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理论前沿>> 和谐社会  

维护祖国统一 维护民族团结 维护社会稳定

http://www.xjass.com  2009年11月25日 18:05:28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作为一名受党教育培养几十年的领导干部,我始终深切地体会到,中央历来关心新疆各族干部群众,一贯支持新疆经济社会发展,高度重视新疆的社会稳定。在乌鲁木齐发生“7·5”事件后,胡锦涛总书记亲临新疆考察指导工作,带来了党中央、国务院和全国人民对新疆各族人民的亲切关怀。全区各级法院各族干警受到极大鼓舞,更加坚定了我们担负起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的信心和决心。

胡锦涛总书记在自治区干部大会上的重要讲话,充分肯定了自治区党委和政府在党中央、国务院坚强领导下,紧紧依靠各族干部群众,坚决制止暴力犯罪,迅速恢复乌鲁木齐社会稳定的工作。他从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大局出发,从理论和实践、历史和现实的结合上,深刻总结了新中国成立60年来新疆团结稳定、繁荣发展的巨大成就,深刻揭示了乌鲁木齐“7·5”事件的性质和背景,深刻阐述了坚定不移维护祖国统一、维护社会稳定、维护民族团结的重要意义,深刻论述了在现代化建设中“改革发展”和“团结稳定”的密切关系,明确指出了新疆实现各项事业科学发展的总体思路和新疆改革发展团结稳定的基本任务和要求。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指明了新疆工作的正确方向,是建设繁荣富裕和谐的社会主义新疆的纲领性文件,对切实做好乌鲁木齐“7·5”案件审判工作是有力的指导。

当前,全区各级人民法院正在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部署,开展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和“人民法官为人民”主题实践活动,总书记的重要讲话无疑是最权威的指导文件。我认为应当从以下四个方面重点把握总书记的重要讲话精神。

认识新中国成立60年新疆历史巨变,珍惜来之不易大好局面。

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政治民主、民族团结、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社会稳定、各项事业呈现出欣欣向荣的崭新局面。然而,长期以来,境内外敌对势力和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不顾事实,否定新疆和平解放以来发生的巨大变化。事实胜于雄辩。现在的新疆,无论是生产力发展水平,还是社会文明进步程度;无论是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还是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与解放前相比呈现出几十倍甚至成百倍的增长和发展。事实证明,中国共产党是为新疆各族人民谋利益的,没有中国共产党就没有新疆今天的繁荣进步。我们要深刻认识半个多世纪以来新疆大地的沧桑巨变,更加坚定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信心和决心,不断增强对中华民族的认同感、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对伟大祖国的自豪感,更加坚信只有坚定不移地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中华民族大家庭中,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牢牢把握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主题,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疆才有光明灿烂的前景,新疆各族人民才有幸福美好的未来。

把思想认识统一到中央决策部署上来。

胡锦涛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乌鲁木齐“7·5”事件是一起由境内外“三股势力”精心策划组织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给各族群众生命财产造成极大损失,给社会稳定造成严重破坏。事实证明,中央对形势的分析判断和做出的决策部署是完全正确的。长期以来,西方敌对势力不愿意看到社会主义中国发展强大,不愿意看到我国各族人民团结和睦,不愿意看到中华民族实现新的伟大复兴,顽固地对我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千方百计利用“疆独”、“藏独”等民族分裂势力对我国进行渗透破坏,妄想在我边疆民族地区打开缺口,新疆就是他们企图重点突破的地区。

在西方反华势力的支持、利用和怂恿下,以热比娅为首的“世维会”等“东突”分裂势力内外勾结、直接策划、煽动、指挥了骇人听闻的乌鲁木齐“7·5”事件,对各族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乌鲁木齐发生的不法分子用针状物刺伤无辜群众事件,是“7·5”事件的继续,是敌对势力在当前特殊形势下有预谋有组织地策划实施的扰乱社会秩序,制造恐怖气氛的重大恶性案件。这说明境内外“三股势力”不甘心他们的失败,其险恶用心在于制造恐怖气氛,挑起民族对立。为此,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政治头脑,善于从历史发展的高度和国际局势变化的大背景中来分析和把握反分裂斗争形势,充分认识反分裂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尖锐性,充分认识我们与境内外民族分裂势力、敌对势力的斗争,是维护祖国统一和国家安全、事关我国核心利益的重大政治较量,是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各民族大团结的严肃政治斗争,进一步增强政治敏锐性和政治鉴别力,不断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忧患意识,坚定不移地维护祖国统一、维护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稳定,不断夺取反分裂斗争新胜利,确保新疆长治久安。

认识改革发展和团结稳定的辩证关系。

胡锦涛总书记在重要讲话中强调,做好新疆工作关键是要处理好发展和稳定的关系,始终坚持一手抓改革发展,一手抓团结稳定。发展是硬道理,是第一要务,新疆的问题归根到底要靠加快发展、科学发展来解决;稳定是硬任务,是第一责任,是发展的前提和保障;民族团结是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命线,是实现新疆长治久安的根本之策,是做好新疆工作的重要保证。

