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人口与生态  

以良好生态环境求效益求发展

http://www.xjass.com  2010年06月25日 22:06:58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高度重视生态文明建设,对本身就是生态产业的农业和以农为主的团场而言,其意义和作用更直接、更关键、更重要。团场只有致力于生态环境的改善,才能真正做到发展方式的转变,才能全面实现农业的高产、优质、高效、生态、安全,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增强抗御各种风险能力,实现又好又快发展。

    一、团场存在着不容忽视的环境问题

    经过近60年的开发,团场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取得了巨大成就,也存在着不容忽视的环境问题。在此仅以对农业影响最大且相互影响的耕地、水源两大环境要素进行分析。

    (一)地下水严重超采

    在上世纪50、60年代,团场灌溉水源以地表径流为主,修建起来的水库、渠系等水利工程,有效控制了地表径流向和流量,保证了农业生产需要。

    从60年代末70年代初开始,上游团场开始以地下水(泉水与井水)为主要水源。从那时起,地下水超采问题逐渐显露出来,且日趋严重。以石河子总场(以下简称总场)所在区域为例:

    总场所在区域位于天山北麓、准噶尔盆地南缘、新疆第二大内陆河——玛纳斯河西岸,地处玛纳斯河洪积—冲积扇缘泉水溢出带,素以地下水资源丰富、土地肥沃而著称。1983年地名普查时,场部所在地因位于石河子市北侧又有长流不息的泉水,而定名为北泉镇。

    据“六五”计划期间完成的《石河子总场农业综合区划报告》和《石河子总场水利区划报告》资料:“根据水文均衡法测算,总场所在区域地下水可开采量为1.46亿立方米/年。”

    自60年代末、70年代初开始,总场水井逐年增加,至1983年灌溉机井达134眼。1983年用于灌溉井水5023万方,加上冬季“抽水入库”(抽取井水输入水库)和相邻单位的机井,抽取井水已达1.3亿立方米/年左右,泉水溢出明显减少。这一变化表明,该区域地下水开采,80年代初就已经达到或接近极限。但从那时起,地下水开采并未因接近极限得到控制。到2008年,仅总场一家,灌溉机井就增至281眼(用于工业、养殖、渔业和生活水井及为数众多的职工个人小口径机井,尚未包括在内),再加上相邻单位的水井,所在区域地下水抽取总量,已远远超过极限。

    应当指出的是,自80年代以来,由于上游区域(石河子市区和石河子乡)水井和防渗渠的增加,总场区域地下水无法得到有效补充。这样一增一减,使井水超量开采及其引发的诸多负面影响更加突出。

    (二)耕地综合肥力下降

    耕地肥力对农业技术效能的发挥和产量、效益的高低,具有基础性作用。耕地肥力包括土壤有机质、容重、PH值、比阻系数、氮磷钾含量等多项理化指标。其中土壤有机质对缓解盐碱刺激、降低土壤容重、改善土壤结构、提高土壤持水保肥能力、提高地温、增强作物光合作用等,都是无机肥所不能替代的。

    国际著名土壤学家威廉斯指出,耕地肥力是土壤在某种程度上满足植物对土壤因子(水分和养料)要求的能力;而耕地肥力是原始肥力与人为肥力的综合,耕作历史愈久、技术愈完善,原始肥力丧失就愈多,人为肥力就表现得愈明显。

    从总体情况看,团场耕地综合肥力呈下降趋势,以建场近60年的总场为例:据“六五”期间总场农业区划资料,1981—1983年3年平均每标准亩消耗柴油0.49公斤,而现在是1.5公斤以上。现在的轮式大马力机车技术性能比过去的链轨车先进得多,但燃油消耗反而高于过去。这从一个重要侧面,说明耕地综合肥力下降、土壤趋于板结的现状。

    二、地下水严重超采与耕地综合肥力下降造成诸多负面影响

    (一)抑制投入效果,农业成本增加

    其一,泉水急剧减少。2008年的井水比1983年增加2826万方,但引用的泉水比1983年减少5131万方,减少的泉水为2008年灌溉井水的67%。这说明,现在增加的近七成井水,不过是把原来自然溢出的泉水变为电力抽取,也就是说,现在农业灌溉花费的近七成电力、人力、财力,是地下水位过度下降导致的“无效投入”。

