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能源与环境  

取长补短打造我国“特色”绿色供应链

2016年12月26日 02:09:00 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绿色转型近年来被提及的频率越来越多,今年我国进入经济新常态,但是改善环境的需求却并未停滞,因此,如何实现高效的绿色转型,是我国高层和大众都在关注的问题,而绿色供应链在国外经过多年试验可知其是我国绿色转型进程中的重要助力,但是,由于绿色供应链的概念来自国外,所以,如何借鉴先进经验打造符合我国自身的发展亦是需要探讨的话题。

    近日,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副秘书长徐庆华在公开场合表示,如今绿色供应链的概念已经在多数发达国家得到政府和大型企业的支持和推广。为了降低供应链总的能源消耗,美国政府也要求企业必须披露其在供应链中各操作环节产生环境影响的相关信息;日本政府和产业团体联合成立日本绿色采购的网络,以推广绿色采购的理念和实践,以及为绿色采购实践提供采购指导和必要的信息。

    可见,绿色供应链的建设,美国、日本都是此中翘楚,而我国可从中学到什么、我国在此方面还存在哪些难题?记者将在下文中展开论述。

    何谓绿色供应链?说起来要追溯到1994年,据悉,那年,美国韦伯中学研究了一些产品对环境的影响,就建议通过环境准则来选择合适的原材料,同时注重再生利用,由此提出了绿色采购的概念。此后,是因为美国国家科学基金资助40万美元在密歇根州立大学制造研究协会进行一项“环境负责制造”研究,于1996年提出了绿色供应链的概念,并将绿色供应链作为一个重要的研究内容。

    此后,绿色供应链正式走入大众的视野,经过多年的发展,逐渐形成了现在对绿色供应链认识,即在传统供应链的基础上加入了对环境的考量,可以实现兼顾经济、环境效益的产业链发展路径。

    在美国被提出,因而绿色供应链在美国发展壮大也是必然的。记者整理资料了解到,以时间为序,美国是经过了三个阶段的发展才让绿色供应链的建设走向成熟。

    在1970年,美国环境保护署成立,为绿色供应链的发展提供了条件。1976年,《资源保护与回收法案》修订,开启了美国绿色供应链管理的初步发展。现今,美国实施绿色供应链在各州和各行业逐渐形成共识。例如,2010年美国新增7个州通过了电子垃圾法案,以支付可能造成毒害的电子产品回收费用。

    从以上发展规律来分析,美国绿色供应链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支持,上文提到的几个时间节点可见一斑,当然除此之外,美国出台的相关法律、法规还有很多,而这也说明,绿色供应链的发展需要制度的不断完善,才能进一步促使其成熟。

    但不可忽略绿色产业链的主体——企业,这些企业包括供应商、生产厂、销售商和消费者,因为供应商位于产业链的上游,如果其可以实现对环境的影响最小,那么就可以通过供应链传递到下游,从而达到提高整体的效率。因此,美国企业会极其慎重地选择供应商,他们通常会将对环境产生作用大小作为选择的标准,这个标准则是根据与环境相关的法律法规以及采购商的自身要求设定的一个指标体系。

    此外,据业内人士表示,为促进企业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美国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还推行了企业自愿性伙伴合作计划。美国企业如签订自愿合作计划,保证在供应链的整个环节达到一定的节能减排量,政府则为企业提供一定的财政支持或政策倾斜,促使绿色供应链推进从强制性转变为鼓励性模式。

    再来看日本的发展历程,主要促进因素与美国大致相同,需要指出的是,日本在绿色供应链建设过程中,强调了绿色城市体系的建立。北京物资学院教授、物流学院副院长、日本物流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姜旭曾表示,这个体系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大型货物集散中心的布局,例如,在东京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都有大型的货物集散中心,八吨以上的外地重型卡车在货物集散中心把货物卸下,由微卡、小卡在城市中心配送,以减少重型卡车在城市内部的污染和浪费。

    另一方面,就是建立庞大的地下物流配送体系,就像在写字楼地下设有货物集散中心,高层之间通过地下线路就能完成整个城市配送业务,缓解了地上交通的拥堵;此外,城市配送卡车停靠站、电动汽车充电桩等相关基础设施的建设也十分完善;24小时便利店、零售商场的收、发货等辅助业务也十分成熟。

    中国的发展让大众逐渐意识到环境的重要性,因此,引进绿色供应链这一概念是我国绿色化进程中的必然选择。可绿色供应链尽管有外国的经验可以借鉴,但是我国与其他国家的发展形态不同,所以,照搬经验自然不可行,如此一来,什么样的绿色供应链才是适合我国发展所需则成为问题。

    万变不离其宗,因此,政策的推进不可少,我国政府高层亦有认识,在今年一年就出台了《关于促进绿色消费的指导意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关于积极发挥环境保护作用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指导意见》《绿色制造工程实施指南(2016-2020年)》《“十三五”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工作方案》等一些政策均涉及到了绿色供应链的建设。

    除政策之外,也少不了试点提供经验,目前,我国已经在天津、上海、东莞等城市相继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实践探索,但是,试点离全国推行还有距离,对此,工业和信息化部国际经济技术合作中心毛涛就曾对媒体表示,我国资源环境要素市场化机制尚未形成,生态环境利用的外部性难以内化,粗放式发展往往投入小、见效快,而绿色发展则成本高、收益低,尤其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企业普遍经营困难,绿色转型意愿不强。

    针对这样的情况,毛涛建议发挥好财税政策的杠杆作用,加强对实施绿色供应链管理企业的正向激励,通过绿色信贷、绿色债权、税收减免等措施,弥补这些企业的绿色投入,使其由竞争劣势者逐步转变为竞争优势者。

    综上,绿色供应链建设在我国已经受到高层的高度重视,地方政府也在积极响应,相信经过时间的打磨,绿色供应链的成熟期已不远。也如业内专家所言,社会组织和研究机构的广泛关注,各行业企业的积极参与,绿色供应链已经从理论研究走到了案例实践,从制度标准走到管理平台,正在国内各个行业领域蓬勃发展。经过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必将对中国经济的绿色转型发挥积极作用。

作者: 张丽敏 责编: 阿依努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