新疆和平解放60年的发展历程证明,新疆之所以能彻底改变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进入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综合实力明显增强、各族群众得实惠最多的时期,正是因为这60年来,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很好地处理了改革发展与团结稳定的关系。乌鲁木齐“7·5”事件给各族群众生命财产造成极大损失,给社会稳定和民族团结造成严重破坏。这充分表明,动乱是祸害之根,稳定是幸福之源,社会不稳定,什么事情也干不成,已经取得的成果也会失去。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动摇,坚持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不动摇,坚持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不动摇,是做好新疆工作的根本之策,也是推动社会主义现代化航船顺利前行的根本要求。坚持三者的有机统一,真正做到一手抓改革发展、一手抓团结稳定,既是做好新疆工作的关键,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新疆现代化建设伟大实践中取得的一条重要经验。我们要按照坚持“三个不动摇”的要求,充分发挥执法审判机关的职能作用,为维护新疆社会大局稳定、维护民族团结提供强有力的法律保障。

认识维护稳定是新疆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

胡锦涛总书记在重要讲话中强调指出,要坚持稳定压倒一切的思想,把维护新疆稳定作为当前新疆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把促进改革发展同维护社会稳定有机结合起来,确保新疆社会大局稳定。社会稳定与每个人的利益息息相关,是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之所在。坚持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不动摇,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期盼,是实现人民利益的根本要求。稳定是福、动乱是祸。只有稳定,才能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使经济社会发展取得长足进步、各族群众生活得到明显改善;只有稳定,社会才能安定和谐,人民才能安居乐业,国家才能长治久安。

乌鲁木齐“7·5”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的迅速平息表明,人心思稳、人心思定,分裂势力不得人心、是注定要失败的,维护社会大局稳定合乎新疆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是新疆繁荣发展和各族群众生活幸福的根本保证。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中央关于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来自民族分裂主义的论断是正确的,保持新疆社会稳定,首先要旗帜鲜明地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我们伟大祖国是由56个民族共同建设的,56个民族是兄弟姐妹,每一个民族的命运都和祖国的命运紧密相连。我们必须深刻认识到,祖国统一是各族人民的最高利益,要坚定不移维护祖国统一,把爱祖国与爱民族、爱家乡统一起来;民族团结是我们的生命线,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民族团结。坚持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不动摇,必须筑牢保持社会稳定的思想基础、法制基础、群众基础。在这方面,人民法院必须有所作为而且能够做到大有作为。

我国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法律的尊严不容践踏,人民的利益不容侵害。“7·5”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和“针刺”制造恐怖犯罪,是对国家法律的严重破坏,任何人践踏国家法律、破坏社会秩序,侵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都要受到法律制裁。我们要高举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旗帜,继续把打击的这一手放在反分裂反恐怖斗争最突出的位置,始终对“三股势力”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充分运用我国刑法,对实施恐怖袭击的暴力恐怖分子予以最严厉的打击。

针对审判“7·5”案件和“针刺”案件,本人认为应当坚持以下基本原则:第一,坚持严格依法办案的原则。要把好证据关、事实关、程序关和适用法律关,做到审判的每一起案件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第二,坚持依法顶格重判的原则。按照党中央关于要孤立打击极少数的要求,对“7·5”案件中实施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行为的策划者、组织者及骨干分子,其他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的首要分子、罪行重大者,要在法定刑限度内适用最重的刑罚或多个量刑幅度内选择最重的量刑幅度。第三,坚持“两个基本”的原则。只要定罪量刑的基本犯罪事实、情节清楚,基本证据确实、充分,就要及时审判,不在细枝末节问题上纠缠。第四,坚持用足用好用活现有法律精神的原则。要充分考虑国际对敌斗争策略的需要,怎样有利于打击境内外“三股势力”就怎样依法定罪量刑。第五,坚持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原则。要按照党中央关于严厉打击极少数严重暴力犯罪分子,团结教育争取大多数的要求,对“7·5”打砸抢烧严重暴力犯罪事件的策划者、组织者及骨干分子,对打砸抢烧犯罪情节恶劣、手段残忍、后果极其严重的暴力犯罪分子要坚决依法顶格重判,毫不手软。但对被裹胁、被蒙蔽的一般群众可从宽处理。第六,坚持“三个效果”统一的原则。要把握社情民意,充分考虑各族人民的正当诉求,对起诉到法院的“7·5”案件和“针刺”案件的被告人,不论什么民族,坚持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构成什么罪就定什么罪,该数罪并罚的就数罪并罚,该判处死刑的就坚决判处死刑。最大限度地消灭敌人多年积累的有生力量,彻底摧毁境内“三股势力”的组织体系。(作者肉孜·司马义: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

稿源: 《今日新疆》2009年10月(下) 作者: 肉孜·司马义 责编: 陈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