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理论前沿>> 和谐社会  

农民工心态状况调查

http://www.xjass.com  2010年03月24日 10:16:31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江苏离乡进城务工的农民总数约663万人。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2009年1月至春节期间,总共返乡307.58万人。根据省劳动保障部门的资料,由于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社会各界的大力协助,到3月底,返乡农民工分为三个主要群体:继续回城就业,占83%;留本地非农部门就业和自主创业,占16.8%;留本地务农,占0.2%。可以说,江苏返乡农民工再就业问题基本解决。但是,由于这一轮农民工返乡,既有“城乡两栖型”生存方式的农民工的常态性,又有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的特殊性,因此经历了这一轮返乡场景的农民工,所受到的心理冲击比以往要深重,即使已经重新走上就业岗位,他们的心态状况亦不容乐观。

返城者存在“返乡焦虑”一是“不安定感”。回到城市的返乡农民工,置身金融风暴影响最深刻的城市经济中,普遍感觉这场金融危机的影响尚未过去。他们纵然回到城市,仍有“不安定感”,觉得即使现在找到了工作,但随时都有失去的可能。有将近10%的返乡农民工是在接受城市最低工资、甚至低于城市最低工资条件下获得的职业。

二是“生存郁闷”。大部分返乡后又返城的农民工直接面对着家境下降的苦恼。调查反映,一些在国家提倡“一对夫妇只生一胎”政策后出生、但属二胎次、甚至更多胎次的青年农民工,没有独生子女才有的责任田,因而是些“刚性政策性失地农民”。在他们步入社会时,城市化进程加快,城市的机遇多,凭借着身强力壮,尚可解决家庭生计问题。但是,在经济不景气的年代,他们不得不改变原有的家庭生活预期。同时,空巢老人问题、婚姻稳定性问题、留守儿童问题等,也使他们产生生活烦恼和心理冲击。三是“身份之痛”。农民工进入城市后或多或少受到歧视和排斥。比如在经济上,农民工和城市正式工人同工不同酬,同工不同时,同工不同权;在社会方面,农民工没有城市户籍,始终是城市的边缘群体。近年来,随着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的推进,城市居民不再像以前一样排斥农民工,在许多城市农民工被称作“新市民”。但是,面对金融危机,排斥农民工的现象可能会重新抬头并得以强化。四是“根意识”的焦虑。中国的农民工是“城乡两栖型”的,以前他们即使常年打拼在城市但并不存在很强的“根意识”的焦虑,因为他们确信自己有“根”,这个“根”就是自己出生的那块土地。但是,2009年春节前后的返乡场景中,一些长期打拼在外久不回家的农民工,回到家乡却身陷土地的矛盾纠纷之中,突然间发现自己的“根”早已松动。他们再度来到城市打工的时候,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根意识”焦虑。调查中,不少农民工表达出一种“无根”、“什么地方都站不住脚”的苦恼心境,造成农民工群体性的不安定感。留乡者丢不开“城市情结”一是城市文明的吸引。调查发现,一批返乡农民工虽然留乡就业、创业或务农,但是“返城期盼”还是时时撩动着他们的情绪。多年的城市工作和生活,使他们感到留乡就业和生活的“不习惯”,甚至带有一种“临时感”。尤其是年轻农民工,他们留恋、向往城市生活。在调查对象中,70.1%的人认为城里收入高,生活更好;很多人认为,在城市孩子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城里精神生活丰富多彩,而农村生活不便利,信息不畅通,上网不方便,娱乐方式少;留在农村的同伴群体也越来越少等等。这些认知,说明农民工对于城乡文化差异有正确的判断,向往城市文明的意识明显提高。因而,他们中的相当部分人把留乡就业仅仅当作“权宜之计”,期待着在城市经济回暖后能重回城市就业。二是留乡创业的艰辛。本次调查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留乡创业的农民工面临着诸多困难。一位苏北乡镇的党委书记反映了农民工创业遇到的一些难题:支持农民工创业的政策力度有限、资金缺少和融资渠道缺乏、税赋相对较重、基础设施建设跟不上、自身创业素质有限等等。农民工返乡创业的艰辛程度较高,创业的风险较大,创业受挫或失败还会带来一些社会问题,如家庭利益受损,个人身心受到打击;可能会增加与基层政府和乡民之间的怨情,会引发与合作伙伴之间的矛盾纠纷造成不和谐等等。调查发现,留乡创业的农民工普遍有一种心理:创业不顺利或是失败,选择什么样的退路?他们的回答是:首选的还是返城做工。他们希望金融危机的影响能尽快消除,城市能够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三是提升后代文化教育水平的期盼。长期以来,中国的农民缘于出身、生活的贫困、文化的落后,以及城市的歧视,有一种文化自卑心理。调查显示,这种文化自卑会促使留乡就业创业的农民工,时时考虑再回到城市中就业。