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经济与社会>> 人口与生态  

人力资本投资对新疆经济增长的影响

http://www.xjass.com  2009年05月28日 00:49:41 新疆哲学社会科学网

    摘要] 本文应用计量经济学的方法,对新疆经济增长中人力资本的贡献率进行实证分析,得出的主要结论是:新疆的初级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具有十分显著的作用,中等教育层次上的w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作用不是很显著,高等教育层次上的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不显著。

    [关键词] 人力资本投资 经济增长 作用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以年均近10%的增速增长,同时1985年~2003年以来新疆GDP年均增长率达16.9%。在此期间,众多学者对中国经济增长因素进行了大量的定量和定性分析,从分析的内容看,可以归纳为两类:一类是认为中国经济的高增长主要靠政府投资推动;另一类则认为中国经济增长是得益于制度变迁。但是基于上面两种理论的分析方法很少把人力资本投资作为一个独立的变量因素加以考虑。本文试图把人力资本作为一个独立的变量加入到经济增长模型中,分析人力资本投资对新疆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了。

    一、计量模型和数据来源

    1.理论依据

    自20世纪60年代起,以TW·舒尔茨(Schlz)为代表的经济学家注意到美国的经济增长超过了投入要素(劳动力和物质资本)的增长,认为人力资本投资是解释这一差额的主要因素。尼尔森(Nelson)和费尔普斯(Phelps)认为。一个国家引进和使用新技术的能力来自国内的人力资本存量。乌扎瓦(Uzawa)和罗森(Rosen)也在各自的研究中强调了人力资本在推动经济增长中的重要作用。

    自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罗莫(Romer)和卢卡斯(Lucass)都强调人力资本投资是经济持续增长的内生因素,而且它在物质资本等生产因素形成方面也起着积极的作用。许多发展中国家试图通过快速进行物质资本积累来促进本国经济增长的失败经历,也证实了充分注意人力资本的必要性,进而证明物质资本的有效利用依赖于人力资本。如果人力资本投资不足,专业技术和管理人员缺乏,则会影响物质资本的有效使用,快速的物质资本增加所产生的效应就会受到限制。卢卡斯的研究也证明,贫穷国家的人力资本的短缺使得物质资本难于流向这些国家。

    在有关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作用的研究中,学者们非常重视人力资本投资的实证研究,因为实证研究有两个优势:一是可以更精确地描述国家制度和历史的特征对人力资本投资的影响;二是可以利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相关数据。因此,下面将应用实证的研究方法,来分析人力资本对新疆经济增长的贡献率。

    2.模型建立

    为了估计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本文将考察有效劳动投入对新疆国内生产总值的影响和作用,这里将人力资本投入量与劳动力投入量之积作为有效劳动投入的代表量。

    生产函数采用(1)式:

    Y[t]=A[t]Kα[t](L[t]H[t])βe[t](1)

    其中,Y[t]为t年的GDP,K[t]为t年的固定资产投资,L[t]为t年的劳动力数量,H[t]为t年3个层次学校的学生在校人数,α和β为方程的参数。3个层次的学生在校率分别为:小学学生在校人数(HT1[t]),中等学校学生在校人数(HT2[t]),大专及以上学校学生在校人数(HT3[t])。这就是说,有3个模型需要估计检验。估计下列线性模型。为了消除自相关,对(1)式两边分别取自然对数后,得到:logYt=a0+α1logKt +α2logLt+α3logHt +et(2)

    将方程(2)中的Ht分别用Ht1、Ht2、Ht3代人,可得到相应的模型:

    logYt=a0+α1logKt +α2logLt+α3logHt1 +et (3)

    logYt=a0+α1logKt +α2logLt+α3logHt2 +et(4)

    logYt=a0+α1logKt +α2logLt+α3logHt3 +et(5)

    再对模型(3)、(4)、(5)用SPSSl3.0进行计量分析。

    3.数据来源

    本文使用的主要数据来源于《新疆统计年鉴》1985年~2003年的数据资料。其中固定资本投资以国有经济的固定投资与非国有经济的固定投资之和为基数;劳动力数量用就业人口代替。

    二、模型的参数估计、检验及分析

    以下是对人力资本投资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的参数估计和检验。笔者利用模型(3)、(4)、(5)分别对三个层次的人力资本投资进行参数估计,得到3个回归方程:

    logYt=-11.479+0.728logKt+2.053logLt+9.803logHt+et

    (-1.831)(8.929)(2.132)(1.982)

