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族群关系  

帕米尔高原的塔吉克人

2016年09月26日 05:00:37 来源: 新消息报

我们的第二站是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塔什库尔干”得名于该县城一侧的古城堡,即“古石头城”之意。该县地处我国最西端,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相邻,境内有著名的红其拉甫口岸和卡拉苏口岸。

毫无准备上高原

来到乌鲁木齐机场,在转机喀什时,听新疆朋友提及:你们真了不起,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新疆,还要上海拔那么高的帕米尔高原,去塔县调研塔吉克人的服饰,令人敬佩。说实话,我们很多土生土长的新疆人都没有去过帕米尔高原呢。我们赶忙打问:“那塔县海拔到底有多高呢?”新疆朋友严肃地告知:“塔县平均海拔4000米,县城3200米。”

我们这才知道调查塔吉克族民俗绝不简单,必须要登上“世界屋脊”帕米尔高原,当一回“冰山上的来客”。按照既定日程,我们当晚飞往喀什,翌日一早就要去塔什库尔干,既没有心理准备,也来不及采取保护措施。一些到过西藏高原者告知:提前一周服用藏药“红景天”,对于抗缺氧和提高脑力及体力机能有所帮助,可减缓高原反应。可我们已经来不及了。到达喀什之夜,喀什地委前来接应的一位女干部说,她将要陪同我们一同前往塔县。越野车司机是一位经常去塔县的“专业户”,熟悉路况,有高原行车经验。有当地朋友保驾护航,我们心里踏实了许多。但为了以防万一,第二天早上临行前,还是到药店买了“速效救心丸”,并请司机带上了氧气袋。

我们踏上了前往塔县的征途,越野车渐渐穿行于帕米尔高原的崇山峻岭之中,雪山美景、冰峰雪岭一直萦绕于我们的视线之中。经过昆仑山脉,看到寸草不生的陡峭高山峡谷,不由地想到了电影《昆仑山上一棵草》,对高原的风沙、旅途的颠簸也都有了切身体验。该县境内还有海拔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海拔7546米的号称“冰山之父”的慕士塔格峰,终年积雪,冰川高悬,险峻奇丽。我们还顺路观赏了冰山脚下的高原湖泊“白沙湖”和“卡拉库里湖”,远眺了“慕士塔格冰川公园”大门。意外的是,这些景点居然也不乏游客,想必是被“无限风光在险峰”的魅力所吸引吧。一些拉着骆驼、骑着马的柯尔克孜人正在景区招徕生意。开车师傅告诉我们,白沙湖相传是唐僧取经路过的白沙山、流沙河。山上本来没有沙子,湖水是干涸的,由于这里是风口,常年刮大风,便把湖底的白沙刮到山上,形成了今天的白沙山。相关资料也称,在塔什库尔干多次发现玄奘的足迹。一想到唐僧师徒历经千难万苦的西天取经之壮行,我们也顿时增加了西行“取经探宝”的勇气与信心。

在驱车远征7个小时之后,黄昏时我们终于到达高原县城——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首先,引人注目的是坐落于县城中心的一座雄鹰纪念碑。塔吉克族非常喜爱雄鹰,其民间舞蹈有“鹰舞”,源于塔吉克祖先对鹰的图腾崇拜,寄托着塔吉克人对于大自然的热爱和崇拜。鹰舞是塔吉克族的自娱性舞蹈,田间地头、草场庭院,都可即兴起舞。鹰舞主要是男子的舞蹈,也可男女合舞,在节日和喜庆时则不分男女老幼一同起舞。跳舞时,众人围坐,男女相邀,成双成对,亦可两三组同舞,形式活泼。身着鲜艳民族服饰的男女舞者模仿鹰的习性和动态翩翩起舞,刚劲而柔美。民间乐器有“鹰笛”,即用鹰骨所制成,可为鹰舞伴奏。这些都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民间广泛流传有鹰的各种传说故事,民间刺绣中也有鹰的图案。在塔吉克族人的心目中,鹰是强者、英雄、正义、忠贞的象征。

