种“非对称性”状态。

    从商船角度看,首先是它们的目标大,处于明处,均属于非武装船,不仅船上没有固定武器设施如火炮等。按照国际惯例,船只通常也不自行携带武器。其次是随着大量先进设备的运用,船上配备的海员数量也大大减少,缺乏对付海盗的有力人员。再次是商船船体大航速慢,尤其是装满货物之后,如中国“德新海号”当时航速仅为8节。而全副武装的海盗船目标小,船速快,作案具有隐蔽性,事先较难防范,一旦海盗登船实施有效控制,船员成为人质后,即便有军舰在近旁也很难解决问题,因为他们要考虑人质的安全。

    二、解决索马里海盗问题的若干思路

    索马里海盗问题的存在妨害了正常的国际贸易和海上运输,对往来的商船及其船员构成了严重的安全威胁,对索马里本国的社会秩序也构成严重冲击。笔者认为,国际社会应高度重视这一问题,并应采取以下措施促其尽快解决:

    (一)在联合国框架内建立临时统一指挥中心协调各国反海盗行动。

    为解决亚丁湾及附近相关海域的军力不足且分散状况.各有关国家除应考虑适当增加补充军力以外,更重要的是考虑如何进行相互合作。鉴于此,应经由联合国授权,建立一个统一的临时指挥中心.协调包括亚丁湾和索马里海域多国军舰在内的打击索马里海盗行动,以保护各国船只免受其袭击。在该中心统一协调下,各国应在以下几个方面开展合作:一是建立信息平台,分享有关海盗活动的信息和情报,交流打击索马里海盗经验;二是进行技术合作.相互学习交流反海盗和海上救护经验和技术等;三是进行军事合作,充分利用目前有限的各国军舰资源,相互分工,相互配合。在索马里海盗比较活跃的海域形成相当的军事威慑,并对继续顶风作案的犯罪集团和成员实施海上联合打击.尽快遏制仍呈猖獗之势的海盗劫船行动。

    (二)应设立临时国际法庭解决相关法律问题。

    打击和惩治索马里海盗必然涉及相关法律问题,去年年底德国国防部长呼吁设国际法庭审理索马里海盗,这一建议应得到支持。根据相关国际法文件,目前设在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只对4种最严重的国际犯罪具有管辖权,海盗罪并未纳入其管辖范畴。虽然有关国际公约规定了对海盗行为的普遍管辖、属人管辖和属地管辖等几种方式,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对海盗行为有相应的立法规定,有的国家在海盗犯罪方面的立法极为不足,还有的国家法律没有对海盗行为做明确解释。由于没有国内立法的支持,一些国家难以对海盗进行法律惩治。基于上述情况,国际社会应采纳德国国防部长建议,由联合国安理会设立临时法庭来审判海盗犯罪,以对索马里海盗进行有效惩治。

    (三)应致力于解决索马里面临的“和平与发展”问题。

    作为特例,联合国安理会决议已授权各国在索马里境内对海盗采取行动.但由于登陆作战面临诸多复杂问题,所以。这一措施只能在海上打击无效的情况下才能谨慎采用。而且应通过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加以实施。即便如此,仅靠军事手段仍不能彻底解决索马里海盗问题,必须同时采取多种措施加以综合治理方能奏效。首先,国际社会应支持索马里政府尽快消除内战和武装割据,实现国内和平,恢复社会正常秩序,为索马里民众创造安定的生产和生活环境。其次,在打击海盗的同时,也要制止他国船只在索马里海域过度捕捞和投放污染物,并提供必要的经济以及科学技术援助,逐步恢复和发展当地的农业和渔业,使索马里沿海居民有较为稳定的谋生手段。再次,支持索马里政府加强海岸警卫和地方治安力量,并重建陆上海上的司法管理体系。总之,在推进解决索马里面临的“和平与发展”问题的过程中。彻底消除海盗得以滋生的土壤。

    (四)商船本身应提高对付海盗和自我防护的能力。

    目前各国海上力量尚难以做到对本国所有海外航行的船只实施保护,因此,商船本身提高自身的反海盗能力势在必行。首先,各类货船应采用并更新各类安全设施或仪器。如较为先进的通过卫星和计算机报警的“船舶追踪系统”,用来对付海盗抓钩的“虎之门”报警系统等。其次,加强船员的反海盗教育,并进行实地模拟训练和演习。实际上。有的国家海事学院已开设反海盗课程,中国也应借鉴这一经验。再次,在实际航行中,要对危险区域保持高度的警惕,做到避让航行、昼夜联防和船岸协同等,如遇海盗企图登船,在及时报警的同时,可尽可能使用警笛、强光灯、高压水枪和其他工具等作为防护的武器。但是,如船只已被劫持,就要在确保船只和船员安全的前提下,设法与海盗进行谈判。当然,并非所有船只都适合进行防卫或者能在短期内增强防卫,对于这样的船只而言,就应考虑避开危险航路或请求军舰护航的方式。

    (本文作者:中共中央党校战略所教授)

稿源: 《理论研究》2009·23 作者: 张明明 责编: 张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