    其二,水井报废加快。因打井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必然加速原来浅层水井的报废。据统计,从1975年到2002年,总场累计打井602眼,共报废316眼,报废率达52%。大量水井的报废,“无效投入”的资金数额相当惊人。

    (二)地下水位下降过大,对土壤肥力构成严重影响

    开采地下水,对降低地下水位和盐碱改良具有决定性作用。但地下水位下降幅度过大就会走向反面,造成自然状态下耕作层持水量减少,土壤细菌分解有机质受到抑制土壤自净自肥能力下降,灌溉用水增加,加大机耕阻力和燃油消耗,农业技术效能难以充分发挥等一系列负面影响。

    (三)加重职工负担

    其一,水价直线上升。总场目前农业用水价格为0.15元/立方米,是井水灌溉前1969年0.0018元/立方米的83.3倍。除了物价上涨和价格体制改革等因素外,本可自然溢出泉水变为电力抽取的井水,是重要原因之一。

    其二,制约节水效果,物化成本加大。据测算,在同等条件下滴灌可节水约40%。现在总场滴灌面积达20万亩,但亩均用水量反而高于不曾有滴灌的1983年,而机耕燃油消耗的增加,又使机耕费用不断上升。现在全场亩均水费、机耕费均在100元以上,是物化成本中仅次于化肥的第二、第三大费用。

    (四)植树造林成活率下降

    总场因地处泉水溢出带,地下水位较高,原来群众所说的“插根棍子就能长成树”的地方,现在也存在着“春栽、夏旱、秋死、冬砍”现象,很不利于林业发展、农业结构调整和环境改善。

    (五)自然景观失去特色

    总场原有泉溪十多条,所属区域6个集镇就有5个以“泉”命名。60年代曾轰动全国、吸引成千上万内地青年支边的电影《军垦战歌》中,很多“边疆处处赛江南”的外景,就取自这里。

    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干旱地区极具特色的自然景观,已基本消失。特色意味着商机,具有地方特色自然景观的丧失,显然不利于招商引资、市场要素的聚积和城镇化建设。

    三、问题的根源

    李克强副总理在2008年全国农村环境保护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指出:“农村环境问题的根源在于发展不足或发展不当”。这一论断,对团场同样有很强的针对性,主要表现在:

    (一)资金的制约

    我国总体上已进入工业反哺农业、以城带乡时期。但团场由于地理位置、人文历史、经济基础等多方面原因,农业仍然是支柱产业和主要经济来源,二三产业基础薄弱,甚至还需要农业的扶助和支持。从农业自身看,数额十分有限的“养地费”,除用于工程性平整土地外,能直接用于养地等生态环境的资金十分有限。资金的制约,客观反映着团场“发展不足”的历史与现实。

    (二)对生态环境及其重要性的认识不足导致的“发展不当”

    “三山夾两盆”的新疆位于全球最大陆地—— 欧亚大陆的腹心,四周远距海洋。典型的大陆性气候、富盐的土壤母质、强烈蒸发决定的地下水垂直运动方式、内陆性径流形成的水盐在盆地内的自我循环,决定着新疆大部区域生态环境极其脆弱,也决定着团场必须更加重视以人与自然相和谐的方式,组织农业生产和经济与社会的发展。

    然而,相当多的干部职工,对农业生产技术十分熟悉,而对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及其对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性却不甚了了。认识上的不足,必然导致有悖于生态文明的“发展不当”。如:无节制地开荒和开采地下水;偏重无机投入而有机投入不足;地下水位的大幅下降,滴灌的大面积普及,某些基层干部与职工群众认为排灌渠系已无用处,就大量毁弃排灌渠系以增加耕地面积等。

    地膜、农药的大量使用造成的白色污染与农药残留污染,城市废水对水源及耕地的污染,也是形成环境问题的重要原因。

    四、解决问题应采取的基本措施

    (一)提高生态环境对农业重要意义和作用的认识

    1.环境问题具有相当的普遍性

    以北疆为例,仅新疆经济最活跃的天山北麓,就有东自奇台西至四颗树长达700余公里的泉水溢出带,涉及到的北疆大部分市、县、团场,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着地下水超采等环境问题。

