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理论前沿>> 和谐社会  

知识分子社会角色转换论

http://www.xjass.com  2009年09月20日 12:15:56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从操作层面深入到价值层面考察作为历史主体的知识分子,把握知识分子社会角色“误置——正位”的转换过程,对在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中,充分发挥知识分子能动作用具有重要意义。

    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的误置

    研究知识分子社会角色,首先应分析“知识分子”的内涵。“知识分子”的内涵,特定在两个层面:知识分子是什么?知识分子怎么样?前者是知识分子事实判断,表示知识分子存在的社会形式、社会属性和社会特征;后者是价值判断,揭示知识分子“定在”的理性精神、道德判断和价值承诺。知识分子事实判断,通常以学历、职业和职称等因素来界定,一般指受过中等以上专业教育并从事相对稳定的专业工作的脑力劳动者,它涵盖物质生产及研究应用、精神生产及传播和社会管理三大阶层的脑力劳动者。关于知识分子价值判断,学术界歧义颇大。国内偏于知识分子事实判断,认为知识分子价值判断自蕴于知识分子事实判断之中。国外则侧重知识分子价值判断,着重强调知识分子本质是“智识分子”,是向社会提供智慧和见解(不仅是知识)的“智者”,是理性的真知、真理的化身和社会的良心。

    知识分子的各种判断表明,它的社会角色,不能仅以受教育程度和社会职业性质来指谓,而必须是在受教育程度和社会职业性质基础上,同时具有鲜明的时代意识、真减的忧患意识、强烈的责任意识、紧迫的使命意识和严肃的批判意识的文化人。它在社会环境中,对自身的特殊身份和内在本质、对蕴涵其中的知识精英、社会良心、民族脊梁和历史未来特征的自我意识和充分展现。因此,知识分子是其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的科学统一。

    知识分子尤其近代以来的中国知识分子,未能全部展现本应对历史发展具有的作用和结果。究其原因,一是资本主义侵入,改变了中国社会性质,使中国近代社会急剧转型。二是中国传统文化和政治统治的负值效应,扭曲了知识分子主体力量,使知识分子促进历史进步的推力产生了惰性作用。受这两大因素影响,在历史活动中的特殊时期,发展与停滞、进步与倒退、科学与迷信、信念与信仰、真理与谬误和道德与欲望扑朔迷离,使“真、善、美”和“假、恶、丑”错位,造成知识分子社会角色误置,使知识分子的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产生了断裂。

    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的嬗裂,在知识分子个人价值和社会价值的表现形式上,它呈现为非理性或反理性的“萎缩人格”行为方式。就个人价值而论,传统道德律令和心理规则铸就他们蔑视其真实本质和命运,宁愿无原则的容忍或满足舒舒服服的压抑,把自己局限在一个相对封闭的时空象限内获得了生活“范式”理想化、普遍化,并将这种价值观念和思维方式投放市场,体认现实,作为衡量现实的标准,从而自觉或不自觉地使自己的道德、正义、良心、尊严和人格等美德受到玷污。就社会价值而论,“萎缩人格”对社会现实和人类命运等问题不屑—顾而置之度外,甚至对已失去历史“必然性”的现实“合理性”状况竟心安理得。“知识分子萎缩人格”的心态建构,是长期传统价值观念积淀的社会辐射和心理认可辄制造成的。这种心态表现了知识分子、自我意识异变,自主力量衰竭,这是知识分子社会角色误置造成的知识分子人格悲剧。

    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的转换

    社会转型过程中,要顺利实现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的转换,体现知识分子“士志于道”的精神,就必须要求知识允子在社会实践基础上反思安身立命的准则、清洗思想灰垢、扫除心理垃圾、完成自我革命;必须经“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这一自我道德修炼过程,复苏和体现本有的社会良心、正义理想、道德勇气、批判精神和人格尊严;必须继续付出每当民族和祖国处于重大历史关头曾为之付出的那种“铁肩担道义”的宏大精力,冲破思想樊笼、转交观念,引导民族的群众价值指向,为普及和提高全民应具备的理性的、逻辑的、情感的和公正的道德观念,为促进社会经济发展基础上的民主政治和法制及法治社会的日臻完善,雨承担更重的历史责任。唯此,知识分子才能“经世治国”,实现“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宏大志向。

