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区域经济  

城市化与新疆跨越式发展之一——城市化本质上是人的发展问题

http://www.xjass.com  2012年07月12日 19:11:13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作者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南开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

    城镇化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标准,新疆的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有赖于城镇化建设的迅速推进。自治区今后五年的发展规划提出,加快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要求树立现代城市发展理念,按照“以人为本、规划先行、城乡统筹、布局合理、集约高效、特色鲜明”原则,促进大中小城市协调发展,力争到2015年城镇化水平达到48%。就新疆城市化涉及的有关问题,2012年7月8日在乌鲁木齐举行的天山经济论坛上,来自国内知名经济学家和自治区相关部门领导,作了精彩的学术演讲,提出了很有价值的见解和思路,本版将摘编其中的研究成果,以供理论界、业界探讨交流。

    从经济学的基本理论逻辑出发,思考和研究城市化各种问题和城市化特点,一定会出现各种问题,如何来对待这些问题,我谈两大方面:第一方面,城市化和经济发展;第二方面,城市化和社会发展。

    第一,城市化和经济发展

    有人说,为什么要搞城市化?这么多人进了城,带来这么多问题,为什么不让农民呆在农村呢?为什么要让农民进城?为什么非要走城市化的道路?你看英国,英国的农民安居乐业,政府还有政策,给农民补贴,使他安居乐业。

    英国2.1%的劳动力是农民,用98%的人挣的钱来补贴2.1%是补得起的,英国农民当然安居乐业。我们国家40%是农民,还有30%是农民工。用30%的人挣的钱去补贴70%的人,不大行得通。因此,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制度,什么样的信仰,什么样的文化,只要追求幸福生活,只要他追求明天的生活比今天好一点,就最终要走上城市化的道路。理论上分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趋势呢?第一个逻辑是城市化使得经济发展,使得收入提高。

    首先是收入的提高。收入为什么提高?因为它更有效率。城市化的根本逻辑就在于它创造集聚效应,用经济学的术语叫做“规模经济”。它使得我们利用资源,利用土地,利用空间,甚至利用环境更具规模效益。比如说基础设施,八十年代搞农村工业化,最后转型城市化和工业化共同发展。因为乡镇企业分散在广大的农村,基础设施成本太高,乡镇企业很小的时候,对基础设施要求不高,等发展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就要向具有更好的基础设施的地方去发展。现在很多开发区发展了,因为开发区集约地提供技术,使得一大批企业在这里能够发展起来。反过来讲,企业可以少交一点税获得同等程度的基础设施服务,企业能够得到更大的发展,能够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收入,因为集约性提高了资源利用的效率。这是从生产和供给的角度来看城市化的优势。

    第二是从需求的角度,从人的生活质量提高的角度看城市化的优势。城市化更有利于提高人的生活质量,生活质量提高也是收入的提高。人的生活质量提高体现在人们生活方式的转变,有更多的时间去娱乐,可以享受到更专业化的生活产品和生活服务,可以去旅游、度假等,而这些就是服务业。这时物质消费是有限的,而精神消费、文化消费、闲暇消费是无限的。

    我们所说的各种服务业提供的产品本身需要人口的聚集。服务业是人对人提供服务,人口没有聚集服务业是难发展的。生活质量提高意味着服务业的发展,服务业的发展创造了就业。为什么现在发达国家越来越多的就业是在服务业当中?因为人的生活水平提高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更多依赖于服务业的发展,也更多地创造出服务业的就业需求。城市化本身创造了服务业的需求,而服务业的需求又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使人们的生活得以进一步提高,服务业又得到进一步的发展。这是一个良性互动的过程。

    我们发展到现在这个阶段,人们的需求正在发生变化,而这个变化正需要我们用城市化的办法来满足人们新的需求,来促进下一阶段的发展。

    城市化说到底,从供给方提高了资源利用效率,生产效率。从需求方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其他的是建立在这两个基本逻辑的分支上,可以去衍生它,从这两个基本逻辑可以推出一些政策结论。

    第一,城市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经之路。要想进一步发展经济,一定要走城市化的道路。因为收入增长,就要从城市化的发展当中来获得。竞争力的提高、成本的下降、基础设施的改善,必须有集约性,甚至高度集约性。要想使就业进一步发展,生活水平质量进一步提高,就一定要走城市化人口聚集的道路。

    第二,城市一定要有规模。城市化一定要真正实现产业的聚集,人口的聚集。要突出聚集效应,一定要有规模。没有一定规模就不叫城市化,因为没有产业的聚集和人口的聚集效应,城市化就没有达到应该起到的效果。

    一定要把这些聚集效应在城市化过程当中充分考虑到,城市为的就是聚集效应,优势就是聚集效应,要有上下游的产业链,一个产业集群的共生是非常重要的产业发展、经济发展的规律。

    第三,城市化要有规划。不能撒胡椒面式的搞城市化,一个区域的城市需要统筹考虑,需要在研究经济社会发展大趋势、经济社会发展基本规律的基础上,研究人口流动的趋势、产业发展可能的趋势、一个地区的产业究竟在哪里能够发展或者不能发展,哪些区域更适合产业发展。

    这是整体布局问题。一个区域当中,要实现聚集效应和规模效应,只能由一个大城市为主。这个大城市放在哪个地方,哪是节点,哪是交通的枢纽,哪里适合于未来产业的发展。不能光想城市的发展,城市的基础是什么,城市的基础是经济。为什么有人口?是因为有就业,为什么有就业?是因为有产业。只要有了经济,有了就业,才能有人口,才能有财政收入去建公共产品,才能去建公共设施。现在要把这些问题想清楚,然后才有城市化。

