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特色农牧业  

新疆饲草料业调研报告

2015年12月11日 12:29:53 来源: 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农村工作委员会办公室网站

    为全面了解全区饲草料业发展状况,深入分析存在的主要问题,研究全产业链发展途径、区域布局及制定促进饲草料产业发展政策措施,近日,自治区党委农办组织自治区农业厅、畜牧厅、林业厅、水利厅等单位对饲草料业发展具有代表性的巴州、阿克苏地区、克州(以下称作三地州)饲草料发展情况进行调研。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畜牧业生产特点及促进饲草料业发展经验做法

    (一)畜牧业生产特点。畜牧业是克州、巴州和阿克苏地区传统优势产业。近年来三地州紧密结合实际,把握重点,突破难点,千方百计推进畜牧业关键环节建设,实现了畜牧业平稳发展,畜牧业已成为当地农牧民增收的重要支点。通过调研,与当地干部群众交流座谈,对三地州农牧业生产的总体认识概括是:

    克州自然条件相对较差,农牧设施建设投资回报率低,草原畜牧业占有较大比重,牲畜出栏率低,天然草场严重超载,人均耕地少,农作物秸秆可利用规模不大,维持畜牧业发展年缺口饲草近30万吨,依靠自身资源条件自主解决饲草供给短缺能力不足。今后畜牧业要稳定牲畜存栏规模,实现畜牧业提质增效发展,除进一步挖掘有限资源潜力外,很大程度上需依靠外部饲草料调配补充维持发展。

    阿克苏地区农牧业资源优势突出,畜牧业以农区畜牧业为主,草原畜牧业基本实现平衡发展。耕地面积相对富足,种植业结构调整余地大,农林牧结合紧密。农副秸秆资源丰富,开发潜力大,仅棉花秸秆可利用量就达200余万吨,饲草料加工业起步早,草料市场发育程度相对高。今后通过快速扩增农区畜牧业规模、大力培育新型饲草料产业,实现畜牧业跨越式发展潜力和优势明显。

    巴州是农牧业生产大州,草地资源丰富,草原畜牧业占有过半比重,农副产品富集,以棉花秸秆为主的作物秸秆深度开发利用已取得积极进展。畜牧业发展重心正处于由草原牧区向农区转移的关键阶段,面临草原畜牧业顺利转型和农区畜牧业快速跟进发展两大任务。今后加快建设现代饲草料生产体系,大力推进种养结合、农牧结合生产模式,是实现畜牧业突破性发展的关键。

    (二)主要经验做法。通过调研了解,近年来三地州促进饲草料业发展的主要做法有以下几方面:

    ---围绕畜牧业发展调优种植业结构,推进转型升级。近年来,由于受到国内棉花价格及其他经济作物比较效益的影响,巴州、阿克苏地区棉花等作物面积高居不下,围绕畜牧业调整种植业结构难度不小,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积极克服困难,按照“稳粮、调棉、兴畜”的结构调整思路,把种植当做发展畜牧业的重要基础来抓,促进种植业结构由粮经二元结构向粮经草三元结构转变,取得较好成效。

    一是调减棉花种植面积,增加玉米等饲草料种植。2012年起,阿克苏地区实施“增草工程”,将增草工作纳入年度绩效管理考核工作,三年间增加正播玉米面积20.46万亩,增加人工饲草料地面积32.3万亩。2015年,巴州、阿克苏地区、克州将分别调减棉花种植123万亩、110万亩、3.5万亩部分用于正复播玉米、苜蓿等饲草料种植及小麦等作物种植,积极增加草料面积,缓解本地区饲草料不足的问题。

    二是制定政策,提升饲草料种植积极性。2012年阿克苏地区制定政策,对苜蓿等饲草作物种植每亩补助50元,苜蓿留床面积由2012年56万亩增加到80万亩。巴州和静县、和硕县对种植玉米、苜蓿连片100亩以上的每亩分别补助40元、150元。尉犁县在集体土地、国有土地上种植苜蓿、青贮玉米每亩分别补助150元、100元。

