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社会性别  

现代单身族:对传统性观念的挑战

2016年03月28日 05:56:37 来源: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

近二十多年来,我国经历了政治、经济、社会诸方面的大变革,人们在性爱婚姻方面的观念及行为方式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单身现象正在中国呈上升趋势。媒体亦热炒第三次单身浪潮已经到来,单身者的存在已经成为一个独特的社会现象。在单身现象目前还是一种偏离主流文化和主流生活模式的选择的情况下,不仅其生活方式对中国社会的总体生活产生着重要影响,而且,单身浪潮又是对传统性观念的挑战。

单身者的界定

单身者这一概念,学术界至今尚无权威的定义。广义上所说的单身者即处于婚姻之外的人,也就是说,是达到法定婚龄而未选择结婚的人[1]。这样,单身者既包括曾经有过婚姻生活但由于种种原因结束婚姻生活的人,也包括过去和将来都不准备结婚的人,以及目前脱离于婚姻状态之外,但不确定将来是否会进入婚姻生活的人等等。

凯斯认为,独身现象有两个模式,一个是传统的模式,一个是先锋模式。[2]所谓传统模式,指的是想结婚而没有结成婚的;而先锋模式则是指故意或自愿选择不结婚这种生活方式的。李银河将独身现象概括为三种类型。第一类是对男女两性均无兴趣的独身,第二类是对异性有兴趣的独身,第三类是对同性有兴趣的独身。[3] 如今单身浪潮的主体则是第二类独身者,也是本文主要探讨的一类,在这一类独身者中,有相当一部分属于被迫性质的独身,他们并不是真正选择独身,而是暂时的。他们中的许多人到了30多岁的时候最终还是选择结婚,走上一条比较传统的婚姻之路。此外,从单身者与他人关系的角度,又可分为精神上的单身(非婚同居者)、肉体上的单身者(婚内分居者)、精神和肉体双重单身(纯粹独居者)等。[4]

单身浪潮的原因

20世纪50年代出现了新中国第一次单身浪潮,第二次单身浪潮出现于20世纪70年代末。如今单身浪潮的主角是这样一群人,他们二十八岁到三十八岁,收入颇丰,工作繁忙,有情趣、有期待。进入21世纪,单身已不再是“自身条件困难”、“个人失败”的代名词,不再代表着不幸,而是越来越成为个人的一种价值取向和一种生活态度。

中国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性意识进一步开放,在性享乐思潮冲击下,一部分人对婚姻的神圣性失去信心,另一部分人则感觉到婚姻是对个人性行为的禁锢,这是导致单身文化流行的原因之一。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人们的选择亦多元化,当代青年的婚姻观、价值观也发生改变,不再是为结婚而结婚,而是更看重思想交流,要求有共同语言。一些唯美的理想主义者极其看中浪漫情调和感情,认为婚姻对人是一种限制,由于不想受婚姻形式的束缚而选择单身。他们并不是因为找不到对象而结不成婚,而是由于他们不愿放弃对爱情、理想或事业的渴求,宁愿独自一人生活,也不愿向世俗的压力屈服而凑合结婚。追求完美主义的单身者大多抱着“宁缺勿滥”的态度,凡事都希望获得理想的效果。他们多数受过较高的教育,职业及经济状况良好,几乎都有结婚的意愿却迟迟未婚,但又从未放弃过结婚的希望,有时又高估了自己,不愿依据主客观现实降低个人对于爱情和婚姻的要求。在性、功利和情感成为当代婚姻“铁三角”的情况下,由于无法平衡这样的三角关系,因此人们更谨慎地介入婚姻,对婚姻的期望值越来越高。尤其是女性通常较为注重情感生活,由于社会长期对其性意识的压抑,她们对生理欲望的克制力比男性更强,生理上的克制力和心理上的期望值使女性对伴侣的选择更为苛刻,这也是城市未婚女性单身者比例增大的原因之一。

此外,在社会处于转型期的背景下,人们生活节奏加快,压力增加,很多年轻人忙着求学挣文凭、寻找好工作拼命挣钱、发展自己的事业,等到有时间关注个人的恋爱婚姻问题时,通常已经进入了事业的稳定期,也错过了最好的、最有激情、有“感觉”的年龄段,这也是造成单身者增加的一个因素。

除上述原因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因素。比如有些人是由于爱情受挫或多次恋爱失败而耽搁,还有些是因性意识晚熟而独身。另外,不婚族、晚婚族的增多,令青年人对适婚年龄的焦虑感逐渐减少。现在的青年解决单身问题的形式也更加多样、时尚,如单身俱乐部、酒吧交友、单身旅游团等都是时下流行的方法。

