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族群关系  

国外社会学的民族研究回顾

2015年05月13日 02:37:12 来源: 人民网

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校区Maria Krysan,密西根大学Mick P. Couper,Reynolds Farley,与埃默里大学Tyrone A. Forman的文章《种族因素在邻里偏好中是否起到什么作用?来自视频试验的结果》,关注了种族因素在邻里选择偏好中的作用。

持续的种族居住隔离往往被视为选择偏好的结果,即白人往往更愿意和白人生活在一起,黑人更愿意与其他黑人做邻居。这种邻里选择偏好反映了种族意识吗?邻里人口的种族结构是否对其选择构成有效的影响?或者,种族背后反映的是社会阶级差异?Krysan等人的研究试图采用创新的试验方法来验证种族代表的假设,它排除了种族与社会阶级的有效效应(net effect),而代之以居住偏好中的社会心理学因素(如刻板印象、歧视、群内认同等)分析。作者发现,社会阶级网络与邻里居民中的种族构成对人们的选择有重大的影响。白人认为纯白人邻里多是很理想的居住街区。不过,在黑人群体中,种族构成的独立作用要小得多,他们认为种族混合的邻里更为理想。而且,对非洲裔美国人及其邻里持有负面刻板印象的白人深受其自身居住邻里中种族构成的影响。同时,没有哪一项社会心理因素能够预测非洲裔美国人对种族构成的敏感与回应。

美国社会学评论(《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长久以来,对内战定量分析的众多文章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讨论多元种族或种族多样性是否导致武装冲突。Andreas Wimmer, Lars-Erik Cederman, and Brian Min的《族群政治与武装冲突:对新的全球数据集合的一种结构分析》一文并未局限于这些讨论,而是明确表明高度多样化的社会不容易导致冲突。与之相反,权力被少数几个特定民族所掌握的国家往往容易导致严重的冲突。其一,仅仅是因为不同的民族背景,国家政权中就排除了人口占相当比例的民族,这样的国家很容易发生武装叛乱。其二,任何一个政权分割的国家,如果一些相互对抗的国家中坚分子共同掌权,严重的权力斗争会发生。其三,不同的政党不停地短期上台交替掌权的国家更容易遭受分裂冲突。文章作者利用新的种族权力关系数据汇集,研究了1945年后独立的所有国家,并且验证了上述三个假说。跨国分析表明了种族政治和经济发展水平一样,都是能够导致内战的强有力因素。作者通过使用多项选择回归模型,得出结论是叛乱、混战和国家分裂,分别源于高度的排外性、政权的分割性以及政权的不连贯性。

Robert M. Kunovich的《国家认同的缘起及结果》一文从对比和多层次的角度审视了国家认同这一观念。以身份认同、民族主义和偏见等概念为基础,分析了社会经济特点,政治特点以及文化特征之间的关系(如发展、全球化、民主治理、军国主义、以及宗教和语言多样性),个人特点(如社会经济地位和少数民族地位),还有国家认同内容上的倾向。文章也分析了国家认同的内涵和针对移民的公民权、同化和对外政策方面的公共优惠政策之间的关系。作者用确定性因素和多层次模式分析了来自31个国家层面的相关调查数据(来自国际社会调查项目2003 国家认同模块),调查结果表明,个人特点和国家特征可以帮助国家认同中的变化性和竞争性的形成。此外,国家认同种类的内容对公共政策和族际关系的形成有着重大意义。

《多样性是否带来好处?种族多样性、性别多样性和商业多样性三种案例分析》一文的作者Herring Cedric根据1996年至1997年机构调查的数据,对国家级的营利商业机构进行调查。文章检验了源自多样性价值论的论文中的8种假说,调查结果验证了其中的7种假说:职员的族裔多样化导致了销售收入的增长,影响着客户规模、市场份额和相关利润的增长,职员性别多样化也与销售收入的增长有相关关系。相对于其他关于劳工多样化的观点,文章也讨论了调查结果的重要性。多样性价值论认为相对于单一的劳工组成,多样化的劳工组成对商业的发展大有益处。其益处包括但又不仅仅局限在公司利润和收入上。这个观点是不同于其他观点的,其他观点认为商业成功和职工多样性之间毫无关联,而且多样性会通过制造矛盾冲突来损害商业成就、毁坏商业凝聚力和降低生产力。

在有关族裔平等就业机遇的相关研究中,以往研究主要着眼于几个有限的因素及这些因素对组织结构和相关政策变化的影响力。Sheryl Skaggs的《法律和政治压力促进非洲裔美国人进入管理层》一文则是从一个更为宽泛的视角出发,探讨了一些具有潜在影响力的法律和政治压力的因素,即歧视诉讼、联邦法院的变化以及政治意识形态。文章分析了这些压力对改变组织行为所产生的重大意义。作者采用的数据是1983年至1998年美国超市零售业的相关数据,采用的分析模型是ADL 和固定效应模型,通过这些方法来判断非洲裔美国人获取管理职位的比例。结果表明在一桩针对某超市企业的法律诉讼案成功后,非洲裔美国人进入管理层的可能性增加。再者,从长远考虑,所产生的同类效应也将起作用。也就是说,受到起诉威胁的其他企业也开始调整自己的策略使自己的非洲裔美国人担任管理者的比例达到行业平均水平。最后,除了来自法律方面的压力外,联邦法庭法官的性别和族裔多样化以及各州政府的政治意识形态都对非洲裔美国人进入管理层起了重大作用。文章在最后还讨论了相关的后果以及系统地将政治进程和社会理论化结合起来的重要性,同时也分析了劳工的多样性。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 责编: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