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族群关系  

中国民族地区现代化建设的理论与实践

2015年03月09日 08:52:18 来源:

50年代,老一辈革命领导人和民族学家曾将国外引进的民族学理论与中国民族实际和实践相结合,提出了许多符合中国实际的有中国特色的民族学理论,这对当时中国民族地区的具体工作是很有指导意义的。50年代中国民族学提出:民族不论大小一律平等。从此国内各民族不仅实现政治、经济方面的平等,同时也实现了在国家法律面前的平等。从那时起老一辈民族学家就协助国家制定了帮助贫穷落后的民族地区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大量的国家政策。

那个年代,在我国西部民族地区面临的主要是两大任务:第一,进行民主改革,废除封建落后的社会政治制度(包括土司制度),建立进步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第二,在西部的一些民族地区,例如在西藏这样的民族地区,面临着驱逐外国帝国主义势力,完成国家统一和中华民族统一的政治斗争和军事斗争。当时的中国民族学理论主要着眼于配合这二大任务的完成,至于民族地区现代化建设(当然包括经济建设)还没有提上议事日程。

在90年代,新形势下面对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实际和实践,在民族地区从事实际工作的同志强烈反映,我国现有的民族学理论缺乏可操作性和指导性,对我国民族地区的现代化建设和经济建设,存在一些不小的负面作用。实际情况表明已需要对我国现有的民族学理论的基础进行必要的反思。因为我国现有的民族学理论在相当程度上是建筑在西方(包括前苏联)民族学理论基础之上的,从而直接导致重大关系和重大原则问题上的某些错位。首先错位的是西方(包括前苏联)民族学是建立在殖民者与被殖民者之间关系基础之上的理论(主权论由此产生),而中华各民族各族之间的关系体现更多的是一种礼仪的关系。因此,用西方民族学理论来研究描述的中国各民族之间的文化关系就成了一种对抗的关系,由此也必然容易导致民族关系上的对抗。用这样的理论来指导极可能导致我国民族地区的社会经济发展出现重大的心理障碍,增加发展难度。

以西方民族学理论为基础指导的实践,在我国民族地区出现的情形往往是:1、某些人或某部分人把自己的民族身份当成了“特权”,坐等照顾补助,思想封闭、保守、排外,使市场经济、公平竞争、有序发展不容易生根发育。对于民族地区而言,中央政府在政治上过于优厚的倾斜、保护、照顾政策,最大的消极影响是在经济领域和经济建设上。具体表现为不遵循价值规律,不讲投入成本,从而使市场经济的机制和原则建立不起来,经济发展和经济建设的效益极为低下,没有人承担责任也没人敢追究责任,等等,当地各民族人民的生活水平因此难以提高,经济状况难以改善。在文化教育方面亦是如此,甚至形成恶性循环,积重难返。如80年代在某州的一民族师范专科学校里举行的一次数学考试,数学老师较为严格,他考虑到数学是一切科学的基础,这些民族同学毕业后都将在本地教中学,如果不对这批同学的数学成绩严格要求,该民族地区的数学及其相关自然科学的教育水平和质量将会出现问题。这位认真的数学老师对一些考试不过关的民族学生给了不及格的分数,双方发生了冲突,没过关的民族学生强迫老师必须把这些民族学生的成绩改为及格,老师没有同意,要求他们暑假留在学校补习功课并补考。这些民族学生就把老师痛打一顿,并用刀威胁老师。老师告到当地行政机关和行政领导那里,但因为行政领导和这些学生是同一民族,因此当地行政领导长期不管,包庇这些同学。这样的后果必然是当地的教育质量下降。这样糊涂的行政领导实际上是既害了国家,也害了自己的民族。

2、某些人或某部分人把自己的民族身份当成了“特权”后,在某些民族地区,不仅国家的利益得不到体现,而且也影响到了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的其他兄弟民族的利益的体现或实现。

中国中西部民族地区虽然幅员广大,但资源状况并不太好,土地虽然多,但水力资源和动力资源分布极不均衡,水的问题和动力的问题难以解决,农业也因为没有大规模的资金和技术人力的投入,至今发展不起来。至于矿产方面,中国中西部地区虽然品种、矿点多,但绝大多数都是多品位的共生矿藏,多种金属元素混生在一起,开采和冶炼成本、要求非常高,这种可说是恶劣的矿产情况无法与俄罗斯和美国优越的矿产条件相比。另外中国中西部地区多为山区、高原和干旱地带,交通条件并不好,要发展工业就必须先发展交通,兴修铁路和公路,同样需要大规模的资金和技术的投入。因此,要在中国中西部民族地区发展经济,实现现代化,单靠哪一个民族自身力量是根本不可能的,也是不可想象的。只有依靠国家的力量,各兄弟民族的力量才可能在我国中西部民族地区发展经济进而实现现代化!

