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新型农牧民  

新疆农民同绘闯万元美好愿景

2013年12月11日 19:30:43 来源: 新疆经济报

    玛纳斯被谁PK?

    8月6日—7日,记者在玛纳斯县乐土驿镇、旱卡子滩哈萨克族乡的几个村采访时,多次听到乡镇村的干部说,玛纳斯县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这几年有点儿“那个”了,究竟“哪个”了,又不便多问。直到采访了该县农经局局长许多武,他才为记者解开这个谜。

    1993年,玛纳斯县曾以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1400元,居全疆各县市之首;2008年,全县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达8902元,连续十几年位居全疆第一;2010年,该县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首次突破10000元。

    此后,“风云突变”,先是看到南疆“黑马”——若羌县2012年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达到2.17万元,连续几年位居西部12省区市首位;后又发现北疆“追兵”——沙湾县2012年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达到15032元,比玛纳斯县的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14580元多出452元。

    玛纳斯县没有徜徉于昔日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连续十几年位居全疆第一的光环里,不但敢于正视前有若羌县“超越”、后见沙湾县“堵截”的现实,而且开始了再创辉煌的攀登。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发现玛纳斯县围绕《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民政府关于促进农民收入持续大幅增长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天山北坡经济带的县市,每年增收1200元—1600元”的要求而展开的增收路线图日渐明晰,乡镇村两级以“算细账、调结构、促增收”动员大会为载体,问计于民的景象催人奋进。农业镇PK牧业乡

    乐土驿镇:2015年农牧民人均收入达到2.5万元

    8月6日中午,见到玛纳斯县乐土驿镇党委书记王强时,他刚给9个村的干部开完“算细账、调结构、促增收”动员大会。

    “这种会不是村里听乡里讲,而是彼此互动,”王强快人快语,“大家一合计,全乡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2012年比2011年增加1800元,2013年将比2012年增加2500元,完全可以在2015年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达到2.5万元。”

    事实上,上述测算不光早于《意见》要求的时限,也将较自治区确定的“农民人均纯收入增加到2020年的18000元左右”的时限提前5年。

    更为可喜的是,村干部对未来几年发展的构想彻底打破了“一棉独大”的旧格局,取而代之的是,种植业虽然还占5成,但交通运输、劳动力转移和餐饮服务分占3成和2成,一下子使《意见》中“推动农民以家庭经营形式从事个体商贸、餐饮旅游、交通运输和社会服务业”的条文在基层扎了“根”。

    两位理事长同话增收

    别看58岁的乐土驿镇乐源合作社理事长张学礼平时不大言语,一旦将话题引到土地联合经营上,他就打开了话匣子。

    这家于2007年由9户农民发起成立的合作社,现有4000亩耕地(土地流转占2000多亩)。

    该社为了使社员放心,每年将利润的5%留下来,用于歉年补给社员。以2012年为例,土地入社的300多户农户,每亩地的底价加12%红利可得到950元—1050元。由于现有耕地由12名40岁左右懂技术的农民来管,加之机采棉等新技术的推广,内地由妇女、老人组成的“种田大军”在这里并没有出现,相反,由于10%的人务农,腾出了90%的人走向二、三产业,使乐土驿镇乐源合作社成为最早实现“一亩林等于十亩田”转型升级的合作社之一。

    目前,90%的农民常态化地转入二、三产业,农业收入只是其年人均收入的一小部分。

    和58岁的张学礼不同的是,39岁的黄兴发因上过两年成人大专,一接触就能感觉其“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的潜质。

    黄兴发身为森源苗木花卉种植购销合作社理事长,动员6个农民筹资29万元入社之后,经营着520亩地(土地流转占370亩)。去年,全社人均收入很理想。

    他的智慧反映在:一是虽说也种大(小)叶榆、大(小)叶白蜡等大路货,但备有紧缺的橡树、黄金树等新品种,其结果是效益倍增;二是20%网售与80%常规销售相结合。

    “我就是要往大里搞,”他乐意露富,“去年,土地流转给我带来4万元收益,3台挖掘机赚了30万元,工程承包赚了30万元,三口之家人均往少里说,也是人均30万元呐!”

    临了,黄兴发感慨地说:“说实话,和父辈比起来,像我这样新一代的农民更能感受到党的‘三农’政策有多好。”

    乐土驿镇这两位理事长的所言告诉记者,他们早已不指望靠棉花来增收,借助前瞻性的调整,在应和《意见》“培育发展苗木花卉产业”的同时,也对“推动农民以家庭经营形式从事个体商贸、餐饮旅游、交通运输和社会服务业”以及“以农民专业合作社为依托”进行了探索印证。

    旱卡子滩哈萨克乡牧民年人均收入跨骏马

    1992年5月16日,本报骑自行车“环疆万里行”采访组曾在《金版玉底说玛河——在玛纳斯河上游》一文中,记下了“1991年,旱卡子滩哈萨克乡牧民年人均收入达到832元”的贫困。当地取名“旱卡子滩”,哈萨克语意为买水的地方,条件之差,贫困之甚略见一斑。

