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理论前沿>> 和谐社会  

中国共产党内对毛泽东思想认识的演变过程

http://www.xjass.com  2009年09月20日 13:01:12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毛泽东思想”这一概念是1943年7月由中国共产党内的人提出来的。1945年,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把“毛泽东思想”确定为其指导思想,并写进了党章,这在中共党的历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在中共七大上,刘少奇作了《关于修改党章的报告》的报告,即《论党》。刘少奇在报告中,把党章中新增加的“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实践之统一的思想——毛泽东思想,作为我们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称为新党章的基础和最大的历史特点。刘少奇的报告充满了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赞美之词,他说:“我们的毛泽东同志,不只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革命家和政治家,而且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理论家和科学家。”毛泽东的伟大英明之处就在于他“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与中国革命的实践相结合,便产生了中国的共产主义——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就是毛泽东同志关于中国历史、社会与中国革命的理论与政策。”刘少奇还较详尽地论述了毛泽东思想的内容和毛泽东的贡献。除了文化问题以外,刘少奇讲的都是毛泽东的具体、实践的理论和政策。如毛泽东关于新民主主义的理论与政策、关于解放农民的理论与政策、关于革命战争的理论与政策等。他强调了毛泽东作为中国革命运动的领导者的作月{I和地位。报告没有提及毛泽东在辩证唯物主义哲学方面的贡献。同时,在对毛泽东功绩归类的范围上不太宽广。

    人们还看到,刘少奇在报告中强调了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中国化。他说:毛泽东同志的“这些理论与政策,完全是马克思主义的,又完全是中国的。这是中国民族智慧的最高表现和理论上的最高概括。”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和民族化的优秀典型。

    其实,刘少奇在这个报告中把毛泽东思想直接称之为“马克思主义的中化国化”有点不太准确。“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的提法,在1938年毛泽东表示赞同并在《论新阶段》等文中作了论述后,中国共产党内开始使用这个提法,但对其提法是否妥当,尚存在着分歧,自延安整风到七大前,中共中央的正式文件中再没有出现这一提法。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还不太清楚,从逻辑上推测,可能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一提法含有文化特点的用词,从字面上理解,它只强调了中国的特点和实情,没有强调马克思主义原理的普遍适用性,使人易产生好象.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只适用于中国而不适用于别国。所以,这种提法不太符合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普遍运用、推广的含义。在这段时间里,虽然“马克思主义嘶中国化”没有出现在党的文件中,但其基本观点并没有取消。

    在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上,刘少奇重新提出来并作了论述,正如刘少奇所说:毛泽东思想是科学的、中国的。后来。随着中国共产党日益成为中国国家权力的主要力量,中国共产党内对毛泽东思想适用于全世界广大殖民地国家的信念也随之日益增长,正象列宁主义在俄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解放运动中起了指导作用一样,毛泽东思想也会对世界他国人民的解放,特别是东方各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卓有成效.的贡献。这样看来,在中共党内一个过分强调中国特点的理论范畴,显然是不适当的。所以,在1949年新中国建立后,中国共产党再没有用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这一概念。

    同时,刘少奇在论及民主集中制时,有一个不可忽视的矛盾:按照中国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中央委员会集体形成的决议,所有的党员都必颊严格遵守,即使最高领导人也不例外。问题是,党的最高领导人为党提供了指导思想,如果当最高领导人的意见与中央的集体决议不符,最高领导人又宣称党组织的决议或行动不科学、不符合他的“思想”时,那又应该怎么办呢?刘少奇对此问题没有明确说明。但我在仔细阅读和研究了刘少奇的报告后发现,刘少奇的报告有这样一层意思:即当出现上述情况时,最高领导人可以否决党的决议和原则,并以他的“思想”的权威来证实其意见和行动的正确性。这是刘少奇在论述民主集中制原则问题时出现的一个明显的矛盾和弊端。在1945年的七大却被忽视了。21年后,毛泽东正是利用这一中央给他的“最后决定权”破坏了中国共产党的民主集中制原则。刘少奇本人也成为其牺牲品。当然,七大时,刘少奇和中共的其他领导人沉浸在胜利大会的欢乐气氛之中,没有料到对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崇拜,会发展到启来那样、的程度和结局。

    事实上,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代表大会的前后和以后的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共党内对把毛泽东思想定为指导思想存在着不同的看法,对毛泽东思想范畴的理解上,也存在着不同的观点。

    在中共七大召开第二天,朱德在会上作了《论解放区战场》的军事报告。朱德在报告中虽然对毛泽东本人也有些赞美之词,如认为毛泽东的重大理论贡献不仅表现在政治领域,而且也表现在军事科学上。但是,朱德的报告自始至终没有提及毛泽东思想(It得注意的是:毛泽东思想的提法自1943年7月起,就在中共党内较为普遍地使用,而且,在七大之前举行的六届六中全会上已充夺地高度地评价和肯定了毛泽东思想),好象朱德对此故意避而不谈,他至多称:“毛泽东同志的正确政策。”这或许表明朱德不完全同意把毛泽东的理论、政策上升为“思想”真理的高度,认为“毛泽东思想”这一范畴的广泛使用是不科学的,只会产生对毛泽东的崇拜。

    通过以上研究,我可以肯定地说,中共七大把毛泽东思想定为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人们注意到:中国共产党虽然把毛泽东思想定为指导思想,但党内对毛泽东思想的认识和理解相当混乱,评价不一。曾经有人一度把毛泽东思想完全等同于马克思列审主义;有些官方人士把毛泽东思想理解为“毛泽东的理论”或者含义更为狭窄的“毛泽东关于中国革命的理论”,有时又缩小为仅在中国一定的历史阶段的阶级斗争的理论。把毛泽东思想缩小到这一步,可能反映了党内非毛主义者的紧张不安,担心在中国把毛泽东思想等同于或完全代替马克思列宁主义。

    毛泽东思想的整个概念和提法,在1956年没有写进中共八大修改的党章中。但是,在此之后,报刊书籍中和中共的文件中,“毛泽东思想”的提法也时而可见。这种游离不定的状况持续了十年,直到六十年代中叶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在毛主义的条例中,对毛泽东思想进行了大张旗鼓的宣传和广泛使用。但却不是其本身含义的恢复,而是大大地扩展 了。最为著名的是,1969年,林彪在中共九大的修改党章报告中,称毛泽东思想是“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面胜币l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的顶峰”。这就使毛泽东思想成为当代科学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理论的最高形式。1973 年,中共十大对毛泽东思想作,了新的解释,在通过的党章中指出: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思想的理论基础”,这一提法在1976年毛泽东逝世后没有什么变化。1977年,中共十一大通过的党章中说:“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的指导思想和理论基础。”上述的提法非常巧妙,把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并列提出,表明后者是对前者的继承、丰富和发展,且后者在某些方面又高于前者。正像列宁关于俄国革命的理论和实践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因而把列宁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相 提并论一样,毛泽东关于中国革命的理论和实践丰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因而 把毛泽东思想与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提。这样的文字表述表明:在中国共产党看来,毛泽东是二十世纪中叶以后的科学社会主义的杰出代表。

稿源: 《毛泽东思想研究》1997.3 作者: [美]雷蒙德·怀利著 徐 黎 编译 责编: 张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