在访谈中,有留乡就业的农民工表示:“家乡是不能久待的,待久了,大人孩子都土了,土掉渣了,就不得救了。”有位青年农民工说:“西方人相信,培养出一代贵族要三代人以后。农民培养一代市民也要经过三代人努力。我的父母在城市打拼,把我带到城里,我不能让我的孩子再在田埂上爬。形势好转了,我非得回城不可,我非得让我们家第三代人变成市民不可。”这种文化自卑心理,使得他们即使留乡了,也无法在乡村扎根,新农村建设的前景还没有真正吸引住他们。开展积极心理引导的路径江苏各级党组织在调查了解经历2009年返乡农民工心态状况基础上,围绕进一步解决农民工的就业和生活实际问题,开展积极的心理引导,坚定重返城市就业农民工的信心。首先,强化形势教育,提振农民工的就业信心。江苏各级党组织把形势教育作为提振再就业农民工信心的重要一环,通过会议、广播、电视、宣传栏等形式,以及干部进村入户做思想政治工作,引导返乡农民工正确认识发展形势:从经济发展周期讲金融危机,使返乡农民工平心静气地对待金融风险带来的损失。着力说明,党和政府的积极应对和广大企业、人民群众的努力,使中国仍保持了较高的经济增长速度,中国经济将会在世界上最快回暖;讲清江苏经济发展前景:苏中、苏北发展空间进一步拓展,苏南产业转型升级开始上台阶,江苏处在经济发展的崭新阶段。及时有力的形势宣传,使农民工的择业信心由返乡初期的低迷状态很快得到明显提振。据抽样调查,至4月中旬,经历2009年返乡的农民工中,“对经济发展有信心”、“较有信心”的已占到89.2%。其次,进行政策解读,坚定农民工的发展决心。调查发现,经历2009年返乡的农民工对发展信心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对相关政策不了解。春节前后,对于政府的相关经济政策比较了解的,只占13.2%,一点不清楚的占到41.2%。针对这一情况,江苏各级党组织和政府把政策宣传和解读作为对返乡农民工进行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内容,广泛深入宣传中央关于刺激内需的10大措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以及江苏的发展战略和江苏省实施《就业促进法》办法等。再次,加强改革宣传,稳定农民工的人心。毋庸置疑,由于客观原因或政策缺失,有些农民工利益没有稳固的保障。如长期在外打工,承包土地抛荒而被乡里收回的失地农民工、刚性政策性无地农民工等,这些人在城市没有足够保障,在农村又无生计,导致他们产生“无根”的感觉,从而人心不稳。江苏各级党组织在促进政府部门和有关组织,优先帮助这些返乡农民工就业、督促就业单位认真落实他们的各项保险保障的同时,向这些农民工宣传党的十七大关于深化改革的战略思想,宣传加强和谐社会建设,推进城市户籍制度、城乡居民劳动就业制度、城乡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战略举措,稳定返乡农民工的人心。尤其是昆山等城市实施的对农民工和原住市民“教育同步、就业同步、权益保障同步”的政策,使许多重返城市的农民工尤其是青年农民工感到“暖心、安心”,他们表示,“对改革抱有信心”。着力培育农民工的先进思想意识1.把培养创业精神作为思想教育的重要任务。促进返乡农民工创业,是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确保江苏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帮助更多的返乡农民工和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的一项重大举措。为此,江苏各级党组织通过大量的宣传鼓动和说服教育,帮助返乡创业的农民工正确认识当前有利于创业的形势和政府出台的鼓励创业政策,帮助他们打消对创业的顾虑、克服害怕创业失败的恐惧心理;及时发现、宣传、表彰返乡创业的好典型,增强返乡创业农民工的光荣感、责任感和自信心,引导全社会尊重、关爱和扶持农民工返乡创业,从而吸引更多的农民工返乡创业,营造农民工人人想创业、个个敢创业的浓厚氛围。2.把增强风险意识作为思想教育的关键内容。江苏各级党组织积极指导各级培训机构和社会组织,把风险意识教育贯穿在各类培训和宣传中,着力帮助农民工提高有效防范经济风险尤其是防范创业过程中的风险的能力,在项目选择上既考虑经济利益,又考虑到社会的长远发展方向和环境保护;认识和防范经营风险,返乡创业者中有75%的人以前没有独立经营企业的经验;认识和防范技术风险,一些返乡农民工由于没有必要的技术,在产品生产加工、规模养殖、种植过程中遇到技术上的难题,会发生各种风险甚至导致创业的失败。3.把提升文明素质作为思想教育的重中之重。这里说的文明素质,是指与现代建设者相匹配的观念素质、能力素质、道德素质、法律素质、心理素质、思维素质与文化素质。江苏各级党组织把提升农民工的现代文明素质作为思想教育的重中之重。通过改善农民工的生活条件,以良好环境影响人;通过让农民工共享文化资源,以优秀文化熏陶人;通过精心设计适合农民工参与的活动载体,以丰富活动教育人;通过宣传农民工中的先进典型,以先进事迹引领人。促进农民工现代文明素质不断提升,以主人翁的姿态积极参加城市和乡村的建设。

稿源: 思想政治工作研究 作者: 严翅君 责编: 陈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