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现代农牧业  

现代农业勾画振兴新图景

2018年04月09日 11:37:47 来源: 新疆经济报

    一颗果实从地头走上餐桌,需要经历怎样的过程?在现代农业发展模式下,这个答案变得越来越丰富,因为新思路和新方式正在影响其中每一个环节。

    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是乡村振兴的内涵所在,而发展现代农业,正是“有奔头”的必由之路。在新疆,农业经过多年的发展,正在朝着现代化发展之路大步迈进。从田间到市场,现代化的影子无处不在,农业面貌为之一新。

    现代方式强支撑

    “加入合作社以后,每亩地可以分红960元。”4月6日,沙湾县安集海镇乡土地农民种植专业合作社社员张学说,该合作社从刚成立时的700亩地扩展到如今的8000亩地,种植区域也从安集海镇延伸至周边团场和奎屯等地。

    通过农业合作社发展规模化经营的例子,如今在天山南北可谓俯拾皆是。尝试土地流转、入股、托管等多种经营方式,成为我区农民追赶现代农业迈出的第一步,即便是在传统的经营模式下,现代技术的运用也带来新气象。

    今年年初,新疆天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天业)与沙雅县签署了合作协议,双方将联合打造高效节水农业示范基地。沙雅县农业局党组副书记杨世平说,沙雅县于2017年年底启动了为期三年的50万亩高效节水项目,建成以后,沙雅县渭干河灌区的农田灌溉水平将大幅提高。

    截至目前,我区已累计推广高效节水(滴灌)面积3400多万亩,现代灌溉技术浸润着天山南北,而更多的实践正不断为现代农业注入活力。

    在乌鲁木齐市,新疆紫晶川梭高新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建起了全封闭的“植物工厂”,通过现代技术让蔬菜“喝”营养液,“晒”LED灯,在完全脱离泥土和阳光的条件下,可以全年不间断生产蔬菜。

    在玛纳斯县,35名来自各乡镇、社区的学员在前不久参加了植保无人机驾驶员培训班,不但学习理论知识,还实地操作驾驶植保无人机。这意味着,科技型农业不再高不可攀,正在“飞入寻常百姓家”。

    放眼全疆,高标准农田建设加快进度,旱涝保收且高产稳产;借助信息化兴起的“智慧农业”让种地也变得妙趣横生;现代农机装备驰骋田间,农作物生产全程机械化程度日渐深入……现代化生产方式正在为全区农业带来新形象、高质量、高效率。

    现代体系作保障

    相较于传统农业,现代农业的优势不仅体现在生产环节,更多的是在与市场的紧密联系和高度默契中构建起的从田间到餐桌的高效供给体系。这其中,我区各地依托龙头企业发展的订单农业就很具代表性。

    今年,阿瓦提县丰收一场的棉农穆华全与棉花加工企业签订了350亩的订单种植协议。他说,去年他就尝试了订单化种植,企业收购时不仅价格高,还在种植期间提供技术服务。

    订单农业让农民与市场的距离空前密切。企业将市场的需求精准地传递到田间地头,从而打通了农产品供给的“绿色通道”。截至目前,我区自治区级以上的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达509家,借助自身充足的带动能力,这些企业将农业生产、加工、销售等各环节串联成网,而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农业产业网变得愈加密实。

    10万人购买了85万公斤。这是去年“双十一”时,阿克苏苹果的销售成绩,而在短时间内爆发如此巨大能量的,是当下炙手可热的电子商务。

    近年来,阿克苏地区借助浙江援建优势,大力发展电子商务,源源不断地将当地的核桃、苹果、红枣等特色农产品远销全国各地。阿克苏赶巴扎农村电商运营中心负责人董帅说,公司在杭州、成都、广州等地都建了分仓,借助阿克苏农村电商服务站,农产品从采摘到客户手中最短只需三天。

    这说明,现代农业要发展,不但要种得好,还要卖得好。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近年来大力发展设施农业,依托背靠霍尔果斯口岸的优势,把新疆的蔬菜送出了国门。2017年,该县设施农业果蔬生产面积达9300多亩,其中蔬菜在疆外销售近5500吨,出口至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市场约3000吨。

    从科技辅助种植,到现代化设备加工,再到互联网拓宽销售,我区现代农业在不断适应变化中,也展现出更加蓬勃的活力。

    智慧农业提升致富速度    

    4月5日,在昌吉州奇台县春播农田里,兴农融源农机合作社的播种机正在作业,与以往相比,播种机上坐着的农机手翻看着手机、听着音乐显得格外轻松。这得益于播种机上安装的卫星导航系统。奇台县兴农融源农机合作社理事长吕生军说,从2016年开始,该合作社利用卫星定位导航,实现了精准作业。

