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特色农牧业  

23年,农家作坊演绎“世界第一”

——解读五得利面粉集团发展之路
http://www.xjass.com  2013年08月21日 15:35:25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国庆长假期间,记者在河北省魏县南关一家使用“五得利”面粉的面馆,与其老板谈及“硼砂门”事件,老板斩钉截铁地说:“听说了,但是不相信。我开面馆10多年来,一直使用这个面粉,‘五得利’掺假?打死俺都不信!”

    目前,“硼砂门”闹剧已经结束,而“五得利”受到怎样的影响?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走访了五得利面粉集团,看到厂区门口排队售粮的麦农,制粉车间满负荷运转的机器。董事长丹志民说:“日产销量已恢复到事前水平。”

    传奇老人丹宏

    听说记者采访,72岁的丹宏早早来到会议室。这位满头华发、精神抖擞的回族老人,就是五得利面粉集团的创始人、总设计师,是远近出名的传奇人物。

    改革开放后,大名县南关一铺村大队会计丹宏和8名乡亲承包村办企业,淘到第一桶金,他提议开发新产品时遭到否决。

    1989年春节,丹宏看到一个个磨面点上,乡亲们排着长队等着磨面,甚至一等就是好几天。于是,他花3万多元购置赞皇15T型磨面机组,开起家庭作坊式的面粉厂。因大机器的面粉质量好,丹宏加大广告宣传,并降低加工费用,开展“换面”、卖面业务,生意很快火了起来,当年营利8万元。

    看到丹家面粉厂挣钱,全县迅速建起36家面粉厂。丹宏看到饱和、竞争激烈的市场,一方面更新机械设备,引进生产面粉质量较好、成本相对较低的大型机器,一方面降低面粉价格,以质量优、价格低、产销量大占领市场。这样,丹家面粉二厂、三厂、四厂、五厂建成,日产处理小麦达1300多吨。

    生意越来越大,丹宏开始思考“走啥路子”。他提出客户、农户、员工、国家、企业五方共赢的经营理念,全面借鉴“A管理模式”,大批量培养、引进人才。

    1999年开始,丹宏实施“走出去”战略,在小麦主产区河北省深州市先后建起两个日生产面粉500吨的车间,在山东省东明县建起日生产面粉250吨、500吨、1000吨3个车间。

    2003年,深州、东明两个面粉子公司发展顺利,“走出去”战略取得成功,企业各项制度日趋完善,63岁的丹宏从集团公司董事长位置上退了下来,大儿子丹志民担任董事长、二儿子丹志国担任总裁。

    随后9年里,在丹志民、丹志国带领下,公司进入迅速扩张阶段。

    目前,五得利面粉集团获得“中国名牌”、“中国驰名商标”、“中国制造业500强”、“农业产业化国家重点龙头企业”等荣誉,在河北、山东、河南、安徽、陕西、江苏等省份建立起14家子公司(其中3家在建),日处理小麦2万吨,年产值121亿元,市场占有率9.36%,产销量居世界第一位。

    何谓“五得利”

    在五得利集团公司,每一位员工都会讲两个故事,这是他们上岗前培训的一课。

    解放前,在大名县南关有一对夫妻开了一个肉饼铺,膝下独子尚幼,找了张三擀肉饼。几年下来生意暗淡,儿子已能劳作。将近年关时,夫妻商议:过年把张三辞了,让儿子替他,可省一笔费用。不料被张三听到,感觉自己很委屈,便把饼擀大、肉馅放多,让掌柜赔钱。可这样,反让来饭铺吃肉饼的人越来越多,生意越来越红火,夫妻俩不但没有辞退张三,还给了他一份奖金。

    改革开放后,一位乡亲找丹宏借钱去外地做香油生意。春节回家时,他逢人便说:“赚大钱了!那里人实诚,买一斤油给八九两都认!”第二年春节回来,他就不做香油生意了,知情人说,“他缺斤缺两,时间长了就没人买他的油了。”

    这两个故事让丹宏悟出一个道理:“将欲取之,必先与之。”只有质优价廉的产品客户才会买,只有较高的麦价农户才会卖粮,只有较高的工资员工才会好好干,只有依法纳税国家才会支持,这样企业才会实现持续发展。1993年,丹宏把客户、农户、员工、国家、公司看成利益共同体,开宗明义将“五得利”定为企业名字、产品商标和企业宗旨、经营理念,确立企业在多方互惠共赢中实现和谐、可持续发展。

    公司六厂生产车间主任付邦忠说,他原是承包耕地的农民,1997年进厂,从事过装卸、机修、操作等多个岗位,如今担任车间主任,每月收入8000元左右。他说自己非常知足,“一个农民,拿着比县长还高一倍的工资,还能不好好干工作?”

    “宁可多跑10里地,也要交给五得利。”在六厂收粮大门处,记者看到排队售麦的农户、粮贩。据了解,因“五得利”制粉业对小麦需求量较大,生产车间建到哪里,往往拉动地方小麦市场价格每斤上扬3~5分钱。按提价3分、日处理2万吨、年生产300天计算,五得利面粉集团每年让千千万万农户直接增收3.6亿元。

    五方得利事业兴,同舟共济求共赢。丹志民说,在“五得利”经营理念指导下,企业挡住了各种各样的不法利益引诱,避免了大秤买、小秤卖,掺假使杂、克扣职工等行为,实现了“农户愿卖、客户愿买、员工愿干、国家鼓励、企业发展”。

    五得利管理模式

    丹宏说,建厂初期,一是对“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心有余悸,二是面粉行业占用资金较多,迟迟没有雇用工人,一家人承受着异常繁重的劳动。但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聘用人员势在必行,而且越来越多。