    这一历史背景中,弘扬知识分子主体地位,重塑知识分子主体信念、尊重知识分子主体价值和发挥知识分子主体作用,体现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对知识分子的真诚呼唤。随这种呼唤重现的知识分子主体意识、知识分子改革开放意识和知识分子批判意识,就是知识分子社会角色转换的主要标志。

    1.主体意识一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由被操作向主体地位转换

    知识分子主体意识是知识分子运用科学理论于实践而形成的主体自觉性和自主性意识相统一的自由意识,是对客观世界整体认同升华后呈现的理性认识。知识分子作为实践主体,是指他在以脑力劳动这种特殊方式认识和改造世界的过程中,使知识分子本质力量对象化、物化而得到的对主体自身的确认。知识分子主体意识,是他在能动地、现实地复现自己的对象化活动中,形成的对自身主体地位自主自觉体认的观念形态。自我意识是主体意识的核心内容,在实践中,自我意识不断扩大与外部世界的交往,逐渐认识到自己的地位、价值、权利和义务的真实性。如果没有这种自我意识的能动作用,就没有这种具有能动作用的自主、自立、自为和自由的知识主体。知识分子主体意识只能在主体与客体相联系的社会实践基础上产生和完善’。在这一实践过程中,知识分子每达到一个对客体的新的认识,都是主体力量新的充实、主体意识新的丰富、由必然王国向自由王国新的逼近。衡量知识分子主体意识的尺度,不仅要研究他们与社会物质生产实践的结合程度,还要研究他们相互关系的结合程度。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为确立知识分子主体意识开辟了广阔的前景。知识分子应以主人翁姿态和严肃认真的求实品格,积极投入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伟大实践之中,孜孜不倦地探索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规律,极大地发挥主动创造性。

    2.改革开放意识——知识分子社会角度由遁世向入世转换

    ‘自近代以来,凡志士仁人,无不呼吁或赞赏“循西法”、“变成法”、“开洋务”、“倡新政”、“改科举”、“兴洋学”的主张。五四运动以来,先进的知识分子运用马列主义积极探索“救国救民”道路,以认识和改造中国为己任,成功地进行了社会革命。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实践,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也饱尝了社会封闭的苦果。当代世界经济和文化发展撞击着中国传统经济和文化模式,震动了知识分子价值观念的历史积淀,迫使知识分子冷静的再反思。随社会发展进程而复现的知识分子改革开放意识,要求顺应社会历史规律,进行全面的社会改革,改革不适应新时代要求的僵化落后的东西。

    知识分子改革意识是对几十年一贯制僵化的政治、经济模式桎梏社会生产力发展进行反思后,提出的一项深刻的社会政治主张。社会主义发展促进了改革意识认同:必须改革不适合经济和政治等发展要求的现有体制的某些环节和发展方面;改革是社会主义自身的不断完善和发展;改革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改革是革命,必然引起社会各个领域的深刻变化;改革中必须反对“左”和右的,特别是“左”的思想;改革是社会主义新的运行机制,特别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运行机制具有创新、充实、检验和发展的重要作用。知识分子从自身的改革意识中体认到:改革不可逆转,知识分子的命运同改革休戚相关。

    知识分子开放意识是指在社会历史活动中,特别在人际交往过程中,知识分子以宽容融汇.兼收并蓄的气度对待不同文化和同文化中不同文化群落共同创造的人类文明成果的价值取向。人类文明成果没有种族、语言、地域等的限制,它是人类共同创造的财富,每个民族和个人都有从中汲取精神营养的权利,这是人类共同生存权和发展权的要求。.社会发展是动态系统的运动过程,人类社会的进步,有赖于各民族间相互借鉴一切文明成果,进行广泛的物质、精神和信息交流,以促进各个民族自身发展。在文化开放和社会开放的历史环境中,各民族的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不同文化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相互融合的方式,主要通过科技发展、经济增长、文化交融、学术交流、知识更新、思想解放、真理发展和政治经济改革等表现出来,这种转变的必然趋势,将改变或新创文明类型和内容。

