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区域经济  

大通道大通道::向时间取量变

http://www.xjass.com  2012年07月13日 11:03:31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新型工业化是新疆经济提振和跃升的基石。

    在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中,资源富集的新疆将更多依靠优势资源的转换和新型工业产品的输出,运输在其中无疑起到了重要的支撑和服务作用。

    据2011年度经济社会统计公报显示:2011年,新疆公路货运总量是55965万吨,较2010年增长10.9%。

    单从我区煤炭资源开发的情况分析,目前,新疆已探明煤炭储量为2.19万亿吨,占全国煤炭储量的42%左右。近十年来,伊犁、吐哈、库拜、准东四大煤炭基地的开发在国内大集团大企业的抢滩下已经纷纷“名花有主”。据资料显示,“十二五”末,新疆煤炭产量将达到4亿吨,每年新增产能7000万吨。2011年,我区煤炭采掘总量为1.2亿吨,今年计划外运5000万吨,规划2015年外运1亿吨,2020年外运5亿吨。目前,兰新线每年的铁路运输总量只能提供3000万吨—5000万吨的运能。在国际国内两大市场和企业投资建设生产周期等诸多因素的影响下,目前煤电、煤化工企业尚不能将所采掘的煤炭全部转化为高附加值产品。那么以煤炭为原料的生产加工企业,都会将原煤出疆作为开发成本回报的前期步骤。

    位于哈密地区伊吾县的广汇新能源公司是一个生产二甲醚、甲醇的新型煤化工企业,总投资已超过110亿元,达到规划产能后每年将为伊吾县提供10亿元的财税收入。伊吾县内,在该企业名下的煤矿设计生产能力为1000万吨,在企业未达产的情况下,暂时依靠原煤外运进行投资回报。2010年,该企业自建一条公路进行煤炭外运。

    出疆运输难的瓶颈问题是新疆经济发展的一道坎。

    目前,新疆已经开始积极规划“疆煤东运”的通道。新疆煤炭运输专线系统工程可以概括为“一主两翼”:“一主”是新建兰新铁路客运线,将原有客运线改为货运线,主要用于煤炭运输;“两翼”分为北翼和南翼,北翼是阜康将军庙—巴里坤县—伊吾县—内蒙古策克铁路,南翼指哈密—敦煌—西宁—成都铁路。但是在铁路建成之前,依赖的还是公路运输。

    加快以公路为主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是跨越式发展所需、所迫,更是民生福祉所盼。

    在今年2月5日举行的自治区交通项目推进座谈会上,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强调指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本身就是重大民生工程项目,是国民经济先导性、基础性工程,是破解交通运输瓶颈制约的需要,也是解决新疆区域发展不平衡、促进均衡发展的迫切要求。

    加快大通道建设速度再次被强调。张春贤要求,2012年,全疆交通运输和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要围绕破解瓶颈制约,研究解决问题的办法,确保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要把交通大通道项目建设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加快建设向东向西大通道,成网成线,形成快速发展势头;要围绕重大民生项目,继续加快农村公路建设,方便群众出行;围绕对外开放,加快口岸交通基础设施和通行能力建设;要抓紧在建项目,力争早日建成。

    2012年,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仍要大踏步前行!

    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在年度工作会议上认真分析资金、融资、征地拆迁等方面的形势,在“稳中求进,进中求变”中,牢牢把握工作主动权,因时调整工作步骤。今年2月下旬,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组织14位厅领导带队赴基层、换方式、变作风,以“交通运输民生建设促进年”为主题,以“三需三改三加强”为内容进行“问效、问需、问计”,到基层找民生项目工作定位,回来后,认真梳理各地意见,按照轻重缓急和资金情况进行了科学布局,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要求要在最大程度上满足我区大通道建设和地方经济发展增长与公路建设提供支撑方面的诉求,对近期急需上马的项目提政策、予资金;对中期所列项目,列入重要议事日程,择机开建;对远期所谋项目,做好前期储备,适时建设。

    为了强化工作效能,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又在4月研究出台《关于自治区交通运输厅领导下基层蹲点督导帮办公路建设项目的通知》,14位厅领导轻车简从走进基层帮助企业开工,用统筹兼顾的工作方法,调查了解片区所在地的交通运输和公路沿线民生建设、文化建设、窗口建设、精神文明和党风廉政建设等方面的工作,通过综合督导帮办,对建设中亟待解决的问题,以变革、创新、求效的务实做法,推动现场问题逐一解决。