    三是推广间作套种技术,拓展饲草料种植空间。三地州充分利用耕地资源,拓展饲草料种植空间,积极开展粮草、林草间作模式的试种与探索,总结出较好的作物间作套种、复种、多熟种植技术及林草间作多种模式,大力推广饲用甜菜、草木樨、苏丹草、苜蓿等产量高、效益好的作物,取得较好成效。阿克苏地区推广苜蓿、草木樨、饲料甜菜、饲用胡萝卜、果园套种等种植技术面积达57.8万亩,仅拜城推广小麦地套种草木樨面积达到14.7万亩。克州受自然条件制约,在林下套种苜蓿等作物方面做了最大努力。

    四是广辟饲草料来源,做好各类饲草料收储等工作。三地州为解决饲草料不足的问题,在积极动员农牧民大力种植饲草料的同时,组织群众开展了小麦、玉米、豆类、薯类等作物秸秆和田间地头杂草、树叶、林果落果、甜菜渣等作物收集储运,增加饲草料储备量。阿克苏地区将自治区财政10元/亩牧草良种补贴资金,统一购买当地适宜的饲草种子发放给种草农牧民,提高农牧民种植积极性。并加强饲草料储备库建设。特别是克州阿合奇县、乌恰县克服自然条件恶劣的种种影响,大力建造饲草料储备库,尽可能多的在冬春季为牧民补充草料、平抑草料价格,为促进畜牧业发展起到积极的作用。

    ---扩增饲草料种植面积,提高饲草料生产能力。一是加快建立饲草料种植生产基地。2012年以来,三地州通过退耕还草、退林还草等方式及落实以饲草料地名义开垦国有土地必须种草料的要求,抓紧建立优质饲草料基地,扩大苜蓿、青贮玉米等作物种植。如和静县三多农业综合开发公司建立3000亩苜蓿基地。和硕县在四乡一镇建立饲草料基地8200亩。克州在阿合奇县、乌恰县建设“光伏扬水饲草料基地”3600亩,对促进草原畜牧业转型升级和现代畜牧业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

    二是大力支持种养大户和定居牧民种植饲草料,解决养殖户饲草料不足的问题。三地州对种养殖大户和定居牧民给予优惠政策,鼓励他们多种草、种好草。阿克苏地区对种植面积300亩以上的规模化种植,按照用种量50%免费提供种子,2015年起要求土地承包大户必须拿出15%的面积用于粮食作物和饲草料种植。阿瓦提县明确规定,以发展畜牧业名义开垦的草原地,必须有30%面积用于种植草料及粮食作物。温宿县对于新开垦的草料地,县上免除150元/亩承包费鼓励农牧民积极种草。

    ---推行先进的饲草料收获加工技术,提高秸秆加工转化利用率。一是动员组织农牧民和有实力的农机大户开展饲草及农作物秸秆收获加工。三地州利用农作物收获加工机械将玉米、棉花秸秆及苜蓿等草料收割、粉碎、打捆、外销,使资源优势转化为商品。阿克苏全地区购买棉秆收获机械66台,颗粒饲料机150余台,棉秆加工粉碎饲喂量达16.39万吨,颗粒饲料加工量达5.62万吨。其中,农作物秸秆丰富的拜城县饲草机械收获、加工转化率达到70%以上。

    二是研发推广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新技术,努力提高秸秆利用率。如巴州宏瑞达公司通过四年的潜心研究,建成日加工60吨棉花秸秆皮芯分离中试生产线1条,利用膨化技术,将棉秆皮芯分离,棉皮用于造纸、棉芯用于制作饲料,饲草料达到了膨化熟化、脱毒的标准,加工后的棉秸秆每公斤1元出售,市场反映积极,大大提高了棉花秸秆的使用效益。

    三是充分利用农作物秸秆收贮一体化技术,有效地解决了棉花秸秆利用难题。如尉犁县罗布羊养殖大户吐尔逊利用新疆农科院和新疆中收农牧机械公司研制的联合作业收割、微储收割技术,将棉花秸秆一次性收割粉碎并添加玉米、麸皮等原料微贮发酵,经对比试验,饲喂效果较好,成本低、简便易行、科学合理,为全疆各地充分利用丰富的棉花秸秆资源找到一条新路子。

    四是对饲草料加工设施及农户购买加工机械给予补助,最大限度的支持农作物秸秆加工转化。和静县对青贮饲料每立方补助10元,轮台县、尉犁县、和硕县在农户购买加工机械享受农机补贴的基础上,县财政再分别给予购置费20%、10%、10%的补助。