    第四,在中国这样的特殊发展阶段,从长远的发展趋势来看,按照我们的人口规模来看,我们确实需要考虑充分发挥城市群、城市带的作用。城市的发展应该是以大城市为主,形成一个城镇网络全面发展的趋势。

    中心大城市辐射面积比较大,欧洲、北美等国家都有这样一种基本的格局。集中地建一些大城市,然后辐射到周边的很多城市。比如说在开车40分钟之内的半径当中,人们都能享受到这个城市所提供的各种公共基础设施。尽管是一个小的村镇,但都属于这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活动人口并不一定是这个城市的人口,它可以包括不居住在这个城市,但是白天开车或者是坐公交40分钟到这个城市工作,这是一批人;到这里来娱乐,到这里来消费,来这里休闲的一批人。高档餐馆和特色餐馆恐怕只有大城市才有这个规模,比如说听歌剧或者是看立体电影大概只有大城市才有规模效应。

    大城市的活动人口,比大城市居住人口要大;而小城镇活动人口可能比居住人口要少,虽然住在那里,但是在外面活动,当然这是在交通便利的情况下,这样才能使资源得到充分的利用,使公共设施发挥规模效应。

    第二,城市化和社会发展

    城市化和社会化。城市化是人的聚集,不光是经济学界的事,更多的是社会学、政治学、人文等都需要讨论的。但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涉及到很多公共政策,因此城市化不仅是一个建设城市的建设问题,还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的问题,是一套社会公共政策问题。城市化不是建楼修路的问题,是人的问题,是人的发展问题。

    什么是城市化?其基本含义是原来不是城市的人变成了城市人。原来城里的人生活得更好一些,基础设施更多一些,这是城市发展。城市化的含义是农民进城,而农民是什么人呢?第一阶段进来先是农民工,第二阶段变成市民,由于他的背景、教育水平等,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是低收入阶层。因此城市化不是建高楼大厦的概念,城市化从本质上,从人的角度来讲,是吸纳低收入阶层进城的问题。一方面是吸纳劳动力进城,另外一方面是低收入阶层进城的问题。

    城市化首先要思考的问题是城乡关系,是农民工市民化问题,怎样给农民的孩子提供教育的问题,农民进城有房子住的问题。因此城市化不仅仅是经济发展,也是社会发展的问题。“十二五”规划第一次把农民进城的问题提上了国家战略的高度。农民工的市民化尽管这个词没这样用,但农民工过去是进了城但没有成为市民,为什么现在这个问题提上了日程呢?是因为沿海地区的一些城市出现了民工荒,为什么会出现民工荒?是我们有农村土地制度,非私有的土地家庭承包集体所有,不可买卖,但可以转包,如果没找到工作回来以后还可以种地。是基本的土地制度使得中国没有出现大批的所谓的失地农民,也使中国成功地防止了贫民窟的现象,这个非常重要。我们虽然成功地防止了贫民窟现象,但我们导致了一到春节,几亿人回乡探亲,农民工进了城难以生活。

    农民工不能市民化,呆不下去,提前就早退。深圳综合开发院正在做一项研究,称为“农民工早退”现象。2010年人口普查结论是农民工中国平均年龄27岁,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在中国做了一项长达十年的跟踪,基本的结论是农民工在外打工的年头大概是7年就回去了,不一定回到他那个村里,但是回到了边上的小城镇。这样的格局下,中国现在产生了一个问题,农民转移的问题远远没有完成,还有30%多的劳动力以农业收入为主。

    现在出现了民工荒,劳动力不足。中国劳动力不足是人口红利的问题,我们还有很多没有转移完。但是我们出现了城乡的隔离,因此现在要搞城市化,首先要考虑农民进城的问题,怎么给农民逐步提供公共服务的问题,这是一项大公共政策。

    第二,城市化作为系统工程涉及到一系列公共基础设施,包括交通、住房、上下水、排污、环境等,这要有严密的、科学的规划和管理。人口聚集、社区发展、社会和谐是一套社会的公共政策,环境保护、社会保障等一系列都是公共政策。我想强调的是,城市化不是修桥铺路建房子的问题,城市化是关于人的问题,城市化是社会发展的问题,城市化是一套公共政策问题。不研究这些公共政策,城市化一定会出各种各样的问题。人口聚集了,各种矛盾也会突出,但城市化总的来讲有利于解决这些问题。

    从世界城市分析来看,大城市的污染比小城市要小,看着大,但按单位人均算更小。只要有这方面的公共政策,去实施这些公共政策,城市化本身的效益会更高。

    现在之所以说各种城市病,包括堵车等等,有发展阶段的问题,也有公共政策的问题。发展阶段是什么问题?比如说堵车,香港街道那么小,但是不堵车,为什么?是因为各种小区基本都建好了,小区没建好的时候不知道车流在哪里,小区都建好了之后,大家反而知道这里有一个街口,修一个过街天桥或者是高架疏导一下就通了。在城市没建完之前和小区没建完之前,尽管可以做很多预见,但还有未知的,这是一个发展过程。所以城市化对于政府、公共管理部门都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因此,怎样促进城市化的发展,同时管理好城市化的进程,是摆在当前重要的一个课题。

稿源: 新疆日报2012-07-12 作者: 樊 纲 责编: 李欣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