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族群关系  

有人的地方就有“田野”

2014年07月24日 07:48:48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3年12月06日第533期

【核心提示】田野是文化人类学意义上的田野,它将一定的时空场域看做各种关系和结构以及行动所构成的网络,具有相对的封闭性和自我满足性,并且具有自身运作的规律。因此,不仅仅在农村有“田野”,城市也有“田野”。从某种意义上讲,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田野”。我们说田野是一种方法论,而不仅仅是特定的物理空间。

流行多年的一种学术研究范式是从“概念”到“概念”,这一范式有如下特点:首先,具有预设理想类型,认为存在周延的概念,每个概念都对应着某种实践类型;其次,强调概念本身可以进行自我繁衍;最后,强调概念体系的逻辑性,认为通过严密的概念推理和逻辑演绎可以实现理论的创新。在此种范式下做研究,学者往往是先有一套完美的概念体系,再从现实生活中寻找相关证据。因为过多关注抽象概念的逻辑性,即使对实践有所关注,也可能存在“概念范式”对现实进行肢解的现象与问题,对于经验实践缺乏足够的敏感性。

对于“概念范式”的批评,首先来自于人类学的“反思”。然而,经典人类学的“反思”是一种“异地的对话”,即在调研的此地思索遥远的理论命题,基本上是在西方主流话语的笼罩下所开展的理论反思,而“在地的经验”,即调研地经验的逻辑,其仅仅是用来思考西方理论命题的手段。因此,人类学的“反思”在本质上是一种“理论的对话”,它只能看到“碎片化的经验”,而无法还原“在地的经验”,创造出本土化的理论体系。

笔者及所在团队认为田野要具有三个特点,即“田野的灵感、野性的思维、直白的文风”。所谓“田野的灵感”,就是认为从田野调研中能够获取最为真切的问题意识,这是学术发展的基本动力;“野性的思维”强调有生命力的理论需要破除所谓的条框规范,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而“直白的文风”则倡导理论表述要通俗易懂,直达人心。其中,“田野的灵感”最为重要,它强调学术灵感应该来源于深度的田野调研,而不是书斋的想象。

“田野”的对立面是“概念”,但笔者并不反对概念本身,而是反对“概念”的思考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田野”是另外一种思考方式或者对话方式,其要完成两个层面的反思,一是对“概念范式”的反思,二是对人类学“反思”的再反思。“田野的灵感”强调“在地化”的思考,力求将思考落实在本土的真实问题上。这样一种“在地的思考”,专注于理解现象与现象之间的逻辑,而不是概念与概念之间的逻辑。可以认为,“田野范式”更有助于理解中国本身。

“田野范式”是一种自下而上的视角,强调理论和概念的真实性取决于现实生活,而不仅仅是逻辑体系的严密性。另外,制度的有效性取决于现实生活的需要,而不是以制度的完美性来批判现实生活的缺陷。通过“田野”,我们也可以清楚地发现制度运行的地方差异,这对于“概念范式”来说是一个重大的冲击。

“田野范式”强调调研优先。调研是进入“田野”的通行证,没有调研就没有发言权;同时,只有坚持正确的调研方式,才能够揭示现实生活的真实逻辑,而这种逻辑是可以被不断证实或证伪的。

总而言之,田野是文化人类学意义上的田野,它将一定的时空场域看做各种关系和结构以及行动所构成的网络,具有相对的封闭性和自我满足性,并且具有自身运作的规律。因此,不仅仅在农村有“田野”,城市也有“田野”。从某种意义上讲,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田野”。我们说田野是一种方法论,而不仅仅是特定的物理空间。

(作者单位: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

作者: 林辉煌 责编: 郭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