    ---大力推进饲草料流通体系建设,促进饲草料集散能力。一是在主要流通节点县市建设饲草料批发市场,为饲草料供需之间搭建贸易、交流、合作的平台。阿克苏地区制定了《饲草料交易市场建设方案》,力争今年每个县市建有饲草料交易市场,为地区饲草料更有效、畅通地进入市场提供商机。巴州在焉耆县、库尔勒市兴建饲草料交易市场。克州和巴州其他县市围绕牲畜交易,自发形成若干饲草料交易市场,提升了饲草料流通交易能力。库车县积极筹资修建了比西巴乡饲草料交易市场,解决了饲草料流通交易难的问题,提高了饲草料产出价值。

    二是积极对现有饲草料市场抓紧改造提升,增强饲草料集散能力。三地州在新建饲草料市场的同时,抓紧对现有市场改造,着力提升饲草料产品产销快速衔接,促进产品交易流通。

    三是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依托口岸优势,安全稳步扩大进口。克州积极利用两个国家一类陆路口岸的优势,多次组织相关人员到相邻吉尔吉斯斯坦考察饲草料进口事宜,在保证饲草料绝对安全的情况下,从吉尔吉斯斯坦进口两批次牧草132吨,部分程度上缓解了克州牧草紧缺的问题。

    ---大力扶持草畜联营合作社发展,提高饲料产业化经营水平。三地州充分发挥饲料企业与农民联系紧密的特点,鼓励饲料企业采取“订单农业”、“公司加农户”等方式,把原料生产、加工、销售等环节连结起来,形成较为稳定的产销关系和利益关系。支持饲料企业、专业大户和经纪人牵头组建农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提高生产经营的组织化程度。和静县对在规划内养殖基地组建的畜牧业公司、畜牧合作社给予政策补助。尉犁县财政投入200万元,重点对草畜联营合作社进行扶持。

    二、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饲草料种植比较效益低影响了种草积极性。近年来,为确保粮食安全,快速增加农民收入,国家对粮棉生产给予许多补贴政策,特别对粮食生产除给予良种补贴、综合补贴外,还给予差价直补。相比之下,对优良牧草种植只有10元/亩的良种补贴,从亩单位面积粮食与苜蓿效益分析,种草效益不及粮食,更远远低于棉花等经济作物,严重影响农牧民种草积极性。以阿克苏地区为例种植效益比较如下:

    种植粮食成本:种子100元,化肥200元,耕地费40元,播种20元,除草费50元,收割费100元,水费60元,成本计570元,七年总投入3990元。

    收益:产粮450公斤,每公斤2.5元计1125元,产麦秸秆70公斤,每公斤0.5元计35元,各种补贴200元,共1360元,七年总收益9520元。扣除成本,七年亩净收益5530元。

    种植苜蓿成本:种子50元,化肥200元,耕地费40元,播种20元,除草费50元,收割费200元,水费60元,成本计620元。第二至第七年,种子费、耕地费、播种费和除草费不需要投入,七年总投入3380元。

    收益:亩产干草第一年300公斤,第二至第七年600公斤,每公斤2元,每亩销售收入第一年600元,第二至第七年7200元,七年总收益7800元。扣除成本,七年净收益4420元。

    (二)受水资源、生产管理水平低等因素限制种草效益水平有待提高。三地州水资源在空间分布上很不均匀,水资源年内分配因受降水、气温等因素影响,夏季多、冬季少,农业春旱时有发生,分配很不均匀。特别是克州,拥有新疆冰川和永久积雪面积的14.77%,是南疆7大河流的主要产流区和水源涵养区,地表水90%以上流入了喀什葛尔流域和阿克苏平原,自己却无力提用。在牧草生产管理方面,牧民因受逐水草而居的生活习惯的影响,种植牧草的经验严重不足,牧草管理水平低下,产草量不及正常水准的1/3。还有个别地区,因为牧民种植水平低下,管理不善,将开垦饲草料地没有分配到户,而由乡政府机关干部代种代管,长此以往,不利于的发展及牧民种植管理技术的提高。某些地方,因管理不善将原有的水利配套设施弃用,计划重新申报水利项目,造成资金的浪费。

