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人口与生态  

新疆少数民族生态文化与民族地区生态文明建设

http://www.xjass.com  2009年11月02日 10:39:35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建设生态文明,基本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循环经济形成较大规模,可再生能源比重显著上升。主要污染物排放得到有效控制,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生态文明观念在全社会牢固树立。”生态文明首次被写入党代会报告,上升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之一。这不仅是建设和谐社会理念在发展生态经济方面的升华,也是我们在现今时代解决日益严峻的生态环境问题的重要举措,是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实现经济社会环境协调发展的迫切任务。

    生态文明从本质上来讲,反映的是人类处理自身发展与自然界关系的进步程度,是支配人类正确处理人与自然关系的一种价值观。按照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价值观,建设尊重自然的文化,发挥激励和教化作用,实现人与自然的共同繁荣,实现科学、哲学、道德、艺术和宗教的生态化,使人类精神文化沿着符合生态安全的方向发展的绿色和谐。

    民族生态学认为,人类是由大大小小的民族群体所构成。土生土长的民族世世代代生活、繁衍在一个特定的环境中,经过漫长岁月的发展演变,必然逐渐形成具有特色的民族生态系统。融合于民族生态系统之中的各个民族,不论其大小或先进与否,对于自己赖以生存的生命系统都有着深刻的认识,积累了丰富的有关周围环境的知识。而一个民族的生存和发展,与其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密不可分。

    新疆有着13个世居民族,虽然民族不同,又处于不同的生态环境、地理位置,也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在长期的适应和改造过程中,他们已形成一套与现代环保理念有关的习俗、禁忌乃至习惯法,与自然之间已形成一种和谐的关系,并通过传统文化表现出来。如同有学者言:生态文化不仅仅是“选择”、“更新”,更是“挖掘”、“恢复”,它不只存在于未来,也存在于我们人类已有的财富中。现在需要的,一方面是重新选择,进行一场“工业文明”的革命,另一方面,就是回过头来,重新发现、认识、恢复、改造我们传统文化中的生态化的成分,将其作为我们谋求继续生存发展的主要手段之一。

    解决民族地区的生态环境问题,不能只依赖于自然科学技术,还要动员一切有利于生态建设、环境保护的社会资源,深入地发掘和研究众多环境问题背后所隐藏的纷繁复杂的社会问题,发挥民族文化中有益于生态环境保护的积极作用,使其在新的社会发展形势下不断升华,将传统文化、意识转化到适应当代生态环境保护的主动行为上来。因此,如何利用民族文化中有利于生态文明发展的部分,创建民族地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在可持续发展已成为当今世界共识的今天,理应成为我们思考的重点。

    各族劳动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过程中,形成了一系列保护当地自然环境的良风美俗,有的是不约而同的行为习惯,有的是约定俗成的民间禁忌和习惯法。这些或原生或外来的民俗,有力地保证了西部极为脆弱的生态系统。

    新疆的少数民族在与自然和谐相处、保护生态环境方面,通过上千年的奋斗和积累,形成了比较系统的环境保护意识和生态观,至今还发挥着积极的作用。维吾尔族在房前屋后栽树,既可以防沙挡风,又能够美化环境,他们还格外重视保持水源的清洁。哈萨克族禁忌拔青草,因为青草是草原生命的象征,其民谚曰:“草场是牲畜的母亲,牲畜是草场的子孙。”对于水源的保护,哈萨克族有着和维吾尔族相似的禁忌,不能在水源附近修建厕所、畜圈等有碍卫生的各种设施。蒙古族是新疆少数民族里最早形成自然保护法律意识和具体法律条文的民族之一,历史上曾形成过保护草场、水源等生态要素的习惯法。狩猎活动只能在冬季首场雪至第二年春季草木发芽的期间进行等,在围猎的过程中决不展开灭绝性的打击,而是要适当放走一些母兽和仔兽,目的是为了它们的繁衍,同时也保持了生态平衡。牧民生活中十分注意草地保护,烧火做饭时,尽量找不长草的地方。

    新疆各少数民族都有类似保护生态环境的传统,这些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保护自身生存环境的文明之举、成功之举,作为一种社会文化、民族文化和行为准则,被少数民族群众世世代代传承至今。

