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农业产业化  

“社企联盟”促产业融合

2017年03月20日 15:37:39 来源: 《 农民日报 》

    元旦刚过,在新疆沙湾县四道河子镇聚力机采棉专业合作社的大会议室里,来自新疆供销学院的继续教育培训部主任、高级讲师艾买提·热依木和讲师、实习一级指导老师阿布拉江·库尔班正在给合作社22名员工进行为期15天的高技能人才(轧花工)培训。合作社理事长扈宏伟说:“我们每年冬闲时都要对合作社的员工进行科技培训,培训内容主要是围绕植棉全程机械化、精准作业和信息化技术应用,加大机采棉技术培训力度,为今年的春耕生产打基础。”

    “沙湾农业全疆领先、全国一流。”据了解,新疆沙湾县拥有耕地243万亩,其中棉花种植面积达165万亩。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沙湾县就已实现主要农作物耕种收的全程机械化,再加上依托丰富的农产品资源而建成投产的各类农副产品深加工企业上千家,沙湾县是名副其实的全疆第一农业大县。但最近几年,沙湾人突然感觉到,他们生产的大宗农产品不好卖了,而企业因收不上符合市场需求标准的农产品造成开工不足。沙湾县县委、县政府在经过密集调研总结后认为,这是供给端和需求端之间相背离而造成的供需矛盾。如何解决供给端与需求端的相背离问题?沙湾县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通过不断探索和实践,逐渐探索出一条将农业一二三产业有机融合发展的“社企联盟”之路。

    沙湾县副县长班军云解释说:“‘社企联盟’是由企业牵头,合作社、科研院所和农户等共同参与。打造成一个标准化生产、规模化经营、机械化采收的模式,使农业合作社与企业抱团发展。充分发挥联盟内种植业合作社、农机合作社以及涉农企业在土地、装备、技术、资金、加工、销售、信息等方面的优势,从生产端农产品标准入手,按照产品所需标准原料生产,实现节本提质增效,提供市场有效供给。”

    解决供给和需求背离,“社企联盟”成突破口

    新疆现已成为我国重要的棉花生产基地,而棉花是沙湾县的优势产业。但近几年来出现了一系列问题,沙湾县农业局局长宋鸿飞认为:一是棉花品质下降,失去国际竞争力,棉花生产加工效益下滑。

    棉花品质下降最直接的原因是国储棉收储模式和补贴政策导致棉农片面追求棉花产量和衣分,忽略棉绒长度、马克隆值等质量指标,棉花品种导向出了问题,品种品质退化严重。这导致皮棉品质难以适应市场需要,轧花厂和植棉户效益严重下滑,皮棉积压,国产棉花失去市场竞争力。二是棉花产业出现“增产不增收”问题。这主要是没有建立以纺织企业需要的品质要求为导向的棉花生产加工产业链体系。由于国储棉和现行的目标市场价格补贴都是以虚高的目标价格补贴给植棉户的,而轧花厂产能远大于棉花种植产能,轧花厂不加工亏本,加工后棉花品质差而卖不出去也赔本,陷入死循环。究其根本原因是纺织企业、轧花厂、植棉户的市场纽带被割裂了,也就是说纺织企业的需求与种植者提供的供给品发生了背离。

    2015年初,沙湾县委、县政府开始探索组建“社企联盟”,以此为突破口来解决供给和需求之间的背离问题。

    记者来到商户地乡现代农业示范基地,乡长孙福栋告诉记者,这个基地也是通过实践逐渐摸索不断升级发展起来的。据孙福栋介绍,1998年实行土地二轮承包后,由于每家承包的都是小地块,又分散在多处,造成生产成本高、劳动强度大、生产效率低下,农民则增产增收困难。为了便于机械化作业,乡里从2004年开始引导搞土地互换整合,由于生产成本降低,农民收入开始逐年增加。但最近几年,由于纺纱企业所需原料与植棉户、轧花厂脱节造成皮棉滞销,农民收入停滞不长。为了杜绝人为掺假和解决“三丝”混入问题(细铁丝、头发丝和编织袋丝),同时减少化肥用量、提高棉花品质,沙湾县近几年开始大力发展机采棉。发展机采棉需要农民组织化程度高,在棉花种植的全过程中,要做到品种、管理、技术、采收、加工实现统一。为此,该乡从2012年开始,一是建设高标准的国家农业示范园。二是在引进新技术、新模式取得成功后大面积推广。如深耕深松、整地保墒、测土配方、机械采摘、精量播种等。三是成立各类合作社,转变生产方式,提高农民生产组织化程度。如今,这5.8万亩国家棉花示范基地就是按照“基地+合作社+企业”的一条龙作业模式建设的。