    8月7日,记者在阔别21年后再次来到这里。该乡党委副书记柴世元兴奋地告诉记者,如今,这个农业人口4645人、哈萨克族占64%的牧业乡,年人均收入像是跨上了骏马。

    细询问,这里2012年牧民年人均纯收入比2011年增收1700元,2013年又将比2012年增收2000元,均高于《意见》规定的增收上限。

    “最使人高兴的变化,就是农牧民的观念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往了。”柴世元对此感触颇深。

    同是讲调整结构,以前是干部要群众调,现在是群众主动要调。

    这一主动与被动的悄然换位,一切都变了模样:

    以前,这里的牧民习惯追求养羊的数量,但现在,他们更在乎增数与增效的同步。2012年,这里优良品种的萨福克羊只有2000只,但到今年8月5日,这种羊已猛增至5000只。道理很简单,养这样一只羊,其效益是常见肉羊的一倍。

    同样是发展苗木,他们在刚种白榆时,先种一茬苜蓿;待白榆稍长大,他们再将其嫁接成长枝榆。就因为白榆变成了长枝榆,其每株售价就由20元增至200元。

    同是种草,以前当地人只知道种苜蓿,现在,发现苏丹草在市场上很抢手,2013年该乡将市场前景不是很好的制种玉米调减了1400亩,结果是草养羊,草还可以卖钱,左右逢源都来钱。

    8月7日,该乡下村召开大规格苗木嫁接动员会,面对面地告诉群众,种什么品种的大规格苗木才能赚来大钱。

    8月5日,该乡加斯瓦提村努尔五星肉羊养殖专业合作社理事长努尔兰汗刚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返回。此番他将39户牧民出资的170万元送到了当地。3个月后,这里将增加1000只优质种肉羊。这也是全县购进优质种肉羊最多的一次。

    努尔兰汗中的“努尔兰”哈萨克语中有“一代比一代更好”之意。

    身为这家合作社理事长的努尔兰汗自信地说:“优质肉羊长得快,肉质好,卖价高,我会带乡亲尽快将优质肉羊的养殖规模发展到万只以上,相信他们很快就能挣到大钱的。”

    目前,该乡1200名富余劳动力中有360名进入一家硅业股份有限公司当工人。来自加尔苏瓦提村的木沙先前是牧民。去年3月,他来该公司跟湖北省的技术员学技术,9个月挣了3万元。

    同村的切里牙孜和妻子古丽娜尔夫妇更聪明些,他们雇哥哥种着家里的80亩棉花,给哥哥3.5万元薪水。由于不再操心地里的事,他们在企业一年可以赚10万元。

    牧民们闲着时,来到山东省德州市来此种油玫瑰的赵来云家的大棚当临时工,一年也能挣个七八万元……

    难怪,乡领导说,这里的牧民收入在跨骏马。

    也许是一种巧合。县里的同志告诉记者,乐土驿镇和旱卡子滩哈萨克乡分别是全县农业镇和牧业乡牧民年人均收入率先突破万元的乡镇。如此看来,他们之间的PK很难做到不跨界,因为,增收的触角实在是无所不在的。

    玛纳斯笑迎PK

    从2010年至今,这里累计投入上亿元发展养殖业,主要用于肉羊良繁场建设、母羊补贴和羊保险。目前,玛纳斯县建成肉羊良繁场43个,建成万只肉羊生产区4个,5000只肉羊生产区21个,并形成了高品质萨福克羊核心种群,为肉羊生产体系建设和发展奠定了种源基础。

    眼下,全县从事肉羊养殖人员逾2.7万人。这些人大多是从农业转入牧业的。

    今年6月6日,玛纳斯县通过国家农业部认定获得“玛纳斯萨福克羊”国家农业部地理标志,肉羊产业已成为该县农牧民增收最快、增幅最大的支柱产业。

    县委书记王久忠曾展望道:玛纳斯县将全力打造特色高效农业示范区,建设优质棉花、特色苗木花卉、制种玉米、百万只肉羊、优质饲草料、酿酒葡萄“六大”基地。

    至少,《意见》中所说的“加快发展现代畜牧业的路子,实现畜产品增产、畜牧业增效、牧民增收”的政策魅力已经开始在这里显现。

    昔日“一棉独大”的玛纳斯县借助前瞻性的结构调整,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

    11月12日,玛纳斯县传来好消息,该县预计2013年农牧民人均纯收入16180元,较2012年增加1600元。

    我们有理由相信:勇于看到差距,善于笑迎PK,也乐于自我PK的玛纳斯人,既然有着一刻也不愿意躺在“昔日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连续十几年位居全疆第一的光环”里的自省,又不乏比学赶超的自立,且肩负着在天山北坡经济带扮演重要角色的历史担当,必定会迎来后劲勃发的自强之日。

作者: 余斌 责编: 李欣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