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区域经济  

中国工程院院士李京文:新疆任何时候都要兴建交通

http://www.xjass.com  2012年08月05日 11:25:19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2012年9月28日,贯连东北、华北、西北的G7京新高速公路开建,该条公路修通后,将使新疆至北京的公路里程和新疆经河西走廊进北京3800公里路程的基础上缩短1000余公里。

    2012年7月29日,曾担任《三北最捷公路大通道考察研究报告》国家级专家评审委员会主任的李京文来到新疆,在中国数量经济学会2012年年会上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经济要发展,交通须先行,这一点对新疆更加重要。

    记者:从您评审通过“三北大捷道”项目,至今已经十年了。9月28日,这条更名为G7京新高速公路的工程即将开建。您认为这条公路修建的可行性是否依然存在?

    李京文:新疆是个地大物博的地方,但是新疆经济要想实现发展,交通必须先行,虽然所有地方发展经济都是交通必须先行,但交通对于新疆的重要性更为显著。因为新疆地域辽阔,要把资源集中、合理地利用起来,没有畅通的交通是不可能的。

    记者:占据国土六分之一面积的新疆,在航空、铁路、高速公路之中,最需要着力发展哪项交通?

    李京文:航空、铁路、高速公路都应该发展,对新疆来说,任何时候都要兴建交通。新疆经济要想发展起来,对外交通还需要进一步发展,对区外的交通以高速铁路或航空为主;对区内的交通以铁路或高速公路为主。因此,要把交通发展放在新疆经济建设的首位,没有交通,能源输送、物流都无法进行。

    记者:作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工程管理学部常委,您对城市建设曾提出不少建议。现在不仅是北京,我国不少城市都被建成了“水泥森林”,以至于无法抵御暴雨,新疆更是有沙尘暴等多种自然灾害。城市建设中应怎样避免这种情况呢?

    李京文:多年来,我们的产业结构以重工业为主要发展方向,以钢铁、水泥、化工、有色行业的发展带动经济。但现实是,重工业钢铁、水泥、玻璃产能过剩,产品很多销不出去。过去可以出口,现在西方发生经济危机,不需要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需要压缩产能。

    但地方经济要发展,还在不断建钢厂、水泥厂,结果把城市都建成了“水泥森林”,千城一面。地上是“水泥森林”,地下也是水泥,植物得不到水的滋养,排水又没搞好,所以一下暴雨,城市就变成了河流。

    记者:已经建成了“水泥森林”的城市在哪些方面可以进行补救?

    李京文:没有完全建好的城市要警惕,切勿建成“水泥森林”;已建成“水泥森林”的城市也不能毁掉,要加强排水,把排水作为一个重要的基础设施来建设。北京的排水能力较差,上下水不通,道路低洼的地方容易积水,一积水就容易出问题。

    现在所有地区城市规划建设都要把防灾、抗灾作为一个重要问题来考虑。日本房屋结构就考虑到了地震多发的问题,而中国城市建设对抗灾考虑得太少。其实,水灾、风灾、地震都应该放在城市规划、建设之中考虑,已经建设好的城市就应该加强补救措施,避免造成悲剧。

    城市化建设中应该注意的问题比较多,但要首先考虑保护传统文化特点。中国有很多历史名城,城市建设需要考虑历史文化的保护问题。

    记者:您曾经提出过“生态经济城市”的概念,又要经济发展又要保护生态,这二者如何做到平衡?

    李京文:自从“生态城市”被提出,“园林城市”、“山水城市”、“绿色城市”等成为当今许多城市发展追求的时尚,这是工业文明发展到现阶段的必然选择。仅仅建设“生态城市”是不够的,因为没有经济的城市是不可能存在与发展的,“生态经济城市”才是我国未来城市发展比较理想的模式。

    城市的实质是一个生态经济系统,具有生态与经济的双重特征。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是城市现代化的重要标志。城市化将进一步要求生态经济平衡。

    生态经济城市的模式,既强调生态环境的重要,追求生态美,又追求经济繁荣。实现生态与经济的协调发展,城市人口与城市资源环境相适应,这是未来城市所期望的目标。

    记者:“生态经济城市”究竟应该先经济还是先生态?

    李京文:要以生态方面的平衡为基础,再适当发展经济。生态要放在经济之前,经济本身要按生态要求发展。

    国内正在进行工业化、城镇化建设,工业发展与社会发展超过了资源与环境的承载能力,环境受到很大破坏,资源污染严重,土地资源被过多占用,建工厂、建高楼大厦,占用土地、耕地非常多,需要研究解决这些问题。

    前两天我参加了一个北方经济城市研究会,以前对这个城市印象很好,但现在感觉完全变了,没有几棵树。随行的一位同志开玩笑说,当地的树还没他头上的头发多。有人告诉我,当地市委提出三年大变样,把以前的两三层的低楼都拆了,要建高楼大厦,树都被砍伐了,就想把城市变个样。我看应该把这座城市作为一个发展坏榜样记录下来。

    但是要做到发展生态经济,仅仅建设“生态城市”是不够的,因为没有经济的城市是不可能存在与发展的。要发展能耗低的经济,对高能耗、高污染的经济要谨慎。特别是对于拥有历史文化的地方更不能有污染。北京在这方面就做得不太好,出现了一系列问题。一些低能耗的经济是可以发展的,比如金融和电子产业。

    人物印象——李京文:我这一辈子

    戴高度近视眼镜,花白头发,走路需要两个人搀扶。就是这位老人,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提出“科技进步是富国之源”的理论。

    还是这位老人,主持的“三峡工程经济评价研究”获1992年国家科委科技进步一等奖。此后更是担任三峡论证综合经济组副组长,为该工程的科学决策做出了重要贡献。

    三峡大坝曾被誉为20世纪的建筑奇迹之一,然而,“面子工程”、“影响气候”、“破坏地质”等质疑却从未停止过。面对质疑,老人回应说,三峡工程是我一生最骄傲的作品,虽然三峡工程始终有人质疑,但如果没有三峡大坝,今年长江中下游受灾就会很严重。

    这两天三峡经受了超过1954年、1998年最强洪峰的考验,使得长江中下游没有受到重大灾害,这些事实都证明三峡是成功的。

    自从汶川地震后,一种关于三峡工程触动地震带的说法不绝于耳。对此,老人摆事实讲道理地说,去年,国务院曾责成中国工程院对三峡工程建设进行阶段性评估,当时14个专家组就防洪、地震等问题重新进行了评估,评估重点之一就是地震地质问题。经过中科院等部门专家的论证,三峡与汶川并不在一个地震带上,所以三峡与汶川地震毫无联系。

    京沪高速铁路、南水北调工程……对于这些大型工程的论证,这位老人都出任核心部分的负责人。

    老人此次新疆之行来得很不易,随行人员说,来疆前老人刚刚做完一次手术。

    即使如此,耄耋之年的李京文依然在奔波忙碌,希望能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更多人。他说,人总要有所追求,生活才有意义。他这辈子,就是琢磨怎样把事情做好。他很赞成把“扎扎实实地做事,勤勤恳恳地学习,老老实实地做人”这三句话当成做人的基本准则。

稿源: 天山网 作者: 刘书成 马元 责编: 李欣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