    沙湾县不仅仅是棉花产业存在结构性问题,小麦产业也有类似问题。沙湾县天宝绿色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周树堂告诉记者:“现在面粉商品分工很细,不同的用途对小麦品种要求不一样,每生产一种面粉都需要四五个品种搭配生产。”记者了解到,现在的面粉加工企业主要看重的是小麦品种的内在品质,即小麦的筋度、延展性、稳定时间和白度,可如今,农民种植的小麦品种繁多,大都是以追求高产耐寒耐旱为主,粮食收储企业则是混储收购,不分品种,光看等级,即按照国家制定的小麦等级进行收购,不管用途。这使得企业在加工面粉时先在实验室将不同品种进行配比实验,达到不同品种面粉需求才敢大批量生产,否则就造成压库滞销。沙湾县戈壁春天合作社理事长马文青说,按照“社企联盟”要求,从2015年开始,合作社建了3000多亩的小麦种植基地,按照企业选定的小麦品种,统一育种,由合作社统一种植。周树堂感慨地说:“‘社企联盟’模式彻底解决了困扰企业多年的问题。”

    让农民享受土地二次收入分配

    “我到农村信用合作社搞调研,发现农民收入近几年处于滞涨状态,这说明来自种植业的收入是降低的。”班军云说。为解决农民增产不增收的问题,沙湾县政府在2012年就出台了相关文件,为保护农民利益,土地流转时要求农民土地只能入股,在农民有保底收入的前提下,再参与土地收益的二次分配,并在全县大力推进“社企联盟”。

    安吉海镇种辣椒历史悠久,29个行政村是村村都种辣椒。镇党委书记骆世俊告诉记者,该镇2011年就成立了辣椒种植合作社,随后几年农民带地入股达8万亩。按照“确人确权确股不确地的“三权分置”模式进行了改革,让8万亩耕地成片连方。显然,“社企联盟”补齐了土地不能连片规模化统一种植的短板。而产业分工也很具体:土地股份合作社负责种植管理;育苗合作社负责辣椒种植;农机合作社做好社会化服务;企业和科研机构负责新品种引进及种植标准的制定;企业负责收购和加工标准制定,以及生产和销售。目前,安吉海辣椒合作社基本实现了从品种引进到销售的一条完整产业链。当地企业加工销售后,拿出一部分利润给土地入股农民实现二次分配。骆世俊给记者算了笔农民增收账:一个三口之家人均3-5亩地,没入股之前一亩地纯收入最高800元,最多15亩地收入1万多元,入股后在保底收入600元的基础上参与二次分配,每户能分到1000元以上,再加上辣椒种植基本上全程机械化,脱离了土地的农民去城里打工或者在镇附近的哈拉干德工业园就业,两口子每年至少有4万元收入。该镇和平西村村民木沙·塔依甫对记者说:“我一家五口人,有50多亩地,往年种地收入也就能维持个温饱水平。2015年把地交给合作社后,我在沙湾县城开了个饭馆,每年纯收入20多万元,不但买了车,还在县城买了房。”

    把社会化服务组织打造成产业融通的关键平台

    沙湾县农科金岳农机专业合作社是新疆最大的农机专业合作社,业务范围涵盖农机服务、农机维修、物资采购、农产品加工、销售、畜禽养殖和农机装备制造等多个领域。年服务面积120万亩,占全县耕地面积的52.6%。合作社理事长韩波曾自费去美国考察美国的农场和农机企业,回国后韩波买了5台价值上百万元的500马力大型拖拉机。他说,大马力拖拉机作业不但快,而且作业质量高。韩波的说法在县农机局局长宋吉祥那里得到了印证,这几年按照农业部深耕深松的作业要求,小马力拖拉机根本达不到作业标准,尤其是近几年沙湾县大力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整个沙湾县的耕地经确人确权不确地后至少是几千亩成片连方,完全是全程机械化作业。而按照县里定的农机作业标准,所有的社会化服务组织都要参加招投标,拥有大马力拖拉机很容易达到作业标准,从而促使沙湾农业升级换代。

    四道河子镇聚力机采棉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扈宏伟把合作社打造成一个开放式的平台,但又是一个闭合式产业链。这个平台上通过“聚农E宝”(互联网+)实现了土地整合、农资产业联盟、统一提供棉花种子、小额贷款、棉花采摘加工、统一销售、农机科技培训,这得益于沙湾县有个三道沟村农村实用人才带头人培训基地。合作社的发展壮大关键需要的就是像扈宏伟这样一批有文化、会经营、懂管理的带头人。三道沟村在2009年被农业部确定为全国11个“农村实用人才带头人培训基地”之一,每年由农业部人事司安排下达培训计划任务,中央农广校组织实施,新疆自治区农业厅在全疆范围内遴选学员来学习。据统计,截至2016年,该基地共成功举办了36期农业部农村实用人才带头人培训班。

    “农村实用人才带头人培训基地不仅解决了‘社企联盟’中的带头人问题,沙湾县委、县政府还组织全县的合作社理事长到内地再学习培训。”班军云说,“沙湾县近百家合作社种了全县200多万亩的地,抓住了这些理事长,就等于服务了这些合作社背后的20多万农民。合作社是一头连企业,一头连农民,将源头和末端融合在一起,企业效益好了,农民收入也就增加了。”

作者: 刘昊 责编: 阿依努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