    (三)饲草加工流通交易成本高。多年来,在畜牧业发展中,全疆大多数地州均以草原畜牧业为主,在饲草料加工流通及市场培育方面远远滞后于畜牧业当前发展需要。特别是国家实施禁牧还草、草原生态有偿保护机制后,畜牧业转型升级是畜牧业发展的必由之路。从三地州畜牧业发展情况看,饲草料在不同季节均有不同程度的欠缺,但由于疆内饲草料加工流通业起步晚、发展慢,投入不足,大多企业不愿从事饲草料加工,仅有的加工企业、合作社或经营大户加工和开拓市场的能力也较弱,难以适应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从横向比较,三地州之间发展也不平衡,巴州、阿克苏地区在饲草料加工企业的引进、市场的培育数量虽少,但也相对发展较好,克州受资源条件制约,发展程度相对缓慢。另外,受区域限制,地州饲草料价差较大。如巴州吐尔逊合作社生产的棉秸秆混合饲料每公斤0.7元左右,其他企业生产的颗粒精饲料最高也不超过2.5元,而克州阿合奇县只能当牲畜填充物的麦草秸秆每公斤2.2元,苜蓿草每公斤近3元,价格非常悬殊,严重影响到畜牧业发展。

    (四)草场退化严重,相关政策亟待调整完善。2011年国家实行草原生态有偿保护机制以来,一定程度上促进了草原生态恢复。但当前草原保护面临着很多问题,如禁牧减畜后,由于缺乏有效的产业扶持配套政策,在牧民搬迁、安置和转产转业等方面存在诸多困难,禁牧不减畜的现象时有发生;大多数禁牧区没有围栏设施,明禁暗不禁的现象也大量存在。大多牧民受传统畜牧业、生活方式习惯及担心转型后生产成本增加、生活费用提高、基本收入降低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不愿转、不想转、不主动转的现象也大量存在。

    致使草原生态保护工作难以落实到位,草场退化局面没有根本扭转,部分区域特别是克州草原退化程度十分惊人。究其原因主要有两方面:一是草原保护行政管理成本高,管护措施难以落到实处;二是对草场实行强制禁休牧管理,缺乏配套法律法规支持;三是草原保护和牧民两方利益矛盾未能妥善处理。另外,林区和天然草场地域重叠、权属不清;借饲草料建设或其他项目建设开发草场造成重复发证等一地两证、一地三证等问题也较为突出,有利多头管理、无利没人愿管现象时有发生。

    (五)草畜不平衡矛盾依然突出,大面积开发新建草料地无法实现。从三地州情况看,普遍存在牲畜多饲草料少,草畜间严重不平衡。阿克苏地区计划年内存栏达到600万头(只)、缺草61万吨,克州年内存栏达到250万头(只)、缺草近30万吨,巴州年内存栏达到460万头(只)、缺草50万吨左右。三地州近150万吨饲草料缺口,按照种植苜蓿计算,需新增草料地250万亩,需新增水20亿立方。当前,全疆都要积极落实退地减水政策,受水力资源所限和水资源管理的“三条红线”硬性规定,依靠大面积增加饲草料地很不现实。

    (六)经营机制创新不够,农口部门缺少统一协调机制。在引导饲草料生产的龙头企业、专业经济组织、种养大户方面没有形成有效的约束激励机制,推进土地、草原流转,大力开展饲草料种植及饲草料规模化生产、集约化经营机制创新方面不足。在农牧结合、优势互补方面没有形成机制推进,出现牧区草畜矛盾尖锐,农区草料利用不足。社会化服务体系不健全,实用技术推广普及率低,草原畜牧部门与其他农口间缺乏沟通协调机制,出现地块重复、颁证重复、水利设施投入重复等问题。

    三、主要经验推广预期分析

    通过调研,我们认为三地州在促进发展方面主要有以下几点经验值得推广,并就经验推广预期分析如下:

    (一)关于调减棉花增加饲草料种植面积。三地州按照自治区调减棉花种植面积的总体部署,配套县级财政种草补贴政策使人工种草面积快速增加,为区内棉花主产区做好压棉种草结构调整提供了示范。调研期间我们也看到做好压棉种草工作面临着两大阻力:一是受种植比较效益影响,种植户调减棉花后替代作物选择优先序依次是小品种经济作物、果蔬、饲料玉米,最后是优质牧草;二是调减棉花地大多处于灌区下游和水资源保障条件差的区域,对水肥调件要求相对较高的饲草料种植十分不利,同时也受自治区退地减水政策的限制。如不配套出台必要的种草补贴和用水保障优惠政策,做好压棉种草工作难度较大。

