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特色农牧业  

30年的制种村缘何不再制种

http://www.xjass.com  2013年03月25日 20:03:04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江西省上高县泗溪镇曾家村位于漳河和锦江的交汇处,依山傍水,耕地面积4000多亩,常年以水稻种植为主。得益于土壤、灌排、隔离条件好,农民接受新事物快等优势,自上世纪70年代末杂交稻大面积推广以来,该村一直是县种子公司首选的良种繁育基地。到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和90年代,曾家村制种面积一度达到3000多亩,时任江西省农科院院长颜龙安也来此进行过指导。曾家村所产的“汕优2号”、“汕优64”、“金优402”等杂交稻种子不仅供应本县,还调剂到外地,为当时赣中粮仓水稻生产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近几年,曾家村的制种面积迅速减少,目前已基本不复存在。据村支书袁肇草介绍,村里最近的一次大规模制种是在2007年,由当时的江西省种子公司安排了1500多亩,由于收益越来越低等原因,后来村里的制种田就逐渐消失了。

    气候异常加重制种风险

    长江流域水稻制种按季节划分大致有三种类型:“春制”3月份播种,“夏制”4~5月份播种,“秋制”6~7月份播种。

    曾家村的制种基地以杂交早稻“春制”为主。与中、晚稻相比,早稻“春制”的生长期易遭受倒春寒、梅雨、干旱等恶劣天气影响,尤其是每年早稻种子收获期间,易出现阴雨天,导致穗发芽,影响制种产量和品质。

    泗溪镇农技站站长刘功绍回忆说,2007年曾家村制种田收获时,遭遇了持续8天的降雨,虽然从外地紧急调配了农机抢时收割,仍然有200多亩制种田、近8万斤种子报废,按当时3.2元/斤的合同回收价,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5万元,制种企业和农民都蒙受了很大损失。

    成本增加拉低比较效益

    刘功绍说,与普通大田的早稻种植相比,杂交早稻制种成本要高得多,平均每亩制种投入比普通大田高出300元以上。

    费人工:曾家村水稻种植全程基本实现机械化,而制种田需要人工栽插、父母本分别收获。

    需肥多:制种田为获得高产,需要早催肥、多追肥,肥料用量通常比普通大田多。

    程序繁:制种田要反复去杂,及时拔除杂株和变异株,还要额外多次喷施“920”(赤霉素),促进穗茎伸长和开颖。

    强度大:制种田一般要在扬花期正午高温时间进行“赶粉”,持续10天左右,劳动强度很大。

    田分散:曾家村农户采取的是分散型制种模式,各自负责的制种田大多数为5~10亩左右,没有形成规模化,各项成本和风险相应增加。

    与之形成反差的是,尽管制种成本较高,收购价格却偏低。村民曾小九说,前几年早稻种子收购价不到企业包装后零售价的1/3,制种收益大部分让别人赚走了。加上这些年人工、物化成本都在上涨,扣除增加的生产投入后,农民制种收益与普通大田种植相差无几,导致农民渐渐失去制种兴趣。

    很多村民反映,如果企业给的种子收购价能有市场销售价格的一半,还会有制种的意愿。

    上高县农业局副局长李思亮说,以前县种子公司在曾家村制种的收购价按粮种1∶7的比例浮动。按此推算,2012年早籼稻最低收购价1.2元/斤,早稻种子的收购价应该在8.4元/斤,事实上,能给农民这个价格的企业不多。

    种子公司改制成主要推手

    原上高县种子公司副经理陈国梁说,过去在曾家村制种是政府行为,遇到风险时,县种子公司会给农民补偿,效益有保障。而现在种子企业委托基地中间商代理制种,完全是一种市场行为。目前,很多制种基地都和曾家村类似,处于代制的地位,风险难以控制。丰收年大家相安无事,一旦遇到风险,矛盾时有激化,企业、基地中间商、农户三方就会纠纷不断,极易打击各方的积极性,导致基地自然而然地放弃制种。

    江西现代种业有限责任公司分管生产的副总经理严长发说,企业在制种基地的选择上,首先考虑质量,2006年以来,上高县制种基地的种子质量明显不稳定,曾家村的几万斤种子质量出现了问题。再次考虑效益,相比抚州南城、宜黄等县的成本控制,上高县在劳力价格、制种产量等方面已经失去了区位优势。

    目前,我国制种企业仍然存在多、小、散、乱的问题,中小型企业无力给制种农户提供足够的技术支持和人员服务,在多数情况下,还得依靠基地中间商来组织农户代繁代制。企业无法在内部实现对基地和农户的标准化管理,在效率优先的市场环境下,即使发生了风险,企业也通常是自顾不暇,对农户损失的补偿救助能力十分有限。

    曾担任过省种子公司经理的江西省种子管理局局长盛根龙对曾家村的制种十分了解。他说,曾家村有着较为长久的水稻制种历史,但是在种业市场放开后,曾家村制种过程中遇到自然风险等问题就很难有保障,愿意出保底价让农民制种的企业太少。同时,曾家村水稻种植的平均产量较高,上高县的“吨粮”产区,早、晚稻两季收益和制种收益差不多。

    正是这些原因,目前江西制种产业逐渐向抚州、赣州等优势制种产区集中,一些传统的制种产区正在淡出。

    有着30年制种历史的曾家村良种繁育基地被淘汰,村民多年积累的制种技术和经验被荒废,令人感到惋惜。

    开启另一扇窗

    前不久,农业部副部长余欣荣在全国现代种业制种基地建设现场会上指出,我国主要农作物制种基地布局正逐步向优势区域集中,种子生产集中度不断增强。提高种子生产基地的规模化、机械化、标准化、集约化水平势在必行。曾家村制种的没落是全国制种基地向优势区域集中的一个缩影。

    针对曾家村制种基地的起伏变化,正在该村调研的农业部“接地气、察民情”小组认为,这给今后建设现代种业基地提供了启示:一定要将企业、基地、农户的利益紧密联系起来,在制种基地建设上,要综合分析、科学选址、长远发展;建立多元化的投入机制,加强制种保险和补贴政策扶持,将可能出现的各种风险降到最低。

    严长发说,现代种业有限责任公司已在江西南城县流转了5000亩的制种基地,再按平均200亩/人转包给基地制种户,以统一标准进行管理,实行机械化收割,为打造现代种业基地提供了样本。

    陈国梁现在是上高县农业局首席专家,他说,曾家村虽然不再是制种基地,但多年积累的种植技术和生产条件,已使其成为农业部高产创建整建制推进的核心示范区。

    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金农米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左能典(原上高县种子公司副经理)说,由于曾家村多年的制种历史,使得当地村民水稻种植水平得到很大提高,目前金农米业通过入股合作社的形式,已将曾家村纳入了优质原料生产基地。

    曾经30年的制种村,如今正在以新形式为国家粮食安全做贡献。

稿源: 农民日报 作者: 乐明凯 余冬晖 责编: 张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