    “卫星定位导航最大好处是播种作业的笔直程度,1000米的长度上左右偏差不超过2厘米,并且播种作业轨迹存入芯片后,在后续田间管理打药、中耕和机械化收获环节中,农机导航系统可以准确地读取播种时的数据,精准地导航农业机械开展打药、收获等作业。”吕生军说。

    原先播种时农机手要紧握方向盘,时刻关注着播种机是不是走了直线,稍有疏忽就容易造成播种行距偏差。如今有了卫星定位导航,农机手无需掌握方向盘,播种机自己就可以按照设定向前走。

    昌吉州农业局局长马文新介绍,卫星导航精准作业技术的推广使土地利用率提高了3%,减少了20%人工工资,同时作业效率提高了30%。播种、田间管理、收获环节作业质量的大幅度提高,使得节本增效十分明显。

    “用卫星定位导航播种玉米,亩产能增加50公斤左右,这是传统农业做不到的。”吕生军说。

    截至目前,昌吉州的卫星导航精准作业系统总量达到460套,作业面积达208万亩。传统耕种模式正被“只见农机不见人”的现代化生产方式逐步取代。使用者在办公室的电脑上或者手机APP上,就能看到农机合作社的每一台拖拉机在哪块地里作业及拖拉机犁地的深度、作业面积等信息。

    马文新介绍,昌吉州近几年大力推广互联网+农机管理系统,通过安装在拖拉机上的信息监测和发射系统,将分散在各地的农机连接到一个网络平台上,实现实时监测、统一调度、协调管理。

    种地采收全部使用机械,浇水施肥实现远程控制,土壤墒情电脑完成监测,随着智慧农业推广,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享受智慧农业带来的实在红利。

    呼图壁县农民时国强说,如今只需要登录手机APP,他就能完成2000到3000亩棉花地的灌溉,非常轻松。“以前种个百十亩地就把人忙得跟头绊子的,现在不一样了,直接在手机上操作,节时、节水,还能提高亩产。”他说。

    据悉,昌吉州种植业综合机械化水平达94.6%,高效节水面积达614万亩,占总播面积的81%。到2020年,昌吉州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预计达65%以上,农牧业现代化综合指数将达95%。

    智慧农业的推广,可以说让昌吉州的农民搭上了增收致富的科技快车。

     品牌建设拓宽市场空间

     4月3日,巴楚县英吾斯塘乡唐努尔管理区的瓜农于苏甫·热合曼在田间地头照看着自己十几亩瓜田,在他看来,4月份是个值得期待的日子,因为本月中旬,2018年“沙漠蜜洲”蜜瓜系列预订就要在电商平台上线了,这意味着他种植的“巴楚留香瓜”就要被提前预售。

    于苏甫·热合曼所在的村子靠近沙漠,种瓜是村民们重要的经济来源,村里种的甜瓜特别甜,叫库克拜热,就是绿瓤蜜瓜的意思。从他的祖辈开始,这种甜瓜就没有正式名字,虽然瓜非常好吃,但销售困境由来已久,其中除了有距离远、运输不便等客观原因,甜瓜缺乏品牌也让库克拜热甜瓜成了“深巷子”里的“美酒”,在甜瓜丰收的时节,一公斤瓜收购价仅1.4元。

    2016年,上海市对口支援新疆工作前方指挥部巴楚分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在走访中发现了库克拜热甜瓜,很快,工作队联合知名电商维吉达尼,开始开发这种甜瓜。

    4月6日,维吉达尼的负责人刘敬文告诉记者,最初从农民那里收来的瓜达不到商品瓜标准,损耗率达20%,于是,他们找来专家为农民进行标准化栽培培训,一年可以种两季,同时教农民做“减法”,即一藤只能留一个瓜,给甜瓜做“计划生育”。标准化种植后,甜瓜的品质大大提升。目前,公司一共给800位农民提供了标准化栽培的培训。

    产品有了标准化生产,接下来就要给甜瓜“取名字”了。在巴楚县政府与上海市援疆巴楚分指挥部的支持下,电商平台与农村淘宝乡甜农场合作试行订单农业,并用网络方式将巴楚库克拜热甜瓜打造为更具传播力的“巴楚留香瓜”,库克拜热甜瓜有了自己的品牌。

    有了品牌还不算,如何推广和营销也很重要。“之所以每年巴楚留香瓜存在滞销的情况,就是因为没有充分和消费者的实际购买需求对接。”于苏甫·热合曼说,2016年,通过电商推广,采取提前收集消费者订单的方式,在一个多月时间,巴楚留香瓜在淘宝平台的销售量就超过1万余份,帮助当地参加活动的54家农户卖掉超过2万个瓜,平均一家农户可增收1200元。从此后,巴楚留香瓜借助互联网平台将全国的消费市场与巴楚县英吾斯塘乡唐努尔管理区瓜农的种植、生产、销售直接对接起来,去年还创造了48小时卖掉了9万份18万个瓜的销售纪录。