    2012年的春天姗姗来迟,但在我区公路交通建设工地,南北疆的高速公路项目都做到了较去年提前一个月做复工物资准备。

    时间,在公路建设现场是宝贵的,正如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刘小明近期来疆调研北京高速公路集团公司代建承建的克拉玛依至乌尔禾高速公路座谈会上所说:三年工程两年完工,不仅仅是为了树立“北京交通建设”的品牌形象,更为重要的是高速公路能够为新疆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提供最大化的效能。

    在变化变革中没有常态,也不允许有常态模式。

    2012年6月6日至8日,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到哈密地区调研,对修建三塘湖矿区公路作出专门指示;6月9日,他率自治区党政代表团赴甘肃考察期间,签署了新甘两省区战略合作协议,在张春贤书记提出的优势互补、共同发展三点建议中,第一条就提到了进一步加强区域一体化方面的合作,做好兰新通道、“三北”通道等基础设施建设的对接。

    三条公路集中在了一地——东疆的哈密。这个矿产资源富集,特别是煤炭资源储量巨大的区域,如果没有水资源的“残酷”制约,它应该是新疆各地州中经济率先跨越的一颗熠熠明星。占据区位优势、交通优势却不能实现大发展,其原因就是运能满足不了需求。

    不仅如此,作为新疆的东大门,兰新通道公路方面对接的是G30连霍高速公路,是新疆陆路大通道的门户,更是亚欧大陆桥的重要通道;“三北”通道对接的是京新高速公路,贯通的是新疆进入东北、华北、西北的最捷径,也是第四条出疆大通道;而三塘湖矿区公路,则是把国家级贫困县巴里坤县域的970亿吨煤炭资源变为“黑金”的重要“途径”,它不仅联通“三北”通道,也联通连霍高速公路。

    每一条路的修建都有着传奇般的故事,每一段路都有着它不平凡的诞生经历。

    两千多年前,7000多公里长的“古丝绸之路”摇曳过古道驼铃,从汉中平原、祁连山脉、天山山脉,从底格里斯河再到幼发拉底河孕育的两河文明,商贾的交流源源不断传递着人类的新生文明。修一条贯通东北、华北、西北(三北)的高速公路连接至新疆是近现代中国人的百年梦想。

    “三北”大通道东起黑龙江省同江市,西至新疆霍尔果斯,穿越黑龙江、北京、内蒙古、甘肃、新疆等9个省、区、市,全长5400公里。北京—乌鲁木齐高速公路(即京新线)是“三北”大通道的重要组成部分,起点为北京,经张家口、呼和浩特、临河、额济纳旗、哈密、终点为乌鲁木齐。该公路建成后,北京至乌鲁木齐之间可缩短里程1415公里,使得北京至乌鲁木齐的公路里程将由4079公里缩短为2664公里,与北京至乌鲁木齐的空中航距接近,形成霍尔果斯至天津港最快捷的沿边北部出海通道,也成为东部经济“走西口”的捷径。

    “三北”大通道的规划建设工作始终得到交通运输部高层的竭力推动。2002年元月,《“三北”最捷公路大通道考察研究报告》通过了国务院专家评审委员会评审;2003年全国两会上,部分交通运输部专家与全国人大代表强烈呼吁尽快打通“三北”大通道,完善全国国道干线公路网络,促进西部大开发,加快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2005年,中国交通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规划分院对“三北”捷道,新疆伊吾县下马崖—内蒙古额济纳旗路段建设的可行性进行了实地勘查论证。至此,“三北”最捷公路大通道建设项目被正式列入国家“十一五”重点建设项目。2008年11月底,交通部和新疆交通厅对该项目(京新线)联合进行了可行性研究,规划项目全长2740公里,继交通运输部召开北京至乌鲁木齐国家高速公路建设协调会后,新疆、甘肃两省区交通运输厅又签署了《京新高速公路两省区接线位置协议书》,进一步明确了公路的建设标准、建设规模和省区际接线点位置。