    R2=0.99

    logYt=-12.344+0.721logKt+2.238logLt+4.887logHt2+et

    (-1.742)(8.334)(2.008)(0.384)

    R2=0.99

    logYt=-0.775+0.741logKt+2.015logLt+3.226logHt3+et

    (-1.52z)(6 887)(1.728)(0.037)

    R2=0.99

    小括号内的数值为对应变量的t-检验值。对这3个方程参数进行估计和检验,结果发现:

    1.三个方程的R2=0.99,说明总离差平方和的99%被样本回归直线解释,仅有1%未被解释,因此,样本回归直线对样本点的拟和优度是很好的。

    2.无论用哪一指标表示人力资本投资,国内总投资(GDINV)的估计系数均为正,且在5%显著水平上显著,这说明国内总投资对新疆的国内生产总值有积极的影响。

    3.在方程1中,用小学生在校率代表人力资本投资。logHt1的系数为正,且在5%显著水平上显著。这说明新疆的初等教育对新疆经济增长起着较为重要的作用。这与内生经济增长理论和人力资本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引擎”的假设一致,不难发现初等教育上的人力投资和积累对新疆经济增长的影响较大;这也验证了过去一直发展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对新疆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巨大的,而且大部分劳动力都是来自农村的仅具有小学文化的人口。

    4.在方程2中,用中学生在校率代表人力资本投资。方程2显示,logHt2的系数为正,但在5%显著水平不显著。这说明新疆的人力资本积累特别是中等教育层次上的人力资本积累在经济增长中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

    5.在方程3中,用高等教育学生在校率代表人力资本投资。方程3显示,logHt3在5%的显著水平上不显著,这反映出新疆的高等教育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未能显现。这说明尽管新疆近20年来比较重视高等教育的投入,高等教育在校学生率也在逐年提高,但是由于社会和政治制度等因素,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力资本本来应该发挥的最为重要的作用在实际经济增长中未充分发挥。一方面,新疆人才储备并不丰富;另一方面,众多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力资本却未能转化为经济增长的动力。这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6.方程检验的结果给我们的启示是,一个国家或地区不仅要重视中等和高等教育,其初等教育更是这个国家或地区人力资本存量增加的基础。新疆尽管表面上实现了9年义务教育,但在许多农村和偏远山区,却是名存实亡;尽管每年教育经费增长幅度加大,但分配到乡村小学的经费却是风毛麟角,在大力发展高等教育的同时,也要注重基础教育,使3级教育同时增长,平衡发展。

    新疆自改革开放以来各级教育的发展十分迅速,尤其中等和高等教育水平提高的速度十分惊人,3个回归方程都显示,新疆人力资本投资的弹性系数十分明显,表明较高水平的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是十分显著的。

    三、结论及建议

    通过研究新疆的人力资本投资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证明了人力资本投资是不发达地区经济增长中的“发动机”,得出的主要结论是:

    1.生产函数计量模型显示,利用在校学生的比例作为人力资本的表征是合适的,这能够反映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

    2.新疆的初级人力资本投资的加大对经济增长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中等教育层次上的人力资本投资对本地经济增长的“发动机”作用较显著;高等教育层次上的人力资本投资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不显著,这说明新疆的经济增长空间还很大,真正意义上的知识经济时代还没到来,因为经济发展是全局的发展而不是局部的发展。

    3.各级教育上的人力资本投资对提高国家及地方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速度也具有积极推动作用。

    4.通过计量分析充分显示了人力资本投资的重要价值和作用,因此今后新疆的教育政策应特别注重改善各级教育(特别是初等教育)的投资结构,加大教育投入,实现全民教育,为新疆经济增长储备更多的人力资本。同时,使教育即人力资本投资和积累成为经济发展的真正“发动机”,促使经济走上快速、良性的发展道路。

    参考文献:

    [1]SchLultz,Theodore W.Investmentin Human capital[J].America n Economiceview,51(March,1961)

    [2]舒尔茨:论人力资本投资[M].北京:北京经济学院出版社,1992

    [3]谭崇台:发展经济学[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2

    [4]张晓峒:计量经济学基础[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2003

    [5]张保法:经济计量学[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0

    [6]Robert J.Barro.Economic Growchina CrossSectionof,Countries[J],The QuarterlJournal ofMonetary Economics,May,1991

稿源: 《金融经济(理论版)》2006年 第11期 作者: 彭子芫 责编: 李欣凭