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学界动态  

中华农耕文化结晶与传承的物种追寻

2017年06月20日 10:07:49 来源: 《 农民日报 》

    享用着喷香可口的米面主食,品尝着丰富美味的蔬菜鱼肉,赏阅着养眼怡人的花卉园景,深吸着林木禾田的清新空气……亲爱的读者,你能想到这些产出的农业物种起源与传播,生产与应用,以及衍生的文化现象、价值与传承是怎样的吗?

    一本由农业部部长作序、副部长主编,凝聚几十位专家和业界精英心血的《农业物种及文化传承》(简称《书》),不仅寻根溯源作出准确精彩的解答,而且,还将读者带进了一个视野开阔,知识丰富,行文清新有趣的全新阅读世界。

    以物种改变世界与中国农业的独特贡献

    人们说:“一粒种子改变一个世界。”国际学术界有一个说法:“至少有六种植物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一位国际饮食文化史学家,著书《扭转近代文明的六种植物》一度风靡,至少说明农业物种传播及其文化传承,作用与意义之巨大。

    “稻获空云水,川平对石门。”杜甫吟咏的水稻,是至今世界最重要的粮食作物之一。《书》中介绍,20世纪70年代浙江余姚河姆渡发现7000年前稻作遗址,早于印度发现的炭化稻。2016年在江苏泗洪韩井遗址内发现距今8000多年的人工水稻田遗迹等,证明亚洲栽培稻起源于我国南方地区及长江中下游地区。

    历史和现实证明,我国不仅是水稻起源国,也是水稻生产和贡献大国。2013年水稻种植面积占世界种植面积的18.3%,总产量占世界的27.3%,居世界第一位。2013年全国平均亩产447.8千克,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1.6倍。

    当历史的刻度停留在21世纪,世界人口已经达到60亿的眼下,却依然有8亿人处于饥饿状态。袁隆平的杂交稻,在30多个国家引种推广,惠及十数亿人口,20多年获10余项国际大奖。

    “遵彼微行,爰求柔桑。”《诗经·豳风·七月》就有农村姑娘们为采桑养蚕而忙碌的诗句。中华民族是世界公认最早发明养蚕缫丝的民族。《书》中介绍,据考古确证,中国至迟在5000年前的仰韶文化时期就已发明了养蚕缫丝技术。

    到商周时代,养蚕业已在农业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丝绸贸易的空前活跃,在漠漠沙丘和巍巍群山之间踏出了一条通畅的“丝绸之路”,2000多年来,它一直是沟通欧亚大陆的重要贸易通道。

    进入新时代,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一带一路”的倡议提出,与沿线国家共同打造利益共同体,得到沿线国家普遍响应和积极参与,凸显了中国的巨大贡献,提升了中国的国际声望。

    《农业物种及文化传承》一书,编著和传播的不仅仅是农业物种及文化传承的记录,更有未为人们所发现和联想的事实,需要人们去认真品读的意蕴,值得人们去思考的深意……

    以农业物种为载体的中华农耕文化价值传承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诗经·王风·黍离》中吟咏的“黍稷”,曾经是养育出华夏文明的主要农作物。“黍民”和“社稷”,一直在中国农耕文明和社会政治中占有重要分量,也衍生和传承着更多文化底蕴。

    譬如后来的主粮水稻,《书》中从多个文化视角和价值取向,作出深入浅出的描述和解析。

    水稻衍生出的农政文化:中国自古以农立国,重农乃历代国策。上至皇帝下到县令,都要亲自祈谷躬耕,或亲临稻田以示关心水稻生产。

    水稻衍生出的饮食文化:《黄帝内经·素问》中“五谷为养”的说法,认为稻米作为五谷之首,具有良好的养生作用。随着稻米产业链的优化组合与延伸,我国水稻产业及其功能食品,已经成为养生文化的重要内容。

    水稻衍生出的工具文化:稻米产前、产中、产后的每个时期、环节,都形成了特定的工具文化。从石斧、木棒、铁斧、耕犁、机械,到初加工的“舂、磨、碾”,烹饪上的石烹、陶烹、铁烹、电器烹制,无不打上了历史文化的烙印。