    (二)关于提高棉花秸秆加工利用率。巴州、阿克苏地区通过多年探索实践,证明棉花秸秆加工饲用效果明显。一方面多功能大型秸秆加工收储机械的研发应用使棉秸秆加工成本每千克下降0.3元,到户棉花秆微贮饲用总成本控制在了每千克0.7元以内;另一方面棉花秆脱毒技术的应用,逐步消除了养殖户饲喂顾虑,和硕县养殖大户阿里木年饲草料使用总量2万吨,其中棉花秆饲喂量就达7000吨,两地州棉花种植重点乡镇养殖户利用棉花地冬季放牧超过3个月以上十分普遍。目前,棉花秆利用较好的阿克苏地区利用率不足10%,如将利用比例提高到50%以上,按全疆1000万吨棉花秆资源量计算,就可新增500多万吨饲草,足以满足500万只肉羊年饲草需求。

    (三)关于引导种养大户发展饲草料生产。调研期间我们走访了近20家种养大户,突出特点是牲畜养殖量大,作物种植面积广,小的耕地面积3、4千亩,大的2、3万亩。种养大户种植饲草料具有四大优势,一是饲草料种植面积连片,机械化作业水平高,节水灌溉措施配套,产出效益水平明显高于散户种植;二是畜牧产业政策扶持到位,国家、自治区重点支持畜禽规模养殖场的发展,在设施建设、良种引进、贷款贴息等方面均给予相应补贴;三是农牧结合效益明显,种植饲草料及作物秸秆就地转化,粪肥还田培肥地力,利用循环农业经济发展。目前,全区备案畜禽规模养殖场6000多家,基本配套有一定饲草料地,稳定和扩增规模养殖场饲草料种植面积条件成熟,同时,加大政策扶持,积极引导现有国有土地种植大户延伸产业链,发展畜禽养殖,种养结合,扩大饲草种植面积潜力突出。

    (四)关于促进饲草料加工流通交易。目前,区内猪禽混配合饲料饲喂率高达90%以上,饲料营销网络健全,而牛羊混配合饲料推广,特别是饲草精细加工起步晚,牛羊饲草料加工程度低,直接影响到饲草流通和交易。巴州、阿克苏地区通过提高饲草加工率、建设草料交易市场、培植饲草经销大户使饲草便捷快速配送到户,特别是对平抑饲草价格、促进草料跨区调动作用突出。相反饲草市场培育滞后的克州,则出现每千克小麦秸秆均价2元甚至高达4.5元以上价格扭曲现象。区内伊犁、塔城、昌吉东三县饲草特别是玉米、小麦秸秆资源富足有余,但由于受加工调运成本高、销售渠道不畅等因素制约,对补充南疆地区饲草市场缺口作用还十分有限。今后,通过加大饲草主产区饲草加工力度,降低饲草调运成本;布局建设重点区域饲草交易网络,减少交易环节费用,对确保区内饲饲草料业健康持续发展十分必要。

    (五)关于草畜联营合作社扶持发展。三地州试点扶持牧区草畜联营合作社发展,对提高牧区草畜资源有效利用率,促进牧区劳动力转移起到了积极作用。目前,区内牧民定居比例已超过80%,定居牧民生产生活水平明显提高,但仍然面临三方面问题亟待解决;一是放牧与种地劳动力调配困难;二是受有限畜草资源绑缚闲散劳力解放困难;三是抓好生产与照顾老幼生活难以两全兼顾。今后,在广大牧区扶持草畜联营合作社发展,特别是以村组或家族为单位合作社的发展,对加速优化牧区社会分工,促进劳动力转移;提高生产资料使用效益,推动草原畜牧业上规模经营作用重大,也是现阶段稳妥推进牧区草畜合理流转,有力保障牧民权益、促进牧区稳定的现实选择。