    从“家庭式管理”向“现代企业管理”进程中,丹志民大胆创新,在总结公司运营经验的基础上,大力借鉴和吸取适合中国企业发展的“A管理模式”,并不断结合实际进行修正完善,提炼出适合自身需要、独具特色的“五得利管理模式”。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集团公司、子公司及各部门,均不设副职。董事长、总裁、监事下面,没有副总经理,直接是收麦、生产、品控、销售、财务、人力资源、办公室等核心部门,每个部门只有1名经理或主任,每个岗位均有量化为几十、几百条具体标准的管理考核细则,工作标准、职责范围清清楚楚。每个子公司只设1名总经理,有收麦、生产、质检、销售、财务、办公室6个部门,每个部门只设1名经理或主任。

    这一套管理制度减少了领导岗位,节约了管理成本,提高了行政执行力,每位员工的工作效率达到最佳状态,4000多名员工的集团公司实现有序、高效运转。

    “‘五得利’没有‘三角债’。”丹志民说,与公司管理制度一样,集团公司还创造出一套严格的财务制度。在充分考虑经销客户利益基础上,坚持让经销客户预付购销货款,随后公司准时配送面粉,成为公司财务制度的一项铁律,任何人、任何关系都必须严格遵守。

    实践证明,“先交钱、后提货”这项财务制度,并没有“吓跑”经销商,反而让他们赚得盆满钵盈,没有一家客户离开“五得利”。同时,这项制度也让公司现场结付农户麦款、更新设备、扩大规模等企业战略和诚信经营成为现实,让一切企业行为皆可预期、操控,为各项事业快速发展奠定坚实财力支撑。

    从容应对“硼砂门”

    9月中下旬,“硼砂门”事件让一向低调的五得利面粉集团成为舆论焦点,在全国尤其是经历“三鹿事件”的河北省掀起轩然大波。

    丹宏说:“公司还不知道咋回事儿,‘硼砂门’事件就砸到了头上,真是飞来横祸。”这位“五得利”创始人说,当初他疑虑重重,不明白怎么就出现了这回事儿,但他深信公司是清清白白的。

    9月26日,河北省召开食品安全工作新闻发布会,通报五得利集团深州、雄县公司在面粉生产过程中,不存在非法添加硼砂问题,五得利面粉是能够让消费者放心食用的产品。

    “你没考虑过严重后果吗?”

    “想过。如果面粉里真有硼砂,我就不会有‘自由’了。但我清楚五得利是被冤枉的,‘硼砂门’变不成‘三聚氰胺’。”在集团会议室,丹志民回答记者说,9月14日,沧州市工商局在报告称“五得利面粉中涉嫌检出硼砂”,就立即派人赶到当地了解情况,并向相关部门进行解释。随后就有了媒体报道,公司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河北省政府部门公布“硼砂门”真相。

    据调查,“硼砂门”有三个升级环节:一是面粉检测“硼变成了硼砂”,检验部门把农作物天然含有的硼元素检测量,竟然换算成了硼砂含量;二是相关部门拿到“换算数据”报告,就认定面粉中含有硼砂;三是相关部门在上报文件里,将“面粉中含有硼砂”改写成“非法添加硼砂”。经过这“换算”、“认定”、“改写”,就形成了大街小巷流传的“硼砂门”事件。事实上,“硼”和“硼砂”根本不是一回事,前者是以硼酸盐形式天然存在于农作物及其制品中,如大豆、玉米、谷物等,而后者是一种矿物质,是国家明令禁止的添加剂。

    在“硼砂门”事件中,“五得利”仅召开1次新闻发布会,没做详细辩解,以埋头苦干、沉默宽容应对各方面的压力和责难,展现出难得的低调、自信和从容。

    靠什么支撑起“世界第一”

    23年,从家庭作坊到“世界第一”,五得利面粉集团靠的是“产品质优价廉、质量精益求精、团队同舟共济、财富滚动发展”,是靠企业踏踏实实做实业、苦练“内功”发展起来的,靠产品质量和销量赢得“中国名牌”、“中国驰名商标”等荣誉。

    多少年来,丹宏始终教育子女“踏踏实实做事、勤勤恳恳做人”,要求他们及其公司高管阶层内敛、低调。他说,从与本地面粉企业残酷竞争,到走出家门到外地办厂,与国内外知名面粉企业同台竞技,“五得利”始终是靠“质量第一、价格便宜、以量取胜”。他说别人做普通面粉时,他生产上白粉,别人做上白粉时,他生产精粉、富强粉,以及后来的特精粉、专用粉等。

    “三分靠工艺、七分靠操作。”集团总裁丹志国介绍,“五得利”不仅仅生产观念领先,而且不断更新生产设备、生产工艺。1995年,公司引进全球最大的面粉生产设备商瑞士布勒机器,普及使用最先进的生产设备。此外还结合实践,不断量化、更新生产工艺。在小麦清理环节,公司把它规范为15道工序;制粉工艺中,规范为17道工序,确保了面粉质量良好且长期稳定。

    采访中,农户说,“五得利”收麦价格高、秤头准,从不给乡亲“打白条”;销售客户说,虽然“先交钱后取面”有点不尽人情,但公司承诺的事儿都能兑现,大家得到了实实在在的良好收益;多为农民出身的员工说,工资比当地公务员高出许多,宿舍里还装有空调,还有啥说的。

    “长期以来,也有制粉企业来挖人,但他们能挖走人却挖不走‘五得利经验’,挖不走丹氏父子写出的这本厚厚的书。”大名县委副书记、农工委书记李亚伟说,在诚信纳税、社会责任方面,“五得利”从不含糊、慷慨解囊。他希望该集团继续专注面粉行业,继续扩大规模、提升质量、做大品牌,让这面民族大旗飘扬到世界各地。

稿源: 农民日报 作者: 李杰 责编: 张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