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人口与生态  

兵团贫困团场分布及扶贫对策

http://www.xjass.com  2010年04月27日 22:38:40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近年来,兵团通过实施经济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带动区域协调发展,但是贫困问题仍困扰着兵团的发展。目前,全兵团共有扶贫团场58个,其中国家级扶贫团场42个,兵团级扶贫团场16个,本文研究兵团贫困标准,从而确定贫困团场、计算兵团贫困人口、分析贫困团场分布,提出扶贫对策。

    一、兵团贫困线的确定

    (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贫困线的确定

    1.恩格尔系数法

    这是国际上通行的计算方法。绝对贫困线的食品支出,粮食的满足是第一标准,也是最低标准。同时还有其它食品的支出,如盐、油、疏菜等。为此,可考虑粮食支出与其他食品支出按一定比例。根据国家统计局提供的数据,我国贫困人口人均年粮食消费量为172公斤,平均每天0.47公斤。将粮食与其它食品支出的比例定为70%和30%。当前新疆的粮食价格为2.5元/公斤,则每天的食品支出额为:

    每天粮食消费为:2.50>0.47=1.175元。

    每天其他食品消费为:(1.175/0.70)-1.175=0.503571元。

    因此,每天食品支出总额为1.68元,全年为612.69元。

    根据上述食品支出额和59%的恩格尔系数,新疆贫困线=612.69/59%=1038.4元。

    2.比例法

    比例法是以全社会成员平均收入为依据,划定一个比例,根据平均收入与划定的比例计算出贫困线。用比例法计算贫困线,许多学者将贫困收入标准与全社会成员平均收入的比例定为40%或50%,标准与全社会成员平均收入的比例定为40%或50%,最低不少于1/3。由于全国东西部收入差距很大,新疆确定比例为1/3较为合理。2006年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3587元,以此比例计算,新疆农村绝对贫困标准应为1195元。

    3.结论

    上述两种方法的计算结果相近。由此可知新疆绝对贫困线大体在1038.4元、1195元之间,可取平均植,即新疆贫困标准为1116.7元。

    (二)兵团与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比较

    从反映产出水平、收入水平、消费水平以及技术技能等方面的多项指标数据比较来看,2006年兵团与自治区地方经济发展处于同一水平,各项指标数据总体上差异不大,个别指标数据兵团略高于地方(详见表1)。

    指标数据总体上差异不大,个别指标数据兵团略高于地方。如表1。

    表1 2006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与自治区经济发展水平比较

指标

人均GDP(元)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元)

食品消费比重%

全社会劳动生产率(元/人)

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元)

卫生技术人员数(人/万人)

兵团

14766

4827

30.7

38485

4326

81

自治区

15000

2723

39.9

37512

3583.9

48.7

    资料来源:《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统计年鉴(2007)》

    因此,就贫困问题而言,可以估计兵团贫困团场与自治区贫困县的贫困程度大致相当,可以将自治区贫困线作为兵团贫困线。

    (三)兵团贫困线的确定

    新疆目前的绝对贫困标准既不能满足59%恩格尔系数下不饥饿的基本生存要求,也达不到最贫困人口的实际生活消费水平,同时,随着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农民人均纯收入大幅度的提高,各地州收入水平差距拉大,加之当前物价尤其食粮价格上涨,因而贫困线也应该随之调整。2006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居民人均纯收入4827元,高于全国农民人均纯收入3587元的水平,同时考虑兵团农牧团场大多位于边境偏远地区,经济发展条件差。为了避免由于扶贫标准定位偏低带来脱贫巩固率低、返贫率较高的不利因素影响,兵团贫困线应略高于全国贫困线,即,兵团贫困线=4827×(1/3)=1609元,取整为1600元。

    按照惯例,纯收入低于贫困线的人口占总人口的30%以上的团场可以确定为贫困团场。

    二、兵团贫困团场及其分布

    兵团共有13个农业师和1个建工师,175个农牧团场。其中有58个边境团场,位于中国西北边陲,分布在新疆的11个地州市的24个县市中。兵团边境团场地处偏僻,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极其恶劣。