    少数民族对待动植物的态度,体现了他们对生物的爱护,对自然界怀有的一种美好的情怀,甚至是一种感恩意识,为群体成员形成对自然的情感提供了本体论和认识论的基础,具有极其重要的文化象征意义,是各少数民族对自然情感的集体表达。

    这和民族生态学的话语表达方式有相似之处,因为民族生态学是对近代西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冲击,它反对科学万能的信条,反对工业文明之上的文明模式和人类中心主义的价值立场,打破了西方主流话语系统,反对价值独断,反对将人与自然的关系划分为中心与边缘,强调人同自然的合作。而少数民族的生态观,是与民族生态学的精神一脉相承的,它把道德所规范的行为延伸到了人同自然的关系中,不仅强调人与人的和谐相处,而且也强调人同自然的和谐相处,把人、自然、动植物看作一个生命整体。

    与工业文明以来的消费观相比,对比新疆少数民族的生态观进行解读,不难发现少数民族的生存方式具有可持续发展的特征:他们从来不向大自然贪婪地索取,而是张弛有度。这虽然和少数民族较为落后的生产以及对自然有限的需求有关,更和他们依赖草原、自然的生存方式相关,和他们对自然心存敬意的生态观相关,这些使他们更懂得珍惜自然的重要意义。

    长期的生活的积淀,使它作为一种民族的生活方式表现出来,同时逐渐形成生态文化,影响群体成员的思想、感情、心理、性格、行为,最终凝聚成精神力量,开始作用他们的心灵。这就是民族生态学所强调的文化“化人”的功能。虽然少数民族的这种生态观、消费观不时髦,却是最应该提倡的。对待有限的自然资源,我们不能一味索取,而应该取之有度、取之有道。否则,我们赖以生存的自然条件一旦丧失,人类自身的生存也将受到威胁。

    当今世界面临诸多难题:局部战乱、人口增长、水土流失,生态危机加剧等等,使得生态伦理问题成为人类日益关注的热点。然而现代科技的发展,使人们渐入误区,认为人是自然的主人,是世界的主体,自然是人认识和改造的对象和客体,人类的目的就是要征服自然来实现自身的发展。在这个误区的支配下,人类以一种近乎疯狂的行为来掠夺自然资源,致使自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坏。虽然近年来,先发展、后治理的旧思路日渐隐退,取而代之的是边发展、边治理的新思路,但实际上,人们对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认识还不够深刻,破坏环境求发展的行为仍旧比比皆是。所以,构建一个符合社会发展、又能引导社会建设良性循环的生态伦理,是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梳理、总结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中丰富的生态智慧,有助于建构、丰富和发展21世纪人类的生态伦理和生态文明。所以,对少数民族生态伦理观念的探讨、分析,能够为我们提供一种纠正人与自然二元对立,以及“人是自然主宰”的错误观念的良方。

    少数民族生态伦理观念有利于纠正人类中心主义。生态文明价值观是“人—自然”的整体价值和生态经济价值观。也就是说,工业文明狭隘的人类中心主义是导致现在社会环境问题迭出的深层根源。所以必须转变我们的价值观念和生活方式,纠正人类中心主义,寻求人与自然的平衡。同时,少数民族的生态智慧犹如一面镜子,折射出当今社会主流价值观的优劣,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重新审视自身环境和行为的参照,对民族地区的生态在客观上起到保护作用。

    少数民族生态伦理观念有利于养成绿色生活方式。生态文明旨在重建一个美好的、富有生命力的社会,是“绿色”的社会。所以从表层来看,绿色的生活方式应该是节约资源能源、降低污染、绿色消费、较少破坏自然及野生动植物等等;而从深层来看,应该是人类如何处理自身与自然的关系。与耗费大量能源、自然资源,生活奢侈、享乐的价值诉求相比,少数民族的生活方式显得实用而简单,纯朴而不张扬,更符合人类的共同利益。

    所以,我们说,少数民族生态伦理观对眼下我们面临的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不啻是一剂良方,对以依靠资源和生态环境“透支”为代价来发展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经济的做法,是一种警示。

稿源: 《今日新疆》 2009 09下半月刊 作者: 李菁怡 周建 责编: 李欣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