单身者的性

传统的单身者是禁欲主义的实施者和倡导者,但是现代单身者大多都不是禁欲主义者,他们不会完全拒绝性。对两性均无兴趣的独身者,两性之间的感情在其心目中被放在极不重要、可有可无的位置上,不会超过友谊,他们对性欲也看得很淡漠,不会超过其他欲望,如食欲、求知欲等。[5]他们认为欲望只是生理反应的一部分,是可以用理智加以克制的,并不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保守型独身者大多认为,只有已婚者才能与异性建立亲密关系,不结婚理所当然不能发生性关系。与保守型独身者不同,浪漫型独身者的性规范是:只要两人相爱就可以发生两性关系,不论结婚与否。他们往往都有与异性亲密交往的经历,其中也包括性关系。[6]他们也不认为性欲是罪恶的,因而其性行为规范与中国传统社会中的性行为规范相去甚远。此外,学院爱情也是年轻单身者的一种情感演习,大学校园的学生,包括被允许结婚但大多没有结婚的大批研究生,形成了一个群体化的单身群落,这一群落总的来说思想更开放更自由,顾忌更少,其单身同居表现出动机单纯、过程简单、处理随意的特点。可见,绝大多数单身者拒绝的只是婚姻而不大可能完全拒绝性。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中,人们的性观念经历了否定之否定的过程,第一次否定是人的社会性与生物性的对立,是对于性的歪曲,第二次否定是人的社会性与生物性的结合,是一次真正的革命。[7]将爱与性截然分离,要求爱,而反对性,是传统禁欲文化的重要思想;而将性和爱同一,在得到精神爱的同时也要求于身体爱则是现代文明的结果;进而再将性和爱割裂,认为爱和性可以分别地达到,有的时候可以独立地要性,有的时候可以独立地要爱,这是后现代以来的观念。在中国,绝大多数女性单身者都是试图将爱和性同一起来的,她们大多数只有在确证了对方是爱自己的情形之下才愿意和对方发生性关系,或者说她们首先希望的是对方爱自己,其次才是性。但是,往往也有一部分单身者对性和爱的理解是割裂的,他们在暂时找不到适合的结婚对象的情况下,愿意暂时割裂他们的性,将性作为生活的一部分独立出来加以处理。

中国一直是特别重视婚姻和子嗣的国家,社会舆论是不赞同独身主义的,单身者的行为因此也被视为异端怪行。在西方,单身并不意味着没有性生活。但在中国,婚姻几乎是性生活唯一合法的途径。当今,虽然社会观念、道德规范有所改变,对非婚性行为持更为宽容的态度,但大多数人仍认为只有在婚姻和家庭之内才可以涉及性;对于未婚者,性是禁忌,对于单身者,性是奢侈和污点。中国人并未公开认可未婚者的性行为,也并未公开认可单身者的性要求,社会的主流文化依然是不赞同非婚性行为的。关于性,在中国的公开场合依然是个禁区,人们以不谈性来消灭性,以在语言中抹煞性来掩盖性。因此,如何处理性满足与情爱的纠葛矛盾,是单身者必须面对的较为困难的挑战之一。

单身者因自己特殊的生活方式,不可能通过婚姻来获得性,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不愿意通过金钱来获得性,他们的性只能依靠社会性交往来获得,有人尝试一夜情,非婚同居,乃至“同志”的方式来缓解性渴望,而这些非婚性交往向来为中国传统伦理观念所不容。而转型期的中国现代社会在满足单身者情感以及生理需求的服务和娱乐设施方面仍停留在初级阶段。很多单身者都认为他们有爱和性的权利,困难的是,他们有时候不容易获得,一方面要抛开责任的困扰,另一方面又希望获得情感和性的满足,这是现代社会单身者面临的困扰。

我国的一夫一妻制婚姻关系不仅仅是生殖和财产继承的婚姻关系,而且还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实现相互“性”占有的婚姻关系,它是一种现代化了的“性”分配模式。[8]在平等、公平的现代社会,这种模式成为主流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人类之间的性分配从当初的依靠暴力、金钱,转化为依靠文明社会的一夫一妻制,每个人只能拥有一个性对象,这就是平均的现代社会。这种性分配的均等不是依靠法律,其得以存续的监督体制来源于每一个家庭的内部。事实上,每一个家庭不仅仅是一个性分配的单位,同时也是一个性监督的单位,家庭中夫妻双方互相监督,从而为社会完成了对性的监控。但是单身者以及单身群落的出现改变了这种均衡和监控。这些单身者实际上就越出了主流社会对性的监控和驾驭,她们挑战了主流社会对性的分配和监控。单身者的性活动,脱离主流社会一人一性的均等原则,进而脱离了主流社会对性的监控,从而侵犯了其利益,这是主流社会对单身者所感到的最大的恐惧。

可见,在人类社会仍然保持着一夫一妻婚姻家庭的主流体制的情况下,要使另外任何一种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真正地获得主流社会的认同是十分困难的。目前中国的单身者缺乏性的解决之道,在性信息、性道德、性操作等方面缺乏促进。而从科学技术发展角度看,随着高科技的不断进步,人类的道德观念、生活方式也会发生变化,当生育不再与婚姻的传统模式紧密结合时,原本息息相关的人类繁衍、生活、爱情、性爱和亲子关系被打破,其直接结果是传宗接代的概念被时代弱化,而曾因此备受道德压力的中国单身族将会越来越轻松。

参考文献:

[1][4][8] 葛红兵、胡榴明著:《现代都市的单身群落》,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78、209页。

[2][3][5][6] 李银河著:《中国人的性爱与婚姻》,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2年版,第69、73、75、78页。

[7] 潘允康著:《社会变迁中的家庭》,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2年版,第242页。

 

作者: 汪昊 责编: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