    2.良好生态环境蕴含着巨大的物质财富

    以总场为例:如果地下水开采得到有效控制,地下水位和泉水溢出恢复到上世纪80年代初水平,按滴水灌溉节水40%计算,现在亩均用水就会降至250方左右,不到24万亩耕地用水总量就会降至6000万方,仅泉水和少量的河水就可满足需要。这样每年节约的水井维修费、折旧费、电费,当在1000万元左右;土壤自然状态持水量的增加,又可降低耕作比阻系数,按节约柴油0.2公斤/标准亩、每自然亩需14个机耕标准亩计算,每年可节约柴油不少于600吨。这些良好生态环境带来的是可持续的、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财富。

    3.改善生态环境是建设现代农业、改善民生、促进职工增收的有效途径

    我国正在向更高水平小康社会迈进,城乡居民益于身心的消费需求,越来越多、越来越高。节制地下水开采,适度恢复泉水溢出,可营造更多“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泉水清彻,有鱼可数”等令人心旷神怡的人文与自然景观,营造更多旅游观光、休闲娱乐、房地产开发等商机,使团场土地、公共设施等资产全面升值。是改善民生、增加就业、促进职工增收的有效途径。

    4.充分认识次生盐渍化等环境问题的严重性

    团场所处区域的地理、气候与水文地质特点,决定着农业始终处于盐渍化的严重威胁之中。盐碱不仅对土壤中的氮磷钾等营养成份产生拮抗作用,而且使土壤理化性能恶化,作物正常生长受到抑制甚至死亡。

    以滴灌为例:按现在滴灌400立方/亩、地下水矿化度0.5‰计算,如果把排灌渠系一概毁弃,不搞排灌结合,每年滞留在耕作层的盐碱就是0.2吨。如果现在不这样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短则一二十年、长则三五十年,次生盐渍化就会造成灾难性后果。

    (二)对流域生态系统实行统筹规划和监控

    一条河流的上下游之间,一个流域与相邻流域之间,相互影响,对开采地下水的管理和控制,决非一个单位、一个区域所能胜任。为有效解决这一问题,须像国家对塔里木河等大江大河的管理一样,由上一级政府对每个流域的用水和生态系统,实行统筹规划、分配和监控。

    (三)实施还水于生态

    农业是用水、节水和还水于生态潜力最大的领域,应将普遍存在的滴灌——节水——扩大耕地,扭转到滴灌——节水——还水于生态(减少水井,恢复泉水)上来,切实做到“不欠新账,多还旧账”。这对生态环境的逐步修复,具有决定性作用。

    (四)建立健全科学种田的体制机制

    农业生产包括植物生产、动物生产和土壤管理三大环节,三者相互连结,缺一不可。

    植物生产方面,在继续推广节水农业、精准农业等新技术同时,应适度调减棉花面积、扩大小麦面积。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最经济、最具肥田效果、职工最易接受的办法。国家实行粮食直补、提高综合补贴、粮食最低保护价等粮食保护政策,使小麦效益并不低于甚至还高于棉花,团场应抓住机遇实施种植结构调整。

    在动物生产方面,应鼓励养殖大户以“公司+农户”等形式,支持承包职工走农牧结合、有机农业与无机农业相结合的道路。

    以市场经济手段强化土地管理,如在实行多年“养地费”基础上建立“耕地保护基金”等。以健全、有效的体制机制,使耕地肥力逐年提高的承包职工得到更多实惠,使耕地肥力下降者付出应有的代价、受到应有的教育。

    五、结论

    解决水源利用、耕地肥力两大环境问题,是团场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建设生态文明、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是实现以人为本,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是新形势下“改革、调整、创新、提高”的必然选择。

    当前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对棉花等大宗农产品市场的严重影响已经显露出来。以农为主的团场应以此为契机,下大气力致力于生态文明建设,以良好生态环境求效益、求发展,惟有如此,才能“化危为机”,实现又好又快发展。

稿源: 《兵团经济研究》2009.5 作者: 裴恩均 责编: 李欣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