    现在,巴楚留香瓜通过淘宝、天猫生鲜和聚划算等平台销往全国,覆盖了1100户农户,平均每户增收5062元。众多像于苏甫·热合曼一样的当地瓜农终于靠种瓜的收入养活了一家人,走上了增收路。

    新疆是久负盛名的瓜果之乡,随着消费规模的不断增大,新疆农产品品牌化成为新疆农业发展的重要趋势。除了巴楚留香瓜以外,新疆兵团积极打造农产品品牌,“小兵坚果”成了网红爆款;“尤良英”系列品牌的“尤枣”在内地有了销售专柜;精河枸杞成为地理标志产品之一……大批的新疆优质农产品正借着标准化、品牌化的营销渠道走出去,成为农民致富的“金钥匙”。

    土地流转“活了”土地富了农民

    “以前只要过完春节,村民就开始为春耕备耕忙碌,自从村子实施土地流转后,我再也不用操心土地的事情了,安心开车挣钱就好。”4月4日,塔城地区沙湾县大泉乡大泉村村民马建修,提起土地流转就像打开了话匣子。

    以前,马建修一家6口人只有20亩地,一年的收入还不到3万元,他一年忙到头存不上什么钱,守着土地也没有机会出去打工。大泉村合作社成立后,他第一时间就把所有的地流转给合作社,“现在,每亩地每年分红1400元,一年的流转收入就是2万多元,我外出开车挣钱,一年能有10万元,一家人都住进了楼房,日子过得别提有多幸福了。”马建修说。

    沙湾县是我区的农业大县,为提高农业效益,该县在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稳定土地承包关系的前提下,积极探索农民土地股份合作社发展模式,按照“依法、自愿、有偿”的原则,引导农民将土地承包经营权转化为股权,由合作社统一经营管理,按照股份农民可以从土地经营收益中获得一定比例分红。

    2013年3月,沙湾县大泉乡大泉村龙泉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该合作社理事长白玉龙说:“以前土地都是农户们一家一户分散经营,各种各的,因为生产规模小,种植水平低,大型机械无法进入作业。投入的成本高,产量却低,农户们自然挣不了多少钱。”龙泉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后,农户把土地以入股的形式加入合作社,地块大面积连接,方便大型现代化农机作业,也为技术管理人员现场指导提供了便利。同时,合作社统一管理也降低了种植成本,真正达到了节本增效的目的。

    “经过几年的发展,龙泉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已从开始的182亩地扩大到4390亩地,如今实现全村农户入股,98%的农户从土地中解放出来,不用再为土地经营而操心,不少村民做起了小生意,生活过得越来越好。”白玉龙说。

    近年来,塔城地区积极引导农村土地流转,并及时解决在土地流转中存在的问题,更好地实现了土地增值,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塔城地区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局局长董德传说,截至目前,塔城地区农村土地流转总面积117万亩,其中全地区以贫困村、贫困户为主的土地流转面积37万亩。“这37万亩土地中存在土地流转时间长、承包价格低和土地流转合同不规范等问题,从今年1月份开始,我们着重解决这些问题,目前工作已完成70%,我们争取在4月15日播种前完成全部工作,帮助贫困户稳步提高人均收入。”董德传说。

     高质量发展引领农业农村振兴路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中流击水正当其时。眼下,天山南北各族干部群众以深化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转变农业发展方式,大力培育农业新主体、新产业、新业态,着力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推动农业高质量发展,加速农业现代化进程。

    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如何走好乡村振兴路,是新时代的重要课题之一。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一篇大文章,要统筹谋划,科学推进,要推进农业由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

    如今,在沙湾县,农民们正充分利用土地流转的优势实现增收的目的,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在昌吉州,农民借助智慧农业的推广,种植采收全部使用机械,浇水施肥实现远程控制,土壤墒情电脑完成监测,种地种出了幸福感;与此同时,一大批新疆优质产品正借着标准化、品牌化的营销渠道走出去,成为农牧民致富的“金钥匙”……新疆农村正在主动发力,高质量发展。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作出了全面部署,强调要落实高质量发展的要求,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坚持质量兴农、绿色兴农,加快推进农业由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让我们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紧扣新时代要求推动改革发展”,把握好“开局之年”“关键一年”,实干苦干,加快转变观念,创新方式方法,把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供给放在突出位置,尽全力抓住产业链条各个环节来提升发展质量,不断提高农业发展绿色化、优质化、特色化、品牌化水平,让农产品产得优、卖得好,品牌叫得响、过得硬,为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提供持续有力的保障,为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打下坚实基础。

作者: 王兴瑞 热依达 梁勇 宋雅文 责编: 李欣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