    水稻衍生出的民俗文化:我国的一些传统节日,如春节、元宵节、端午节、腊八节和送灶节等,人们有做年糕、糯饼、糍粑、煮粥等习俗。

    水稻物种文化的衍生,还呈现和传承着中华民族的文学、艺术价值。

    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稻作实践中,逐渐创造和发展了自己独特的民间文化艺术,并不断加以充实和完善。如浙江省开化苏庄舞草龙、桐乡高桥灶画、温州的米塑和以稻草为材料的草编工艺品等。

    中国一直被视为世界重要的农业种源地区之一。农业物种的传播与外来物种的引进,不仅在中国农业中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也在中国文化演进和传承中,增加了与其它文化的接触。

    比如“五谷丰登”和“六畜兴旺”,有关专家认为,这两个非常对称的词汇就是农业物种及其衍生文化全球化的结果。

    “五谷丰登”,代表了农业的兴旺,五谷一般是指黍、粟、稻、麦、菽。这既包括中国自己起源的稻子、小米,也包括了从外部输入的小麦。“六畜兴旺”更是史前文明交流的代表。中国的六畜,可以分为两组:猪、狗、鸡和马、牛、羊。

    专家考证,猪、狗、鸡常见于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与定居农业生产方式相关;马、牛、羊多见于青铜时代文化遗址,与游牧生活方式有关,体现着农业文化与游牧文化的交融。

    《书》中阐述,马在我国古代社会生活中作为最重要的交通工具和作战工具,为社会的进步和商业繁荣做出了不菲的贡献。马背上形成的茶马古道文化和普洱茶文化对西南地区民族融合、文化交流、商业贸易等方面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以生态文明建设为契机迎来农耕文化传承的春天

    在当今全球化浪潮中,农耕文化一直受到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冲击,面临着传统中断和特征丧失的威胁。因此,深入挖掘中华农耕文化的内涵及其当代价值,保护、传承和利用农耕文化,具有十分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意义。

    由中国农业出版社相继出版的《农谚900句》《农诗300首》和这本书,都非常及时地应需而出。

    为此,该书选编和研析了起源我国,历史悠久、当代生产应用规模大、文化底蕴深厚,与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密切相关的106个物种;不仅在版式方面精美设计,在文字方面,更是精心编选、细心打磨;在内容方面,紧随时代步伐。

    以生态文明建设为契机,呼唤和迎来中华农耕文化传承的春天,便是该书一大主线。农业是农业生物、自然环境与人构成的相互依存、相互制约的生态系统和经济系统。该书抓住这个农业的本质,凸显农业物种文化传承的时代价值。

    该书发掘中华农耕文明中具有时代传承价值的、协调和谐的系统观,趋时避害的农时观,种养三宜的物性观,变废为宝的循环观等整体观、联系观、动态观,让读者不仅丰富知识,更提高认识。

    中国传统农业可以说是一个没有废物产生的系统。传统农业的施肥,是废弃物质资源化、实现农业生产系统内部物质良性循环的关键一环。《书》中介绍的“桑基鱼塘”、“稻渔共作”等生态循环生产,正是当今的有机农业所需的生产方式。

    从稻麦油茶蔬果花卉的种植演变,到猪牛马羊鸡鸭鹅鱼的生态养殖,该书向我们展示的,不仅是农耕文化的历史缩影,更有现实呼唤的时代追求。

    包括农业物种在内的农业文化遗产保护和传承,是一大时代课题。农业文化遗产地因其具有悠久的农业历史、独特的农业景观、良好的生态环境与多样的民俗文化,旅游资源十分丰富。发展生态与文化旅游,实现农业物种功能新拓展,是该书树果花卉章节中发掘的尤为丰富突出的新内容。

    在该书“休闲文化”栏目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婚庆喜乐,“金塘绿泉满,上园梨蕊落”的梨园风光,“常撷紫葡萄,绔花红石竹”的采摘场景,“松柏虽寒苦,羞逐桃李春”的美好追求……农业物种及其文化传承,注满美丽乡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忘历史才能开辟未来,善于继承才能更好创新。”传承和创新永远是联系在一起的。古人说“承百代之流,而汇乎当今之变”。农业物种及其文化的传承,是在当代条件下实现的,也是在当代人的追求中完成的。

    《农业物种及文化传承》一书的编撰和出版,可以说是这种追求的又一次荟萃和传扬。愿更多的读者,能够闻到这本书别具风味的馨香。

作者: 沈建华 责编: 阿依努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