    2010年7月,在研究加快新疆基础设施建设的常委会上,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提出,要加快面向内地的大通道建设,启动“三北”大通道建设。

    2011年10月,张春贤书记在自治区第八次党代会报告中指出,要以打造面向国内、面向周边国家和疆内的交通大通道为重点,加快疆内国家高速公路网和国省干线公路、农牧区公路以及铁路、民航、管道建设,力争建成三北通道明水-哈密等重点工程项目,大幅度提高路网的通达性和出疆通道能力,构建快捷、高效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力争用5年—10年把新疆由国家交通网络末端,建成中国西部高速大通道和交通枢纽中心。

    科学的思路决定出路。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在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号令下,在交通运输部对国家“十二五”中期交通建设规划调整中不断加入新的公路规划,连交通运输部的领导都说,就凭新疆交通运输厅的同志的工作激情都得多加项目,助力推进大通道早日建成。

    2009年8月底,国家发改委和交通运输部分别启动了G7京新高速公路项目前期工程可行性研究咨询评估工作,并提出按照新疆、内蒙古、甘肃“三省联动、一次建成”的指导思想安排和开展项目前期工作。

    此后,交通运输部一直对京新高速公路项目的建设给予极大关注,交通运输部党组书记、部长李盛霖,交通运输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翁孟勇等领导多次到新疆视察指导,要求加快工程建设进度特别是前期工作进程。

    2010年11月上旬和2011年1月上旬,张春贤书记率领新疆党政代表团赴内蒙古考察期间和交通运输援疆推进会议之后,先后与内蒙古自治区、甘肃省党政高层就三省区产业布局调整,尤其是交通支撑达成共识,并在交通运输部的积极努力和多方争取下,国家“十二五”期间将大幅度提高新疆、甘肃、内蒙古公路建设投资补助标准,重点公路投资补助标准提高到建安费的50%。在新疆的主动倡议下,三省区站在国土开发、维稳戍边、国家安全、经济战略格局等重大政治高度和经济社会发展层面,一致认为“三北”大通道建设不仅要看局部利益,更要看综合效益;不仅要看当前利益,更要看长远利益;不仅要看经济效益,更要看社会效益。

    至此,“三北”大通道建设项目在三省区高层的极度关注下和国家有关部委的支持下,建设日程逐步明朗化。

    2011年1月20日,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副厅长王新华和甘肃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杨咏中分别代表两省区签署了《贯彻落实交通运输援疆工作推进会议精神,加强省际公路通道建设和运输管理合作协议》,至此,承载世人百年梦想的“黄金道”——“三北”大通道建设全面提速。

    2010年11月6日和2012年6月10日,张春贤书记先后率自治区党政代表团赴内蒙古自治区、甘肃省考察,分别与两省区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专门就加快G7京新高速公路建设和两省区领导进行了高层互动,达成了共同推进前期、尽快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的共识。

    今年6月12日,张春贤书记在自治区党委常委(扩大)会议上再次指示,要认真贯彻落实三省区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精神和交通运输部的工作要求,加大工作力度,积极协调做好本项目建设前期各项工作,计划于9月28日举行G7高速公路奠基或者试验段开建仪式。

    向时间要时间,自治区交通运输厅机关和下属有关局、院迅速进入了“临战”状态。

    6月7日,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副厅长王新华主持召开党委专题会议,传达了张春贤书记赴哈密地区调研的指示精神,安排部署三塘湖矿区资源开发专用公路规划、建设等前期工作。

    6月12日下午,按照自治区党委的指示精神,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召开专题会议,提出以政治任务对待,在东疆资源公路(特别是三塘湖矿区资源专用公路)、兰新通道、三北通道等重点基础性工程建设中,分别把工作责任细化到了厅领导个人,要求以问责的态度严格工作时限,以最快的速度进入工作状态,对于有时限要求的公路工程,从即日起开始工作倒计时,全力推进重点公路工程建设。

    6月13日,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召开(扩大)会议,专题研究贯彻落实自治区党委常委(扩大)会议精神和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纪委书记宋爱荣关于重点项目的指示精神。

    6月13日下午,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副厅长王新华赴交通运输部,汇报自治区党委对京新高速公路大通道建设工作的指示精神,希望得到积极回应和支持。