    (六)关于连片草原改良和人工草场建设。克州在自然条件恶劣,特别是降水明显不足区域,通过提水工程建成连片人工草场的做法,开拓了我们增加草地产出的思路。一是我区现有坡耕旱地1000多万亩,今后结合退耕还草政策落实,辅以一定的灌溉措施,建成人工草地相比大规模水土开发建设人工饲草料地投入明显减少,具备建设优势;二是前山丘陵区是牧区春秋放牧场集中区域,也是草地退化最为严重急迫需要禁牧保护区域,今后通过严格的禁牧保护措施,在有条件区域进行适当补播和灌溉改良将放牧场建成人工打草场,对恢复草地生态、增加打草场面积和饲草产出具有一定推广意义。

    四、有关政策建议基于以上经验梳理、问题查找和推广预期分析,为加快新疆饲草料业发展,很有必要从以下几方面出台政策快速推进:

    (一)加大人工种草补贴力度。弥补饲草料种植效益价差,参照国家退耕还草补贴政策标准,对基本农户和种养大户种植优质牧草按照三年内每亩800元标准给予种植补贴,种植饲用玉米按年每亩150元标准进行补贴。结合种植业结构调整,为基本农户种植结构调整腾出空间和余地,重点支持国有土地种植大户种植饲草料,对国有土地种植大户和各类经营主体林下种植草料按照种植品种给予籽种购置和收储费全额补贴。人工种草所需补贴资金由区、地、县三级财政按比例分摊。

    (二)支持饲草料加工利用。在落实好饲草料收储加工机械农机购置补贴政策的基础上,施行加工收储机械运营补贴政策,重点补贴对象为多功能秸秆收割粉碎、牧草收储、青贮打包机械,对完成相应收储面积的机械按照机械购置资金总额10%的标准给予年运营补贴。对以牛羊饲草料加工为主的饲草料加工企业,给予机组购置、生产周转金贷款贴息补贴政策。鼓励饲草料加工利用技术研发推广,对取得重大突破和推广成效显著的单位,给予一定奖励补助。

    (三)促进草料交易流通。降低饲草秸秆调运成本,对牧草及初级草产品给予鲜活农产品绿色通道政策,重点打通伊犁河谷至南疆区域饲草料调运主通道。支持饲草料交易市场建设,对建设用地给予无偿划拨或减免土地出让金优惠,并对基础设施建设、购销周转金贷款给予财政贴息补助。继续巩固和发挥好各级防灾饲草料储备库有灾防灾、无灾平抑饲草料市场价格作用,对储备库配套饲草料地给予建设补助,对储备库运营管护给予一定补贴。

    (四)调整优化草原建设保护政策。对近年来以饲草料地建设名义开发土地,严格用于饲草料种植,并纳入基本草原管理,发放相应权证。优化草原保护补助奖励政策,适当提高饲草料价格相对较高区域禁休牧补贴标准,支持各地将补奖资金调整用于牧民定居点已建饲草料地更新改造、已建牧区骨干水源工程下游饲草料地田间配套工程建设,以及连片草地改良和人工草场建设,同时安排部分工作奖励资金,对落实禁休牧制度较好、带动作用明显的草畜联营合作社给予奖励补助,鼓励牧区草畜规模经营。

    (五)制定出台饲草料业发展规划。整合各方面项目资金,加快实施1000万亩饲草料地建设工程。调动地方饲草料业发展积极性,实施种草大县奖励政策。实施百万亩棉花秆异地收储调运工程,在水资源相对富足的克州,借助兵团、地方棉花主产区力量,采取以水资源换取草料措施,解决克州等饲草自给能力严重不足区域饲草保供问题。

    (六)对南疆发展给予特殊扶持。启动实施南疆地区畜牧业发展饲草保供专项行动计划,汇集各方力量,多措并举,短期内突破南疆地区畜牧业发展饲草料短缺瓶颈。对南疆地区粮食作物种植实施差异化补贴政策,协调争取国家相关部门支持,将南疆地区小麦种植补贴政策部分调整用于玉米种植补贴。

    (七)创新饲草料业发展体制机制。加强农林牧水等部门协作配合,建立饲草料业发展部门协同推进机制。重点在对饲草料种植实行差别化水价、优先配水送电,进一步放活牧草种子经营市场,林下经济优先发展饲草料业,国有土地种植大户强制结构调整种植草料,依法规范林草权证发放,规范合作社运营等方面进行协作,制定具体操作办法。

作者: 孙家鹏、曹怡心 责编: 张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