在一家民族服饰产品销售店里,我们再次欣赏到了塔吉克族新娘服饰:鲜红的镶花边长裙和外套、绣花软皮靴、彩色毛线编织的长筒袜,还有绣花小圆帽及帽子前沿缀有一排色彩华丽的珠子和银链流苏的头饰、宝石项链、数个圆形组合的银胸饰、奇特秀丽的辫饰、花帽上搭的红色金边长头巾等,繁杂而多彩。塔吉克男性平时戴黑绒卷边大圆帽,而新郎的黑绒大圆帽的帽顶为红色绒面,帽子一周圈还缠绕有红色和白色拧在一起的绸布装饰,红白绸带垂吊于帽子左侧。店主介绍:红白两色象征纯洁而热烈的爱情,二者的交织则代表夫妻相亲相爱、婚姻幸福。

从小店门前走过的塔吉克女性的日常服饰也都非常俏丽,既时尚艳丽,又具有民族特色,显得高雅得体。她们的代表性服饰为刺绣精美的直筒状硬壳小花帽,几乎人人都戴,其上大多为象征太阳的圆形花纹,年轻女性只戴小花帽,露出染烫过的时尚马尾发式。而中老年女性则会在帽子上搭一条彩色或白色头巾,既庄重又飘逸。

塔吉克人的容貌具有白种人的特点:深眼窝、高鼻子,面部轮廓清秀,并十分有立体感。尤其是不少女性,长相非常漂亮,再加上她们善于打扮化妆,穿着优雅的服饰,还有项圈、项链、耳坠、手镯等首饰的搭配,把民族特色和时尚元素结合得十分完美。塔吉克女性的服装极具时代气息,一些老年妇女喜欢穿长至脚面的裙子,但中青年女性的裙子则大多在膝盖上下,喜穿高跟皮鞋,显得很俊俏。来来往往的塔吉克女性身上的美丽服饰,让我们目不暇接,拿起相机拍个不停。塔吉克族人非常友善、淳朴,脸上总是洋溢着安详的笑容,男性和女性都不太介意被拍照,有些还主动配合。女性五彩缤纷的时装,让高原县城充满了勃勃生机。

现代、开放的塔吉克

在街头,我们即兴采访了一位回乡度假的女学生,据她介绍:现如今,塔吉克女孩和男孩都普遍接受学校教育,学会了汉语,到内地上大学的很多,有不少是委培生,毕业后回家乡工作。所以年轻人结婚年龄大约在20多岁,早婚现象已经不多了。我们看到,随着生活环境的改变及流行服装的影响,塔吉克年轻一代的服饰发生了变化,他们更喜欢穿现代流行服装,T恤衫、牛仔衣裤、运动服、旅游鞋、太阳镜等。这些现代时装为高原古城融入了新活力。

数百公里之外的喀什气温高达40摄氏度,但这里仅十几摄氏度,白天需穿两件衣服,晚上还要盖棉被。而且,正如当地汉族干部介绍,现在是夏季,绿色植物较多,氧气也比较充足,所以不容易缺氧。果然,我们一行只有笔者和另一位女性在当晚略微有一点头晕不适。

这里可谓是一块神奇的净土,纵然偏僻,但民风纯朴;纵然是高原,雪岭冰峰之下也不乏涓涓的河流、谷地及绵延的草原牧场,养育着牛羊、生长着庄稼,被人们称为“金草滩”,有的已开发为高原绿地旅游景区。在这里,我们还巧遇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的师生,他们正在金草滩上支起画架写生。该县古迹“石头城”的塔吉克女导游告诉我们,这里尽管海拔高一点,但每年游客不少,主要来自深圳、台湾等地,还有韩国、以色列等国家。第三天,我们告别了塔县。此行可谓是忐忑不安而来,轻松愉快而归。

作者: 武宇林 责编: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