    6月18日,在交通运输部第一会议室里,新疆交通运输厅采取上下联动、左右衔接的工作方式进行召集,交通运输部主持召开了新疆、内蒙古、甘肃省交通运输厅关于G7京新高速公路项目三省联动推进的再协调会议,交通运输部党组副书记、副部长翁孟勇表态:全力支持三省区建设京新高速公路,按照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交通运输厅的要求,在9月28日奠基开建。

    6月27日,在新疆交通运输厅的主导下,按照交通运输部《关于京新国家高速公路临河至哈密段前期协调会的专题会议纪要》精神,三省区交通运输厅成立了“G7京新高速公路项目前期协调推进工作组”,小组分别由领导小组、联络组、日常工作组组成。新疆交通运输厅党委书记、副厅长王新华,甘肃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杨咏中,内蒙古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厅长江维组成联合领导层小组成员,联络组成员由交通运输部综合规划司和三省区交通运输厅分管领导担任,日常工作组成员由部规划司主管处室负责人和三省区交通运输厅主管部门负责人组成。确定了工作原则、职责分工、工作机制,三方朝向同步推进、同步审批、同步实施的时间点迈进。

    为了一个时间节点,和今年这个盛夏一样,规划、勘察、设计、资金、建设部门全部提前进入了酣战状态。

    时间节点,成为东疆大通道会战的指向标。

    2月5日,张春贤书记在交通项目推进会上要求589公里长的连霍高速公路星星峡段至吐鲁番段争取到8月31日全线竣工,此令一出,自治区交通建设管理局在自治区交通运输厅的部署下,所有施工单位按照指挥部的统一调度,倒排工期,抢进度,全线进行施工质量大比武,自治区交通运输厅质监局采用“飞行”检查等办法强化质量监理密度,同时,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和自治区交通建设管理局双向加大资金拨付力度,保障施工进度与资金拨付同步。当下,5支来自疆内外的施工队伍及千余名交通建设者正顶着炎炎烈日鏖战,进行着最后路面的铺设。

    据了解,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党委在2月初已经组成14个调研组赴全疆各地州进行民生交通工作调研,对于巴里坤县至三塘湖矿区公路已经提前启动了前期工作,现规划部门、勘查部门、设计部门已经完成前期工作,由于不涉及拆迁和搬迁,处在戈壁荒漠地段的这段190余公里的二级标准公路,能够按照自治区党委的要求在7月底开建施工。

    笔者在自治区交通运输厅综合规划处看到一份推进三塘湖矿区公路建设的时间表:

    6月15日,由综合规划处提出该项目的省道编号;

    6月18日,中咨公司提交修改后的工可报告;

    6月19日,自治区交通建设管理局组织规划中心、造价局、项目执行机构、设计咨询单位共同进行初步设计外业审查;

    6月28日,自治区交通建设管理局组织初步设计文件报自治区交通运输厅;

    6月30日,自治区交通运输厅批复初步设计并发布招标公告;

    7月20日,项目开标;

    7月28日前完成施工图设计文件;

    7月28日,举行三塘湖矿区公路开工典礼。

    时间,已经不仅仅体现在宏观部署方面,它还深刻影响着交通运输人的细微生活。

    今年5月1日,河南路桥建设集团的职工李奇章和张萌萌在乌鲁木齐大黄山—奇台高速公路项目部工地现场举行了一场特别的婚礼。2009年,河南路桥建设集团承接了大黄山—奇台高速公路的建设项目,由于工期紧,负责技术工作的李奇章和张萌萌的婚期拖延了三年,公司领导最终决定在劳动者的节日里为他俩在工地举办婚礼。就在两位新人婚后的第二天,夫妻双双就出现了工地上。

    为了大通道的建设,交通运输人用身心感悟着变化变革、敢于担当、务求实效,深刻体味着变化变革是内因,敢于担当是助力器,务求实效是结果。

    一种精神展示着一种气度,今天的交通运输人是创造“人间奇迹”的开拓者,必定会在荒芜戈壁上书写出新的“人间奇迹”。

    “变中求快、变中求效、变中求优、变中求稳”,交通运输人在切身感受中勇敢、坚毅、豪迈地跨步。

稿源: 新疆经济报20120712 作者: 刘俊 责编: 李欣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