    知识分子市场经济意识,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知识分子冲破自然经济、产品经济保守、狭隘和封闭的束缚,改变“士不入商贾”的历史偏见而迸发出的一种新意识,是知识分子主体意识的深化和丰富,它主要由竞争意识、产权意识等构成。竞争意识是在经济和其他社会活动中,知识分子凭借平等的社会机会,按公平原则,以智慧、才能、胆识和成果,获得的社会对个人价值的承认和尊重。产权意识是知识分子保卫精神产品及生产技术所有权不受侵占的意识。在精神产品生产中,知识分子是经济行为主体,知识分子通过精神产品,把自己的思想、见解和价值观念推向市场和社会,使之溶于社会观念和大众的精神信念之中,充实社会的精神生活或成为社会的精神支柱。但由于商品竞争规律和文化消费方式的影响,知识分子精神产品往往遭到不公正对待,甚至侵权。因此,知识分子为维护精神产品的合法性、独享性、精神产品生产者的尊严、道德和人格。依法要求政府或有关部门认可其知识产权,保护精神生产和传播及产品的合法性,整肃对知识产权的侵权行为,以享受知识产权的合法效益。这是十分合理和完全正当的。

    知识分子民主政治意识,要求国家必须真正实现基本制度和具体体制民主化、决策民主化和人民参与民主化,要求国家民主政治体现知识分子的社会作用和历史地位,反映知识分子的愿望和利益。知识分子民主政治意识具体表现在:在国家的立法、司法和行政制度、经济和文化制度的决策及运作中,必须真实地尊重和代表包括知识分子在内的全体人民的意志,更加符合时代精神和历史进步;必须建立与科学的民主制度配套的卓有成效的法制和法治制度,禁止滥用权力,必须严惩腐败;社会监督体系,特别是民主党派和人民监督制度名符其实、行之有效;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的民主双向程序更加协调科学;决策过程中,必须依据科学化、民主化和专业化原则,杜绝非程序性操作。知识分子民主政治意识反映了知识分子对社会和历史的极大关注,是中国知识分子积极“入世”传统的光大发扬。

    3.社会批判意识——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由社会苟同向理性思考转换

    知识分子社会批判意识,是在社会实践的交互作用中表现出来的特殊的主体意识。知识分子是精神文明的主体,因而是人类和社会的道义和良心的体现者。在科学(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发展中,知识分子们总是对现存的一切永远不满,他们总是用更高、更博大的真理对当前的真理提出疑问。知识分子在具体科学领域愈接近知识的真理,它就愈接近主体价值和人类利益的真理。在从特殊真理到普遍真理的不倦探索中,知识分子的科学精神气质和理性批判精神不断锤炼升华,理性和逻辑的思考愈来愈成熟。他不满足于本学科领域发现的价值,而将目光投向更宽宏的领域。在这过程中,他们或许会发现人类的利益高于学科的利益、全民的利益高于个体的利益;或许会重新审度自己和自己所从事的科学研究、价值准则和社会责任;或许重新发现一些与以往不同的崭新的价值观念,并以此来调校那些陈旧单面的价值指向和行为范式等,使他们从一个相对狭窄的感性时空跃入一个更为广阔深邃的理性时空,去更加全面深刻地体认把握人类命运和知识博大精深的内涵。

    这种历史和逻辑前提下形成的知识分子社会批判意识,具有独特的规定。这不是指他的职业表征,而是指其特殊身份内在的独立人格和信念力量,要求知识分子面对人类社会,既要从事社会职业工作,又要超越社会职业的限制,从事广泛的哲学思考、科学探索、价值追求、社会批判和终极关怀。知识分子社会批判意识,必须是理想人格与现实人格、道德人格与逻辑人格、批判人格与重建人格的统一,不能误置错位。