必须依靠国家的力量发展中西部民族地区,这就必然需要国家的总体计划,同时也需要处理好以下几方面的关系:

1、国家、地区(民族或地区)和个人这三者的利益关系。原则是,三者利益都应兼顾,但在重大事件上必须把国家利益放在首位,局部利益和个人利益必须服从国家利益。同时,尽可能兼顾个人利益和局部利益,发挥地方和个人积极性。

2、在中西部民族地区应该培养出一批具有国家意识和中华民族意识的、有现代化头脑和素质的民族干部。中西部民族地区现代化建设需要大量没有狭窄的特权思想、坚持改革开放、不保守不排外;坚持民族平等的原则,既为本民族服务,也为别的民族服务,一视同仁,公正平等;懂得市场经济、公平原则将给国家和民族地区带来繁荣这一道理;懂得国家的整体利益得不到保证,民族的利益和个人的利益也得不到保证;民族平等、民族团结、公正的原则是国家最重要的立国原则之一的民族干部。

我们可以说,中国中西部民族地区的经济只有走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之路,必须加入以东部地区为中心的中国经济的大市场,才是唯一的、真正的出路,因此,中西部地区的发展,也必须遵循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在公平竞争的原则基础上,以自己的优势去吸引东部地区的资金和科技人才,寻求自身在整个国家产业(经济)体系中的角色定位。中西部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必须讲究成本,讲投入和产出的预算和核算,讲经济效益和效率。只有这样做,中西部民族地区的经济潜能才能够真正发挥起来。因此,今后东西部之间的关系和行为将更多地体现为市场经济原则下的经济行为和企业行为。国家应该尽量鼓励和安排东部地区的资金和人才向中西部民族地区流动。但在这一点上,仍然需要强调的是必须做到政企分开。因为,国家的鼓励和安排不能代替经济行为和企业行为。东西部之间的这种经济合作行为或企业行为必须建立在在互利互惠的原则基础上才能长久,国家不可能为此再进行大规模无偿调拨,不然整个中国的经济发展就要被严重拖累,不仅中西部地区发展不起来,整个东部地区的发展也要大受影响。

按照邓小平同志的战略思考和安排,放手让东部地区经济发展起来,同时,采取倾斜政策,以适当的政策与措施,鼓励东部地区向西部转移资金和人才,让西部亦逐渐发展起来,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但是,在东西部之间是绝对不能搞平均主义的!

我国必须坚持执行邓小平同志的正确战略思想。目前我国东部地区的经济还处在发展初期,大规模向西部转移资金技术把发展重心转到西部的西进运动,时机还不成熟,但到了下个世纪初叶的20年代,就肯定到来了。西部地区应该为此作好准备。

国家仍然要照顾民族地区,但必须是理性的有原则的倾斜和照顾。同时应鼓励民族地区主动发掘资源禀赋优势,利用现有的条件,尽力发展本地经济。

对一个地区经济和社会的发展,资金不一定是最重要的因素,人才才是最重要的因素。因此必须对民族地区的教育工作进行改革,全国的各名牌大学和普通大学应尽量招收理工科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分数不够可以给他们办补习班,办预科,同时各民族院校也宜大量招收汉族学生。这样做可以达到二个目的,第一,在各名牌大学和普通大学上学的少数民族同学的科学文化素质将大大提高,当他们分配回民族地区去参加工作后,民族地区的科学文化教育整体水平将会大大提高,为当地社会经济发展做好准备。第二,各民族院校有可能摆脱教育质量不断下降,恶性循环的困境。

鉴于中华民族现代化建设和民族复兴的艰巨任务,21世纪中国的民族学理论应摆脱西方民族学理论的基础性影响,多研究中华民族的共性,为中华各民族的团结提供一个民族学的理论基础。历史上的中国存在过兄弟民族之间的不平等关系。但是中华各民族之间无论历史上还是现在都不是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之间的关系,中国的民族学家也不是殖民者和被殖民者之间的调解人。新中国成立以后,正如邓小平同志指出的那样,中国今天已经不存在民族不平等和民族歧视。今天的中华各民族之间是平等的,绝大多数少数民族的人民也是团结爱国、和睦相处的。

因此,我们需要一个有助于巩固和发展中华民族团结的、有中国特色的民族学理论,以完成中华民族的复兴。我们必须放弃或排除这个只研究中华各民族的差异,不研究中华民族共性的西方民族学理论的基础性影响,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在学习别人先进的东西的同时,也要善于坚持自己优秀的东西。

(作者单位:中国藏学研究中心)

作者: 龙西江 责编: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