    (一)国家级贫困团场分布及经济发展状况

    根据国家贫困标准确定,兵团现有国家级扶贫团场42个,占兵团农牧团场总数的24.1%;根据兵团贫困标准确定,除42个国家级贫困团场外,有16个兵团级贫困团场。兵团贫困团场共有58个,占兵团团场总数的32.4%。

    在42个国家级贫困团场中,位于边境地区农业师所属贫困团场有32个,占国家级贫困团场总数的76.2%,占边境地区农业师所属团场总数的36.3%。其中,濒临边境线的贫困团场有21个,占国家级贫困团场总数的50%。位于经济发达的中心区域农业师所属贫困团场有10个,占中心区域农业师所属团场总数的10.9%。在国家级贫困团场中,东、南疆垦区有10个,占东、南疆垦区团场总数的17.8%;北疆垦区有26个,占北疆垦区团场总数的21.1%。从贫困团场的地域分布看,兵团国家级贫困团场主要分布在边境地区。那里自然环境条件差,交通不便,远离经济发达的中心城市和地区,信息不灵,教育落后。因此,贫困程度较深,贫困面大,贫困人口多。

    分析国家级贫困团场经济发展状况,濒临边境线的贫困团场其贫困程度更深,人均生产总值8513元,人均农业增加值只有5712元,各团利润总额均为负值,而且亏损额高。

    (二)兵团级贫困团场分布及经济发展状况

    兵团级贫困团场是根据兵团贫困标准确定的。由于兵团贫困线标准为1600元,要高于国家贫困线标准,因此兵团级贫困团场的人均收入水平和生活状况较国家级贫困团场要好。

    从兵团级贫困团场的地域分布看,在16个兵团级贫困团场中,位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中心区域的农业师所属贫困团场共有8个,位于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边境偏远地区的农业师所属贫困团场共有8个,各占一半。其中南疆垦区有6个,占南疆垦区团场总数的10.7%,北疆垦区有10个,占北疆垦区团场总数的8.1%。相对而言,兵团级贫困团场南疆垦区多于北疆垦区,边境地区多于中心地区。

    三、对兵团团场贫困面和贫困度的分析

    (一)兵团团场贫困面的分析

    一般而言,享受居民最低保障的人口收入水平应在贫困线以下,其发展能力弱,生活贫困,属于贫困人口。这里用2006年兵团各师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与各师总人口之比反映各师贫困人口规模和贫困面。

    数据反映,位于不同地域、经济发展水平不同的农业师享受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人口比重高低不同。位于边境偏远地区的农业师享受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人口比重高,位于经济发展中心区域的农业师享受居民最低生活保障的人口比重低。

    从下表2看出,兵团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比例为7.69%,位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中心区域的农八师、农六师、建工师、农一师、农十二师等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比重小,比重普遍在6%以下,贫困人口少;而位于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边境地区的农九师、农十师、农十三师、农十四师的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占总人口的比重大,普遍在11%以上,贫困人口多,团场比较贫困。其他如农三师、农五师也位于边境地区,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占总人口的比重较高,分别为8.53%和8.90%,贫困人口比较多。

表2  2006年各师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比例

指标

居民最低生活保障人数(人)

(1)

总人口(人)

(2)

比例(%)

(1)/(2)

总 计

142749

1856523

7.69%

一 师

10747

179306

5.99%

二 师

13631

151587

8.99%

三 师

15845

185666

8.53%

四 师

14376

189521

7.59%

五 师

8277

92966

8.90%

六 师

12007

252505

4.76%

七 师

15129

180217

8.39%

八 师

15484

347349

4.46%

九 师

6636

56708

11.70%

十 师

6731

53386

12.61%

建工师

2294

39699

5.78%

十二师

4343

64714

6.71%

十三师

6993

62026

11.27%

十四师

6308

29572

21.33%


  (二)兵团团场贫困度的分析

  从反映资源丰富程度、生活医疗条件、产出情况等方面的指标数据分析,兵团贫困团场贫困程度较深。

  从下表3数据看,贫困团场耕地资源条件与兵团平均水平相比,差距很大,反映了资源条件对贫困团场经济发展的制约。由于地处偏远,交通、通讯、城乡公共设施等基础设施都很薄弱,生产经营状况不佳,处于巨额亏损状态,这极大的影响了贫困团场人口的生活条件的改善,生活条件与兵团平均水平差距甚远。