    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的作用

    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处于世纪转折、社会转型和体制转轨的“三维空间”。在这一历史大环境中,中国重新端正“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支点,确属明智之举。

    此兴邦富民国策的盛衰成败,也与知识分子魂系一身,休戚相关。作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理论体系中的两个基本点,同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紧密相关:“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观点,揭示了知识分子的智能主体功能,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物质性基础。“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的观点,揭示了知识分子社会角色的历史主体功能,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阶级性基础。“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中掌握科学文化知识较多的一部分,是先进生产力的开拓者”的观点,则在上述两个基本观点内在本质联系基础上,昭示了知识分子智能主体和历史主体的科学统一。社会发展的经济主体和政治主体的科学统一。

    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中,知识分子特殊的重要作用集中表现为:知识分子的主导作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知识分予的政治主导作用,表现为各政治层面上的知识分子以独特的精神气质深刻领会并运用马克思主义和民主政治的精义,明确把握住社会主义发展的政治方向。知识分子的经济主导作用,表现为经济决策、经济研究和经济操作各层面的知识分子,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主骨,综合汲取各种经济理论和经济制度及经济体制之精华;用以建构和调控有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体制模式和运作程序,及时修正社会经济发展趋向。知识分子的思想文化主导作用,表现为社会意识形态领域和“文化工业”领域里的知识分子制造、传播或运雨反映占主导地位的经济政治关系的“作品”,去规范社会和人民的价值指取,约束或消解那些逆反社会标准的行为或倾向,引导社会认同趋势。

    知识分子的整合作用。在经济、文化较落后的中国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知识分子运用科学理论和方法,整合出新的社会文化和社会发展理论。实践中,知识分子整合作用是理论层面和操作层面的统一。知识分子不但操作逻辑思维方法深入马克思主义内部,去研究和把握它的精神实质,从而创造性地获得对马克思主义生动、具体、深刻和全面的认识,而且还运用发展了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和方法,深入研究中国国情,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进行新的理论概括,不倦探索现代化建设规律,全面研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和与之相应的政治体制理论,建立、健全和发展不同民族和社会的科学的交流机制。这个过程是知识分子主体能动性、对象能动性和发展能动性整合客体规定性和规律性的过程。

    知识分子的创造作用。人类历史证明,市场转型、体制转轨、经济增长、社会形态演变皆渊源于科学技术的发展及其应用。在科学技术多层级结构中,知识分子的智能功能是它最核心、最关键、最丰富、最重要的深层硬核。中国经济要发展,要实现宏伟战略目标,要在新世纪体现其重要作用,不能不依靠科学技术、不能不依靠知识分子智能作用。从社会操作意义考察,知识分子创造性地运用科学理论指导社会实践,把政治经济和科学技术有机地结合起来,制定符合社会发展规律的政策和规划,创造崭新的运行机制,不断拓展研究领域,获得新的成果。从社会理性意义考察,知识分子积极投身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紧紧把握时代精神,深刻认识时代本质,创造和发展科学理论。知识分子的这种创造作用在于,为适应社会存在、社会转型和体制转轨的历史需要,创造反映社会本质特征和揭示历史发展必然趋势的理论、思想、道德和文化等精神产品,旨在努力提高民族的理性思维能力、独立自主能力和道德审判能力,是知识分子责无旁贷、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没有知识分子的参加,革命胜利是不可能的”这个著名论断已被历史验证,也必将还会被历史证明它的科学性。

    对知识分子社会角色转换的初步探索,我们看到知识分子社会角色既非“纯存在”、亦非“非存在”,而是活生生的社会实践“变易”后的本质力量的“定在”。知识分子社会角色从“误置”到“转换”的过程,既反映了历史进程的“间歇”对知识分子的否定,也昭示了知识分子自我反省、自我批判、自我超越和自我肯定的精神。处于世纪转折、社会转型和体制转轨时期的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实践中,知识分子问题是值得全面深入研究的重大现实课题。

    (作者:中共四川省委党校研究生)

稿源: 《毛泽东思想研究}1997.3 作者: 王 强 责编: 张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