表3   2006年兵团贫困团场贫困程度

指 标

贫困团场

兵团

人均耕地面积(公顷)

0.068

0.41

年末住房人均面积(平方米)

19.80

24.6

教学用房年末学生人均面积(平方米)

7.30

44.1

医疗用房年末人均面积(平方米)

0.39

0.73

当年人均实现利润(元)

-323.62

248.36








 

    资料来源:《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统计年鉴(2007)》相关数据整理。

    四、贫困团场的贫困原因分析

    贫困是社会经济的“综合症”,是由自然、经济社会、制度等多种因素综合作用造成的。

    (一)自然条件因素分析

    1.贫困团场地理位置偏远,基础设施薄弱。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贫困团场大多位于边境地区,由于地处偏远,基础设施如交通、通讯、城乡公共设施等都很薄弱,信息不灵,使得这些地区相当封闭,与外界的交流贫乏,制约了经济发展。

    2.贫困团场自然条件恶劣,生态环境恶化。贫困团场位于干旱或高寒地区,自然灾害频繁,土地沙化严重,植被条件差,风沙大,水资源缺乏,这些团场不具备或不完全具备基本的生产、生活条件。如:农十师地处新疆最北部,气候寒冷,无霜期仅有90天至130天。这些垦区经常遭受旱、涝、雹、风、冻等自然灾害侵袭,导致生产生活难以稳定,长期徘徊在低水平。

    (二)社会经济因素分析

    1.贫困团场经济基础薄弱,产业结构不合理。贫困团场产业结构不合理,第一产业比重大,第二产业比重较小,第三产业增长缓慢,工业化水平低,规模和总量小、质量差。第一产业单一结构,提供社会服务的部门严重滞后,因此经济发展缺乏动力。

    2.贫困团场科技水平偏低,科技投入不足。由于经济待遇低,许多农技人员主要精力转向经营种子、化肥和农药搞创收,相当一部分连队农技推广工作缺乏力度。贫困团场科技投入严重不足,造成科技成果转化、科技项目推广、科学技术普及等起不到保障生产的作用。

    3.贫困团场教育事业落后,人口素质较低,人才严重匾乏。贫困团场基础教育办学条件差,学校布点分散,规模小,入学率低,效益差,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没有发展起来,团场职工的农业技术培训受到很大影响。因财政困难、经费有限,现有人才及时的进修和培训,专业技术水平日趋落伍,从面影响农业生产效率。

    4.贫困团场发展资金不足,经济增长乏力。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贫困团场大多位于边境偏远地区,自然条件恶劣,交通不便,引进资金和技术项目困难,再加上自身生产水平落后,资本积累不足,生产发展投资缺乏,影响产出,人们收入水平低,成为贫困团场经济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

    (三)制度因素分析

    1.国家宏观制度分析。我国长期以来的重工轻农、重城轻乡发展战略,扩大了工农、城乡的两个差距;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使农民素质难以提高。在这样的制度环境下,农业的弱质性加剧,农民收入增长和自身素质提高受到严重制约,由此导致了贫困的普遍发生。兵团贫困团场也具有典型的国家政策导向型贫困特征。过去计划经济时期,兵团农工的工资完全在国家的计划内统一发放,加上边远地区的补贴,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收入较高;然而在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中,国家对团场的投入扶持力度大大减弱,区域条件差的团场未能适应市场经济浪潮的冲击,与内地的差距越来越大。

    2.兵团特有制度分析。兵团大部分团场建立在远离城镇、条件较差、交通不便的荒漠边缘,特别是58个边境团场多数生产和生活条件艰苦,有的并不具备生产条件,但为戍边需要,广大职工长期坚守,以损失经济效益换取政治效益。此外,由于兵团团场集党、政、军、企于一身,既要负担团场管理费用和离退休费用,又要承担社政支出和民兵边防值勤费用,还要向国家纳税,农工负担很重。

    五、兵团贫困团场扶贫对策

    (一)国内扶贫开发模式介绍

    1.传统救济扶贫模式。这种模式主要以救济为主,是国家对因自然、社会、经济、生理或心理等方面的原因,造成收入减少或中断,难以维持基本生活的个人或家庭按一定标准给予资金或实物方面的救济,使其能维持基本生存的贫困救济制度。实践证明,救济式扶贫虽然是必要的,但是它只能救急,不能救穷。

    2.贴息贷款模式。银行以低利息发放贷款,然后从中央财政得到补贴,贷款期限一般为3年至5年。从这些年的实践看,贴息贷款的扶贫模式资金使用效率较低。主要问题是真正贫困的农户难以获得这种贷款,同时银行也面临着还贷的风险,所以这一政策难以惠及应当受益的贫困人口。

    3.小额信贷扶贫。农业银行向贫困农户提供小额有偿扶贫资金而无需农户出具财产抵押的一种扶贫贷款方式。小额信贷覆盖的贫困人口由少到多、波浪式扩展,既培养贫困人口不断增加资产和收入的能力,又要力争信贷组织机构的自我生存。

    4.社会对口扶贫。早在二十世纪80年代中期,中央和地方政府用行政手段,通过“对口”、“结对”、“挂钩”的方式把政府部门、企业、社会团体等与国家级贫困县、乡、村、农户联结在一起。实践表明,贫困县的对口帮扶是一种有效的、能解决实际问题的扶贫方式,受到贫困县各界人士的欢迎。随着社会的经济的发展,在传统的扶贫开发模式上又逐步创新出科技扶贫,教育扶贫,人力资源扶贫,整村推进扶贫等等新的扶贫模式。

    (二)贫困团场扶贫对策

    贫困成因是多方面的,它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不同贫困地区导致贫困的主要因素或关键也是不同的。因此我们应根据贫困团场致贫关键因素,制定相应的扶贫对策。

    1.资金扶贫。贫困团场基础设施不完善,生产条件差,随着国家财力的提高,应增加对边境地区贫困团场的资金扶持,特别是在基础设施、科教文卫、以工代贩等方面的资金,以增强其自身发展能力。可通过专项转移支付、税收优惠等方式向贫困团场倾斜。

    2.项目扶贫。扶贫工作思路从“输血”向“造血”转变,从解决贫困人口吃饭问题向解决生产及发展环境问题转变。应着力加大对边境地区贫困团场的工业项目、农业产业化项目和基础设施项目的扶持,增加就业机会。农业产业化项目必须发挥贫困团场的特色资源优势,基础设施项目应根据各地实际,加快农田水利、乡村公路、人畜饮水、生态环境以及交通、通信、电力等基础设施建设,从根本上解决基础设施对贫困团场的制约。通过项目扶贫,培育贫困地区的支柱产业,调整优化经济结构,增强发展后劲。

    3.科技扶贫。在扶贫开发过程中,必须把科学技术的推广和应用作为一项重要内容,要调动广大科技人员的积极性,鼓励他们到民族贫困地区创业,加速科技成果转化。要采取更积极的措施鼓励民间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在扶贫开发中发挥科技研发、培训、推广的作用,贫困团场与科研机构、高等院校合作建立科技扶贫示范基地,充分发挥科技在扶贫开发中的带动作用。

    4.人才教育扶贫。加强对贫困团场的教育投入,提高贫困团场人口受教育的程度,加大劳动技能培训,提高贫困团场职工的生产技能。加大对贫困团场的人才培养力度,制定促进人才向贫困地区流动的激励政策,鼓励大专院校毕业生到边境偏远地区贫困团场去就业、去创业。加大对贫困团场现有人才的培养,对为贫困团场脱贫致富做出突出贡献的人才予以重奖。

    5.生态扶贫。边境偏远贫困团场自然资源匮乏,生态条件差,扶贫开发应协调好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将生态环境保护纳入扶贫开发中,结合退耕还林还草,进行农业结构调整,加速生态农业建设。走农业产业化道路,从粗放型转变为集约型,发展特色经济。贫困团场生态农业建设应以水土保持、保护生态环境和合理利用资源为前提,在不破坏生态环境条件下,积极推进农业产业化经营,延长产业链,提高农业附加值,增加贫困团场收入,增强其自身发展能力。

 

稿源: 《兵团经济研究》2009年第2期 作者: 马琼 霍瑜 石晶 责编: 李欣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